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途裁員上萬人,教培行業如何自救?

「雙減」政策落地一周,教育培訓領域正在發生著真實而具體的改變。7月28日,高途集團創始人、CEO陳向東與近400位管培生進行了一次面對面的對話和溝通,當場有小伙們問:「公司會裁員嗎?我們該怎麼辦?」

雙減落地,義務教育改革,究竟對誰的沖擊更大?

陳向東回答:「很多外在的變化,我們沒有辦法改變,我們要做的,就是專注於當下的事情,專注於事情的本質,瘋狂地創造價值,唯有如此,才是最好的你,才是最好的做法。」

陳向東的回答也代表了整個教培機構的態度。對於陳向東、高途甚至整個教培行業來說,當務之急就是讓公司活下去,同時也必須開始謀劃公司的未來。所以,在高途內部,一場涉及上萬人的大規模裁員已經開始。

媒體曝出的高途裁員方案是:全國13個地方中心,在8月1日前完成關閉,只留下鄭州、武漢、成都3個輔導老師中心。據悉,高途每個地方中心平均上千人,所以此次裁員涉及范圍達到上萬人,相當於高途1/3的人將離開。

「我們必須活下去,高途必須活下去,如果我們今天不做變化和變革,不做調整和聚焦,我們一定是會加速走向滅亡;如果我們這一次的改革和變革能夠真正到位,那麼我們帳上的現金足夠我們活3年到5年。」陳向東在發給全員的內部信中寫道。

高途之外,教培公司的裁員計劃幾乎同步在進行。

好未來創始人、CEO張邦鑫在內部溝通會中也坦陳:「裁員肯定還是會裁員的。」沒有需求的業務肯定會被關掉,相應業務上的員工能內部轉崗就先轉崗,不能轉崗的公司會按照國家法律給予賠償。

與此同時,社交網絡上流傳著掌門1對1的員工排長隊辦理離職手續的圖片,有內部員工透露,「勞動合同都當天解除完,電腦也當天全部打包完,速度非常快」。這家公司剛在今年6月登陸美股。

一位高途被裁員工告訴《中國企業家》:「唯一欣慰的是,公司現在現金流充足,(被裁的員工)都能拿到正常賠償,提早離開也省得受折磨。」根據高途2021年第一季度財報,截至2021年3月31日,高途持有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受限資金、短期投資及長期投資總計59.092億元。

除了裁員,上個月剛遞交招股書的火花思維決定暫停赴美上市計劃。而曾經兩家中概股巨頭新東方、好未來同時發布公告,稱受近期「雙減」新規影響,將取消原定於本周發布的財報以及電話會議。在過去一年里,他們的市值均跌去90%多。

一切跡象表明,「雙減」政策後第一張多米諾骨牌已被推倒。企業決策者不得不想出路,一部分員工不得不離開。畢竟即便公司轉型,很多人員也不一定能復用,更重要的是,對於很多人來說,一個時代結束,教培行業已不再有吸引力。

經濟日報:校外培訓路在何方?

「雙減」政策出台已經一周了。市場正緊盯著各試點地區即將制定的實施細則——學校工作日會不會延遲到五點半放學?不合規行為能有多少過渡時間?家長不接受該如何退費?

在忐忑等待的焦灼中,「好未來」「新東方」「猿輔導」們必須做幾道艱難的選擇題。

首先要想清楚,是徹底轉變過去的商業模式,還是搞點「換湯不換藥」的小動作?這本來不該是個問題,紅頭文件擺在那里,沒有商量的餘地。但小學到高中學習階段有擇校和升學的壓力,學科培訓的錢比較好掙。就拿「好未來」來說,旗下那麼多子品牌,但知名度最高的還是主做學科培訓的「學而思」。其他校外培訓機構情況類似,甚至不惜通過虛假宣傳販賣焦慮,讓原本不需要培優的學生也搶著報名。

現在,要舍棄最掙錢、最熟悉的業務,對校外培訓機構來說不啻於砍去左膀右臂。

有的機構嘗試轉型,但效果如何有待觀察。如果新業務撐不起整改後的利潤空間,受利益驅使和習慣使然,部分機構難免會有試圖「掛羊頭賣狗肉」的轉型之舉。

有的機構宣稱「遵守政策不留作業,但建議配合鞏固練習」,還有段子說「夏令營的體育老師都是數學系高才生」。這顯然不符合「雙減」政策初衷,需要監管部門重點關注。

高途裁員上萬人,教培行業如何自救?

網傳段子

校外培訓機構過去的商業模式是一邊製造焦慮,一邊治療焦慮,本身就不值得提倡。長遠一點想,家長雖然捨得為學科類培訓花錢,但盯著家長錢包的對手也多,誘人的「糍粑」吃起來燙嘴得很。若能掙脫惡性競爭的死海,找到消費者需要、市場又沒有供給的新服務,也許又是一片藍海。

高途裁員上萬人,教培行業如何自救?

網友評論

可是,藍海到底在哪里?每個機構的積累、資源、特長不一樣,所處地域也不一樣,很難有統一答案,更加考驗機構的決心和智慧。但必須提醒的是,校外培訓機構切勿「病急亂投醫」,尤其不能再陷入廣告燒錢的畸形循環。

高途裁員上萬人,教培行業如何自救?

網友評論

近一段時間,校外培訓機構已經開展了「自救」努力,有的轉戰素質教育,有的看中了公務員考試,還有的一頭扎進財商教育,相關廣告投放有所增加。不是說不能靠廣告獲客,但轉型這些領域看似可平滑過渡,實則有很高的專業門檻。如果沒有可持續的商業模式,不往對社會有益的發展方向,反而又回到買流量獲客的老路上,校外培訓機構帳上現金再多,也禁不起坐吃山空,還容易撞到虛假廣告、不正當競爭的槍口上。對此,校外培訓機構需要認真評估。

校外培訓機構今天的問題是企業、學校、家庭和社會共同造成的。校外培訓機構正在艱難轉型中,其他主體既不要跟風式迷信,也不用一刀切抵觸。「雙減」政策提的是「規范培訓服務行為」,而不是連根拔起。

家長和學校可以根據自身狀況,認真想想為什麼要送孩子去培訓班,孩子到底需要什麼樣的學習環境,能不能購買培訓服務做一些有用的事情?如果各方面都能跳出舊模式,沒准兒真能創造出學生、家長、學校和企業都滿意的美好未來。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