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離任員工罷工、粉絲變噴子,暴雪為何深陷危機?

在遊戲《魔獸世界》中有這樣一句經典台詞「王權沒有永恆」,現在看來似乎十分應景。
在以往30年的歷史當中,動視暴雪從來沒有遭遇過這麼大的風險。短短一周之內,這個曾被稱為「暴雪出品,必屬精品」的大作遊戲公司,突然陷入了「眾叛親離」的尷尬境地。

大量的暴雪粉絲變成了暴雪噴子、總公司CEO Bobby Kotick緊急發布公開道歉信,甚至前CEO兼聯合創始人Mike Morhaime也出來道歉,更是有數千名暴雪員工舉行罷工遊行。近日,暴雪娛樂還曝出公司總裁J. Allen Brack離任「尋找新機會」。

總裁離任員工罷工、粉絲變噴子,暴雪為何深陷危機?

這一切的根源,起於持續了多年的性騷擾案件,對於不幸遭遇的暴雪女員工(也包括男員工),我們表示由衷的同情。但對於動視暴雪來說,隨著更多的參與方「渾水摸魚」,這次事件或許影響更為深遠的是徹底輸掉這次危機公關的戰爭,甚至會捎帶失去這家公司30年來積累的榮譽和信任。

「掩耳盜鈴」的危機公關: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此次事件的根源是「性騷擾」,在2020年底的時候,就有媒體曝出暴雪內部高管對女員工進行性騷擾,沒錯,就是《魔獸世界》前首席設計師、創意總監Alex Afrasiabi。由於對遊戲的貢獻巨大,遊戲里的暴風城主城門口還有一個以他命名的NPC看門人。

總裁離任員工罷工、粉絲變噴子,暴雪為何深陷危機?

《魔獸世界》前首席設計師、創意總監Alex Afrasiabi

這起官司來自加州公平就業和住房部(以下簡稱DFEH)的一個案件,該訴訟指責動視暴雪公司實行「兄弟會文化」,並違反了針對工資不平等、性別歧視、騷擾和不公平工作場所等方面制定的法規。這些指控是令人震驚的,從兄弟會式的「科斯比套房」事件,到一名女性被霸凌且裸照被員工傳閱之後自殺,動視暴雪對這件事情的反應可以說是「菜的摳腳」。

DFEH表示,該案件已經無法協調。然而,不管是出於工人隱私保護還是出色的公關素質,該部門都沒有公布大多數作惡者的名字或者這些事件的發生時間。因此給人留下的印象是,這些不當行為至今還在發生。

這就把動視暴雪推向了一個進退兩難的處境:出於法律原因,它不能討論個案細節,而且也無法針對每個指控發聲,因為該公司並不掌握所有的細節。然而,它也不能什麼都不說,畢竟是自己的員工受到了傷害。

隨後,公司高管開始討論需要說些什麼來解決員工們的擔憂,而彭博社記者很快拿到了這些內部備忘錄,包括動視總裁Rob Kostich和暴雪娛樂總裁J. Allen Brack,兩人的言論都是非常恰當的。

他們同情公司里所有可能受到傷害的人,並且對不當行為採取零容忍措施。對於一個處在調查階段的公司來說,這種行為是合理的,因為,只要有害群之馬,它就必須清理門戶。

總裁離任員工罷工、粉絲變噴子,暴雪為何深陷危機?

不過,2020年的一個視頻重新出現,讓Brack的處境看起來不那麼好,因為他曾與前《魔獸世界》創意總監Alex Afrasiabi參加了一個活動,後者因在2013年的暴雪嘉年華不當行為被起訴。

在當時的活動環節,一位女士提問,為何暴雪遊戲里的女性角色看起來「像是剛走完維密秀的模特」,然而這個全是男性的小組以近乎嘲弄的笑話迴避了該問題。暴雪的男性領導當中,沒有人對女性的性別歧視描寫當回事,動視暴雪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在內部調查之後,該公司於2020年就已經停掉了Afrasiabi的職務。

如果一切到此為止,或許事情還可以控制在法律案件的范圍之內。但不巧的是,動視暴雪犯了一個更大的錯誤,本想甩鍋,卻不小心「搬起石頭砸到了自己的腳」。

該公司的合規總監Fran Townsend隨後放出了一個對加州DEFH激烈批評的備忘錄,稱自殺案件與性別歧視沒有任何關系,而且其中有些指控都過了10多年。她表示,所有的指控都帶有事實扭曲、過時和不符合如今動視暴雪公司現狀的。

明眼人都可以看出來,這個聲明的最後一句話有瑕疵:它意味著動視暴雪過去可能有問題,但現在變好了。

不過,Townsend最大的錯誤是在完成任何調查之前就無視她的員工的投訴,稱該案件是「令人發指」、「毫無價值」和「不負責任」的。還好,她至少沒有把這次事件稱為「政治迫害」,因為這會讓人更憤怒。

坦白來說,Townsend所持的辯護立場,對於一個試圖回擊過分熱心的州立機構的公司是好事。但說員工向州立機關報案的行為「毫無價值」,則是很糟糕的說辭,因為她在說這些話之前,都沒有給高管完全調查的機會。

總裁離任員工罷工、粉絲變噴子,暴雪為何深陷危機?

2013年暴雪嘉年華「科斯比套房」證據圖

顯然,這種辯解是沒有意義的,幾天之後就被「實錘打臉」。Kotaku挖出了2013年暴雪嘉年華「科斯比套房」相關的照片和文字,驗證了暴雪領導層「兄弟會文化」存在的事實。

GameLook註:(比爾)科斯比,是美國著名喜劇演員,但因不當行為和犯罪而成了性騷擾的代名詞。

「眾叛親離」的暴雪娛樂:CEO道歉、粉絲變噴子、上千名員工遊行

為什麼說這是暴雪30年來最大的危機?因為在不當行為之外,動視暴雪公司和高管的「騷操作」正在毀掉這家公司。

據Spiketrap通過AI分析得出的結果顯示,Townsend的聲明和其他傳聞在社交媒體給暴雪帶來了嚴重的負面影響。

一些女性員工開始在社交媒體站出來實名指責公司的現任和前任男性領導對她們某些形式的不當行為,Reddit一個論壇持續追蹤這些事件的發展,意味著這次案件將會讓該公司內部更多的目擊者浮出水面。

對該公司而言更糟糕的是,社交媒體開始一致反對動視暴雪,甚至大量的遊戲粉絲成為了噴子。有粉絲稱他們以後不會再購買或者玩這家公司的遊戲,很多視頻主播公開宣布退出暴雪遊戲,還有些小型遊戲出版物表示他們不會再報導暴雪的遊戲,比如《使命召喚》。

在此次風暴中心的《魔獸世界》遊戲里,大量的玩家到奧利波斯靜坐,隨後集體跳下懸崖,並在遊戲角色死亡後刪掉了角色。

總裁離任員工罷工、粉絲變噴子,暴雪為何深陷危機?

Spiketrap調查結果

動視暴雪可能低估了這些粉絲和媒體的重要性,Spiketrap的數據顯示,7.9%牽涉到該公司的對話都與卸載《使命召喚》和《守望先鋒》相關。這是個很大的危險,如果該公司繼續給出錯誤的回應,會引發更糟糕的結果。

這也向我們展示,與多年前不同的是,在如今的#Me Too時代,人們更願意相信發起指控的女性,而不會認為她們是搗亂的員工。

前暴雪總裁兼聯合創始人Mike Morhaime三天後也站出來發聲,向暴雪所有女員工致以真誠的道歉。他表示自己沒能保護好她們,並承認「真的有人受到了傷害,有些女性經歷了糟糕的事情」,Morhaime的道歉非常誠懇、有力且不做便捷,他表示自己感到羞愧。

他說,自己很努力在創造一個「對所有性別與背景的人都安全和友好」的工作環境,之前以為是不夠完美,但現在看來「很明顯,我們離這個目標還很遠」。

總裁離任員工罷工、粉絲變噴子,暴雪為何深陷危機?

前暴雪CEO、現Dream Haven創始人Mike Morhaime

這種態度是正確的,但比較糟糕的是,它居然來自一個公司之外的前高管之口。然而,這也帶來了風險,比如前戰網員工Cher Scarlett指出,有些不當行為就是在Morhaime任期內發生的,她指出公司有人抱怨不當行為,但卻沒有人為之做任何事。

一天後,動視暴雪股價大跌,公司CEO Kotick再也無法保持沉默。員工們迅速作出回應,要求公司用更獨立的方式處理這個問題,包括取消強制仲裁,他們還表示可能會舉行罷工遊行。

Kotick發布了罕見的道歉聲明,表示該公司最初對這件事的反應是「剛愎自用」的,他說,「每個聲音都很重要,我們在和將來都會更好地傾聽,我們對面臨這件事最初的反應,坦白來說,是非常剛愎自用的」。

他表示,對於發行了《使命召喚》和《魔獸世界》這樣遊戲的公司來說,承認所有的問題、尊重所有被不當對待的人是至關重要的。Kotick大致描述了該公司對違反公司政策即將採取的措施,並保證指證者不會遭到報復,該公司也將著手解決在遊戲里存在的性別歧視主義方面的問題。

這個聲明給出的信息是,公司將對該問題回到強硬立場,確保公司的安全和友好環境是他優先級最高的事情,並表示公司將立即評估所有的高層管理。「領導團隊已經清楚地聽到了你們的聲音,我們正迅速採取行動,成為為一個富有同情心和關懷的公司,並確保安全的環境。在公司的任何地方都不允許存在歧視、騷擾或任何形式的不平等待遇」。

他還同時宣布,公司已經雇用律師公司WilmerHale,對公司政策和程序進行審查,以確保公司保持最佳的規定,帶來尊重和包容的工作場所。WilmerHale管理團隊女性成員Stephanie Avakian將負責此次審查工作,她此前曾是美國證監會執法部主管。

這本來可能是不錯的選擇,但在網際網路上,該決定再次引發了爭議。很多人指責WilmerHale是一家「破壞工會」的律師事務所,因為該公司最近曾被亞馬遜用來對抗員工的聯合行為。所以,在努力做正確事情的同時,該公司再一次給自己招來了批評。

總裁離任員工罷工、粉絲變噴子,暴雪為何深陷危機?

暴雪員工在社交媒體上傳的罷工照

Kotick聲明發布後的第二天,數百名員工選擇遊行,還有數千人簽署請願書,要求公司作出更多讓步。所以,Kotick遲來的道歉帶來的影響力很快被削弱,員工們的怒氣仍然很高。

對於罷工遊行,動視暴雪表示所有員工都可以當做是帶薪休假,參與遊行的員工不用擔心被報復,「我們支持員工用安全和令人尊重的方式表達觀點和擔心的權利,他們不需要擔心報復。我們知道有很多話題需要被考慮,動視暴雪的領導團隊也致力於長期改變、傾聽,並繼續創造一個安全、包容和能夠讓所有人都感到自豪的工作環境。」

「渾水摸魚」的多方角力:律所蠢蠢欲動,公司股價暴跌

不夸張的說,暴雪這場官司已經超出了所有人的控制范圍,並且引來了更多參與方「渾水摸魚」。

這件事之所以很重要,是因為動視暴雪的公司聲譽遭到了挑戰。如今,粉絲、女性受害者、員工和其他人都在把矛頭該公司,這讓動視暴雪很難招架,因為你很難在網際網路上反駁這些人。Spiketrap的分析顯示,動視暴雪事件的情緒值是6%,意味著非常的負面。

總裁離任員工罷工、粉絲變噴子,暴雪為何深陷危機?

動視暴雪CEO Bobby Kotick

同樣受到損害的還包括Kotick的影響力,他是主流遊戲公司在職時間最久的CEO,目前該公司必須盡可能的仔細、真實、誠懇和敏銳,因為有很多的對手在等著它犯更多的錯誤。動視可能會很快公布下一個《使命召喚》遊戲,但短期內很可能不會有比較好的口碑,該公司還有數千個職位空缺,如今招人會變的更難。

除了以上提到的參與方之外,還有更多勢力加入了此次事件的話語權爭奪。比如,至少有15家律師事務所宣布「調查」動視暴雪股東可能對該公司提起的訴訟。

這些律所等待了好幾天才突然發難,因為他們必須等待該公司股價下跌才能動手。盡管該公司的股價下跌跟納斯達克股票市場的回調有關,但這也給律師事務所提供了接入股東起訴案的機會。因為這樣就可以找到憤怒的股東,讓他們覺得公司面臨的性別歧視案應該更早提醒,然後就可以針對公司提起訴訟,他們希望找到更多證據給動視暴雪抹黑。

從長線來看,這些律所不會掙到太多錢,但他們必定會嘗試。然而,在危機期間公司股價的下跌並不是玩笑,因為這會引開Kotick的注意力,而他在玩家當中由於各種原因一直不受待見。

總裁離任員工罷工、粉絲變噴子,暴雪為何深陷危機?

《魔獸世界》遊戲角色伊利丹和他的朋友們

有些人認為他太重視商業問題而忽略了遊戲開發者的創意,還有人批評他拿到太高的薪水(去年總收入1.55億美元,包括因為股價上漲帶來的分紅),但卻在特定部門大幅裁員。股市正處於震盪期,但鍋總是要CEO來背,動視暴雪還剛剛發布了財報,Kotick或許在分析師電話會中還不得不回答這件事。

比較有趣的是,動視暴雪的第三大部門:手遊發行商King(糖果傳奇開發商)並沒有傳出任何問題。這很可能是因為該公司做的遊戲是面向普通大眾,包括女性用戶在內,還可能是因為該公司有著更多元化的團隊構成,因此與動視或者暴雪的文化有很大差異。

在遊戲行業,很多公司面對危機往往會選擇做「鴕鳥」,最多也只是發布一個機械式的、沒有感情的公開聲明,然後坐等風暴過去。但這種做法是錯誤的,很多人並沒有意識到公關危機帶給公司長遠的商業影響,比如性別、年齡、種族多元化的團隊不僅僅是做個樣子,在長期來看是有商業價值的。

最終,一家公司以及領導者在危機中的應對是對領導層的終極考驗,這是個嚴肅的問題,絕非無關緊要。這件事應該以公開透明的溝通、真實誠懇的態度和富有同情心的方式處理,只是目前來看,動視暴雪的領導層犯了很多錯誤,因為什麼事都不做,本身就錯的很離譜。

營收增長月活下滑,動視暴雪的下一步怎麼走?

8月3日美股盤後,動視暴雪發布了2021財年第二季度業績。財報顯示,Q2季度中,動視暴雪的營收為22.96億美元,增長了19%,淨利潤達到8.76億美元增長51%。

總裁離任員工罷工、粉絲變噴子,暴雪為何深陷危機?

在營收等數據方面,動視暴雪仍然保持著增長勢頭,並且超出分析師的預期,但其他層面的數據出現了一定的下滑。

財報披露,Q2動視暴雪整體MAU達到4.08億,同比去年4.28億下降了4.6%。按部門劃分,動視MAU為1.27億,暴雪MAU為2600萬,King部門MAU為2.55億。

而根據Gamesindustry報導,Q2季度動視暴雪的在線訂閱淨收入下跌了8%至19.2億美元。如果按部門劃分,只有King的業績優於去年第二季度,部門收入增長15%,達到6.35億美元。而動視的營收下降超過20%,至7.89億美元,而暴雪的營收下降6%,至4.33億美元。

在財報會議上,面對連日以來的各種信息與事件,動視暴雪CEO Bobby Kotick再次作出了聲明,他表示:「公司不會容忍任何形式的歧視、騷擾與不平等待遇。」

同時,隨著前總裁J. Allen Brack離任,動視暴雪重新任命了兩位新領導人Jen Oneal和Mike Ybarra,二人都有超過30年的遊戲行業經驗,其中Oneal曾是動視暴雪旗下子公司的領導人,而Mike曾在Xbox任職多年,於2019年加入動視暴雪。

面向未來,Bobby Kotick表示:「我們仍然高度關注員工的福祉,並致力於盡一切可能確保我們的公司擁有一個熱情、支持和安全的環境,讓我們的所有團隊成員都能茁壯成長。」

高層大換血,CEO兩度作出承諾,但動視暴雪卻並沒有迎來太多好消息。

8月3日,暴雪發布了一則通知,稱原定於今年上線的重磅產品《暗黑破壞神:不朽》被推遲到了2022年,官方給出的說法是,經歷了Alpha測試後,暴雪團隊一直在調整核心和最終的遊戲功能,比如對PvP內容進行疊代,提供手柄支持等,這些改變無法在今年內實現,因此將上線時間推遲至2022上半年。

總裁離任員工罷工、粉絲變噴子,暴雪為何深陷危機?

值得一提的是,在財報會議中,新上任的高層領導Oneal表示,幾款新遊戲如《暗黑破壞神4》《守望先鋒2》項目進展順利,不過她並未透露這些產品的具體進度,僅僅表示公司正在加大力度招聘,擴大團隊人數。

新產品青黃不接,內部問題不斷,電競賽事因疫情受挫,正如開頭所言,或許現在的動視暴雪已經處在谷底,經歷著一場前所未有的大危機。

對於一家遊戲公司而言,能夠重振旗鼓東山再起的或許是一款廣受認可的遊戲產品,而動視暴雪則將寄希望在了《使命召喚》這一IP上。

在財報會議上,動視暴雪透露了兩則消息,一個是《使命召喚》新作將於今年Q4發售,另一個則是動視手遊部門正在組建團隊製作一款3A級的《使命召喚》手遊。

總裁離任員工罷工、粉絲變噴子,暴雪為何深陷危機?

據了解,全新的《使命召喚》將包含有單人戰役與多人模式,並且還將整合《戰區》,與玩家群體建立直接的聯系,實現《戰區》實質性創新。

而手遊層面,動視暴雪曾與騰訊天美共同打造過一款風靡全球,營收屢創新高的《使命召喚手遊》,這或許也成為了動視暴雪自研手遊產品的契機。

Kotick稱「我們相信移動平台與《使命召喚》的整個生態系統能夠更好的有機結合,我們已經創建了自己的內部手機工作室,並在Beenox和動視上海進行了大量的招聘工作,這些團隊共同領導著《使命召喚》系列的一個未公開的新手機項目。」

動視暴雪未來將會何去何從,除了正在進行的官司,或許就要看新遊戲在市場上的表現了。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