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噴射戰士」華萊士是怎麼練成的?

感謝於斌的投遞

華萊士的擴張有多快?成立僅20餘年門店就比麥當勞和肯德基在大陸的全部門店之和還要多,門店數量接近兩萬,超過了KFC和麥當勞這些洋快餐始祖在大陸的門店數量之和,可謂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然而口碑卻沒有跟著擴張的高速而上升,反而是頻頻陷入食品安全輿論危機。

400人管理2萬家店

華萊士財報顯示,華萊士上市主體公司只有不到500人,卻要管理近兩萬家門店,如何能做到事無巨細不手忙腳亂。

微博視頻博主「內幕調查局」最近發了一則關於華萊士北京霍營店的食品安全問題視頻。

視頻一經曝光後,華萊士相關多個話題沖上微博熱搜。

但這並不是華萊士第一次曝出食品安全以及後廚衛生問題。

2019年,江西媒體曝光了華萊士門店食品安全問題。

2020年,湖北黃岡市7家華萊士餐廳被當地執法部門查封。

華萊士一直被食品安全問題陰影纏繞,本質原因是管理問題,而四百多人要管理接近兩萬家門店,實在是管不過來,更何況門店數量增長又飛快,管理根本跟不上。

2001年華萊士成立,15年後以「華士食品」為名在新三板上市。

華萊士獨特的「眾籌模式」是20年開店1.8萬家店的關鍵。一方面可以降低開店門檻,另一方面可以提高員工工作積極性。

與華萊士現有1.8萬家門店數量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目前公司在職員工一共有438人。行政管理人員、銷售人員、財務人員分別為61名、334名、43名。

華萊士的輕資產模式對品牌擴大規模有利,但無法支撐營收規模和盈利能力。

華萊士去年營收34.94億元,淨利潤卻只有營收的三十分之一,為9209.47萬元。相比之下,KFC同期的總收入為58.21億美元,餐廳利潤為9.20億美元。

超過30億元的營收,換來的是僅僅不到一個億的利潤,不難看出華萊士盈利能力並不樂觀。

2018年至2020年,華萊士的毛利率分別為5.96%、6.76%、4.70%。

華萊士本質上更像是一家供應鏈企業,所以不像其他餐飲企業那樣可以獲得較高的毛利。

華萊士的營業收入主要來自兩個。

一個是產品收入,主要是原輔材料、包裝物及設備。

第二個是咨詢服務收入,主要是快餐店裝修方案、運營解決方案以及開立快餐店前的輔導。

大多數營收都來自食品原料供應,而每個門店咨詢服務費僅需1萬元,對公司收入貢獻很小。

華萊士要想提升盈利能力,只有兩個辦法,但不管是提高加盟費,還是採用直營模式。都勢必提高開店成本,最終還是消費者買單,也就是導致產品單價提升。

而華萊士的品牌定位就是低價,漲價了的華萊士,競爭力肯定沒有KFC和麥當勞高,畢竟低價是華萊士競爭力核心所在。

華萊士為了避免正面競爭肯德基、麥當勞,很早就確立了低價的差異化路線。

不僅產品價格還沒有肯德基、麥當勞的一半高,而且還經常推出各種優惠促銷活動。

在麥當勞、肯德基只能購買一包薯條的錢,在華萊士可以買到一份漢堡可樂套餐。

「一樣的漢堡、一半的價格」是華萊士門店早年間的口號。

華萊士的擴張遇阻,不管是拓展高端市場還是下沉市場,都在遭遇越來越大的挑戰。

低端市場所向披靡的華萊士,不得不面對正在下沉的餐飲巨頭肯德基、麥當勞的挑戰。

去年肯德基首批試點「小鎮模式」餐廳,開店的成本投入將更少,主要應用於6線及以下城鎮開設。

華萊士這樣的低價品牌想進入一二線城市,遠比一二線城市的品牌下沉難得多。

華萊士在北京開設的數十家門店,基本都沒有位於四環以內的。

消費升級的潮流席捲之下,華萊士不能只滿足於低價產品,就如同蜜雪冰城也在進擊高端,華萊士也是時候在保證食品安全的同時,找到屬於自己的轉型升級之路了。

「噴射戰士」華萊士是怎麼練成的?

有華人的地方,就有華萊士

「有華人的地方,就有華萊士」。

21歲的華萊士對「中國人自己的漢堡店」這一稱號確實名副其實。

但最近,隨著「炸雞掉地繼續使用」、「清潔劑滴進油鍋」事件的不斷發酵,多家華萊士門店被查處,總部也被監管部門約談整改。

「噴射戰士」變成了華萊士的新標簽,視頻博主都在做測評,以證「噴射戰士」這個說法是否名副其實。

經歷後廚危機的華萊士存在食品安全隱患已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別看華萊士看起來「土味」,就如同蜜雪冰城一樣其貌不揚,但是華萊士早在2019年就已突破萬家門店,肯德基與麥當勞至今在中國的門店加起來也就一萬四千家。

不加盟、不營銷的神秘擴張模式,讓華萊士如同餐飲業中的「奇葩」。

隨著肯德基、麥當勞等快餐巨頭品牌不斷在創新和營銷上發力,華萊士這一套玩法面臨更大挑戰。

華懷余、華懷慶兩兄弟出生於溫州蒼南一個農民家庭。

2001年兄弟倆拿出8萬元創建了華萊士,把店開在了福州師范大學門口。

作為洋快餐平價替代的華萊士盯上了學生這一目標消費人群。

華萊士剛開始從菜品到定價都是復制肯德基、麥當勞。

當時,華懷余、華懷慶兩兄弟為了沖擊銷量,決定推出可樂1元、雞腿2元、漢堡3元的促銷。

最終讓華萊士營業額翻倍營業額,嘗到甜頭的華萊士,在接下去的幾年貫徹低價走量模式,持續開出連鎖餐廳,最終迎來高光時刻。

2019年,華萊士門店已經突破萬家,相比之下,喜茶、奈雪的茶等新茶飲巨頭,燒錢擴張門店數量也沒超過一千家。

事實上,對於餐飲行業來說,要想不靠加盟,門店數量還能破萬,這種情況是十分少見的。

但這也正體現了華萊士對「福建商業模式」的使用。

雖然華萊士放棄傳統的特許加盟模式,轉而使用獨樹一幟的眾籌擴張讓員工、合作商、公司成了一條繩上的螞蚱。

但眾籌模式也是雙刃劍,這種模式的最大弊端就是管理危機。

華萊士過去幾年活的不錯倒是不爭是的事實,其營收從2017年至2020年在不斷攀升。

這幾年中,華萊士公司的營業收入分別為16.45億元、23.26億元、25.5億元、34.94億元。

去年營收營收相較前一年同比增長了37.02%,利潤也由7302.39萬元增加至1.22億元。

去年的疫情以及復工的休整讓大多數餐飲企業遭遇了至暗時刻。

僅去年春節7天假期,疫情對餐飲行業造成了五千億左右的損失。海底撈去年淨利潤更是暴跌90%。

不少餐飲品牌虧損、裁員甚至倒閉,但疫情之下,華萊士公司卻如同置身事外,自身營收實現了逆勢增長,不得不承認是「下沉路線」的紅利。

「噴射戰士」華萊士是怎麼練成的?

撕掉山寨標簽

不過華萊士從誕生至今一直沒有摘掉山寨「肯德基」的標簽。

而與華萊士公司關系匪淺的南王科技,早已經掙起了麥當勞、星巴克等大型餐飲品牌的錢。

今年6月10日,南王科技公司遞交招股書,主營業務為紙製品包裝的研發、生產和銷售,主要產品為環保紙袋及食品包裝。

值得注意的是,包括肯德基、麥當勞、星巴克、華萊士、蜜雪冰城等品牌都是公司主要客戶。

不難看出,「華萊士家族」的確正在尋找華萊士之外的生財之路。

肯德基的套餐式電子餐券成績不錯,凍干咖啡、螺螄粉等創新產品時將線上渠道也是一大發力點。

肯德基的電商布局或許對於眼前的華萊士來說,並不那麼容易復制。如果在線上推出折扣力度更大的套餐,那麼會進一步降低門店利潤。

在人工、房租、水電等固定成本只升不降的實體店環境下,華萊士原就羸弱的利潤空間恐怕經不起線上薄利多銷的試水。

發展21年,華萊士一直在走肯德基、麥當勞走過的老路以及踩過的坑,菜單創新更是無法與之相比。

華萊士不管是創新、商業能力還是營銷,整體水平還將面臨許多考驗。

華萊士目前的危機不僅是食品安全黑洞。

Z世代消費者的崛起,讓快餐食品也面臨創新需求。不管是菜單升級還是門店風格的,都變成了匯集流量的關鍵。

華萊士的危機,遠不止當下。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