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戰國無雙5》里,光榮又該如何詮釋本能寺之變?

哪怕在以擅長製作歷史遊戲,對於戰國題材已經駕輕就熟的光榮內部,對於日本戰國史該如何詮釋也持有許多不同的意見,如果在短時間內把光榮旗下的遊戲都玩上一遍,我打賭你的腦子里肯定會跳出來好幾個「歷史小人」,一邊打架一邊把自己認為對的強行灌輸給你。

比如名聲在外,圍繞著戰國歷史上最知名的兩個人,織田信長和明智光秀而發生的「本能寺燒烤大會」,從起源到經過再到結果,光榮旗下每一款和戰國有關的遊戲都有著自己的獨特見解。

有光秀擔憂前途而舉起反旗的《太閣立志傳》,有光秀被部下控制的《仁王2》等等,你會發現光榮總能基於並不算詳盡的史料,用自己的邏輯串起一段全新的故事。

在《戰國無雙5》里,光榮又該如何詮釋本能寺之變?

而在最新的《戰國無雙5》里,就算是織田信長和明智光秀作為絕對主角的本作中,光榮還是沒「篡改歷史」,本能寺之變依然沒有缺席。

在《戰國無雙5》里,光榮又該如何詮釋本能寺之變?

從玩家的戲稱「燒烤大會」,你應該也能明白這段本該偏嚴肅悲壯的歷史,早就已經被各種意義上的玩壞了。

不像中國有《二十四史》,日本戰國時期還沒有形成系統的歷史記錄體系,所以現在的戰國歷史會有濃厚的演義成分,一些符合每個時代人民喜聞樂見需求的,就能得到更加廣泛的傳播。

可以這麼類比,過氣同人題材「東方」這才20年不到的發展歷程,已經有了大量的同人衍生作品,在同人之上還有以同人作為基礎改編的同人,而戰國歷史距離現在可是有400多年了,期間在江戶時代末,昭和中期都爆發了對於戰國歷史的考據和創作風潮,地攤文學的井噴,最終導致大家都不好好看正史了。

和燒烤大會這個梗齊名的名台詞「敵在本能寺」,就是一次地攤文學廣泛傳播的烏龍。

在《戰國無雙5》里,光榮又該如何詮釋本能寺之變?

因為根本沒有任何史料可以證明,歷史上的明智光秀為什麼會像被中二病附體一般,說出了這句台詞,如果追溯這句台詞的出處,它其實出自於《織田信長譜》。

這是一部織田信長死亡六十多年後(寬永十八年)成書的野史。編撰者還是對家德川幕府的御用學者林羅山,在沒有參照更具可信度的《信長公記》前提下,他以風評很差的二創《甫庵信長記》為藍本改編再創作,再摻雜自己私貨最終成稿。

而《織田信長譜》和戰國歷史的區別,就和《三國演義》之於《三國志》之於真正的三國歷史差不多。
戰國發生的名事件大多沒有「實錘」,也導致了陰謀論的盛行。後世的人們對於本能寺之變的猜想只能合乎邏輯而無法遵照歷史。

比如秀吉當年接到本能寺之變的消息後,迅速與大戰的毛利氏議和,率領部隊在僅僅七天時間內完成了自中國地方至京都194公里的「中國大返還」,就產生了這次叛亂是秀吉准備的秀吉陰謀說;

除此之外還有家康陰謀說、光秀怨恨說、長宗我部陰謀說、朝廷陰謀說、柴田勝家陰謀說等等;

再離譜一點的,因為傳教士弗洛伊斯在他的《日本史》中提到了信長在同一日本之後想要建立艦隊遠航,和光秀欲重新建立幕府權威的理想相悖,有人還提出了理想沖突說,而這些陰謀論在光榮旗下的大多數遊戲中都能找到對照。

不斷的再創造這段歷史的過程里,在失去了嚴謹性的同時,也被賦予了極強的可塑性——光榮在做遊戲的時候膽子更大了。

也可以這麼說,在玩了那麼多戰國題材的遊戲後,歷史故事玩家們都了解了不少,所以如何當好一個「說書人」就顯得更加重要了。

在《戰國無雙5》里,光榮又該如何詮釋本能寺之變?

而如果要談起光榮在《戰國無雙5》中故事講得如何?我個人觀點是還算不錯,角度切入得還算新穎。

比如在宣傳階段就反復賣著織田信長和明智光秀的CP,本作故事的重心落在了他們二人兩的肩上,哪怕織田信長和明智光秀一直都是《戰國無雙》的看板,這種講故事的方式也是前所未有的「奢侈」。

所以你能在遊戲大小61個關卡中,從信長坐穩家督之位前開始體驗這位戰國梟雄的發家史,打完了信長篇後,還能從站在光秀的角度見證他是如何走上魔王之路的,這還沒完,《戰國無雙5》的「夢幻篇」更是大開腦洞,假如今川義元上洛成功了,天下會變成什麼樣?要是武田信玄和上杉謙信能活著和信長逐鹿,信長還能不能輕松破解幾次織田包圍網?信長沒有火燒比叡山、歸蝶沒有被雜賀眾殺掉,能否避免本能寺的悲劇?

在《戰國無雙5》里,光榮又該如何詮釋本能寺之變?

《戰國無雙5》也用許多個「如果」探索了戰國歷史的的眾多可能性,也為玩家提供了一個親自驗證猜想的舞台。

而用了青年時期和中年時期的2套形象,以妹夫淺井長政都要討伐自己的反織田包圍網作為轉折點,《戰國無雙5》也終於能夠將織田信長從「尾張的傻瓜」到「第六天魔王」的變化好好解釋清楚了,因為理念不合,他和光秀最終背道而馳的理由更充分了。

要知道在之前的《戰國無雙》里,織田信長出場便已經是曹操遠在東瀛的表弟了,這種青年→魔王的處理,讓角色不再臉譜化的同時,也很好地避免了前期劇情和角色形象不符合的尷尬感。

你也會發現在光榮的遊戲中,明明在歷史上是個大叛徒的光秀從來不是一個惡役,大部分時候都是信長大人的忠犬,就算到了本能寺燒烤環節,編劇也總能給他安排一個的理由,不只是光秀,你會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地方,《戰國無雙5》里不存在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壞人。

編劇為每個人都安排了一個合乎邏輯的動機。

信長的初心是革新天下,消除不平等,但在連年征戰中,給天下帶來了不安定,導致了妹夫淺井長政的起兵討伐,但他們的理念並沒有黑白對錯之分,只是立場對立而已,在之後的劇情中,自然也不會出現「因為太過怨恨,信長用長政的頭骨陳酒喝」這樣凸顯魔王的演義橋段。

在《戰國無雙5》里,光榮又該如何詮釋本能寺之變?

▲連歷史上和信長爭奪家督的弟弟,在這里也變成了信長的「毒唯」

這樣的沖突在《戰國無雙5》里還有很多,正是因為武將之間的沖突交織在一起,才共同組成了這出很有日漫味兒的群像劇。

也可以理解成這是光榮獨特的「亞撒西」,畢竟,寫做「歷史」的無雙系列,一直都帶著濃厚的幻想色彩,每個武將都被自己心中的理想和正義所驅動,每一場戰鬥都是「一騎當千」的夸張,比許多演義小說都「演義」,這也成為了無雙這個系列的招牌之一,咱們也別強行追求還原歷史了吧。

在《戰國無雙5》里,光榮又該如何詮釋本能寺之變?

在久違了7年之後,《戰國無雙》帶數字的正統續作才姍姍遲來,只不過,在《戰國無雙5》面前,傳統無雙的前景並不樂觀,戰國、三國系作品的銷量每況愈下,無雙這個系列只能靠著《女神異聞錄》《塞爾達》這樣的ip才得以延續生命力。

所以,我們能清楚地看到《戰國無雙5》想要改革的決心,敢把自家的招牌作品改到面目全非的公司,應該只有光榮了。美術畫風大改,更加漫畫的演繹,角色形象和立繪徹底顛覆,更加符合現在玩家的審美,在保持了系列一貫割草的爽快之餘,也優化了動作系統,加入了閃技和對不同兵種的克制,提升了玩家的操作空間,割草體驗不再無腦。

在《戰國無雙5》里,光榮又該如何詮釋本能寺之變?

這個系列在這一作中徹底告別了前面4代新瓶裝舊酒的體驗,至於這一次的賣力的革新是否得到了玩家和市場的認可,相信在《戰國無雙6》或者《戰國無雙5-2》里我們很快就能知道了。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