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日報:沒有「YYDS」就不會說話?別讓網絡表達在狂歡中走向貧瘠

在當下的網際網路語境中,表達貧瘠愈發成為一個值得重視的問題。「讚美」只會「YYDS(永遠的神)」「絕絕子」;張口就是「get」「low」「打call」,卻想不出對應的中文是什麼;此外還有廣受追捧的「廢話文學」,「聽君一席話,如聽一席話」讓人完全不知所雲。劣質化的語言表達,顯然已成為某種「網絡病」。

北京日報:沒有「YYDS」就不會說話?別讓網絡表達在狂歡中走向貧瘠

內容愈發豐富,意義卻愈發匱乏,這種現象的產生與今天的網際網路傳播規律直接相關。以點贊排序的評論區機制,配以快速刷新的信息流,決定了要想讓自己觀點脫穎而出,就必須短、平、快。如此機制下,長文走向沒落,片段化表達成為主流。同時,為了讓觀點盡快刷出存在感,邏輯性也漸漸讓位於情緒性,語氣詞、簡寫乃至表情包成為表達的常態。再加上短視頻傳播的風靡,圖像信息的言簡意賅加速侵蝕文字的表達作用,造成表達的高度模式化。遠看網絡世界豐富多彩,近觀評論區卻千條一面。數據顯示,76.5%的受訪者感覺自己的語言越來越貧乏;有14萬人聚集在豆瓣「文字失語者互助聯盟」中,謀求「治療」。

有觀點認為,「語言的飢荒會惡化思想的貧困」。網際網路將某些粗鄙的、膚淺的、無厘頭的網絡詞語奉為圭臬,並倒逼更多的人因擔心自己落伍而選擇跟風,無疑會稀釋網絡的有效信息。事實上,當前網際網路生態中戾氣叢生、立場先行、拉踩引戰等問題,也與此有著直接的關系。君不見,你想理性討論,對方來句「呵呵」;你想看看論據,對方直言「懂的自然懂」;你細細闡述了情感,對方甩出「舔狗」「渣男」;你旁徵博引寫了回答,對方評論「屁股歪了」「夾帶私貨」……沒有優質的討論氛圍就沒有優質的內容輸出,沒有豐富的意義表達就只剩娛樂至死後的狼藉。從「洪荒之力」舊詞新義,到「人艱不拆」的縮略成語,再到「AWSL」「YYDS」的拼音簡寫,直至表情包、動態圖的泛濫成災,網絡意義的簡化、網絡語言的劣化沒有底線,我們也在經歷這個過程的同時,目睹了網絡生態一步步走向混亂。

更令人擔憂的是,網絡語言的單一、極端傾向,正在溢出網絡,對現實生活,尤其是對未成年人形成負面影響。作為網絡原住民,千禧年後出生的人已經無法離開網絡生活,但網絡用語的巨大影響力,很容易改變書面語、口語的使用習慣。就拿不文明用語來說,在縮略詞、表情包等形式的掩護下,很多極其惡毒的髒話被轉換成所謂的「梗」,靠著娛樂心態大肆傳播。很多缺乏辨別能力的中小學生也將這些網絡用語掛在嘴邊,在玩遊戲、護偶像的使用過程中內化為日常用語的習慣。以至於有媒體在某小學中調查發現,五年級一個44人的班,竟無一人從未說過髒話。「網絡病」成了現實生活中的大弊,必須引起所有人的警醒。

如何制止網絡語言的貧瘠,有人認為應當增強紙質書的閱讀,有人認為自覺減少使用網言網語。在筆者看來,加強對青少年的媒介素養教育是當務之急。媒介素養強調的是分辨和解讀信息的能力,先進的思想、正確的價值觀就是度量信息的尺子,這需要政府、學校、家庭、媒體、社會用教育傳遞。如此,方能幫助青少年形塑更好的表達,逐步推動網絡語言的淨化美化。

北京日報 評論員 鮑南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