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封面原圖來自@米自閉琪羅

大家好,又是相隔許久的見面。首先感謝小夥伴的支持,最近應其他小夥伴的建議,做了兩期《只狼》的視頻,此處把文案貼出來方便各位閱讀。

上集視頻

下集視頻

這次的視頻,我們先從《只狼》里的宗教元素說起,為了不至於讓大家感到乏味,本期還有一個重磅話題——噬神。我是不是該賦詩一首:源之水上居小神,山林草木皆養靈,神龍到此歸無期,丈巴葦名弦上人。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只狼》里充滿了對佛教元素的各種展示,這包括當地的佛教場所:仙峰寺,菩薩嶺,以及圍繞佛的各種角色和物品。

在歷史上,佛教是從中國經過朝鮮傳入日本的,時間大概是在公元6世紀左右。公元七至九世紀,唐代的佛教迎來了「黃金時代」,中日建立的遣唐使制度,為日本帶來了佛教修行和學術的新發展。在中國發展起來的許多佛教宗派也傳入日本建立。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平安時代前期,即公元804 年,空海僧人曾到我們中國取經。他在中國學習佛教密宗,兩年後返回日本,建立了真言宗(密宗的一種),目前,真言宗仍然是日本最大的佛教流派之一。有熟悉密宗的玩家認為,《只狼》里的仙峰寺可能是真言寺,或者至少,他們信奉的是密宗宗派。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在仙峰寺正殿【千手觀音佛像】對面擺放的這把金剛鈴,正是我們進入【幻境】尋找不死斬的關鍵道具。金剛鈴是密宗的法器之一,代表陰柔的女性。鈴聲有如溫婉女性的撫慰,修行者用鈴聲召喚本尊,完成後再將本尊送回。這倒是很貼合我們遊玩時的設定:死去的變若神子原本都是女孩子,狼用鈴聲召喚她們的亡魂,於是才找到了不死斬的下落。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日本寺廟的僧人一直是政治和軍事的主要力量,特別是在戰國時期,戰事頻繁,僧人組成的士兵和智囊團,更是一股強大的軍事支援力量。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遊戲跟現實也一樣。我們看到物品【哼哈二將糖】描述說,仙峰寺為了紀念護國勇士們,才將這種糖普及到葦名國。顯然,僧人和葦名的軍隊結盟,並為他們提供各種戰鬥上的幫助。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佛教信仰曾經在葦名這個地區十分流行,我們在菩薩谷看到的這些或殘破或傾倒的菩薩雕像,如今看起來依然巍巍壯觀,就像我們這些後代,從現存的敦煌莫高窟、麥積山石窟等古跡看到的大唐盛世和佛教盛極一時的繁華一樣。雕鑿在菩薩谷兩側的女菩薩的佛像,是葦名國當時佛教徒的虔誠的見證。這也表明了當時佛教給經常處於戰亂的葦名國帶來了精神上的依託。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在佛教信仰之外,葦名最古老的宗教信仰是神道教信仰,兩者似乎在民眾之間共存了一段時段。

先說說神道教的概念吧,神道教以信仰「kami」而著稱,kami的意思是「存在於萬物中的神靈」。由於這種相信神存在於自然界的所有事物中的信念——如山、樹、瀑布等等——神道教也被歸類為一種崇拜自然的宗教。我要講的白蛇信仰以及源之水的信仰,都是神道教信仰的范疇。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神道教最早的神社是用特殊繩索和白紙條標記的聖地,後來才引入了鳥居等元素。 「入口鳥居」不僅是神社(神界)入口的代表,也是代表人類世界結束和眾神世界開始的分界線。我們通過葦名之底前往源之宮的入口就有這麼一座「鳥居」,這代表了我們要離開葦名走向神明的管轄區域了。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紅色是太陽和生命的代表,也有避災辟邪之說,這也是整個源之宮的主題色。我們在源之宮的水生府邸看到屋頂瓦片上,有一個旋轉逗號的圖案,初看這些符號似曾相識,這不就是我們的陰陽八卦符號嘛。

但是,這是神道教的符號「Tomoe 」,和遊戲中淤加美一族的成員「巴」同名。這種旋轉的逗號代表了天、地、冥三界。那麼,給巴起這麼一個符號性的名字,是不是想告訴我們巴在整個遊戲事件中的重要性?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我們在白蛇神社和墜落之谷會看到很多繩子的元素,這種繩索的大小和直徑可能有很大差異,有些只是幾根線,而有些又大又厚,甚至重達 200多 公斤!繩子通常裝飾有白色的鋸齒狀剪紙,通常被用來標記神域的邊界,據說可以抵禦邪惡的幽靈。

其實,讓我感到奇怪的是在源之宮有一座佛教的五重塔,現在已經廢棄了。五重塔共五層,從上往下數層數,每層分別代表:天,風,火,水,土。是佛教宇宙里的五行元素。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如果從遊戲的劇情推測的話,也可能是在源之宮擴建的過程中,當時的建築師融入了民間興起的佛教建築風格,於是設計成了這座五重塔。

我們在橋下山谷第一次遇到的無雙大蛇被尊稱為土地神,我們知道,葦名國以前有豐富的礦產資源,這也是他們主要的收入來源。當時的人肯定認為這是拜土地神所賜,民眾都是感恩戴德的,誰賜給他們珍貴的物品,誰保佑他們平安,他們自然而然會崇拜誰,土地神靈能贈予這麼豐富的物產資源,被當地奉為神明不足為奇。那麼在一定的時間向土地神獻祭貢品,也就更更不足為奇了,這是喜愛它的民眾對它愛的回報啊: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我們第一次和大蛇遭遇,不得不躲藏在一頂轎子里面。這頂轎子和我們去源之宮時所「搭乘」的轎子應該都具有一樣的功能:都是放置活祭品的容器 。而這些祭品應該都是符合出嫁資格的女子。【葦名藥材抄錄紙片】的描述說:「對墜落之谷的人來說,那種深谷才配得上白蛇的神轎,嫁入深谷中的白蛇腹中吧。」這佐證了轎子確實是用來奉上貢品的媒介。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那麼大蛇為什麼會出現在裂縫洞窟呢,它是自然生長的物種嗎?這里有巨大的菩薩雕像,有源之水在這里沉積,獅子猿就在此居住,並且感染源之水變成了【附蟲者】,蛇洞就臨近獅子猿。

有詩曰:深山洞窟長蟲居,不死猿猴拜源水,兩排菩薩迎裂谷,不及只狼一刀枯。關於白蛇的身世,我在後面會提到兩個不同向的推測。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先給各位說說第一個推測:白蛇可能是來自仙鄉逃難的小神明。第二個推測我在後面會揭曉,因為這個推測牽扯了一個核心的劇情要素和謎題的揭秘。

我們第一次見過白蛇之後,已經能確定葦名確實生活著神靈。而且作為葦名本土信仰的白蛇信仰曾經也和源之水的信仰一樣,在葦名國的河谷地帶很盛行,當然白蛇神社的存在也說明了這一點。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在白蛇洞窟拿到【干柿子】的時候,我們看到這尊菩薩像(菩薩像的獨像可在舊寺廟那里看到)和環繞她周圍的蛇這兩個被崇拜物看起來有一種融洽的關系,這是否說明佛教和神道教信仰,這兩者有過一段時間的非對立蜜月期?但是干柿子的描述文字說,這是墜落之谷的人們尊崇的白蛇神的心包。墜落之谷的人,不是那淤加美一族的後裔嗎?這些人的同胞也出現在葦名城,墜落之谷的鑰匙還在我們手里,這是否說明,以前的某個時候,蛇信仰和菩薩信仰的信徒們,在葦名有過交流並且約定互相幫忙?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回到菩薩像和蛇雕的話題,之前經過鐵炮要塞的時候我們在這個祠堂里也遇到了相同的佛像,對比發現,菩薩的形象沒有任何變化,但是我們注意白蛇的形象是有變化的——它被雕刻成一隻已經垂死干癟的蛇(蛇皮?),張大的嘴巴是死亡前的跡象,而它的頭也伏在菩薩的左手心。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不同的地點兩尊相同的佛像不同的蛇神形象,是不是說明墜落之谷的信眾在紀念一隻死去的大蛇?

這里曾經生活著兩只蛇,這只蛇的死亡,即蛇的衰弱,深究這種變化帶來的象徵意義,或許這代表了葦名國的神道教信仰也慢慢衰落了,並與佛教信仰開始割裂開來。這種割裂的變化可能意味著當時發生了某個事件,例如出現了新的宗教派別,或者某個重要的宗教人物的思想發生了轉變。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注葦名國眾對源之水的崇拜,應該是在遠古時代就已經開始了。這些從源頭流向葦名大地深處的水流,將它們的治療功效入了當地的草木植物。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生長在葦名的葫蘆天生具有多種屬性,湧出的藥水可以治療多種傷痛和疾病,許多可以減輕燒傷、毒素累積和恐怖累加的葫蘆生長在葦名不同土質的土地上。這些藥用葫蘆似乎永遠不會乾涸,神醫的弟子永真還通過研究藥水葫蘆找到了寶葫蘆不斷湧出的秘密:葫蘆種子。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源頭水域生長的特殊草木植物,讓這片土地上的人們能夠開發自己獨特的藥物,他們的秘藥代代相傳,自古以來就與他們的生產生活和遭遇的戰亂息息相關。

葦名國的柿子樹長出來的柿子也具有傷害回復效果,更重要的是,這種柿子可能與良好的水源有關,不僅營養十足,而且能化為血肉,而血肉能造出米來。所以,這種柿子肯定是常年陷入戰亂的葦名國的戰士出征抵禦侵略者時必備的良藥,也是農夫們耕種土地、早出晚歸必帶的神奇干糧。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我們在水生村也看到,這一帶都生長著許多柿子樹,連家家戶戶門前空地都種植著柿子樹,門口屋里的背簍里都裝滿了豐收的柿子。這說明,柿子和稻米一樣,成為了村民的生活已經離不開的糧食。不管是冬天吃還是做成柿餅儲藏到春天吃,這兩個季節都是吃柿子的最佳時節,喜歡吃柿子的小夥伴應該都知曉。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葦名酒更是用源頭水釀造的流行款待酒,葦名一心晚年就曾回憶這種酒為他和葦名眾的軍旅生涯增添的歡樂。

抵禦入侵、增強士兵們的戰鬥力都離不開武學的研究。我們從【登鯉】和【下鯉】這兩個劍術招式的描述中發現,葦名國的劍術中有不少和源之水流有很深淵源的劍技。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當源之水的神聖在每個人的血管中流動的時候,這種對神的崇拜就自然而然地發生了。祭祀源之水的活動以及和源之水相關的活動在葦名國日漸興盛起來。

在葦名的一系列祭祀活動中,我們發現了一些和源之水相關的氣球——招財水生氣球的描述里有段文字說,「對葦名眾來說,源之水本身就是參拜的對象。」我們似乎可以想像一下這樣的場景,早先,參拜的儀式很簡陋。在葦名人在日常生活中,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在堂前供奉一碗水,進行參拜,或者跪在一條源之水的分流,進行參拜,也算是一種祈福儀式。

為了滿足不同人的祈求願望,這些水生氣球里面除裝著源之水之外,通常一些擁有特殊含義的物品也被放置在里面。比如,哀悼已故的親人故友時,里面放的是紙人,想要獲得更多的財富也可以放生一個黃色的水生氣球給自己加加運氣;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據說最原始的【鎮魂水生氣球】,水生的神官(村長?)把它打破叩拜的話,可以起到鎮魂的作用。但水生氣球的最初版本為什麼是為了鎮魂效果?可能是因為水生村多死者,神官便用此來鎮壓鬼魂。

後來葦名人根據水生人的這一習俗改進成了更多版本,更具有特色祈願功能的水生氣球走進了人們的視野中:使用源之水的抄紙,可以把水中的神力含在紙里,具有驅除怨靈的庇護作用,這在戰亂不斷的葦名國這種多有冤死鬼的地方,應該特別實用。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看來,具有神性的源之水,被葦名眾們想著花樣去膜拜,並索求回贈。這也體現了這些和源之水相關的活動,已經深植在他們的日常生活里了。而且,在葦名遺存的這些祭祀儀式中,並沒有見到有任何崇拜神龍的跡象。可能也正說明,源之水能治癒傷痛的神性,以及生長流域附近的植物果實具有的神性,早先和神龍並沒有多大的關系,在這些習俗盛行的時候神龍還不知道在何地徘徊造孽呢。

淤加美一族在某個時間得知了葦名國存在仙鄉,於是通過艱辛的努力終於來到了這里。來到仙鄉之後,這些可能曾經美貌的女子,受到了源之宮的熱情款待。她們最先住在距離源之宮宮殿不遠處的水生宅邸。水生宅邸的土著有祭司和巫女,以及少數的幫傭。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從葦名城來的商人經常駐留在水生宅邸附近的橋頭,為這里帶來名目繁多的日用品,並把仙宮的一些祭祀習俗和物品散播到葦名國其他角落。淤加美一族擁有強大的力量,她們此行的真實目的就是為了探求源之水的神力,並打算紮根生活在這塊被神祝福的土地上。我們可以根據現在殘存的遺跡想像一下,當時的這里並非到處是被毀壞而沉沒的建築,被折斷而腐壞的櫻花樹。如果那時我們去了源之宮肯定也會和她們一樣,感嘆當初源之宮的壯美和宏大。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淤加美門】的存在,可能是淤加美一族為了紀念自己終於如願來到仙鄉,或者是為了證明只有像她們這樣不畏艱難的民族才配生活在源之水的源頭,才設計的。

這個門的建築風格和源之宮的建築風格整體一致,應該是在她們來之前就修建好的,她們只是簡單更換了一塊心的匾額。半崖上殘留的橋梁墩子和山崖底下橫七豎八散落的殘破走廊,都說明這里曾經有一個走廊連接了山頂的【朱橋】,從這里下去可以步行到水生宅邸,而通過架在池塘的走廊,可以很快達到賞花舞台上。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舞台往前直上山崖就是皇宮內部。我們在皇宮里面看到一幅被保留的【白木老翁】的屏風畫,這些小樹神應該就是當年在仙鄉被崇拜的小小神明之一,因為屈服於神龍才苟活至今。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噬神的物品描述是這麼說的:傳言生長在葦名分外久遠之地的草木,吸引著無名的小神明到來,這妙藥便是用這種草木提煉而成的,承蒙神明恩惠的秘藥。但是自從神龍生根在這里,小小神明們便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看來,西方而來的一條龍出現在了源之宮,並且通過自己強大的力量和占有欲,趕走了,或者從物品【噬神】的潛在涵義得知,吃掉了這些本來紮根葦名的小神明,那些屈服於神龍的小神明被留下來管理神域的周遭事務。這是一場明顯的篡奪事件。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我們在遊戲里遇到的白蛇大神,可能當時並非生活在菩薩峽谷附近。神龍來源之宮神域的時候,它們被迫從仙鄉逃走,順著源之水的水流一直漂流到了墜落之谷,並定居了下來。墜落之谷的淤加美一族的後裔崇拜白蛇大神,就像《黑魂1》【貪婪銀戒指】所說,蛇是不完美的龍,是成不了龍的物種。淤加美一族占據了源之宮開始膜拜神龍,她們的後裔們占據了墜落之谷崇拜起了白蛇,這似乎達到了遊戲里對於追逐信仰者的平衡。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神龍到來之後,便有了龍的崇拜。之前對源之水的祭祀儀式,已經變成了供奉神龍的儀式。紙人漂流的祭祀儀式說明,信徒需要用一把叫【奉魂】的短刀削出一個代表自己的紙人,放入源之水隨波逐流,用以供奉神龍。

按照奉魂的字面意思理解,虔誠的神龍崇拜者向神龍獻上的應該是自己的靈魂。這也說明,這只神龍需要汲取周圍人的精氣以回復自己的舊傷。

神龍占據了源之宮之後,淤加美一族和小神明【白木老翁】,都臣服於它的神威之下。這個時候仙鄉和葦名國的貿易往來還沒有斷絕,我們從破戒僧掉落的物品【龍之符契】的描述看到,商人也有身份地位之分,龍等級者是皇宮認可的至高商人,可見這個時候神龍的權力所及之處,已經改變了源之宮里居民的生活。

在水生宅邸和霧隱貴人的寺廟里,我們都看到了相同的屏風畫,畫里有一條龍翻江倒海,這應該就是紀念了某次神龍顯威。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鯉魚躍龍門】的傳說故事,大家應該從小就知道。傳說生活在黃河里的鯉魚只要努力,堅持跳過龍門,就會化身成龍。這很像長途跋涉,不畏艱險來到仙鄉的淤加美一族,她們就只差一步變成神龍了。

生活在源之宮池塘里的大鯉魚,因為沾染了神力也具有長生不死之身,自然成了淤加美一族崇拜的對象,她們希望有一天能像神龍一樣不朽,但是這種不朽的願望得先成為大鯉魚開始。

淤加美一族是母系氏族社會,女性多是女武士出身,能征善戰,眼力好使,箭術高超,當然,這種良好的基因也遺傳給了墜落之谷的蛇眼後代和其他後代們。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這一族人,秉持女主外、男主內的傳統,所以家務事,雜七雜八的小事,基本都有男性操持;淤加美女武士她們則善武也善舞。

龍到來並占據了神域的櫻花樹之後,為了向這里的居民展示它的力量,向她們傳授了雷電的力量。我們在賞櫻舞台看到的這兩個浮雕,一個是龍的,一個是鳳凰的圖案。龍代表誰自不用說。鳳凰的圖案,包括我們在源之宮其他地方看到的鳳凰圖案,其實就代表的淤加美一族,她們像鳳凰一樣,具有忠誠、智慧,仁慈的女性之美。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但是不知道什麼原因,事情並不如預料的那樣發展。原本一片祥和的生活因為某些人的私慾作祟變得扭曲了,這一私慾其中一件代表事件,就是宮里發生了一場政變,最終導致了源之宮大部分建築被毀,池塘的水開始溢滿,並淹沒了大部分被毀的建築。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其二就是,神龍那邊身體有了變化,帶來了自然災變:原本在凌霄神域之上本沒有龍,現在神龍從天而降,紮根在古老的櫻花樹上。神龍所到之處,雷電隨之而來。龍和樹合二為一,它開始吸取樹的生命力,所以櫻花樹枯萎了 ,源之水也受到了污染。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我剛才講到祭祀神龍的一個儀式,人的精氣化作靈氣飄盪在源之水之上,我相信這個儀式深層次的含義是「人把自己的靈魂通過源之水獻給這只吸取生命力的神龍」。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我們在剛才討論白蛇大神的時候探討過的【仙轎】,水生村附近也有一架。在水生村源之香的祭祀地點,我們在祭壇上可以找到很多結宿之石,這些石頭是常年飲用源之水的人體內積存的結晶。大家是不是又想到了白龍希斯?我們先回到《只狼》里。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我們在淤加美一族的古書【香花手記】上已經知道,源之香的關鍵就是源之水,在源之水濃厚積存之地的水源才能產生這種帶有源之香氣的礦物質。而水生村的池塘、獅子猿的飲水之處都有這種濃厚的源之水。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上轎的資格就是根據【新娘】體內的結宿之石來選擇的。源之水的精華在她們身上結晶,然後通過這種【類似於婚嫁的方式】又歸還給了它,這是一種獻祭活祭品的祭祀儀式。

早些年水源還沒有被污染,這種祭祀儀式還算能容忍。但是隨著水源被神龍污染,這些濃厚的水有了畸變的作用,水生村的神官就是利用村民來結宿這種結晶石,用來調制出純度能接近【京城水】的神水。但是差了十萬八千里,一直未能如願以償。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那些嫁到源之宮的新娘們,現在需要喝下【京城水】才能變成真正的宮廷貴族。水生村的神官喝過我們送去的【京城水】之後,變成了紅衣的貴族,這種【京城水】應該是一種入伙儀式,一般不會輕易託付給人。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龍胤之子丈和淤加美一族的美少女巴應該就是在這場沖突中逃出來的,巴應該曾經是丈的女護衛。丈逃出來的時候,還折了一枝仙鄉的櫻樹花,他把花栽培在葦名國用來表達思鄉之情。我們在葦名城看到上面這幅古戰掛畫,畫中女子我更覺得像是巴一族未被神龍轉化前的人,她們的模樣還算俏美,葦名一心就曾感嘆於巴舞姿的曼妙和奪人的魅惑。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從【輕舟渡】的劍技描述我們推測,巴和丈應該是一起乘船從仙鄉漂流下來到達葦名的。在九郎找到的一些文獻資料中我們知道,巴後來成了丈的伴侶,並投身葦名一心的門下,作為弦一郎老師的身份生活直至去世。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輕舟渡】劍技描述上特別提到【輕舟渡】雖然是葦名流的劍術,卻仍然是由外來者傳授的技能。我們知道巴是異國劍客,加上我們在仙鄉已經見識過同樣施展這個劍術的舞女們,可見巴向葦名國傳授了很多來自源之宮的劍術技藝。葦名還有個叫龍閃的招式,很像在BOSS戰中神龍使出的招術,那這個招術是不是又從巴那邊學來的呢?因為異端身份不被承認,所以老師的技能變成了徒弟的創造,說來也不是不可能的。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歷經千險,他們兩個總算是逃出來了,但其他宮廷的居民不管是被迫皈依還是心甘情願,總之變成了我們看到的,現在的模樣。但是我猜測,這個過程應該不是轉眼間發生的,我們從鯉魚飼養員被貴族欺騙淪為奴隸來判斷,所有住在源之宮的人都沒有立即接受這個過程。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源之宮的人類和非人類一定已經共存了一段時間。那位鯉魚飼養員以前應該是這里的祭祀長或者擔任某種重要職務,他的兩個女兒沒有接受轉化,終究還是人。如果這兩個婆婆沒有選擇神龍賦予的長生不老的話,我們從老婦人的年紀推斷,神龍來此估計也就七八十年。

被神龍轉化後的貴族能吸取人的精力,他們的這種能力被創造出來顯然是為了奪回神龍失去的力量。解決基本的生存問題是一部分貴族首先關心的,我們在源之宮皇宮里看到貴族們聚眾正在吸食女舞者生命力的場面,堆積在屋里各個角落數量驚人的舞者面具更是讓我明白了這一點。震撼心靈的同族相殘就發生在眼前,而且持續了許多年。相反,一水之隔,那些住在水生宅邸的貴族們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就在這個時候,葦名國迎來了一場慘烈的護國戰爭,因為一部分淤加美女武士跟隨巴和丈的腳步也來到了葦名城外,但是她們被葦名眾的勇者們擊潰了,徹底敗下陣來後她們似乎陷入了無處可去的境地。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當然,葦名付出的代價也是巨大的,眾多精英損失殆盡,國力也日漸衰落。

我們從一些降靈物品的描述中知道,葦名在這場護國戰爭中傷亡慘重,有一些愛國勇士為了抵抗入侵的宮中貴族,不惜服用仙峰寺研發的禁藥【如夜叉戮糖】,這些藥物雖然能夠大大增強他們的生命力和戰鬥力,但是降靈是人難以承受的行為,特別是凶惡的鬼靈更容易侵蝕普通人的意志力。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有些人轉變成了凶暴的惡靈被處決鎮壓,有些人知道自己已經發瘋,為人的意志力告訴他不能為禍自己國家,於是獨自走入森林里……

忍者道具「銹丸」的描述說,「此刀,刀身帶毒,能侵蝕對方的身體,並讓對方陷入中毒狀態,據說,這種刀被用在遠古戰事中,擊退了超乎常人的淤加美一族的女武士。」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女武士像幽靈一樣在森林中漫遊,回去的路又被【霧影貴人】施展的幻術堵死了。女武士在這片土地上徘徊,最終躲進了墜落之谷的鐵炮要塞。她們的後代們像一些不甘願消亡的民族一樣,很快適應了這里的惡虐環境,利用這里豐富的鐵礦產資源,研製出新型的武器,年代久遠,似乎早已經遺忘了淤家美一族那追逐仙鄉的一場空夢。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女武士都能這麼幸運,被遺棄在葦名地牢里的龍之舞樂面具的碎片,就是這些不幸者的下場。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關於水生村被迷霧封閉的事實,我們從垂暮的僧人口中得知,村民們被迷霧貴人愚弄了,他是佛祖的敵人,創造了一個幻覺把村子封閉了。村民們忍受著永恆的乾渴和對火焰的厭惡。當然,這些村民不會死,因為他們被打死之後會從泥土中再次復活,這暗示他們很像《黑暗之魂》里的活屍。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冒煙松脂」的描述說了,燃燒松脂產生的火焰曾經是通向村子的路標,後來這些路標被毀掉了,因為村民開始厭惡火焰。我們在村口遇到的那位老和尚點燃了一堆柴火,仔細看的話會發現旁邊有一具僧人的屍體。雙手反綁的僧人和剛才在破舊寺廟看到被倒掛起來的僧人一樣,很可能是犧牲品,對於營造幻覺至關重要。

如果這具屍體曾經也在這邊的入口處被吊掛起來,並且腦袋下點燃了薰香的話,這說明除了殺死那位貴人打破幻術之外,可能還可以通過放下香爐和屍體並點燃火焰來破除幻術。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那些香爐和源之宮我們見到的香爐一樣,里面放置的應該就是我們三番五次要搜集的【結宿之石】一類的香料。

封鎖水生村的是源之宮的貴人,水生村里也有太郎兵和無首的亡魂,似乎可以推測葦名曾經出兵去追擊那些女武士,還可能打算收復他們朝聖的聖地。不過這些護國戰士們途徑水生村,就再也沒能歸來。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在我們殺死了霧隱貴人後,他身上會掉落因為常年不死而累積的死蠟瘤。這些死瘤應該是貴人轉生成【京城人】所付出的代價,也就是長生不老的副作用,應該就是變若水在身體里凝結成的排異物或者沉澱物。但是物品描述說,習俗上如果完成取瘤應該將它流入水中。既然提到按照習俗的文字說明,看來在成為京城人之後,這些人必須定期取下這種長在身體里的死蠟瘤,投入水中,讓死蠟瘤重新化為變若水。這顯然是一種能量的循環利用機制:貴人通過變若水變成京城人,通過吸取精氣轉化成神之力,再通過死蠟瘤化成源之水的變若水……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水生村的英文Mibu(valley)的意思是「水生生物」的意思,這一次的中文翻譯「水生村」倒是很貼切的符合這個村子的含義。水生村是一個有明顯劇情指向的一個地方,詭異之處很多:

  • 從背簍哥的敘述,我們知道源之水已經不是從前,現在因為神龍腐化發生了質變;
  •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 村長欺騙村民喝下變若水累積結宿之石,這導致很多無辜的村民變成了活屍;
  • 從村長房間的二樓我們發現了供奉的櫻木,他的一樓房間有一尊殘破的佛像,這說明水生以前信奉佛教,至少信奉早先的源之神之外,佛教信仰也是共存的。水生村和村長家的小路中間有一個柵欄隔開,有一個太郎兵守在旁邊,這肯定是有目的的;
  •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全村最大的一顆樹是櫻花樹,就生長在源之水旁邊,死去的村民還是按照舊有的習俗祭祀神樹。我們在村里發現了兩座祭祀用的小神龕,神龕前面擺放的酒和水池打撈上來的蛞蝓。

    蛞蝓是源之宮鯉魚的餌料,這應該也是之前舊有的習俗,這些死去的人還在按照殘存的記憶收集魚兒並供奉起來。在村邊的水池底,我們發現了很多被埋在池底的屍體,這些屍體都是被倒栽在池底的,他們穿著藍色的褲子和村里的鬼婆穿的衣服顏色一致,應該是村民,這些屍體身上爬滿了蛞蝓。看來蛞蝓現在主要以人肉為食。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這些死去的人,是不是刻意被害死放置在這里的?

    那麼這些蛞蝓,是不是就是我們在源之宮鯉魚飼養員那里要餵給魚的餌料?如果是的話,那鯉魚飼養員是通過什麼途徑獲得這些餌料的?自從其中一個霧影貴人封鎖了村子,水生村就一直處於封閉狀態,外人進不來,村民出不去,神官如果和源之宮有聯系的話,京城水應該不難獲得,更不用費周折去自己調制,所以現在水生村應該很久沒有和源之宮有聯系了。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在我們拿到松脂的地方,出現了大量的不死村民和兩個太郎兵。這里曾經發生過嚴重的火災,原因是屋主把自己點燃並且據說燒了幾天幾夜。屋主曾經是森林獵人,也是守護村里交通的護路人員,水生村被封鎖、水源被污染之後,村民大量病死和發瘋,這讓森林獵人失去絕望而自殺。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丈和巴在葦名順利安家之後,巴有了一個兒子——弦一郎,但巴以弦一郎的師傅的身份一直呆在他的身邊。弦一郎對隱藏這種身世是否明了我們不可而知,但是他肯定對於能成為葦名一心的孫子而懷著感激。巴是異端,被葦名眾諱莫如深,如果不是葦名一心的照顧和打點,異端怎麼能安安穩穩在這里生活?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弦一郎習得巴的劍術以及卓絕的射箭技藝,並一直把弓隨身帶在身邊,以源之弓朱紅色為主題的長弓,是貼身武器,也是對母親的紀念。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但是掌握巴【打雷】的技術是另一回事。

    使用神龍的力量召喚雷電超出了一個普通人的能力。巴之一族的血統不僅說明了他為什麼能夠召喚雷電,而且還解釋了他怎麼會擁有黑色不死斬,因為是他的母親傳給他的。

    黑色的不死斬可不是一般的武器,但是作為家族的寶物傳給弦一郎是合理的。弦一郎的巴之血統也成為了他被葦名家收留為家庭成員的原因。作為巴的學生,他從小被視為一名像母親一樣的戰士,作為葦名最後的統帥,如果開誠布公地說,葦名弦一郎是一個異端的兒子,他怎麼能撐起葦名復國的大業?他的悲劇在於他的隱忍,為了葦名的明天,可以不惜一切代價。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通過丈和巴的手記我們知道,要找到【櫻龍之淚】的關鍵是找到紅色不死斬,但是,巴最後因為仙峰上人藏起了紅色不死斬最終未能如願。這段時間,巴的身邊只有黑色的不死斬,她不能眼看著丈因為斷絕龍胤而死,她想讓丈活下去。

    為了找到解救丈的新方法,巴再次回到源之宮,那是一場像狼和神龍一樣的戰鬥,我們可以想像到,這場戰鬥的慘烈:神龍身上深深的黑色傷疤被永久保留了下來,除了紅色的不死斬,不朽古龍還能被其他別的武器傷害到嗎?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是的,黑色的不死斬對神龍造成的傷害,可能傷及了龍心【伏筆1】,這導致神龍愈發的衰敗。但是,就如歷史早已經註定,雖有紅色的不死斬卻無法獲得【拜淚】,丈只有【唯有一死】這條路可選啊。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巴奪走了丈的不死龍胤之身,而龍胤的力量在葦名國徘徊尋找新的宿主。直到它最終找到了九郎。具有丈龍胤之力的巴也得到了斷絕,開始了像凡人一樣的生活,直到她的餘生結束。

    看到這里你是不是有這個疑問,誰會創造出不死斬呢?想不到的話,那麼你應該看看你找到紅色不死斬的地方。

    仙峰寺的那幫僧人,可不只是一幫花拳繡腿,他們在沒有被附蟲者感染前曾經擁有葦名國最先進的【超自然科學研究所】,並且為葦名研發出了系一列的產品,比如前面提到的哼、哈將糖,夜叉將糖,這些糖果可以讓強力的鬼魂附體到戰士的身上,大大增強他們戰鬥力。那麼,這些鬼羅剎究竟從何而來呢?此外,仙峰寺【變若神子的幻境】這種異次元空間是怎麼開啟的?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創造【不死斬】的目的一開始似乎很明確:獲得龍櫻之淚,斬斷龍胤的不死之身。但是我們從仙峰上人那里得到的【永旅經】《蟲之恩惠》篇記載,「我聽聞神龍乃是由西方故鄉而至,授予吾等蟲又是因為何故呢?」在參悟到可能這是神龍給他們安排了一項重要任務後,仙峰上人又寫下了《龍之還鄉》篇,書上記載,仙峰上人一心只盼龍之還鄉,龍胤之子飲盡冰冷的龍櫻之淚,等待龍櫻的搖籃——變若神子服下兩個蛇柿後,搖籃生命無盡頭,若皇子宿入其中,便可實現神龍前往西方之還鄉。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看來,這把刀被創造的目的可不僅僅是切斷神龍的不朽束縛,仙峰上人所期望的也並不是斬斷龍胤之力,而是藉助龍胤,讓龍胤的力量和噬神者的力量合二為一,達成龍之還鄉的目的。

    那麼黑色的不死斬呢?仙峰寺鍛造一把可以創造生命的【開門】究竟是為了什麼?我們可以推演一下,這也是我剛才劃重點埋伏筆的地方。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從剛才的經文我們知道,要將變若之子變成搖籃,需要讓她吃三次吸收源之水長出的柿子,以及白蛇的兩個心房:干柿子和鮮柿子,這都是神的髒器。這讓我不由得想到了噬神者的描述,自從龍來到這里,小小神明便消失的無影無蹤了。龍作為噬神者,已經不是第一次這麼幹了。

    那些土地神所擁有的神力,正是神龍恢復身體所需要的精力。我剛才提到,神龍身上那被人割開的傷痕含義頗深。你們不覺得很奇怪嗎?神龍是不朽的,但卻被人砍斷了胳膊,就像二次重生的狼一樣。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神龍胸口被巴砍開的傷口,那是它的心房所在的地方。我們的敘述倒回到剛才【巴】拿著黑色的不死斬和神龍戰鬥的場景,神龍深深的傷口流出血液,不死斬【開門】取不到【拜淚】,那就創造新的生命吧。

    刀所及,龍血湧出,由此誕生了兩條大蛇,我開篇說,這大蛇可能是以前生活在源之宮的小神明,這是常規推測的一部分。基於黑色的不死斬和龍之還鄉的資料,我們知道,白蛇的心髒能夠與神龍產生聯系可能不單單是因為神的力量,噬神的概念也不是那麼簡單的說就是神龍食神。噬神恰恰說的是人噬神。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變若神子吃掉蛇柿子,吃掉的是原本屬於龍的力量。

    噬神結束後的變若神子,化出了可以容納神龍之力的精華,龍胤之子取得真正的神龍之力之後,實現龍之還鄉的結局。

    我們剛才已經分析過了,仙峰上人完全有能力創造這兩把刀。但是單單一個仙峰上人和他的【超自然科學研究所】是無法做到這點的。他們要做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他們需要利用神隱擄走小孩做變若神子的實驗,又要哄騙那些遭遇神隱的家庭再次捐錢積德。最後落得人家全家都喪命在仙峰寺的悲慘結局。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至於【開門】的創造,肯定離不開丈和巴的合作。紅色不死斬和神龍直接相連,我們憑借戰鬥結尾狼獨特的提取【拜淚】的方式,可以推測這一事實。黑色不死斬創造生命的能力是由龍血所驅動的,還記得最後那場戰鬥,弦一郎在召喚出葦名一心之前已經用黑色的不死斬割傷了九郎嗎?黑色的不死斬必須依靠龍胤之子的血,才能打開黃泉之門。

    我們在【斷絕龍胤的紙片】描述中得知,丈當時已經想到需要創造一把不死斬讓自己流出血,所以丈的龍胤之血曾經被用來創造【黑色不死斬:開門】。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而巴拿著創造出來的黑色不死斬取得了神龍的血,仙峰上人依靠這些材料創造了紅色的不死斬。但是,巴和丈就像仙峰上人需要他們一樣需要仙峰上人,這個約定本來已經成立,而且即將圓滿結束,然而仙峰上人參悟附蟲者後的私心害人害己,他把紅色的不死斬藏了起來…..

    終於,有一天,不死斬重見天日了,但是那一天,變若神子已經可以成為龍胤之子的搖籃。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最終,丈和巴沒有等來拜淚和龍櫻之淚,但是他們已經決定是時候結束丈的生命了。那把黑色的不死斬,最後交給了巴的孩子,弦一郎。

    狼學講堂:葦名人的日常宗教活動和噬神事件始末

    ……感謝大家的閱讀和支持。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