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鋼琴師》人生大冒險其一:每個人的「維吉尼亞號」

引言

許久沒有寫過影評了,但最近,在重新看完《海上鋼琴師》並與幾位友人探討了影片的劇情之後,卻無論如何想要將自己的感想寫出來。一方面,自然是因為自己的生活中發生了一些事情;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海上鋼琴師》這種將一系列復雜而矛盾的觀點融合在一個奇妙故事中的敘事方法總會讓我沉浸其中,無法自拔,一如《少年π》。

《海上鋼琴師》人生大冒險其一:每個人的「維吉尼亞號」

如果說繪本可以讓孩子站在安全的距離練習自己的情緒,那麼藝術就是讓成年人在安全的距離反思自己的生活。就像羅伯特·麥基在《故事》一書中寫的那樣「在生活中,體驗需通過事後的反思變得有意義;而在藝術里,體驗在其發生的一瞬間馬上就會具有意義。」

《海上鋼琴師》的敘事邏輯看似復雜,現實中穿插著回憶,回憶又推動現實劇情的發展,但從立意來說,其實可以簡單拆分成三條相對清晰的敘事線:

  • 以1900為主角,以「1900是否下船」為主要矛盾沖突的故事線敘事;
  • 以Max的回憶和旁白為核心,以船上眾生群像為輔助的時代背景敘事;
  • 以Max和1900的友誼以及周圍人善意互動為核心的情感紐帶敘事。
  • 這三條敘事線相互影響、環環相扣,並各自遵循差異化的敘事邏輯,但正是這種復雜的敘事邏輯,才讓讓觀眾感受到這並不只是一個具體個人的傳奇故事,這是我們的生活。

    第一部分:故事線敘事——每個人的「維吉尼亞號」

    1900,本片的主角,一個極富魅力的角色,一個閃耀著人性的光輝卻也背負著人類深沉無奈的角色,一個悲傷而又惹人憐愛的角色。

    《海上鋼琴師》人生大冒險其一:每個人的「維吉尼亞號」

    1900這個人物無疑是獨特的,他從出生起便待在船上,從未踏足過陸地,他不明白陸地上的規則,也不在乎。他從未接受過正規的學習卻擁有天才般的鋼琴天賦,他不需要事先譜曲就可以將所見所想變成樂曲從指間流出。

    鋼琴是1900與外部世界最重要的連接渠道,他通過鋼琴結識朋友,通過鋼琴維持生活,通過鋼琴贏得尊重,通過鋼琴表達他的一切喜怒哀樂。因為沒有下過船,1900以為媽媽是一種馬的名字;因為沒有下過船,1900時常會表現出一種與年紀不符的孩子般的天真;因為沒有下過船,1900的世界出奇的簡單。

    但1900又是一個具有普遍性的人物,他有夢想,也會感到害怕,時而善良、幽默,時而強硬、不羈,時而孤獨、偏執,時而脆弱、不安;他會渴望愛情,但卻沒有表達的勇氣;他從不對他人報有惡意,但面對露骨的挑釁,也會勇敢的反擊。沒錯,他就像我們身邊一個普通的朋友,甚至,就像我們自己。

    《海上鋼琴師》人生大冒險其一:每個人的「維吉尼亞號」

    影片的故事線敘事是圍繞著「1900是否會選擇下船」來展開的,1900是一個被動主人公的典型,他被外在的事件和人物所推動,而當他在內心追求欲望時,則與其自身性格的方方面面發生沖突。

    而在這樣一個看似獨特的個體內心的矛盾沖突中,我們每個人卻又可以輕易找到自己的影子。因為導演通過1900這個人物所表現的,實際上是一個普遍性的矛盾——人應該如何在看似無盡的人生選擇中找到屬於自己的生活。

    在故事線敘事的最後,當麥克斯找到1900的時候,1900向這位摯友講述了自己沒有選擇下船的原因,這段對話既是1900這個人物悲劇性格的展現,也是導演借1900之口向觀眾傳達的思想。

    下面,我會按照自己的理解對1900所說的話進行翻譯,可能不同於目前網上任何一種翻譯版本,但我覺得這才是導演真正想要表達的意思。

    那麼哪個人的「琴鍵」不是有限的呢?

    演奏鋼琴是1900所擁有的最重要的東西,所以他用鋼琴來比喻。我們當然不只擁有鋼琴,我們通過愛好和社交技能結識朋友,通過知識和工作能力維持生活,通過人格魅力贏得尊重,通過我們掌握的各種溝通方式來表達喜怒哀樂,「愛好」、「社交技能」、「知識」、「工作能力」、「人格魅力」、「溝通方式」這一切都是我們所擁有的「88個琴鍵」。我們所擁有的或多或少,但終究是有限的,我們每個人不都在用自己「有限的琴鍵」去創造著屬於自己的無限的生活方式嗎?

    《海上鋼琴師》人生大冒險其一:每個人的「維吉尼亞號」

    當然會,畢竟我們只是凡人。

    我們在人生的道路上會不停的做著各種各樣的選擇,或大或小,每一個選擇都會或多或少的影響我們未來的生活。對於普通人來說,「是否下船」似乎是一個無需太多考慮的選擇。但對於從出生起就一直待在船上的1900來說,離開維吉尼亞號,意味著生活中的一切都要發生巨變——要離開自己熟悉的生活環境,調整早已習慣的生活節奏,重新建立人際關系,甚至連走路的方式都要改變。

    《海上鋼琴師》人生大冒險其一:每個人的「維吉尼亞號」

    我們自己的生活中,不也有類似的抉擇嗎?是否要辭掉看似安穩的工作去創業?是否要為了家庭和孩子放棄過於忙碌但高收入的職業?是否要離開親人去異國他鄉生活?是否要和一個人結合並融入他/她的家族?是否要結束一段感情甚至婚姻?

    當每一次重大的抉擇來臨時,我們也會疑慮重重,也會恐懼甚至崩潰,因為我們不知道自己的選擇是否一定正確,我們也不可能事先把生活中所有的可能性都嘗試一遍,再選擇去過一種自己想要的生活。這難道不是我們每個人的困惑嗎?

    聽起來很悲傷不是麼?

    可如果我們把維吉尼亞號往返於大西洋兩岸的航程,看做任何一個人人生的某一個階段的話,誰的身邊不也就是2000人呢?少數的人留下,而多數,匆匆而過。

    每個人其實都像1900一樣,在生命的每個階段與懷著類似夢想的人一起,用有限的琴鍵,演奏著無盡的音樂,在一段生命旅程過後總會遇到類似的抉擇:是繼續維持這樣熟悉且穩定的生活,還是選擇走上陸地開始一種全新但卻無法確定的生活。

    每個人不都生活在自己的維吉尼亞號上嗎?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