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培機構暴雷跑路,家長找誰退費教師咋維權?

校外培訓機構暴雷後,維權到底有多難?偷偷地進行工商變更,毫無徵兆地跑路,留下的電話無人接聽……近日,北京新諾少兒英語暴雷,令維權的家長們苦不堪言。

華爾街英語高管錄音曝光,稱12億學費退費艱難

原標題:教培機構變更工商登記跑路,老闆就可免責?

作者:左雨晴

老闆跑路前毫無徵兆

對於在新諾上課的老師和家長們來說,新諾的暴雷毫無徵兆。

「在7月通知休假前,我們還在正常上課和發工資。」在新諾授課的吳雨說,「休假中有同事回校區取東西時,發現校區還在為復課進行裝修。甚至還有部分校區的老師在20日進行了培訓。」

「結果23日那天突然開了個線上會,說社保沒錢交,工資沒錢開,課也不上了。」吳雨告訴中新網,因為負責人全部宣布離職,維權老師們想走仲裁維權的時候,甚至不知道要填誰的姓名和聯系方式。

家長李女士則表示,大概一個月前,新諾還一直鼓勵家長續費買課,「現在大多數家長都被欠了1萬-3萬元的學費。」據家長微信群中統計,僅新諾通州校區就有幾百名學員的學費被拖欠,金額達上百萬元。

目前,新諾多個校區均已關閉,APP也已無法登錄,其海淀分公司正在進行簡易注銷。

提前進行了工商變更

老師家長們眼中「經營正常」的新諾,實際上已偷偷地進行了工商變更。

天眼查顯示,8月20日,北京新諾陽光國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進行了法人變更,法人代表由陽麗娟(歐陽麗娟)變更為熊長明,注冊地址由朝陽區變更為海淀區;21日,陽麗娟、吳潔婷等負責人從主要人員中退出。

教培機構暴雷跑路,家長找誰退費教師咋維權?

天眼查顯示,8月20日新諾少兒英語發生了工商變更。

在家長們看來,新諾的跑路更像是有預謀的。「如果公司經營不善可能要倒閉,負責人肯定是清楚的。這種情況下還繼續推課,簡直像詐騙一樣。」李女士認為。

有家長打聽到,新法定代表人熊長明系陽麗娟舅舅,且年事已高,很多家長都質疑他是否能履行法人責任。「我們都擔心陽麗娟正在轉移資產,聽說新諾已准備9月申請破產清算。」李女士說。

工商變更後的地址電話是假的

「工商變更後的地址是假的,電話也是假的。」一名維權家長告訴中新網,他按照變更後的地址找過去,結果是一所名叫「快樂天使國際幼兒園」的幼兒園。而中新網撥打通州校區校長歐陽邵軍留下的電話,顯示的卻是一家水果生鮮超市。

中新網注意到,8月24日,新諾少兒英語再度變更了注冊地址。有家長表示,該地址仍是虛假地址。

教培機構暴雷跑路,家長找誰退費教師咋維權?

8月24日,新諾少兒英語再次變更注冊地址。

新諾頻繁變更注冊地址,也影響了家長們的維權。「變更後的地址和提交起訴的地址不一致的話不能立案。」一些家長到新諾原注冊地朝陽相關部門進行投訴,卻被告知由於已進行工商變更,維權需到海淀區進行。

老闆不做法定代表人就可免責嗎?

針對家長們的擔憂,一名律師告訴中新網,公司因負債而被申請破產,即使更換了法定代表人,原法定代表人仍然可能承擔相應責任。因此,不會對員工和家長權益造成實質影響。

「如果機構明知自己沒有履行培訓合同的能力,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誘騙家長簽訂合同,數額達到2萬元以上的,則可能構成《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合同詐騙罪。」該律師表示。

據悉,目前在有關部門的協調下,一度「失聯」的陽麗娟終於露面,與家長進行了商討。「她就說沒錢退費,現在欠家長的全部退費有1000多萬。」李女士向中新網表示了她的疑惑,「我們剛剛交的錢都去哪兒了呢?」

盡管家長們對新諾的維權已有初步進展,然而他們對校外培訓機構的憂慮遠遠沒有結束。「如果法人變更這麼順利,申請破產這麼順利,類似機構都這樣,是不是會有越來越多的家長難以維權?在出現大量投訴的情況下,是否可限制校外培訓機構進行工商變更?」

據天眼查數據顯示,自7月26日以來,全國有超過1.4萬家企業名稱或經營范圍含「教育培訓」的企業進行了法人變更,超2000家企業進行了破產清算。

「不敢隨意給孩子報培訓班了。」一名家長表示。

針對教育培訓機構退費難現象,教育部教育督導局一級巡視員胡延品30日表示,將督促相關部門加快推進第三方資金監管,防止退費難和機構捲款跑路,對量大面廣的退費難問題,將按屬地管理原則進行督辦。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