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星際爭霸2自由之翼》海報

今天距離星際爭霸國服伺服器宕機的事故已經過了一些日子了。在這期間,筆者一直想寫點什麼,但又難以寫出點什麼。《虛空之遺》把星際的劇情在很大程度上完結了,雖然還剩下UED(星際1母巢之戰DLC中的地球聯合遠征軍)等劇情可以挖掘,但很顯然,星際的故事已經形成了一個比較完整的閉環。RTS遊戲本身也的確是沒落了,哪怕是《英雄連3》或是《帝國時代4》,都很難再將這個遊戲類型抬升到九十年代末、本世紀初的那種輝煌。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充滿了對伺服器質量不滿的《星際爭霸2》官網論壇

我們都知道,「重鑄RTS榮光,吾輩義不容辭」這句話,很大程度上也只能是我們這個RTS小圈子里的一句寄託了不可能實現的願景的口號。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帝國時代4》宣傳PV截圖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英雄連3》宣傳海報(這兩個遊戲的確有實力能在RTS遊戲圈子里掀起些風浪,但想要重鑄RTS榮光,或許的確不太現實)

在暴雪去做這款遊戲的時候,或許也沒能想到,星際爭霸會開創屬於暴雪自己的王朝,一個RTS的王朝。更不會想到這款遊戲能成就一種新的競技方式——電子競技。那個時候的暴雪充滿了活力與勃發向上的沖勁。那個時候的星際,也涌現了電競史上第一批,也是無可替代的絕對明星。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星際爭霸1》的《母巢之戰》DLC封面

人皇BOXER、大魔王jeadong、經典神皇Classic(星際1時代還在用人族的經典人皇,到了星際2搖身一變成經典神皇)、聖大教主flash等等一批電競明星,打下了星際1的江山,成為電視采訪的常客。他們的replay在各個論壇上被下載研究,比賽的戰報在各個報紙和雜誌上刊印。在韓國,人們忘記了當下的經濟危機,電子競技給那些沒有工作的人提供了無數的崗位……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被譽為人皇的BOXER與MVP的比賽時的選手介紹截圖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被譽為大魔王的jeadong還很青澀的樣子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經典神皇Classic,看這個神之長子才有的下巴就能立馬分辨出他所使用的主族是神族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上天入地天下無敵宇宙第一最終兵器末聖大教主死亡沖鋒提里奧佛丁flash李永浩桑蘇,不知道當年MSJOY是怎麼念完這一段名號不咬舌頭的

當然,很遺憾,筆者年紀太小,只能從其他的老一輩遊戲人的文章中才能了解到這些曾經的故事,對於筆者來說,星際的故事往往伴隨著嘈雜的電風扇和夏日窗外的蟬鳴。當時是千禧年前後,因為長輩工作的原因,家中早早配備了電腦,那個時代還沒有遊戲分為正版和盜版的概念,家父就曾買過很多的盜版光碟,其中就有《星際爭霸1》的合集。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筆者從放在角落的箱子里翻出的當年的盜版光碟

當時的盜版光碟除了原版的《星際爭霸1》和資料片《母巢之戰》外,還囊括了兩部同人作品《星際爭霸:高達世紀》和《星際爭霸:魔獸大戰》,不得不感慨當時的同人作品質量竟如此高。在一個個「show me the money」、「operation CWAL」的加持之下,星際1被通關了一邊又一遍,但卻怎麼也打不過1v7的電腦,也練不出三槍兵旋轉點地刺的操作。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星際爭霸1》MOD高達世紀載入畫面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星際爭霸1》MOD高達世紀遊戲內截圖,截圖自百度百科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當年引起星際選手的練習微操狂熱風氣的「三槍兵點地刺」,此操作的發明者沒記錯應該就是人皇BOXER

當時的網吧里除了cs這種網吧常青樹外,無一例外,全部都是打星際的。本地區域網的便利讓網吧成為了那個物質匱乏年代的玩家樂園。除了玩家自發的對戰,更有很多的網吧在自己搞網吧賽。每當這個時候,我堂哥就會帶著我溜進網吧看那些染著各種顏色頭發的玩家,一邊叼著煙一邊打著星際,時不時還會和旁邊的對手對罵幾句。(這一傳統被老懟ROTK發揚光大)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當年的老懟ROTK就是網吧賽嘲諷之神,但原視頻素材過於久遠已經很難找到,只能在優酷上找到打了兩層水印的視頻截圖

當然,這樣的日子隨著我進入了中學校園而告一段落。進入中學後,身邊的朋友們慢慢地都不再聊起星際,而是開始聊另一款叫DOTA的遊戲,除此之外,更多的名詞也漸漸進入了我的生活,「war3」「澄海3c」等(到了後來才知道,原來dota、澄海3c都是war3的地圖,當時一直以為是多個遊戲)。本著試一試的態度,我也開始遊玩這些遊戲,但3D建模的高畫質,並沒有讓我像愛上星際那樣愛上《魔獸爭霸3》這款「能玩很多遊戲的遊戲」。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魔獸爭霸3冰封王座》遊戲封面,大名鼎鼎的war3可能是九零後接觸到暴雪RTS的入門老師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魔獸爭霸3》RPG地圖《DOTA》封面,因為DOTA筆者玩得比較少,所以直接找了一張比較高清的圖貼了上來,看這個精細程度也可能是同人圖?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魔獸爭霸3》RPG地圖《澄海3C》,相對於還偶爾碰一次的《DOTA》,《澄海3C》筆者玩得更少,直接拿了百度百科的圖,如果貼錯圖還請包涵

不知又過了多久,應該是在一零年前後,正在抱著小神遊SP偷玩《牧場物語》的我被家父叫到了書房,他對著已經落伍的大屁股顯示器,指著有些輕微雪花的螢幕說:「小子,你還記得小時候我抱著你打星際的日子嗎?星際二要出了」。看著螢幕上的吉姆雷諾穿著動力裝甲的宣傳頁面,我十分震驚,興奮之餘又十分擔心,擔心的是我家這台堅持了十多年的老電腦確乎是打不了星際二了。在那段時間里,遊戲風雲、GTV等一系列的遊戲頻道都在循環播放著那一段泰凱斯叼著雪茄的星際二宣傳CG,而班里的同學也都開始慢慢討論起了這款現象級的遊戲,男生的嘴里更是是不是就冒出來一句「ITS ABOUT TIME!」。曾經和我一起打星際區域網的朋友也放下了正在刷「崩龍的削顎」的psp,一時間,我確信地感覺到,RTS遊戲的霸主又回來了,我所熟悉的那個曾經叱吒風雲的星際爭霸回來了!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星際爭霸2自由之翼》的宣傳PV里,泰凱斯叼著煙,被巨大的機械臂一點一點焊接上動力裝甲的影像,可以說在那個時代是絕對的炫技,哪怕用今天的眼光來看,依舊幾乎無可挑剔

在《星際爭霸2自由之翼》發售之前的幾個月,從加拿大(也可能是澳大利亞)的某位博主那里偷跑出了部分運行模組和地圖(我去找當年一起玩星際的朋友求證,結果他完全不記得有這回事,現在相關新聞在網上也查不到了,我也不是很能確定自己記得對不對,所以當年流出的也有可能只是BETA測試的內容,此處存疑,求證實),緊接著便有大量盜版《星際二》的遊戲光碟充斥在市場上,當時的我毫不猶豫掏出了原本准備買GBA燒錄卡的錢,把市面上能買到的所有盜版《星際二》光碟都買了一份,並帶到了發小家里安裝。這些光碟毫無例外,都沒有劇情,有的甚至連電腦對戰的功能都不具備,只能在只有自己的地圖上建造建築造兵。但就是這樣,那段時光依舊過得很開心,因為可以整個周末地和朋友一起討論星際,聊星際。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在當時的盜版光碟里,記憶最深刻的就是「廢品站」這張地圖了

在星際二正式發售之後,我第一次翹課進了網吧,但當時的網吧大多都帶不動星際二,只能在網上一遍又一遍地搜星際二的試玩視頻和cg,或者看星際二的小說。不得不說,星際二的小說也在那個還沒有智慧型手機的時代給我帶來了充足的精神食糧,每次都在mp4里下夠了小說才會離開網吧。《我,蒙斯克》、《利伯蒂的遠征》、《天堂的惡魔》、《薩爾那加之影》、《黑暗降臨之前》、《諾娃》等等,只要是當時面世了的,並且漢化組翻譯完了的所有星際爭霸官方小說可以說是看了一遍又一遍,其中《利伯蒂的遠征》可能是我最愛看的,每晚睡覺時,經常都在幻想這我在馬爾薩拉的酒館里和吉姆雷諾一同踏上征途,或者和利伯蒂一起笑話杜克將軍長得像個銀背猩猩。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現在大部分的星際爭霸官方小說都有官方中譯了,但因為官方中譯的譯名和世紀初的種種深入人心的盜版翻譯的譯名有一定的出入,所以部分小說的閱讀體驗可能並不是很流暢,但筆者依舊在官方中譯版本推出後支持了一波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2003年四川科學技術出版社出版的圖書:《星際爭霸》,也是寫這篇稿子的契機,讓我知道原來2003年就已經有星際官方小說的引進了,這本《星際爭霸》包含了:《利伯蒂的遠征》和《黑暗降臨之前》兩部小說,圖片來源:百度百科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天堂的惡魔》小說封面,沒記錯的話也是網易暴雪合作之後推出的第一部官方中譯小說,貌似後來改名叫了《天國惡魔》?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星際爭霸1》的重製版和原版的杜克將軍頭像對比,每每看到這張臉,就能立馬想到利伯蒂的評價:「簡直就是一隻銀背大猩猩」

不知不覺,便到了高中,誰能想到,一個將要高考的、全校文科排名第六的學生,最關心的事就是每天翹掉晚自習去網吧打兩把星際。那個時候網易暴雪搞了個活動,叫做網易遊戲推廣大使,說的簡單點就是拉人付費玩遊戲,然後會給一定的虛擬獎勵和網易遊戲推廣大使的點數,可以用來換一些遊戲周邊。在攢了三年之後,終於自掏腰包拉人入坑攢到了一堆獎勵點數,最後在18歲將近的年紀給自己兌換了三個人神蟲的種族徽章和一個跳蟲爆蟲的變身毛絨玩具。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星際爭霸2》人神蟲三族的徽章,我記得當年打著的好像是「限量版」的旗號(也可能我記錯了),結果現在滿網都是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星際爭霸2》跳蟲毒爆蟲的可變換毛絨玩具,肚子上有個拉鏈,拉開之後翻轉一下就能進化成毒爆蟲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星際爭霸2》「2011熱門對戰地圖冊」,已經忘了當年是買哪本寫星際二攻略的雜誌的時候送的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這個新手入門的小冊子是網易當年搞的「網易遊戲推廣大使」的計劃里送的,當時給我寄過來十幾份,都拿去安利我的朋友們用掉了,只剩下自己收藏的最後一本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這個能掛在鑰匙鏈上的介紹卡片集?(不知道這個玩意該叫什麼)也是「網易遊戲推廣大使」計劃送的,也就只剩下這一個了,拿來做收藏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某星際二攻略雜誌送的賽季新地圖海報,當年為了買星際二的周邊或者攻略,沒少挨餓,全是從飯錢里扣下來的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星際爭霸2蟲群之心》的正版客戶端,也是網易直接郵寄到家的,到現在還沒捨得打開塑料膜包裝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星際爭霸2自由之翼》剛剛上線的時候公布的月卡,當時的星際二還是月卡制,和《魔獸世界》共用戰網點數進行充值,我記憶中月卡時代應該就幾個月,但我朋友說最少持續了一年,但總之,如果你見過這張月卡,那就算是骨灰級玩家了,這張是箱子里翻到的唯一留存下來的存貨

一轉眼就上了大學,當年也剛好正值14年暴雪校園行搞得如火如荼的時候,於是報名參加了暴雪校園行黃金聯賽(還是叫高校聯賽?時間太久已經不記得了),當時南京的比賽點剛好在江寧大學城的網吧,離我很近。比賽日當天,幾十名玩家從南京各個地方趕過來,在樓下拍了張集體照留念後(不曉得星際二官網查以前的新聞還能不能找得到照片),便開始了分組比賽,雖然很遺憾二輪游,被那個只會風林火山野死神的抽菸男乾死了兩次,但那次比賽依舊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就好像我小時候偷偷去網吧看大人們打星際的時光,門口用黑厚的棉被擋住,窗外是聒噪的蟬鳴,室內是支支吾吾的吊式風扇……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在筆者找「黃金聯賽」的宣傳圖的時候,看見了中間的「職業」倆字,難道14年參加的真的不是黃金聯賽,而是校園行高校聯賽?時間太久遠,筆者的記憶可能出現了偏差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本來想找星際爭霸的網吧賽的圖片,但搜來搜去只有這一張2020年網易組織的一次網吧賽的圖片比較符合我當時參賽時候的熱鬧氣氛,當年真的是全網吧都在打星際,氛圍好得一逼

大二的時候,筆者去了台灣念書,剛好也是《蟲群之心》資料片的末期,《虛空之遺》發布初期。我和大陸的發小一起在《虛空之遺》發布前夜通宵打星際,冠之以「最後的蟲群」的名義,在天梯上放了一整天的12D,然後看著旭東老仙和F91的直播等著《虛空之遺》的上線。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誰能想到國民老婆F91現在能變得這麼諧呢,記得曾經除了星際老男孩的黃旭東和F91以外,還有笨哥、星際少幫主等等星際視頻作者,再往前還有解說星際一的解說大師、狼爺,而且他們當時活躍的平台還是以優酷為主。但現在再在星際圈子里去搜相關視頻,會發現還活躍的知名博主只剩下老仙和91了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星際爭霸2虛空之遺》封面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白球的那一句「勢不可擋」可以說是非常震撼了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雖然在遊戲里,白球並不打過大牛,但我們姑且認為這個CG里的白球護甲屬性是「英雄護甲」好了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誰能想到這一眾收復艾爾的鐵血先鋒部隊里,混的最好的是那個看似最弱小的探機,甚至《風暴英雄》(雖然我更喜歡《暴雪全明星》這個遠古名字)都將這個探機設為了英雄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那個點下了至關重要的水晶塔的探機——普羅比斯,《風暴英雄》截圖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筆者在《星際爭霸2虛空之遺》發布後發的說說,當時正在台灣上學,看見《虛空之遺》的戰役界面變成了和《星際爭霸1》極為相似的界面後只想早早回家,幫家父也把《星際爭霸2》安裝好,帶著他再體驗一次歷史上最偉大的RTS

「勢不可擋!」白球的這句話讓指揮官們燃起了收復艾爾的熱血,但很可惜《虛空之遺》變成了星際時代最後的高歌。無論是執政官模式,還是合作指揮官模式,以及後續陸陸續續更新的諾娃戰役包,雖然大大延長了星際二的壽命,但就在去年的10月份,暴雪星際爭霸二官網發布了一則久違的公告,但讓玩家失落傷心的是,其中並沒有提及更新新內容的問題、也沒有暴雪下放賽事授權的信息。有的只有冷冷的一段話,意思很明白:星際二將中止一切付費內容更新。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星際爭霸2》停止付費更新的公告封面截圖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星際爭霸2》停止付費更新的公告詳情截圖

從來沒有一款遊戲,在告訴我以後不出付費內容的時候讓人如此傷感,但星際二做到了。中止付費內容的更新,也就意味著這款遊戲在可預見的未來,將在保持了一定死忠核心用戶的情況下,逐漸流失用戶,並在最後,和歷史中的那些被人遺忘的其他偉大作品一樣,慢慢枯萎。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星際爭霸1》重製版的購買頁面那幾個「再創輝煌」的字眼,時時刻刻都在提醒著每個玩家這款遊戲曾經多麼偉大,而現在又多麼衰敗

凡凡總總寫了這些話,但也難以說清我自己有多熱愛這款遊戲,一個偉大的巨人在那個記憶中的年代所創造的偉大作品,我不甘心他的衰落,但也不可否認,他的衰落已成定勢。前段時間讓國服玩家憤怒的D.Va語音包的背刺,讓老玩家覺得受到了背刺,無論曾經在恢弘的戰役中花費了多少時間,都不如新玩家用休閒難度(也有可能有更高要求,忘了)通關一次得到的獎勵多。再加上前段時間的伺服器宕機,有的時候甚至需要一個小時才能連接上去(不知道發稿的時候有沒有修好)讓星際玩家的小小圈子里充滿了不滿。網易的踢皮球也好,暴雪目前因「兄弟會」文化而導致自身公關應接不暇也罷,這都不應該由玩家來承擔這些問題。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網易暴雪推出的活動,為了吸引新用戶,新用戶只需要打通《自由之翼》的戰役就能免費拿到D.Va的語音包,這一背刺讓老玩家在官網論壇和遊戲內頻道不斷刷屏(遊戲內刷屏的截圖本來想放一張的,但無奈我根本連不上去)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星際爭霸2》的官方論壇的綜合區的帖子里,一片憤慨與哀嘆,放眼望去,全都是近期網易暴雪的種種騷操作的抱怨,其中有八成在說伺服器問題

我們不想這款遊戲被徹底拋棄,並不是因為RTS的榮光只能被暴雪鑄造,而是因為這款遊戲包含了太多太多的青春。在我的身邊,有一大批從二十塊錢包月的點卡時代走來的老玩家,他們在這款遊戲上投入了和我一樣的熱情,甚至大家一起組建了名為「APM30」的戰隊,而這份熱情不應該在遊戲熱度消退後就冰冷對待。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這是曾經我和幾個小夥伴一起加入的「APM30」戰隊,當時的群暗號是QPSX,意為:「群P上線」,因為當時群里大多數小夥伴都用的是P,只有少數T和Z的玩家,所以每次群里開黑或者有什麼活動,大家的口號便是「群P上線」(QPSX),到了後來,《風暴英雄》發布了,群里的暗號一度變成了「FBSX」(風暴上線)。但不知過了多久,在群里再也沒有見到「QPSX」,就連大家的群ID也從「玩星際的XXX」變成了「不玩星際的XXX」

吉姆雷諾花了一輩子的時間在休伯利安上漂泊,他知道,想要擊敗帝國並非易事,想要救回凱瑞甘也並非易事,但他依舊這麼做了,哪怕那需要踏上查爾的土地,哪怕那需要在新蓋茨堡故地重遊,哪怕那需要和死敵的兒子合作,他依舊奮勇向前。我們明白的,我們渴望那波瀾壯闊的故事,雖然我們也明白一切的故事都會結束。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阿克圖拉斯蒙斯克曾經的旗艦——休伯利安號,後來被吉姆雷諾盜取,成為了游騎兵的旗艦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蟲族的母星——查爾,在《自由之翼》里和《星際爭霸1》中,看起來可能岩漿地貌會多一點,但是官方的查爾星球藝術圖卻看起來並不是那麼讓人感到灼熱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莎拉凱瑞甘就是在這里被出賣,也正因如此才被主宰改造成為了擺脫艾蒙控制而誕生的蟲群自由意志——刀鋒女王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瓦里安蒙斯克,阿克圖拉斯蒙斯克的兒子,吉姆雷諾這輩子也想不到自己會和瓦里安王子合作,一同去推翻阿克圖拉斯的統治

但艾蒙的爪牙分明還在,指揮官也願意再次浴血奮戰,哪怕把盟友的礦區采干也在所不惜,甚至願意為達拉姆的護盾提供自己……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艾蒙和它的爪牙,依舊妄圖毀滅這片已經經歷了太多戰火的星區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每個合作指揮官模式下的雷諾玩家的夢想——把隊友,甚至是艾蒙的礦全采了

「暴雪出品,必屬精品」,這句話放在十來年前,沒有一個人會說一個不字。放在四五年前,可能爐石玩家或許會有一些異議(標准模式與狂野模式)。放在一兩年前,可能守望玩家和war3復刻版玩家會站出來說不(父馬可親、和守望的賽事問題)。時至今日,星際玩家,這個在暴雪圈內部都算小眾的圈子也站了起來說不。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在war3重製版剛剛發布的時候,幾乎每個暴雪玩家活躍的社區都在刷「如此木大的力量」和「父馬可親」的梗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雖然本地化文本的錯誤看似只是一個小插曲,但糟糕的重製版遊玩體驗,卻讓暴雪在這期間失去了大批擁躉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爐石傳說》推出「標准模式」和「狂野模式」雙模式的公告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爐石傳說》「標准模式」的公告內容細則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爐石傳說》「狂野模式」的公告內容細則,筆者也就是這個版本前後退的坑。肝了幾個月的金幣,然後用金幣和扣下來的生活費買了冒險模式,花掉了幾乎所有粉塵後配出了一套壓上全部身家的「宇宙術」,然後你給我整了個雙模式告訴我有的卡要「適當退環境」,那麼我只能說告辭,只是可憐了我的雷諾和老弗丁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雖然玩家們都還記得暴雪為了紀念一直期待《守望先鋒》開服的那位離世的中國玩家而在《守望先鋒》地圖「灕江塔」中設立的紀念人像「英雄不朽」,並因此而感動。但運營越來越欠佳的守望聯賽以及「鐵錘」的加入,讓不少《守望先鋒》玩家也慢慢出現了怨言

或許就像最近爆出來的「兄弟會」丑聞一樣,只有經歷了大的變革,只有經過了火焰的洗禮,才能讓這家公司想起來該怎麼對待玩家。或許,當然,只是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天,我們能看到《星際爭霸三》,能看見阿塔尼斯(如果有開著龍騎的澤拉圖更好)、吉姆雷諾和凱瑞甘一起面對UED的威脅,能再次看到休伯利安和亞頓之矛橫亘於天空之上,阿巴瑟繼續在利維坦肚子里對著扎加拉說著騷話,能再次看到RTS的霸主重歸電競比賽的中心。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暴雪總裁對近期暴雪「兄弟會」文化的歧視、騷擾丑聞的公開信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UED殘留在《星際爭霸2》故事中唯一的痕跡——變異的斯圖科夫

寫完以上的正文內容後,我還想再嘮叨幾句。雖然我在提筆的時候有一肚子想噴的話,但一邊寫一邊就涌現起了曾經的許多星際回憶。本來已經預謀好了,要配合最近的「兄弟會」大噴特噴,但慢慢回想起來,雖然現在的暴雪和曾經的那個暴雪不一樣了,但它的的確確給我帶來了快樂,而我也的確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再看到暴雪的輝煌重現。(就在定稿的8月4號,又得知了暴雪總裁J. Allen Brack和暴雪的HR主管的離職消息,同時《暗黑破壞神:不朽》也宣布了延期。或許這段時間之後,暴雪真的會慢慢變成動視旗下的一家工作室吧)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暴雪娛樂公司logo

前段適合和一位某3A遊戲離職員工,也是筆者的好基友聊天,在聊天的過程中我們也談到了暴雪的問題,他的看法比我這個遊戲愛好者要更加專業,在我和他談起,希望暴雪能夠重鑄往日榮光的時候,他很堅決地表示,在暴雪被動視收購的那一刻起,暴雪就不可能翻身了: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動視暴雪logo

「對於暴雪這個層面的公司來講,一個項目需要製作人、總監、程序、美術、動畫、策劃、市場、發行等很多部門通力合作。這些部門里很多崗位都是非常需要項目經驗和項目經歷的工種,這就導致跳槽變成家常便飯了;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暴雪公司內部,依然屹立的諾娃塑像仿佛在哭訴自己曾有那麼一次機會成為一款遊戲的真正主角(暴雪曾立項甚至開發了許久,後來被砍掉的射擊遊戲)

「結果就是,在暴雪現在這個轉型的關鍵期,很多項目組有資歷的老員工都離職的七七八八了,有自己去創業的,有去獨立工作室的,有去其他競品公司的。那如果你想開發星際3,那你需要招一批全新的人、全新的策劃、全新的美術。且先不說這些人專業水平如何,他們有可能根本不了解星際,不了解星際的文化,星際的故事背景,星際的人物刻畫,一切都要從頭學起。但是不是每個人都能當高鄂,換人以後的續作質量完全沒法保證。這就是人走茶涼的故事;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暴雪娛樂公司內部環境

「這是一個原因,還有一個原因是,暴雪現在的項目「多數不掙錢」;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暴雪娛樂公司門口的巨大《魔獸世界》雕塑

「暴雪現在被動視收購了,情況和過去十年磨一劍的時期完全就不一樣。動視是年貨公司,頭年立項,第三年的財報就要看到你項目掙了多少錢,cod甚至是一年接一年出,一年接一年掙錢。這種情況下,股東和公司也難以接受某個項目組打算花好幾年時間用心打磨一款產品,最後還有可能不掙錢;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不知暴雪何時才能找回世紀初的輝煌

「所以現在的遊戲公司,更像是一個成熟的IT企業,有OKR,有KPI,不可能告訴任何一個項目組「你放心做,哥掏錢養你」,公司就是想看到你穩定且持續的產出,十年磨一劍這個思路現在走不通了。作為一個公司,他的首要目標是掙錢,而不是讓別人夸贊他,夸贊可不能當錢花。暴雪過去做的東西現在都不咋掙錢(爐石除外?),既然不掙錢,那你出續作也好不到哪去,更難招到人(我去手遊項目組一年能分多少分紅,來做SC3能分幾個錢?);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星際爭霸2》合作指揮官模式宣傳圖

「當然,也有可能更專業的人會說我的觀點都是些什麼J8玩意,哈哈哈;

「這就是一個東西市場化以後的結果,在遊戲之前其實有很多類似的東西,最初的時候這個東西是娛樂,是消遣,是大家發自內心喜歡才會去做的東西。但是,等到市場化了以後,慢慢就變樣了。過去的小說,歌曲,影視,大家都走上了一樣的路」(註:原對話包含了過多有關分紅與人員變動和同公司下不同工作室支援情況的分析,但可惜的是我求了半天,他也不允許我發出來。臨定稿的時候他突然告訴我連原公司的名字都不能發了!小聲逼逼:「慫逼~~」)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在《星際爭霸2》宣布停止付費內容更新後在圈內廣為流傳的《寫給星際爭霸的悼詞》,但在最近重新搜索的時候發現原網頁已經「404」了,只好用「百度快照」的形式截圖下來(原作者請見諒,原網頁「404」無法聯繫到你,侵刪)

那三枚我用三年時間攢下來的點數兌換的徽章和爆蟲的玩具也送給了兩個也熱愛星際的朋友;那些我收藏的星際周邊也一個個打包進了盒子;不知道伺服器有沒有修好、什麼時候能修好;也不知道未來的暴雪和星際會走向何方;希望種種的擔心都只是杞人憂天吧。AFK了,我的朋友,願你能被每個熱愛的玩家記住,也願你不要成為只存於歷史中的書簽。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星際爭霸2虛空之遺》最後的結局CG,圖中照片為曾經的「天堂的惡魔」部隊成員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雷諾與凱瑞甘的第一次相遇,然後雷諾就因為腦子里想了一堆LSP畫面而被擁有心靈能力的凱瑞甘大罵是頭豬。(圖為網圖疑似同人作品,未找到作者,侵刪)

「來吧,好戲開場了」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星際爭霸》系列給玩家留下的最後一句台詞:「來吧,好戲開場了」

曾經的RTS之王,現在的暴雪棄子——我的星際史

·希望雷諾能圓98年就該圓的夢,和莎拉一起遠走高飛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