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作者:周霽雲,博覽油管的奧老師迷妹,冰火知識豐富的傳媒生

⚠️  劇透預警 ⚠️ 

前幾天,維倫紐瓦的電影《沙丘》爆出大量重磅新消息。

我們有幸參加了《沙丘》國內唯一IMAX限定場,看到了10min正片開頭、5min關鍵情節和包括維倫紐瓦、漢斯·季默在內的主創的一段采訪,結合這次放映和此前公布的3min正式預告片,我們對目前電影已有的畫面進行了逐楨解讀,聊聊維倫紐瓦版、原著和之前影視版本的異同。

⚠️ 閱讀提示⚠️ 

圖多預警

配合預告片食用更佳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電影《沙丘》第一部(片名為Dune:part one)大體上是一個傳統的「少年hero成長故事」。

基礎設定:香料是宇宙中最珍貴的物質。沒有香料,宇宙航行寸步難行。因此,誰控制了盛產香料的沙漠星球「厄拉科斯」(也被稱為「沙丘」),誰就控制了宇宙的命脈。

沙丘的三股勢力:

  • 一、原住民/當地土著 弗雷曼人,他們因過度服用香料眼睛變成藍色;
  • 二、哈克南家族/哈克南人,原本沙丘的殘暴統治者;
  • 三、厄崔迪家族,接到皇帝命令接管沙丘,為那里帶去和平。
  • 我們的主角保羅,就是厄崔迪家的繼承人,從小隨家人遠離故鄉,前往環境惡劣、危機四伏的陌生星球。

    《沙丘》的原著側重於描寫保羅長大成人的心路歷程和他的預知能力,維倫紐瓦電影則用更大篇幅來呈現具象的奇觀和角色情感,撩撥觀眾的情緒與感官,並出於敘事需要,對原著進行了大幅改動。

    01 雙重視角

    在弗蘭克·赫伯特的原著、大衛·林奇1984年的電影版(後簡稱林奇版)和SYFY迷你劇版(後簡稱syfy版)中,故事的視點人物都是主人公保羅·厄崔迪——觀眾跟隨保羅的腳步進入沙丘星球厄拉克斯,這必然將觀眾代入一種【闖入異域文明】的他者視角。

    然而在維倫紐瓦電影的開場,擔任敘述的角色變成了沙丘原住民契尼,沙丘給人的第一印象,由奇異乾旱、危機四伏變為了一片溫情與美麗的故土,這一處理,弱化了觀眾與保羅一同進入沙丘世界時產生的陌生感。

    陌生感一直是科幻的核心趣味之一,但陌生感不等同於奇觀,奇觀可以是同質化的想像,「陌生感才是科幻中真正培養趣味和智力的養料」。

    我們在維倫紐瓦電影前10min看到的,除了奇觀,還有陌生感帶來的戰栗。你會感受到主角保羅對新世界的恐懼,對於自己和家族未來的強烈擔憂,感受到一種強烈的「他者」意味:在沙丘,藏著某種不應觸碰的東西。這種對他者「無法理解」的、想要大叫但又失聲的不適感,和維倫紐瓦在《降臨》里營造的氛圍很相似。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契尼的開場白過後,哈克南家族的香料收集車出現在飛沙之中,桔紅的燈光預示著不詳。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蒼白的野獸拉班亮相,展示了哈克南家族在沙丘的殘酷暴行:肆意開采香料,壓榨土著居民,處決前來「奪權」的厄崔迪家族。

    滴血的晶牙匕,以及隨後出現的遠離沙丘的哈克南船隻,都為未來更大的沖突和流血埋下了伏筆。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02 水之星球

    隨著一聲「保羅」的呼喚,鏡頭來到了厄崔迪家族的母星卡拉丹,一顆富於水分的美麗星球。

    預告中沒有、但正片中出現的畫面是:保羅從預知夢中驚醒,走出臥室,和母親傑西卡夫人共進早餐。這里出現了原著中的「音言」(the voice),音言是傑西卡夫人教給兒子的一種秘術,可迫使他人服從命令。(「音言」被認為是《星戰》中「原力」的靈感來源)

    「音言」在聽覺上表現為一種粗糲可怖的聲音,傑西卡夫人要求保羅用音言命令自己,保羅照做了,但使用這一能力似乎使他感到不安。

    在音效和配樂上,漢斯·季默為《沙丘》DIY出了一種異常低沉的奇特管樂,用於表現異域文明的陌生感,「音言」似乎也採用了這種樂器(漢斯·季默:為什麼一出現far far away的遙遠星球就得是小號圓號大提琴呢,不行我得整點新的)。

    隨後,年輕的保羅向亦師亦友的鄧肯·艾達荷吐露夢境,然而鄧肯並不理解其中的預言,建議保羅專注於現實。隨後一個簡單的笑話勾勒出兩人的親密關系,也契合原著中的描述:保羅十五歲時身形尚小。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狀如巨大球體的皇帝使節船降臨卡拉丹(不愧維倫紐瓦,這很《降臨》),會是BDO愛好者狂喜的一個畫面。拉卡丹的巨構建築、巨型飛行器、巨大幾何線條,都「很符合維倫紐瓦對宏大敘事的一貫處理」,濃郁的宗教氛圍強化了這一點。

    飛船帶來了帕迪沙皇帝的正式任命:命令厄崔迪家族離開故鄉,前往遙遠的沙丘行星擔任領主,為沙丘帶來和平。厄崔迪家主雷托公爵接受任命,宣告家族對皇帝的忠誠。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在皇帝使節身後,我們能看到護衛的黑影,以及右側戴著頭盔的宇航工會成員,橙紅色的香料漂浮在頭盔之中。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預告的第二個輕松點出現在此,公爵指示手下哥尼·哈萊克微笑,而滿面嚴肅的哥尼則稱自己在微笑。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在這個片段,厄崔迪家族和皇室的服裝具有高度儀式感,華麗而簡約的金色幾何線條強化了古典美,和艦船等高科技交織,具有強烈的差異體驗。傑西卡夫人在10min片頭里至少換了3套衣服,在任命儀式上的禮服最為華麗,大量運用刺繡、串珠、絲綢,也是這個片段的一大看點。

    03 沙丘展開

    在公爵接受任命指示後,我們(再次)來到沙丘。保羅見到了夢中的女孩契尼,能力逐漸覺醒。幾個緊張的場面後,我們看到保羅的母親傑西卡夫人已經擁有了伊巴德之眼(因攝入香料而呈現的藍眼睛),臉上布滿沙丘土著——弗雷曼部落的標記,這種標記同樣能在斯第爾格以及契尼的角色海報中看到。

    根據已知的電影結尾,這里的傑西卡可能是保羅預見的幻象,也可能是本片的結尾——她攝入生命之水,成為弗雷曼人的聖母。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接著是詹米的正臉,證實了之前Total Film雜誌發布的決斗場景,這也說明保羅與詹米的決斗將不會發生在山洞中,脫去蒸餾服並任由水分流失,而是發生在室外。

    之後我們看到了更多沙丘星上的場景,包括與撲翼飛機一起飛越首都阿拉基恩上空 。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04 家族宿敵

    哈克南家族是厄崔迪家族的宿敵,也是在厄崔迪家族之前,長期掌管沙丘以及香料生產的家族。野獸拉班以殘忍嗜血得名「野獸」,是哈克南男爵弗拉基米爾的侄子。

    原著中男爵更偏好自己的另一個侄子菲德·羅薩,並計劃把厄拉克斯交給他,不過目前沒有任何關於菲德的選角信息,有可能維倫紐瓦將拉班與菲德合二為一,簡化角色。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維倫紐瓦在接受采訪中介紹,「哈克南家族母星污染嚴重,不見天日……因此哈克南人不適應陽光,在厄拉克斯必須穿特製的服裝保護自己,他們的盔甲也更像是太空衣。盡管哈克南人是殘酷的入侵者與殖民者,他們仍然受環境制約。」

    預告片中,哈克南人膚色蒼白病態,沒有頭發,服裝也採用大片黑色,與84林奇版和迷你劇版的紅發造型相差甚遠。維倫紐瓦希望哈柯南男爵擺脫過去影視版本中那種「惡心滑稽」的形象,變成擁有智慧的戰略家。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我們在預告中能夠一瞥哈柯南人的故鄉——傑第主星的灰暗色調,看到哈克南人強大殘忍的軍隊。

    帝國的薩多卡是皇帝的精銳部隊,他們身著淺色制服出現,與哈克南人共同襲擊厄崔迪家族。他們塗上血液祝福戰鬥勝利,下面的畫面則解釋了血液的來源——倒懸的屍體,可能是薩多卡的手下敗將。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哈克南男爵的門泰特彼得·德伏來報告了宿敵之子保羅的洞悉能力,男爵龐大的身軀懸浮起,貪婪地宣告對沙丘的主權,下令對宿敵格殺勿論。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之後便是哈克南大軍對厄崔迪家族的突襲,岳醫生出現在光頭的哈克南人中間(這是什麼意思還需要多說嗎!)。厄崔迪家族進入沙丘的圈套,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失敗。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05 父子深情

    隨著戰鬥場景告一段落,我們重回卡拉丹,看到更多雷托公爵與愛子的互動,這一場景曾在首支預告與采訪中出現,有可能是公爵在憑吊他因鬥牛喪生的父親,由此,三代厄崔迪人建立起了聯系。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原著中,雷托公爵是一位深愛兒子的父親,也重視家族責任,對繼承人極為嚴格,為保羅的表現而自豪,保羅也對自己的地位深信不疑。而預告片中,保羅的不自信和公爵的寬容態度,似乎與原著不同。

    預告中的這段場景呈現出一種更現代的父子關系,而非沙丘世界中那種中世紀的價值觀。維倫紐瓦形容:雷托公爵深知他來到沙丘勝算微小,可能與族人一起經歷悲慘的結局,但他仍抱有信心。他非常高興奧斯卡·伊薩克能夠演繹公爵,因為這位演員具有公爵所需的魅力與力量。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06 女性力量

    從堅毅的女戰士契尼,到保羅之母、貝尼·傑瑟里特傑西卡夫人,《沙丘》中還有眾多具有力量的女性角色。本片中爭議最大的選角大概莫過於帝國行星學家列特·凱恩斯,維倫紐瓦將這個男性角色轉換為了女性,作為帝國與弗雷曼人的中間人,凱恩斯精於斡旋與溝通。

    預告片中,全套蒸餾服裝備的凱恩斯手持兩把沙地鉤,遠處黃沙涌動,不知道是否能看到凱恩斯騎乘沙蟲的經典場面。

    而在IMAX放映會的另一段片花中,凱恩斯坐在狀若蜻蜓的撲翼飛機里,為雷托公爵和保羅擔任向導,帶他們前往一處香料採集點,並第一次遭遇了沙蟲。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當傑西卡答應丈夫用生命捍衛兒子後,她使用貝·傑格鬥術制服了斯蒂爾加,為自己和兒子在弗雷曼人中證明了價值。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07 戰鬥場面

    預告中的戰鬥場面集中在了哈克南家族對沙丘的襲擊,但根據已知的結局,更大的戰爭——保羅團結弗雷曼人的大戰,應該會在第二部電影中。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原著中,讀者跟隨保羅的預言視角,並未直接目睹哈克南人的襲擊,然而本片增加哥尼、鄧肯等人的視角,勢必能更多為我們展現戰鬥場面。

    就目前的預告來看,《沙丘》的經費是恢弘場面的保證,能夠給觀眾帶來與之前影視版本不同的體驗。

    08 隱身的皇室

    在原著以及之前版本的影視作品中,皇室柯瑞諾家族是厄崔迪家族與哈克南家族爭斗背後的操縱者,觀眾也很早就看到了日後成為保羅妻子的伊勒琅公主。這些在維倫紐瓦的預告片中都沒出現。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逐幀解讀《沙丘》電影、原著和舊版影視劇的異同

    作為《沙丘》系列的第一部,這種做法能夠理解,因為書中角色眾多,介紹皇室也許不是第一部電影需要完成的任務,也許在第二部中我們才能看到隱藏在厄崔迪家悲劇後面的、帝國權力的角逐。

    相較於第一部的波瀾起伏,第二部在原作中的劇情更顯平淡,一切都在為最後的大戰做准備,如何讓電影在視覺上具有可看性,無疑是一種挑戰。

    在IMAX觀影時,可以感到維倫紐瓦這位14歲就沉迷原著的死忠粉,把《沙丘》呈現到了目前我們能想像到的最好程度(鑒於佐杜羅夫斯基的《沙丘》沒拍出來)。

    電影對原著的敘事順序大幅改動,人物關系刪繁就簡,以沙丘原住民視角進入,講述一場【對入侵者的反抗】,主線清晰,前10min就將世界觀和人物關系鋪設清楚,不用擔心看不懂。

    以上評價僅限於15min IMAX放映片段和正式預告片。除此之外,本片會如何在故事、情感、視聽語言上發力,就要等公映了。希望它會是那部我們心中想要的、全世界科幻迷期待已久的《沙丘》。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