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遊戲不再以玩家為中心後 一切都變得有趣了起來

「身處在這片寂靜的空間中,除了背後壁爐時不時發出木柴燃燒的「噼咔」聲和自己粗

重的呼吸聲外,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響。摸了摸自己因凍傷而逐漸潰爛的左腿,此刻

我的腦子里只有等待。等待同住一屋的「朋友們」帶著藥歸來的那一刻。

同一時間,兩名外出的室友正在別人的屋子里翻箱倒櫃,尋找著那些維持人類日常生活的食品和藥物。在這片因戰爭而廢棄的小鎮上,藥物已經成了黑市上的「硬通貨」。而家里也有一位急需藥物治療的「好好先生」在等待著他們。但這已經是當晚的第三家了,除了藏在廚房儲物櫃里的幾顆土豆外加一罐牛肉罐頭便再無收獲,。隨著時間的流逝,那些隱藏在黑暗中等待著無辜者上門的「老鼠們」也開始覓食,留給他們的時間不多了……」

當遊戲不再以玩家為中心後 一切都變得有趣了起來

不過是遊戲一場

上述這些,不過是《這是我的戰爭》里一個尋常的夜晚罷了。在這個危機四伏的遊戲世界,玩家需要不斷地做出抉擇:是為了長久生存而做出必要犧牲還是竭盡全力保全團隊的每一個人。而隨著遊戲內容的不斷推進,玩家這才發現每一次選擇背後到底暗藏著怎樣的代價。

當遊戲不再以玩家為中心後 一切都變得有趣了起來

當玩家習慣將自己代入「救世主」的角色後,在遇到這類末日生存遊戲時往往會感覺手足無措。不再是小兵打怪升級最終拯救世界的套路,你需要在這片「末日」尋找一切可以維持生命的東西。然而身邊出現的隊員都不是絕對可靠,癮君子、酒鬼、暴力狂。那些在和平年代被人嗤之以鼻的「缺點」,卻在「末日」中成為賴以謀生的手段。在這個不再以玩家為中心的世界里,你所能做的就是盡最大的努力——活下去!

如何成為一名合格領袖

如果說控制幾位角色的生死尚在可控范圍內,那麼統領整座城市的居民又如何呢?由《這是我的戰爭》的開發商11 bit studios推出的社會生存遊戲《冰汽時代》將給你答案。在這個被冰雪覆蓋的世界里,玩家將作為城市領袖管理民眾的工作與生活,維持這座城市的道德水平和保證人民的衣食安全。

當遊戲不再以玩家為中心後 一切都變得有趣了起來

遊戲將玩家的視野擴展至整座城市,同時也將嚴峻的現實擺在玩家面前。首先需要解決的是生存問題,在動輒零下一百度的極端天氣中,城市居民的任何活動都伴隨著不可忽視的危險。而遊戲初期維持溫度的設備僅有中心那座碩大的能量塔,工人需要在漫天的風雪中尋找散布在地圖上的資源,建立起屬於他們的居所。但暴露在這種環境下,哪怕裸露出一寸皮膚都有可能招致死神的「光臨」。該如何利用為數不多的資源來應對日漸惡劣的天氣,是玩家研究的主要「課題」。

當遊戲不再以玩家為中心後 一切都變得有趣了起來

而玩家需要面對的不僅僅是極端天氣,還要即時「處理」人民內部的不和諧聲音。住房不足,人民會產生憤怒;救助遠在新曼徹斯特的同胞,會被人反對;娛樂場所過少導致希望值過低,人民會將你罷黜;隨著貴族的到來而導致的階級斗爭,稍有不慎就會產生群眾與你的隔閡。遊戲以規則限制了玩家的創造力,令其站在上帝的視角上,卻無法擁有上帝的能力。尤其是在關卡的最後,那一句「這一切值得嗎」直接將玩家拉進現實,仿佛在告訴玩家「不論你在遊戲中做了怎樣的努力,仍無法令所有人滿意。」從這點看來,遊戲與現實生活也並沒有什麼差別。

  失憶者漫記

讓我們將視線從群體再次聚焦到個人,這次我所扮演的角色是一名「痛失記憶」的警督:

「在某個清晨,我掙扎著從沙發上起來。望向廁所鏡子中這張充滿傷痕的臉,仔細回想在這間雜亂的空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卻怎麼也回憶不起來。

當遊戲不再以玩家為中心後 一切都變得有趣了起來

勉強湊齊了身上的衣物,與住在隔壁的俏娘子「友好交流」後我走下了樓。周遭的一切都是那麼地熟悉,卻又那麼地陌生。站在吧檯的酒店經理十分鄙夷的望著我,斜45度方向以同樣眼神望向我的「四眼」以類似揉搓泡沫紙的奇怪語調呼喚我過去。一股無名火從小腹向上竄涌,直奔大腦。「為什麼現在是個人都敢對我呼來喝去的?」雖然滿腹怨氣,但對於周遭的不安定感驅使我向他走去……」

當遊戲不再以玩家為中心後 一切都變得有趣了起來

終於,我們的哈里爾·杜博阿完成了和搭檔金·曷城的第一次相遇。隨後接踵而至的劇情展開讓玩家逐漸意識到馬丁內斯這個區域是多麼的荒唐。錯綜復雜的勢力盤亘在這里,令本該順利調查的案件變得撲朔迷離。不同幫派、黨派的爭斗使這座本就千瘡百孔的城市變得更加破敗。而貨櫃中存在的未知的富豪,也令我對遊戲的維度產生了質疑,這他喵的不是個故事背景十分嚴肅的RPG遊戲麼?

當遊戲不再以玩家為中心後 一切都變得有趣了起來

在這座長期陷於無政府狀態的城市中,除了我自己不認識我以外,其他人或多或少都聽說過這個患有酒精依賴症的老逼登做過的蠢事。向警局打電話詢問身份被同事嘲諷,尋找丟失的警槍被搭檔嫌棄,在餐廳後門調查屍體被小紅毛坤諾辱罵,這一切的一切仿佛在你耳邊不停的低語「你就是個沒人喜歡的白痴。」一名普通人生活在這片混亂的區域尚需竭盡全力,更不要說一個中年失憶的「蠢貨」了。

當遊戲不再以玩家為中心後 一切都變得有趣了起來

  (前女友寫給他的明信片)

但之後的幾段劇情卻改變了我對他的態度。在木板道的付費公用電話亭上,哈里爾·杜博阿貢獻了遊戲中的首次「硬漢柔情」時刻。在通過檢定後,哈里爾憑借著肌肉記憶熟練地在電話數字鍵上摁下了他閉著眼都能撥出去的電話號碼。伴隨著聽筒中傳出的「Hello」,玩家和哈里爾一同感受著依靠酒精藥物搭建的「高牆」正在逐步坍塌,隱藏在記錄手冊的思念與愛在殘垣間冒了出來,而後又消散在電話掛斷後的「嘟嘟」聲里。

當遊戲不再以玩家為中心後 一切都變得有趣了起來

在破爛漁村通往小島的那段路上,坐在小船上的哈里爾隨著視距偏移變得越來越小,周身蒼白的雪地與破舊的房屋使場景愈發的孤獨,此刻耳邊傳來的《Burn, Baby, Burn》與氣氛的結合近乎完美。在這片荒蕪的海域之上,僅有一葉扁舟和一個失憶的心碎之人。

當遊戲不再以玩家為中心後 一切都變得有趣了起來

但他並不只是一個充滿悲傷情緒的「可憐人」。在找到伊蘇林迪竹節蟲的時候,他與搭檔迸發出了令人震驚的活力;在接近竹節蟲並打算為之拍照時展現出了作為警察的謹慎與勇氣;在其中一位擲球老爺子去世後與另一位老爺子對話時所表達的關切之情,都使得哈里爾·杜博阿——這個傳奇警督的人設更加飽滿。他不再是那個只會喝酒嗑藥的「廢物」,他有血有肉,會心疼人思念人關心人,會受傷會死亡。他精神混亂,在他的人生中有一位本將成為他妻子的前女友,有一個本該降生於世,屬於他們倆的孩子。他本可以過得更好。

當遊戲不再以玩家為中心後 一切都變得有趣了起來

可惜在這個蔚藍的星球,誰也不能免俗。這或許是作者想要通過遊戲轉達給玩家的一種感悟。讓你跟隨著這個可憐的「混蛋」,去體驗那些得意或失意之人所經歷過的那段無法磨滅的時光。是名為「要塞事故」的公司放棄開發互動呼叫無線電遊戲的無奈;是那位出現在教堂之上目盲聖徒的虔誠;是那對研究神秘動物的夫婦對於彼此的信任和對神秘生物的執著(這份狂熱來源於妻子宣稱小時候見過竹節蟲的經歷)。我們無法干預正在發生的每一件事,所能做的不過是靜靜地呆在一旁,見證這一偉大時刻。

當遊戲不再以玩家為中心後 一切都變得有趣了起來

正如泰戈爾在《園丁集》所寫的那樣:「世界以痛吻我,我卻報之以歌。」不必為生活的苦悶而感到厭煩。你看就像哈里爾這樣頭腦混亂的人,不也一樣學會了「物理位移」這門技術麼!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