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特牌》卡片故事集之貓學派獵魔人

本文首發游信網

《獵魔人》的世界設定無疑是豐富多彩的,原著小說中構建的傑洛特傳奇已經在波蘭家喻戶曉,而日後的電子遊戲更加塑造出一個殘酷而可信的魔幻世界出來。在《巫師3》的結局之後,傑洛特的傳奇已經告一段落,但《獵魔人》這個IP的未來卻正處在最好的時機。

衍生的《昆特牌》便是此IP目前最新的作品,作為卡牌遊戲,形形色色的卡片組是這款遊戲的主要敘事途徑。其中我們不難發現CDPR對於整個《獵魔人》世界觀的展開與補充,但是奈何其遊戲素質與知名度的問題,許多故事並不為人所知。

本故事集系列旨在通過解讀昆特牌卡片的故事背景從而分享這些卡牌的幕後故事,主觀敘述成分較多,歡迎指正。

往期回顧:

《故事集之鏡子大師》

《昆特牌》卡片故事集之貓學派獵魔人

貓學派的誕生

毫無疑問,在人類誕生的那個世界,我們是當然的主宰,猛獸的尖牙利爪無法撕碎鋼鐵重甲,遠程的弓箭也賦予獵人肆意殺戮的特權,就連虎豹等頂級獵食者在成群的獵人面前也只能乖乖的成為上好皮草。

但是在這個天球交會後的新世界,人類只不過是食物鏈中的一環,某種程度上還是挺脆弱的那一個組成部分。物理層面上,弓箭在巨魔的石質皮膚面前不堪一擊,成群的安德萊格足以摧毀任何重甲士兵,更別說巨型飛行生物這種毀滅性的怪物。

精神層面上就更加恐怖,誕生於怨恨與痛苦的男鬼女鬼,掌握邪術的林中老妖,還有深不可測的吸血鬼家族,每一個都是正兒八經的人類克星。無數的商隊遭到襲擊,無數的村莊被屠戮,就連國王的家眷都不能免於各種詛咒的侵害,這個世界迫切的需要一群人來解決怪物們。

面對肆意妄為的怪物們,掌握法術之力的法師們開始了他們的計劃,即師夷長技以制夷——用超自然的力量製造超自然的人類。

以馬里波的阿爾祖與他的老師科西莫為首的法師團輾轉多個試驗場,進行了大量的人體改造試驗,其過程自然是殘忍而痛苦的。在大量的失敗以後,終於在兒童身上進行的試驗大獲成功,第一代獵魔人就此誕生。

《昆特牌》卡片故事集之貓學派獵魔人

但很快,隨著阿爾祖等核心法師的離去,第一代獵魔人隊伍在外界的壓力之下迅速渙散,土崩瓦解。一部分年輕獵魔人選擇自立門戶,這些獵魔人如同貓一樣敏捷而快速,很快甩開了前來追尋的追兵。他們選擇斯提嘉城堡作為自己的基地。並且開始研發自己的獵魔人變異手術。

這些年輕獵魔人都佩戴有貓的徽章,他們便是貓學派的前身。

不幸的是,由於失去了最早的變異技術,貓學派的改造手術存在著重大的缺陷,手術沒有鈍化獵魔人的情感,反而增強了它們,使得大量新生獵魔人變得敏感,易怒,嗜殺。這項失敗的手術締造出了整個殘忍的貓學派,也永遠地改變了其他獵魔人同行的命運。

生於黑暗,始於復仇

《昆特牌》卡片故事集之貓學派獵魔人

亞人類,混血種,雜種們。半精靈一族的存在本身就是個人倫慘劇。

不知道為什麼,人類和精靈族沒有生殖隔離,而二族混居的社會情況則導致了大量混血的誕生。這些半精靈半人類的孩子們無法得到精靈真正的認可,而由於人類愚蠢的種族主義的存在他們又無法融入人類社會。被迫害被打壓被屠殺便成為了他們共同的命運。

吉茲拉斯便是其中的一員,他的父母是誰已經無從考證,唯一可以知道的是他的童年十分悲慘。在人類社會中,吉茲拉斯是毫無疑問的怪胎,長著尖耳朵的半人。隨之而來的便是無窮無盡的謾罵與歧視。

在霸凌和侮辱中長大的吉茲拉斯被當成怪胎賣給了斯提嘉城堡的法師們。理論上,成為獵魔人後的吉茲拉斯應該斷絕感情,重回平靜,但可怕的是他接受的是貓學派的改造手術。

對他施行的突變實驗非但沒能抑制他的情感,反而使它們大大增強。吉茲拉斯陷入了無盡的怒火與仇恨之中,吉茲拉斯在死人堆里醒來,利用自己從小街頭學來的本事和變異帶來的力量逃出了實驗室,釋放了大量的年幼獵魔人,一同逃離了斯提嘉城堡。

因為待在哪里,他們的下場就是被法師們作為試驗失敗的產品解剖並研究。

在隨後幾年里,他們躲在了艾恩·希德精靈當中。相對於人類的迫害與愚蠢,精靈們對於這些亞人類變種人要友好的多。作為回報,年幼的獵魔人們便加入了精靈與人類的戰爭之中。

他們用自己的武藝幫精靈們打游擊,替精靈暗殺仇敵。

高速,致命,敏捷,殘忍。這些貓學派獵魔人們生來就是完美的殺手,一次次的戰鬥使得他們更善於殺死人類而不是怪物。等到隊伍壯大之後,復仇的時候到了。吉茲拉斯帶領貓學派獵魔人踏上了向締造者復仇的道路。他們潛入那幫法師的城堡,利用自己在戰場上學會的刺殺技巧把他們一個接一個的殺戮殆盡。很快,舊的貓學派已經不復存在,而吉茲拉斯帶領的新貓學派正式在斯提嘉建立。

而新的貓學派也完美繼承了吉茲拉斯一行人的風格。

與其說是獵魔人,不如說是殺手

《昆特牌》卡片故事集之貓學派獵魔人

而後幾年,貓學派一直過著流動的生活,以大篷車隊作為據點四處流浪。因為他們曾參與過的戰爭,貓學派從沒有放棄過殺人賺錢的習慣,經常被雇為刺客和特工。而得益於其獨特的變異手術,貓學派也有女性獵魔人(但希里是貓學派純粹只是因為撿了個徽章而已,屬於無證上崗的貓學派獵魔人)。

因曾受艾恩·希德精靈們教導,貓學派的戰鬥特點與精靈高度相似,即快速,隱秘,一招制敵於死地的刺客型戰術。這點與講究重甲正面戰鬥的熊學派截然不同。

從學徒時代開始,貓學派獵魔人就練習閉著眼睛走鋼絲等高度考察靈敏或者機動的技巧,他們往往裝備有雙劍和便於機動的輕甲。這些皮革製成的軟甲在高速機動過程中能發揮出百倍於鋼甲的效果。而用於遠程刺殺十字弩和各種破壞性的炸彈也是常備武器,畢竟對於猛獸來說一根鋼箭不算什麼,但是對於人類來說就不一樣了。

貓學派獵魔人最大的缺陷便是他們極度不穩定的性格,他們沉溺於暴力、做事激進而極端。如同貓科動物一樣,他們也十分殘忍,痴迷於戰鬥帶來的快感和瘋狂,即使敵人屈服、懇求慈悲之時也難以抑止地戲弄對手甚至折磨對手,只是為了滿足殺戮帶來的腎上腺素激增的刺激。

很快,貓學派的惡名便到處蔓延開來,尤其是在王室之間,事實上貓學派的行為很可能就是整個社會鄙視獵魔人的起因。他們並不恪守中立之道,貓學派幾乎不算是獵魔人了,因為貓學派殺害人類多過怪物。甚至為了避免被人類背叛,他們更喜歡從精靈手中接取工作,這往往是一些襲擊人類的工作,甚至艾黎瑞恩發起的戰爭也有貓學派參與。

最終一支正規軍隊浩浩盪盪地出現在了貓學派獵魔人的營地之前,刺客聯盟終究不敵正面作戰的軍隊。貓學派被連根拔起毀滅殆盡,只剩下部分倖存者游盪在世界各地。再無大的波瀾。

萊洛之貓

《昆特牌》卡片故事集之貓學派獵魔人

「萊洛之貓」布倫便是一個典型的貓學派獵魔人,布倫是個瘋狂的大漢,頭發粗糙且毛糙,一對貓眼閃爍著狂暴與機敏,比起銀劍他更喜歡鋼劍。他作為一個四處漂泊的盜賊或者殺手來掙點生活費。

其人毫無任何道德或者原則可言,性格反復無常,經常情緒失控。由於在萊洛鎮因不明原因犯下大屠殺而臭名昭著,人賜外號萊洛之貓,被包括狼學派在內的眾多獵魔人學派永久驅逐,不再向其提供任何幫助。

比如他曾經在一個酒館喝酒時觀察到同為獵魔人的狼學派傑洛特出現,懷疑其是來搶自己的單子的,於是便在對方完全沒有武器的情況下發出決斗邀請,還笑稱是自己犯下死罪,需要傑洛特來做那個劊子手。

傑洛特自然拒絕了這荒謬的邀請,布倫勃然大怒,迅速而起拔出鋼劍,順手抓來一名路人並威脅如果傑洛特膽敢拒絕便殺光這酒館所有的人。好在之後傑洛特的配劍被及時送到,打消了布倫決斗的念頭,否則弗爾泰斯特國王那吸血妖鳥的委託便會有另外一種結局了。

自從那一次未遂的決斗以後,布倫仿佛被挫敗了自信心般消失不見了,可能是被弗爾泰斯特的吸血妖鳥殺死在某個城堡里,也有可能凍斃於某次寒冬。沒人在乎也沒人可惜。

貓與狼一起玩耍的地方

《昆特牌》卡片故事集之貓學派獵魔人

當然,哪里沒有好人壞人啊,就算是神經敏感的貓學派里也並不是人人都是嗜血的屠夫,好吧,至少不會無緣無故大開殺戒。

蓋坦便是一位頗有人情味的貓學派獵魔人。眾所周知,獵魔是一項成本頗高的危險交易,比方說在某個未知世界的陌生國家,有一個地方叫做路易斯安那,那里的獵魔人們每次出發之前都要全副武裝,為了保命花重金購買武器彈藥,只為能夠對抗危險的怪物們。而每次獵魔回來的報酬,也足夠支付這昂貴的獵魔成本。

自然,在獵魔人的世界中,蓋坦也需要花大價錢來准備獵殺的道具與藥水,何況對手還是一隻極其危險的鹿首精,它們會極度危險的黑魔法詛咒,足以殺死任何貿然入侵森林的凡人。

一場苦戰之後,蓋坦除掉了這個危險的怪物,但也身負重傷。

沒想到,契約完成後,村民們竟然只支付了極其摳門的賞金,蓋坦血氣上涌,臉色逐漸難看,因為這點錢甚至不值打怪用的草藥錢,更別說酬勞和辛苦費了。村民們見形勢不妙,便做出了一個極其愚蠢的舉動,他們要以殺死獵魔人的方式賴帳。

識破村民們黑心思的蓋坦怒火爆發,本就敏感易怒的貓學派獵魔人豈能被這種把戲侮辱,手起刀落,村莊被殺得人頭滾滾,血光沖天。屠戮完大部分村民後,蓋坦發現了最後一個倖存者,一個小女孩,米莉。

蓋坦收手了,因為他陷入了回憶。

曾經還不是獵魔人的蓋坦也擁有一個平凡的家庭,他最喜愛的便是家中的妹妹,兄妹二人一起度過的那段童年時光是而後百年間無論如何也無法找回的平靜與幸福。但只因青草試煉,這永遠的結束了。

而後,蓋坦便成為了一個無情的殺戮機器,自己平凡的家庭已經不屬於自己,但幸運的是,自己曾經的家人們過的還算幸福。當自己最疼愛的妹妹成為老婦在家人的陪伴下走完人生的旅程時,早已算是長生不老的蓋坦卻怎麼也放不下心中的愧疚。

可能這就是他為何願意冒著被通緝被追殺的風險也要放米莉一命的原因吧,雖然恍如隔世,但他仍然記得自己曾經擁有的一切。

必要之惡

《昆特牌》卡片故事集之貓學派獵魔人

獵魔人這一存在本身就源於一場血腥而殘忍的試驗,犧牲無數人換來的是一群武藝高超但永遠被歧視的變種人——冷漠的熊學派,冷酷的毒蛇學派,瘋狂的貓學派,他們的不幸換來的卻是無數平民能夠免遭怪物的屠戮。而獵魔人的命運也是悲慘的,就算是俠義的獅鷲學派和穩健的狼學派也不能逃過外界的迫害,而他們的故事,也同樣充滿了無奈與不幸。哪怕他們拯救了再多的人,也不能真正的獲得善終。

但是獵魔人們的魅力也的的確確來自於此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