看到東京的奇葩氣球,我想起一些遊戲中對人類來說為時尚早的藝術

延期一年的東京奧運會開幕前,一則有關東京澀谷區上空漂起的巨型「人頭氣球」的消息激起了世界各地網友們的瘋狂討論。這東西……看上去實在是太詭異了。

看到東京的奇葩氣球,我想起一些遊戲中對人類來說為時尚早的藝術

這個詭異的人臉是為了響應本屆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所舉辦的「現代藝術企劃」,由藝術家荒神明香、製作人員增井宏文等人組成的現代藝術小組在全世界徵集「臉」,在1000多應征者中,選擇了一張真實存在的人臉,並製作出了這個約20米的巨大氣球。

其主創荒神明香表示,這個創意來源於自己14歲時的一個夢境,夢中有個能漂浮在天上可以發光的人臉給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並創作了這個名為「應驗之夢」的項目目的是傳達「人臉也是風景的一部分」、「每個人既是一個個體,也是公眾的存在」。

看到東京的奇葩氣球,我想起一些遊戲中對人類來說為時尚早的藝術

很多網友在看到這個「藝術創作」後,紛紛表示這不得不讓人聯想到日本驚悚漫畫作家伊藤潤二的作品《人頭氣球》。

確實,二者之間不能說是毫無關聯,那簡直就是完全一致。在很多日本市民的眼中,這就像是恐怖片進入到了自己的生活之中,諸多當地民眾表示抗議並發出質疑:「這跟奧運會有任何關系麼?完全無法理解。」

看到東京的奇葩氣球,我想起一些遊戲中對人類來說為時尚早的藝術

國內吃瓜網友對此評論:「這樣的藝術,對於人類來說為時尚早。」

看到東京的奇葩氣球,我想起一些遊戲中對人類來說為時尚早的藝術

對於遊戲玩家而言,此次東京奧運「人頭氣球」的消息可能會讓大家聯想到一些恐怖遊戲———尤其是像《零》系列這樣的日式恐怖遊戲,比較對得上這種「陰間」的氛圍。不過,換一個思路想想,很多非恐怖題材的遊戲是不是也會有些沒那麼「陰間」但依然是「對人類而言為時尚早的藝術」呢?

看到東京的奇葩氣球,我想起一些遊戲中對人類來說為時尚早的藝術

筆者首先想到的就是著名戰術策略遊戲《幽浮2》的封面:無數的骷髏頭組成一個經典的外星人人臉形象,噫,密集恐懼症都要犯了。離譜的是,2K和Firaxis似乎都對這個封面很滿意的樣子,讓此封面作為《幽浮》系列的代表,頻頻出現在各種促銷頁面和活動中。

雖然本作的綜合素質在眾多策略遊戲中足以稱得上是頂尖水平,其戰術玩法成為了很多遊戲學習的標杆,可是這個封面實在是有些難以接受,有時雞皮疙瘩都能起來……你們就不能換個更適合人類的封面嗎?

看到東京的奇葩氣球,我想起一些遊戲中對人類來說為時尚早的藝術

像《幽浮2》這種讓很多玩家難以接受的封面可能是出於無心之舉,大概設計者是真的覺得這樣的創意很酷(真的麼),而且也確實有相當多的玩家對此並不在乎。但是!遊戲遊戲的廠商絕對就是故意的!

這里要說起的是曾經火爆一時的多人歡樂聯機遊戲《糖豆人:終極淘汰賽》。作為一款玩法簡單、畫面可愛、玩起來十分歡樂的遊戲,其遊戲內容本身沒有任何的問題,只是,遊戲的官方在回答粉絲問題,解釋遊戲中可愛的「糖豆人」們的身體結構時,居然給出了這樣的圖片答復:

看到東京的奇葩氣球,我想起一些遊戲中對人類來說為時尚早的藝術

你真的要整活到如此麼?往可愛的「糖豆人」身體里塞進這樣驚悚的結構?如果只是開個玩笑整活也就罷了,居然還正式的將此設計作為官方的設定……當然,《糖豆人》本身肯定是一款質量上乘的多人聯機遊戲,毋庸置疑,但官方在高遊戲熱度下搞出來這樣的「藝術」,嗯,這已經超越人類的理解范疇了。

看到東京的奇葩氣球,我想起一些遊戲中對人類來說為時尚早的藝術

相比於如此遊戲之外不明所以的「藝術」,有一些遊戲乾脆是把「超越人類」的「藝術」當作遊戲的主要賣點,這就不得不提大名鼎鼎的無厘頭遊戲《模擬山羊》。

「這遊戲也太怪了吧?」「子非山羊,安知山羊世界。」在《模擬山羊》中,無所不能的山羊主角靠著舌頭就能牽動世界,主宰一切。甚至變成各種怪異的山羊形態——騎士山羊、飛行山羊、惡魔山羊、鯨魚、企鵝、長頸鹿、恐龍、長腿的微波爐……「不是,不是說山羊形態麼,後面的那些那是山羊麼?物種都變了好嘛!怎麼還有個長腿的微波爐,連生物都不是了吧!」「要是在山羊的眼中,它們就是一種山羊呢?」

看到東京的奇葩氣球,我想起一些遊戲中對人類來說為時尚早的藝術

行吧,是我的格局小了,相比前面說到的兩款遊戲,這款《模擬山羊》從內到外都算得上是真正對於人類來說為時尚早的「第九藝術」了。既然是對於人類來說為時尚早,那我們就先放下,等我們飛升到「山羊宇宙」時再看不遲,先來看下我們人類宇宙的好東西!果娘家的「傳家寶」《上古卷軸5:天際 特別版》剛剛結束了閃促折扣,不過現在的價格依然很不錯!上次我們聊過了「直到我的膝蓋中了一箭」這樣的天際金句,這次我們可以聊下……

「《元氣滿滿的亞龍人女僕》,天際名著,我覺得相當不錯。」

看到東京的奇葩氣球,我想起一些遊戲中對人類來說為時尚早的藝術

也許有的人已經超越了這些「對人類來說為時尚早的藝術」?

看到東京的奇葩氣球,我想起一些遊戲中對人類來說為時尚早的藝術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