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瓶裝新酒——「輻射」味兒的《天外世界》

黑曜石娛樂在2019年發售的新作《天外世界》,怎麼看都是老《輻射》系列的精神續作。

至於黑島工作室與黑曜石娛樂公司的關系,想必筆者已經無需再過多贅述。這些創作了老《輻射》的天才們,用他們最熟悉的方式,構築出了這款《天外世界》,並以一種嶄新的角度,詮釋了遙遠的未來。

筆者對《天外世界》的評價,凝結成最簡單的一句話就是,有那味兒了。在筆者看來,《天外世界》仿佛是在彌補當年《輻射:新維加斯》的遺憾。

在《天外世界》的身上,流淌著最純正的CRPG血液。網狀的任務結構,多種多樣的解決方法,豐富的Build系統,讓筆者仿佛回到了遙遠的二十年前,漫步於《輻射》1、2的廢土之上。

舊瓶裝新酒——「輻射」味兒的《天外世界》

一、截然不同的「開放世界」

相信大家能很明顯地感覺出,此開放世界,與其他開放世界,是大不相同的。

在這個「開放世界」崇尚地圖廣闊、互動性強的年代,《天外世界》秉承的是故事上的自由——雖然在地圖設計上表現得較為「線型」(遊戲並不能從一開始就逛遍全圖),但整個世界的劇情由我來決定,玩家所扮演的,正是玩家自己。

遊戲中的每個人物,每個任務都是有血有肉的。多個分支,多重結局,一環扣一環的任務設計,讓玩家能夠享受到抽絲剝繭的樂趣。

玩家可以用口才技能,在不付諸暴力的情況下解決任務;也可以用開鎖技能,找到一些「旁門左道」;更可以直接掏槍,亂殺一氣。相較於育碧式的空洞沙盒,這種每個任務都至少有二至三種解決方法和結果的模式,更稱得上是「開放」。

當劇情中真正的抉擇來臨時,玩家才會發現,兩權相害取其輕,終究只是說得輕巧。

舊瓶裝新酒——「輻射」味兒的《天外世界》

二、茫茫宇宙下赤裸的人性

《輻射》這個系列,用無數的故事,無數的角色,將「戰爭」這件既復雜又簡單的事情,反復拆解,反復深化。戰爭的殘酷不言而喻,但在這殘酷的戰爭中,人性的光輝卻也仍舊在斷斷續續地閃爍著。

從坐火箭飛天的僵屍,到有著不可告人目的的避難所,再到大山脈的機器人思想體,黑色幽默與荒誕色彩充斥在遊戲的各個角落。在會心一笑過後,引發的是對「戰爭」與「科學」的思考。

漫天的輻射塵席捲整片廢土,廢土之上,變異的不只是動植物,還有人類的心靈與思想。

而與《輻射》系列的反戰思想不同,在《天外世界》里,黑曜石將槍口對准了資本主義。

殖民,壓迫,剝削,利益,這些沉重而血淋淋的內容,被黑曜石以一種戲謔的方式展現出來。熟悉的辛辣諷刺,熟悉的黑色幽默。

無數次想像過的,遙遠的太空時代究竟會是什麼樣子,《天外世界》給出了一個另類而殘酷的答案——極致的資本主義,以及資本主義背後極致的愚蠢。即使已經步入浩瀚無垠的太空,人們眼中的東西還是如此渺小。

在資本主義下苟延殘喘的人性,大多骯髒至極。但也總有些許,仍舊閃爍著寶石般的光輝,令人回味無窮。

無論是以奇葩理由用女兒的死訊騙取保險金的拜金父母,還是滿口豪言壯語,實則已經淪為資本走狗的表面兄弟,荒唐喜劇的外表下是人性的醜陋與悲哀。

但帕爾瓦蒂與君蕾的笨拙愛情;迷茫牧師與宇宙、自我的和解;尼奧卡對戰友深切的緬懷;最後一戰時隊友的信任與追隨,又代表著人性的溫暖。

與其他遊戲二極體的正邪對立不同,黑白在這里混合成灰色,沒有絕對的錯誤,也沒有絕對的正確。

舊瓶裝新酒——「輻射」味兒的《天外世界》

三、令人遺憾的畫面表現與一脈相承的戰鬥系統

《天外世界》作為一款2019年的遊戲,其畫面實在是讓人吹不起來。

整個遊戲有著怪異的濾鏡和色調,明亮的場景很少,大多是灰暗的,亮度不夠產生的眩暈感尤其嚴重。

更重要的是,遊戲的優化很差!雖然筆者的電腦也很菜(GTX960),但在最低特效下也維持不了60FPS,以這個畫面效果來說,實在不能說是優化很好。

這個一脈相承,是指和《輻射:新維加斯》一樣,缺乏打擊感。遊戲的武器種類遠沒有《輻射:新維加斯》那麼多,使用近戰武器就像在玩《上古卷軸》,遠程武器就那麼幾種,射擊手感略顯僵硬。

好在遊戲的build系統還算多樣,也能玩出一些花樣來。

四、小細節上的遊戲文化

提起《輻射》,你首先會想到什麼?相信不少玩家的答案都會是「嗶嗶小子」,或者是那慵懶的爵士樂。那麼提起《天外世界》,筆者首先想到的則是那個腦袋是月球的滑稽形象,還有那句經典的「盡在太空人之選」。

這些圖騰式的小細節,恰恰是遊戲文化的一部分。它讓塑造出來的世界更加鮮活,更加豐滿。在《天外世界》里,不乏這樣的小細節。

小到在售貨機購買完畢之後響起的音樂;小到飛船的名字「沒譜」,都無不透露著特有的詼諧幽默。

舊瓶裝新酒——「輻射」味兒的《天外世界》

總的來說,《天外世界》雖然有著各種各樣的缺點,但瑕不掩瑜。在《天外世界》的身上,有著厚厚的黑島《輻射》的影子。對於像筆者這樣的玩家來說,玩的就是這麼一股味兒。

可惜的是,遊戲的流程並不長,且有種虎頭蛇尾的感覺。

開頭水岸鎮的任務令人難忘,君王星的網狀任務線令人著迷,可到了諾大的拜占庭,卻只有幾個任務就匆匆結束整個遊戲,實在是令人意難平。

而最大的遺憾,就是《天外世界》沒有像《輻射:新維加斯》里那樣的電台。在茫茫太空中,雖然有同伴在你身旁嘮閒嗑兒,但也會有那種,想獨自一人在行星的荒野上聽聽電台的時候。

如果能在君王星的酒吧里,聽一首經典的《Johnny Guitar》,那才是真正的「味兒對了」。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