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王歷史:從零開始的遊戲王環境之旅第七期30

本文由動漫之家編輯部編輯上音翻譯,轉載請註明

【遊戲王環境史·目錄】

遊戲王 環境歷史

第七期 歷史30、【聖刻遺式】全盛期到來 幽風烏賊怪加滿3張的時代

【前言】

請注意,本文是第七期歷史29的後篇內容。

【遺式】進入上位環境(?)【儀式召喚】的復權(?)

受到正式卡包《GALACTIC OVERLORD》中登場的新勢力【聖刻】的影響,當時的【儀式召喚】中的代表性牌組【遺式】得到了大幅強化。

·名字帶有『遺式』的儀式怪獸降臨所必需。必須從手牌·自己場上,把直到和儀式召喚怪獸等級相同為止怪獸解放。另外,通過將墓地中存在的這張卡回到牌組,選擇自己墓地中存在的1隻名字帶有『遺式』的儀式怪獸回到手牌。

遊戲王歷史:從零開始的遊戲王環境之旅第七期30

這是【遺式】核心儀式魔法卡「遺式的儀水鏡」當時的效果文本描述。作為【遺式】儀式怪獸專用儀式魔法,除了儀式魔法的基本描述外,還有一個可以通過讓自身回到牌組來打撈【遺式】儀式怪獸的效果。

這就是「可以取回儀式召喚所造成的虧卡的儀式魔法」的開山之祖,也是官方在第六期終盤~第七期初期所進行的【儀式召喚】救濟活動的成果之一。而且這還是OCG史上首次出現特定的主題專用儀式魔法,在【儀式召喚】業界內也算是極為革新的存在了。

並且,【遺式】這個主題本身也比較受到官方優待,所以完全可以算是第七期【儀式召喚】的旗艦牌組。(※在上一個決斗終端中還出現了「邪遺式魂魄巨靈」這張新卡)

遊戲王歷史:從零開始的遊戲王環境之旅第七期30

邪遺式魂魄巨靈「通過名字帶有『遺式』的儀式魔法卡降臨。1回合1次,支付1000生命值才能發動。從牌組抽1張卡,給雙方確認。確認的卡是名字帶有『遺式』的怪獸卡的場合,選場上1張卡回到持有者牌組。」

但如此高的評價也只是在【儀式召喚】這個范疇內罷了,踏出這個范疇的話只會被當作是一個娛樂向牌組。與其說這是【遺式】的問題,倒不如說【儀式召喚】這個設計本身就與OCG的遊戲系統不太搭,用正當手段很難解決強度不足的問題。

·「儀式牌組只會惡心人」的風潮

說了這麼多,我主要想表達的意思是,當時的【遺式】被構築成了一個「不正當」牌組是有一定道理的。

·通過名字帶有『遺式』的儀式魔法卡降臨。這張卡儀式召喚成功時最多隨機確認對手2張手牌、並選擇其中1張回到持有者牌組。

遊戲王歷史:從零開始的遊戲王環境之旅第七期30

這是【遺式】儀式怪獸之一「邪遺式幽風烏賊怪」當時的效果文本描述。儀式召喚成功時可以進行有限制的精準手牌破壞,再加上「遺式的儀水鏡」就可以完全抵消儀式召喚帶來的資源損失。

當然,手牌破壞效果本身還是非常強力的,而且還附帶了部分手牌公開的情報資源,所以在大部分情況下都能得到1換1以上的結果。把這想像成是儀式召喚所附帶的額外效果的話那麼這個效果就可以說是極其強力了,甚至在當時還能算是為數不多「儀式召喚後不會損失卡差」的破格儀式怪獸。

不過這倒也不是說當時的【遺式】全都在用「邪遺式幽風烏賊怪」,也有利用「盟軍·次世代鳥人兵」和「深海歌後」的各種同調組合,以及採用了「水靈術-「葵」」、從另一個角度進行手牌破壞的組合。另外,由於可以回收再利用,所以「邪遺式靈魂食人魔」作為「抵價購物」的COST也在暗地里有所活躍,可以說這個牌組雖然是以手牌破壞為主,但卻有一顆健全的BEATDOWN之心。

遊戲王歷史:從零開始的遊戲王環境之旅第七期30

盟軍·次世代鳥人兵「【機械族·調整】讓自己場上1隻表側表示怪獸回到持有者手牌才能發動。這張卡從手牌特殊召喚。因這個效果發動而讓風屬性怪獸回到手牌的場合,這張卡的攻擊力上升500。這個效果特殊召喚的這張卡從場上離開的場合除外。」

遊戲王歷史:從零開始的遊戲王環境之旅第七期30

深海歌後「【海龍族·調整】這張卡召喚成功時,可以從自己的牌組中將1隻3星以下海龍族怪獸特殊召喚。」

遊戲王歷史:從零開始的遊戲王環境之旅第七期30

「將自己場上存在的1隻水屬性怪獸作為祭品獻上。確認對手手牌,選擇其中1張卡牌送入墓地。」

遊戲王歷史:從零開始的遊戲王環境之旅第七期30

邪遺式靈魂食人魔「通過名字帶有『遺式』的儀式魔法卡降臨。1回合1次,從手牌舍棄1隻名字帶有『遺式』的怪獸才能發動。選擇對手場上表側表示存在的1張卡回到持有者牌組。」

遊戲王歷史:從零開始的遊戲王環境之旅第七期30

抵價購物「將手牌中1隻8星怪獸舍棄發動。從牌組抓取2張卡牌。」

而此時出現了以解放為主要運作方式的【聖刻】牌組,它與【儀式召喚】有著良好的相性,從那以後便受到了【遺式】牌組的關注,但是很遺憾這次合作沒能催生出健全的果實。

因為比起過去那樣使用各種輔助卡穩扎穩打,還不如連續出幾次「邪遺式幽風烏賊怪」的勝率更高。雖然【聖刻】與【6軸遺式】的相乘效果是導致這一悲劇的原因之一,但最大的理由還是脆弱的【儀式召喚】牌組很難只用自己純粹的牌組實力來進行戰鬥。

順帶一提,第五期的【迪米斯鏟土蟲】也是一個有著類似經歷的儀式牌組。

這個牌組在硬實力上無法戰勝【齒輪】【光暗龍】系牌組,結果就只能依靠1回殺這種「抄近道」的方法來獲勝,這也是【儀式召喚】因弱小而引發悲劇的案例之一。

雖然經常有人說「儀式牌組只會惡心人」,但更准確的說應該是「不惡心人就贏不了」,從這也可以看出過去的【儀式召喚】所抱有的「貧困問題」。(※作為例外,姑且還是有【神光之宣告者】這種相對來說比較正當的上位牌組)

【聖刻遺式】成立 手牌破壞牌組第二個刺客

總之,以上就是【聖刻遺式】這內含了說書性能的地雷牌組的成立經過。自此,【遺式】幾乎不會採用「邪遺式幽風烏賊怪」以外的儀式怪獸,與其說是【遺式】牌組,。倒不如說是【幽風烏賊怪】牌組。

參考牌表(2012年3月1日)

遊戲王歷史:從零開始的遊戲王環境之旅第七期30

遊戲王歷史:從零開始的遊戲王環境之旅第七期30

遊戲王歷史:從零開始的遊戲王環境之旅第七期30

「邪遺式幽風烏賊怪」連續手牌破壞的起點,是一個叫做「星聖神龍 托勒密星團M7」的6階超量怪獸。

·6星怪獸×2。這張卡可以在自己場上『星聖神龍 托勒密星團M7』以外名字帶有『星聖』的超量怪獸上重疊來進行超量召喚。用這個方法特殊召喚的回合,這張卡的效果不能發動。1回合1次,取除這張卡的1個超量素材、選擇自己或對手場上·墓地存在的1隻怪獸才能發動。選擇的那隻怪獸回到持有者手牌。

遊戲王歷史:從零開始的遊戲王環境之旅第七期30

由於儀式召喚「邪遺式幽風烏賊怪」使用了【聖刻】怪獸,所以立刻就可以進行這張卡的超量召喚,並且它的打撈效果還能立刻回收【聖刻】怪獸或「暗影遺式術師」,給連續手牌破壞提供了很好的幫助。甚至可以說,如果沒有這張卡的話【聖刻遺式】都無法成立,某種意義上來講,這張卡才是把【遺式】培養成「不良少年」的元兇。

遊戲王歷史:從零開始的遊戲王環境之旅第七期30

暗影遺式術師「特殊召喚水屬性的儀式怪獸的場合,可以用這1張卡作為儀式召喚的解放使用。另外,可以通過將手牌中的這張卡舍棄、來從自己的牌組中將1張名字帶有『遺式』的儀式魔法卡加入手牌。」

關於具體要打撈哪個,基本上只要打撈兩者中不夠用的那一方就行了,在說書系牌組中也算是比較好操控的那一類。雖然還是有可能會出現偏離路線、需要用到「儀式的准備」的情況,但比起【教義鳳凰劍】那種需要把不確定的抽卡計算在內的牌組來說,難度上還是很親民的。

遊戲王歷史:從零開始的遊戲王環境之旅第七期30

「從自己的牌組將1隻7星以下的儀式怪獸加入手牌。那之後可以從自己墓地中將1張儀式魔法卡加入手牌。」

·被稱作是【發條手破】下位互換牌組的時代

不過這【聖刻遺式】也並沒有從一開始就備受關注。

因為在同一個環境中還有一個叫做【發條手破】的強大商業競爭對手存在,並且相較純粹手牌破壞性能,【發條手破】的完成度遠超【聖刻遺式】。

比起可以穩定破壞3~5張手牌的【發條手破】,以【聖刻遺式】的構造來說破壞1~2張手牌就已經是極限了,想破壞3張以上更是難上加難,幾十次都不一定能成功1次,作為手牌破壞牌組的瞬間爆發力明顯不足。

當然,【聖刻遺式】也有獨屬於自己的強大,比如可以通過「星聖神龍 托勒密星團M7」「迅雷之騎士 蓋亞龍騎士」等高階超量怪獸進行BEATDOWN、用「光子飛奔保鏢」進行壓制、又或者是更多的採用【聖刻】方面的組合以確保其他獲勝手段等等。

遊戲王歷史:從零開始的遊戲王環境之旅第七期30

迅雷之騎士 蓋亞龍騎士「龍族7星怪獸×2。這張卡可以在自己場上5階·6階的超量怪獸上重疊來進行超量召喚。這張卡攻擊守備表示怪獸時,若攻擊力超過那隻怪獸的守備力,給予對手差額部分的戰鬥傷害。」

遊戲王歷史:從零開始的遊戲王環境之旅第七期30

光子飛奔保鏢「6星怪獸×2。對手場上效果怪獸的效果發動時,取除這張卡的1個超量素材才能發動。那個效果無效,給予對手1000點傷害。這個效果1回合只能使用1次。」

但比起先攻手牌破壞的性能來說這些優點實在是太過渺小,結果在當時這個牌組只被認為是【發條手破】的下位互換牌組而已。

·「手牌破壞後還能留個M7站場」的強大

這麼一看好像根本沒有放著【發條手破】而選擇【聖刻遺式】的理由,但後世的實績卻否定了這一點。(※其實從整體來看還是【發條手破】的使用率更高……)

理由主要有兩點,並且正是因為同時擁有這兩點才促成了【聖刻遺式】的躍進。

第一點,在破壞對手1~2張手牌後「星聖神龍 托勒密星團M7」還能留在場上,也就是說在這個時間點就已經預約了下個回合的手牌破壞以及6軸BEAT。

舉個例子,比如已經做了2隻「星聖神龍 托勒密星團M7」在場上並且破壞了對手2張手牌的情況下,僅僅看這個回合的話可能只拉開了2~3張的卡差。但是下個回合由於打撈了2張卡,所以又可以進行手牌破壞、同時還能再站場1隻「星聖神龍 托勒密星團M7」,如此大的卡差想要翻盤幾乎是不可能的了。

它與【發條手破】最大的的不同就在這里了,【發條手破】由於加點全都點在了初期的瞬間速度上,導致自己後續力量薄弱,而【聖刻遺式】則克服了這一點。因此,身為手牌破壞牌組卻能進行BEATDOWN的這個牌組,應對能力非常之強。

話雖如此,但手牌破壞牌組從性質上,沒有必要分復數回合進行手牌破壞,在先攻第1回合就能達成目的的一方自然更加強力。上面雖然說【發條】的弱點在於後續力量不足,但實際上只要在先攻第1回合破壞對手3~5張手牌,就沒有必要准備後續資源,所以也就算不上什麼弱點。

·彈回牌組更能克制【甲蟲裝機】

然而當時的環境中還存在【甲蟲裝機】這個頂級牌組。

【甲蟲裝機】的勝利條件是,在手牌·墓地中有「甲蟲裝機 大黃蜂」們存在的狀態下讓「甲蟲裝機 豆娘」「甲蟲裝機 蜈蚣」落地。

遊戲王歷史:從零開始的遊戲王環境之旅第七期30

大黃蜂「1回合1次,可以將自己手牌·墓地1隻名字帶有『甲蟲裝機』的怪獸作為裝備卡給這張卡裝備。這張卡作為裝備卡被裝備的場合,裝備怪獸等級上升3,攻擊力·守備力分別上升這張卡的數值。另外,可以把作為裝備而被裝備的這張卡送進墓地、選擇場上1張卡破壞。」

遊戲王歷史:從零開始的遊戲王環境之旅第七期30

豆娘「1回合1次,可以將自己手牌·墓地1隻名字帶有『甲蟲裝機』的怪獸作為裝備卡給這張卡裝備。這張卡卡上所裝備的裝備卡送入自己墓地的場合,從牌組將1隻『甲蟲裝機 豆娘』以外名字帶有『甲蟲裝機』的怪獸特殊召喚。另外,這張卡作為裝備卡被裝備的場合,裝備怪獸等級上升3。」

遊戲王歷史:從零開始的遊戲王環境之旅第七期30

甲蟲裝機 蜈蚣「1回合1次,可以將自己手牌·墓地1隻名字帶有『甲蟲裝機』的怪獸作為裝備卡給這張卡裝備。這張卡裝備著的裝備被送去自己墓地的場合,可以從牌組將1張名字帶有『甲蟲裝機』的卡加入手牌。另外,這張卡作為裝備卡被裝備的場合,裝備怪獸等級上升3。」

也就是說,先攻手牌破壞萬一把「甲蟲裝機 大黃蜂」「甲蟲裝機 瓢蟲」之一送到了墓地,那麼對方只要抓到「甲蟲裝機 豆娘」「甲蟲裝機 蜈蚣」、或者能夠連接到這兩張卡的「強欲而謙虛之壺」「卡片汽車·D」的話,形勢立馬又變的嚴峻了起來。(※如果有「旋風」的話那就不僅限於大黃蜂和瓢蟲了,所有的【甲蟲裝機】怪獸都會成為觸發點)

遊戲王歷史:從零開始的遊戲王環境之旅第七期30

甲蟲裝機 瓢蟲「1回合1次,可以將自己手牌·墓地1隻名字帶有『甲蟲裝機』的怪獸作為裝備卡給這張卡裝備。這張卡作為裝備卡被裝備的場合,裝備怪獸等級上升2、攻擊力·守備力分別上升這張卡的數值。另外,可以把作為裝備而被裝備的這張卡送進墓地、選擇自己場上1隻怪獸,等級上升最多2星。」

遊戲王歷史:從零開始的遊戲王環境之旅第七期30

「翻開自己牌組上面3張,選擇其中1張加入手牌,其餘放回牌組。『強欲而謙虛之壺』1回合只能發動1張,這張卡發動的回合自己不能進行特殊召喚。」

遊戲王歷史:從零開始的遊戲王環境之旅第七期30

卡片汽車·D「這張卡不能特殊召喚。這張卡召喚成功的自己的主要階段1將這張卡解放才能發動。從牌組抽2張卡,之後變成這個回合的結束階段。發動這個效果的回合,自己不能特殊召喚怪獸。」

如果這種現象發生在破壞了對手5張手牌的情況下的話,還可以說是運氣不好,但如果發生在只破壞了對手3張手牌的情況下的話,那就很難怪罪於運氣了。

然後就要提到前文所說的【發條手破】繼戰能力問題了,在接下來的戰鬥中,【發條手破】只能用手牌破壞過程中留在場上的1隻3階超量怪獸來應對。簡單來說出現這種情況的話就已經輸一半了,所以明明已經達成了COMBO卻還是輸掉了對局,這對當時的【發條手破】來說並不少見。

再來看【聖刻遺式】,它的手牌破壞實際是彈回牌組,所以不會讓對手堆墓,確保可以封鎖住【甲蟲裝機】翻盤的可能性。雖然彈回的數量有限,但是對於不湊齊特定卡牌就無法展開的【甲蟲裝機】來說,【聖刻遺式】的「局部精準手牌破壞」還是十分有效的,所以這個缺點並沒有看上去那麼嚴重。

另外,「完成手牌破壞最少需要2回合」這個弱點也因上述理由而變得難以成立,結果就是場上留有「星聖神龍 托勒密星團M7」的好處更明顯了。

更加喜人的是,在同樣吃了「效果遮蒙者」「增殖的G」的情況下,【聖刻遺式】比【發條手破】受到的傷害要壓倒性的低,所以說這個牌組能在當時的手坑環境下存活下來還是有一定道理的。

遊戲王歷史:從零開始的遊戲王環境之旅第七期30

效果遮蒙者「調整。可以將這張卡從手牌送入墓地、選擇對手場上的1隻效果怪獸發動。所選擇的對手的怪獸其效果直到回合結束時無效。這個效果只能在對手的主要階段時發動。」

遊戲王歷史:從零開始的遊戲王環境之旅第七期30

「這個卡名的效果1回合只能使用1次,在對手回合也能使用。①:這張卡從手牌送去墓地來發動。這個回合適用以下效果。●每次對手特殊召喚怪獸成功時,自己必須從牌組抽一張卡。」

總而言之,【聖刻遺式】的躍進與當時Meta環境的狀態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其純粹的手牌破壞能力的確不如【發條手破】那般凶惡。

實際上,現在「邪遺式幽風烏賊怪」已經解除規制、回歸了無限制卡,與依然含有永久禁卡的【發條手破】完全不在同一個次元。

不過即便【聖刻遺式】的硬實力有所不足,但依然熬過了這個環境,某種意義上比【發條手破】更加適應這個時代,留下了足以抹平實力格差的實績,可以說這個時代正是【聖刻遺式】最大的全盛期。(※不如說,因為在2012年9月的限制改訂中「邪遺式幽風烏賊怪」變成了限制卡,所以它只在這個時代有生存空間……)

【總結】

以上就是【聖刻遺式】的相關話題。

這個牌組是【聖刻】與「邪遺式幽風烏賊怪」超群的相性共同作用得出的結果,但由於含有多數缺陷,所以當初只被玩家們當作是【發條手破】的下位互換。

不過因為環境的原因,讓【聖刻遺式】成功顛覆評價並留下了一定的成績。

對看到這里的諸位表示感謝。

這次的封面:仔細一看才發現,原來烏賊怪不是純烏賊,上面有個女孩子的……

遊戲王歷史:從零開始的遊戲王環境之旅第七期30

P站id:88545366

【遊戲王環境史·目錄】

(原文地址:https://yugioh-history.com/environment/generation-seven-30)

來源:動漫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