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駭游俠探》開發者blog vol.7 —— 賽博朋克?陽光朋克?希望朋克?

大家好!

給自己倒杯咖啡,我們即將深入《駭游俠探》系列作者Marcin Sergiusz Przybyłek的思想世界當中。Marcin將解釋他對《駭游俠探》世界的創作,並談談在他看來《駭游俠探》究竟算是哪種風格。那麼就讓我們開始吧!

《駭游俠探》開發者blog vol.7 —— 賽博朋克?陽光朋克?希望朋克?

引述自原作者:

我不是文學家。我是個作家。在我寫完了作品之後才會從反饋中得知作品「是什麼」。有時候人們說我寫的是賽博朋克,希望朋克,甚至是陽光朋克。我讀了一些解釋這些詞匯意思的文章,有些不知所措。

我在創作《駭游俠探》時是2002年,系列完結在2015年,而「陽光朋克」則是2008年才出現的詞匯,希望朋克更是2017年才歸檔。所以我在撰寫這個三部曲的時候是不知道這些詞匯的。

對賽博朋克,希望朋克,和陽光朋克的定義同時寬廣而狹隘。寬廣,是因為它們都詮釋了全球等級的事物:按照我理解,陽光朋克應該是注重可循環能源,也就是環保方向。而希望朋克則是為價值而戰,關於對他人的善良,關於希望。

《駭游俠探》開發者blog vol.7 —— 賽博朋克?陽光朋克?希望朋克?

如果小說中存在原子能電站,那麼它就將不再是陽光朋克,而如果小說中的某些角色不仁不義,那麼它就將不再是希望朋克?當然這些假設都是錯誤的。更多是關於情緒,關於對小說/故事/遊戲的感受:是更陽光,更希望,還是更賽博朋克(也就是社會底層,高科技低生活,或許再加上一場叛亂?)

狹隘,是因為它們將你對社會層理,氣候變化和價值定義到了其有限的區間當中。顯然實際情況並非如此。科幻總是在使用這些題材。

我是個創作者,不是個模仿者。所以我從沒有想過從某個題材入手寫作故事和小說。在我看來,創作應該是自由的,而非依順潮流。

我想要寫的是未來的遊戲。至少在《駭游俠探》三部曲中的第一部是如此。它到底是賽博朋克,希望朋克,還是陽光朋克?又或者我創造了一個新的流派,遊戲朋克?又或者我完全不認為它具有朋克的性質,因為主人公Torkil Aymore是個偵探而不是混混,他的客戶大多是有錢人?這能形成駭游俠探流派嗎?我不名表了。像賽博朋克,希望朋克,和陽光朋克這樣的流派真的有必要存在嗎,畢竟它們中包含的特質已經廣泛地存在於科幻電影,小說和遊戲當中?

《駭游俠探》開發者blog vol.7 —— 賽博朋克?陽光朋克?希望朋克?

但人們喜歡給事物上標簽。他們會說:

  • 里面有點賽博朋克,有點黑暗偵探,有陽光,不只是黑暗,也不是每個人都鬱郁寡歡,作者著重表現價值和有意義的解決方案,所以也有一部分希望朋克元素。
  • 所以簡單來說就是賽博朋克加黑暗偵探加希望朋克對吧?
  • 嗯。還有很多未來風的遊戲。就像黑客帝國。
  • 這樣的對話顯然會比講完整個《駭游俠探》背景故事和主角履歷要簡單高效得多。

    波蘭最傑出的詩人之一Julian Tuwim曾在他的詩中問道:「薄荷是何味道?」然後他試圖回答這個問題:聞起來像是牙膏(但這本末倒置,他反駁自己稱是牙膏聞起來像薄荷!),聞起來像是治療藥膏(他再次意識到是自己搞反了)。最終,他的結論是薄荷聞起來像…薄荷。

    《駭游俠探》開發者blog vol.7 —— 賽博朋克?陽光朋克?希望朋克?

    我想說的是…

    有兩種作家(當然作家的種類有很多,但為了這篇文章我們就先簡化為兩種)。第一種是會說「我要寫賽博朋克!」或者「我要寫太空歌劇!」或者「我要寫末世題材!」或者「我要寫戰鬥幻想!」這種的。於是他們貼近題材,並用內容填補體裁骨架。

    第二種會說「我要寫一個有趣的故事;它在我心中已經醞釀了很久!我有一個要表達的願景!」而題材則對他們沒什麼影響。當然,他們的故事會處於一個設定當中,但這個設定更多的是他們想像的結果。我不是在說第一種作家沒有有趣的故事或者願景。我只是想說第一種作家的創作動機是填補特定題材(而有時候特定題材的作品就是賣的出去)。第二種會有想法,有故事,有英雄,有願景,然後再圍繞這些想法創造世界。

    我認為Frank Herbert的《沙丘》就是這樣的作品。我很確定他沒有寫太空歌劇或者末世的想法(因為某種意義上《沙丘》就是戰後世界)。他想寫關於命運,沙蟲和沙漠的故事。一個環境主義戲劇。為什麼?可能是因為有興趣吧。

    《駭游俠探》開發者blog vol.7 —— 賽博朋克?陽光朋克?希望朋克?

    為什麼George Lucas創作了《星球大戰》?我很確定那是來自他最渴求的夢想。他沒有想創造太空歌劇。是太空歌劇從他的作品誕生。至少在我看來是如此。

    那麼我為什麼要寫《駭游俠探》?《駭游俠探》的第一部是關於遊戲偵探,但在後面的作品中偵探就開始要面對現界(現實)。他觀察並參與到對他所知世界的改造當中,到了第四部和第五部的時候,主題又變成了軍事科幻和陽光烏托邦?我為什麼要干這種事?

    我只是想寫一個不斷變化世界中的一個人類的故事——一個被迫改變,適應,發展的人類。就像角色扮演故事:他不斷貨的新的技能,進入不斷進化的世界中的新的現實。寫這樣的東西是我的夢想。

    哦還有,我很喜歡電子遊戲。

    所以在我的小說中遊戲偵探是一個真正的職業。我想展示未來世界中玩家要面對的情況是多麼的復雜且驚奇。現界和感知世界的羈絆有多麼深入。游俠是否願意接受一個遊戲中的一艘太空飛船作為付款?他能否發現他在天堂沙灘遊戲中遇到的女顧客的現實身份?他能否學會在善惡對決中控制自己的痛苦?他能否進入可能會導致真正死亡的禁忌遊戲當中?他是否願意幫助一群少年玩家完成一款合作遊戲贏得獎項?我創造的未來遊戲越多,我能加入的問題和難題就越多。這究竟是希望朋克,陽光朋克還是賽博朋克?

    《駭游俠探》開發者blog vol.7 —— 賽博朋克?陽光朋克?希望朋克?

    主人公Torkil住的很高,在巨大的華沙城外圍懸掛樓342層。每天,他都能看到陽光照耀在他所愛城市的高樓之上。他看著日落,喝著威士忌,思考著他解決的按鍵。但他知道這座城市深處沒有太陽。華沙城底部的是舊華沙廢墟,那里有著蠻荒部落和變異野獸,危機四伏。他也經常會回想起所有的大都會都被反生物屏障所籠罩,因為氣候和動植物都已經惡化到了人類無法生存的水平。願意去外面的只有野遊騎兵。這究竟是希望朋克,陽光朋克還是賽博朋克?

    人類即將達成永生。你可以直接購買年輕活力的肉體,一場大腦移植和兩周休息之後,你就能夠重獲年輕。很偉大不是嗎?有一個星球——蓋亞,即將完成地球化。一個沒有變異,沒有狂暴天候,充滿陽光的新世界。你可以移民,呃,前提是你付得起機票或是新身體的錢。雖然不是不可能掙到,但銀行貸款也是一條出路。當然,錢是越多越好,以應不時之需。這究竟是希望朋克,陽光朋克還是賽博朋克?在我看來,很多科幻作品都有社會層理和物質分配不均的橋段。

    在第一部的一個故事中,主人公Torkil開始出現幻覺。他看見了一個通曉許多事情的惡魔,有時還會說出對他幫助很大的話語。惡魔名叫李·羅絲,是在Torkil玩深淵遊戲時出現的。問題在於,遊戲結束後,惡魔並沒有離開。當幻覺再次出現,Torkil遇到了其他也有這種經歷的人。這究竟是醫學幻想還是奇幻故事?這些事件都有科學的解釋,但讀者們得等到系列完結時才能知道真相了。

    《駭游俠探》開發者blog vol.7 —— 賽博朋克?陽光朋克?希望朋克?

    我思考過作品世界中的美容,烹飪,交通,食物處理,遊戲,太空航行,法律,企業戰爭,以及成百上千其他的細節,用上千頁的文本描述了它們。這就是《駭游俠探》的世界。在故事的最後,主人公Torkil Aymore有了朋友和家庭,但這只是他一個人的故事,而我卻花了人生中最好的年華去創作它。這究竟是希望朋克,陽光朋克還是賽博朋克?

    最後發現,這不僅是文學家的問題,更是遊戲開發者的問題。Anshar Studios的設計師們決定創作一款《駭游俠探》遊戲,因此不得不思考他們的作品的位置。向誰推廣,如何寫下標簽?時代越來越復雜,顧客們的思維卻越來越簡單。設計師們之道人們喜歡給東西上標簽。標簽給了他們方向,就像星空指引水手那樣。

    所以他們如何創作了這款遊戲?很簡單:

    一縷黑暗偵探情感,

    一塊未來黑客帝國遊戲,

    一勺華沙城底部的賽博朋克氛圍,

    再在大都會頂層撒上一點希望朋克和陽光朋克的金光,

    以及許許多多深入人心的故事。

    這就是他們努力,夢想和想像的成果。唔,我也有參與其中,所以不妨說是我們共同的努力。無論您喜歡什麼朋克,希望大家都能喜歡。

    由Marcin Sergiusz Przybyłek——《駭游俠探》系列小說作者 書

    不知道大家最喜歡的對未來世界的描繪來自哪個主題呢?

     —————————————————-

    以上就是本期全部內容,下期再見!

    如果您想與我們的團隊成員交流,或者有問題想問《駭游俠探》遊戲世界的締造者(Marcin S. Przybyłek),也歡迎加入我們的官方Discord。

    駭游俠探遊戲團隊敬上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