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際網路人捨不得離開「大小周」?

什麼時候網際網路人真正明白「大小周」和996的模式已經徹底過去了?當他們拿到調整過的工資時。「誰說字節跳動沒有普調?我們這次就集體降薪近20%……」在字節跳動工作了近四年的康羽,在8月31日下午收到工資單後發現,自己的工資「夢回2018年」。

作者/沈丹陽

網際網路人捨不得離開「大小周」?

當天是公司宣布取消「大小周」制度後的第一個發薪日,關於「普調」的討論從字節跳動內網開始發酵,漸而蔓延至脈脈、朋友圈、豆瓣等社交平台,並在次日沖上了微博熱搜。

所謂「普調」,是指許多網際網路公司定期對員工工資進行集體加薪的做法,字節跳動沒有這項設計,但這一次「大小周」取消對員工加班費帶來的改變,被許多人形容為一次事實上的「普調」。

而且是下調。

「降薪」

字節跳動的「大小周」已執行超過9年。「大周」就是正常的一周雙休,而「小周」則為一周單休,大小周交替進行。換言之,公司層面推行這樣的工作制意味著每兩周便要全員加班一天。而公司會在此基礎上,按加班時間向員工額外計算薪酬。

據字節跳動員工介紹,「大周」的周六按工作日計薪,但周日如果加班,日薪是工作日的雙倍。以往的薪資是由「基本工資+大小周雙倍加班費+租房補貼等福利」組成的,其中每個月因大小周多工作的兩天,都會拿到四天的工資,如果按照每個月22個工作日來計算,大小周加班費占據了工作收入的近20%。

相對比來說,據部分字節員工介紹,公司每半年度績效考核中,表現優異者的漲薪幅度基本在30%左右,而網際網路從業者跳槽的薪資漲幅大多在20%-40%。因此,取消了「大小周」制度後,一些員工形容,這感覺就像一次「集體績效差評」和「降薪」。

然而,與員工們的抱怨相對應的,是一些外部人眼里的不解,在社交媒體上,許多評論認為員工們「有些矯情」:「又要假期,又要錢多,好事都給你們占了」、「本來就是加班費,也不知道在不滿什麼」,諸如此類的看法與字節員工的抱怨之聲此起彼伏地出現在社交媒體平台之中。

事實上,這些爭論早有預兆。6月17日,字節跳動新任CEO梁汝波在公司例行的OpenDay上公布的一項內部調查結果顯示:三分之一的人不支持取消大小周,三分之一的人支持取消。據稱,不支持取消大小周的人主要顧慮也是工資將因此大幅縮水,一位剛進入字節跳動的員工表示如果取消大小周,自己每年的損失將超過10萬元。而支持者自然是出於對平衡生活和工作的期待。

一名同樣在工作時間調整後受到影響的字節跳動員工認為,這是一件經過了一段時間鋪墊的事情,許多人今天更多是情緒化的抒發,其實都有預期。在「大小周」結束後,他已經開始把周末用在和朋友聚會以及學習自己感興趣的新東西上。

此外,取消「大小周」其實也並非波及所有人。做熱點運營的可欣幾乎沒受到影響,像她所處的崗位對工作時效要求較高,在大小周制度取消後,她周末基本都申請了加班,因此工資較之以往沒什麼變化。在內容審核崗位工作的孟超也是如此,他所處團隊的特殊工時需要內部排班輪值,因此休息時間和工資並未受到任何影響。據稱,本次影響最大的是程式設計師群體,因為他們的工資基數是最高的。

據字節跳動的員工透露,取消大小周後,如若周末有加班需求仍可以提交申請,實行初期時,公司對加班申請的審核比較嚴格,但內部已有少數部門開始放寬。

問題暴露

就在字節跳動員成為討論焦點後,一些旁觀者發出了疑問:為什麼其他取消大小周的網際網路公司好像沒這麼熱鬧?

自今年6月騰訊IEG旗下的光子工作室試點強制6點下班以來,快手、字節跳動、美團優選、Boss直聘、vivo、小鵬等網際網路公司先後宣布取消大小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和最高人民法院,也於8月25日聯合發布了10個超時加班典型案例,提示用人單位996/007工作制度是違法的。

「我們周末的雙倍工資也取消了,可能因為字節跳動實行大小周九年了,員工們習慣了加班費。像我們是去年才開始大小周的,實行了半年就取消了。」快手員工玉娟表示,與其拿周末的加班費她更願意多一些休息時間。

此外,不少其他網際網路公司的員工也表示,因為談offer時並沒有將周末加班費算入薪酬總包,所以能接受大小周取消帶來的收入減少。這也是一個重要原因。

「談offer的時候HR會把大小周雙薪作為競爭力之一拋出來,總包看得一般都是流水。」一位字節跳動員工告訴品玩,雖然網際網路從業者都知道字節跳動開出的高薪有溢價成分,但接受了offer的入職員工,便意味著默認了工資比雙休更有吸引力,今天也就要承擔更大心理落差。

相比取消大小周制度下員工或憤怒或平靜的狀態,還有很多網際網路公司還維持著原有的工作制度。

「雙休不開心的話歡迎來拼多多,讓你加班到超滿足。」在字節跳動員工抱怨收入驟減的發文下方,拼多多員工留言稱內部還維持著11116(上午11點-晚上11點-每周六天)的單休制度。

曾經被掩蓋的問題暴露,似乎所有人都不開心。

事實上,網際網路公司自野蠻生長初期便形成的加班文化,早已與產品研發、平台運營、項目周期等多年來漸趨成熟的行業競爭模式融為一體,在這個大體系下,從業者的工作量隨著競爭激烈程度加劇而不斷遞增,取消大小周制度僅僅縮減了表面上的工作時長,卻並未撼動形成加班文化的體系本身,甚至已經習慣了這種體系的個體也難以快速適應這種變化。

恢復雙休,但相對應的已有的績效和考核定製方法,以及工作管理流程等都保持原樣,就會出現問題。996結束,但並未減少工作量、團隊人力沒有增加、項目周期依舊保持不變等,也成為了壓垮網際網路打工人內心防線的最後一根稻草。

8月31日,就在康羽和同事們收到「降薪」工資的當天,公司給員工們發了份特殊的下午茶:一個園藝小禮包,里面有種子和土,可以種小番茄、生菜、貓草這類的植物。員工們能猜到這份下午茶的寓意,應該是希望他們能將目光放得更長遠,就像公司價值觀提倡的那樣「延遲滿足感」,但一些員工戲稱,這可能說明自己以後要吃土了。

而且,很多人埋了種子澆了水的盆栽盒子還在第二天早上不翼而飛。

「後來發現是被保潔阿姨當成垃圾扔掉了,因為外觀很像吃剩的酸奶。」

重估

取消「大小周」的動作發生在今天,也是一種必然。一名字節跳動員工表示,除了與勞資關系相關的一系列外部監管,他的切身感受是,網際網路公司們的增長已經整體放緩,相比於幾年前,他認為現在加班帶來的真正的增效已經減少。

這就讓習慣了快速增長,穩步升職加薪的網際網路大廠員工感到不適。這些快速而集中的變化,對他們帶來直接的沖擊。

在許多網際網路公司,很多技術崗的應屆校招生薪資一年高過一年,不少已工作兩三年的員工收入被倒掛得很厲害,「大小周」的調整讓今年可能成為老員工被應屆生倒掛工資最嚴重的一年。

「近來走的人也多了,身邊很多資歷頗深的老同事也走了,有些都工作了五六年。」

然而他們的去向也往往透露出無奈,有的選擇發展不如原公司的競爭對手,只為了超過40%的漲薪。一些希望找到不同出路的網際網路人,也發現自己面試的多個公司也同樣在執行著996/007/大小周制度。

一名網際網路大廠員工認為,這種「動盪」將並不只波及一家。

「到頭來大家會重新思考自己為什麼選擇一家公司。」他說。「像字節這樣的公司,我覺得到時候吸引力也不一定就變差。許多我認識的離開了網際網路的朋友最近也在觀望,因為很多人當初就是因為這個行業平衡不了生活和工作而離開,如果這個可以改變,那麼他們是喜歡做這些與技術和網際網路相關的事的。」

變化已經到來,沒人能逆轉,但競爭會繼續,對於網際網路公司和網際網路從業者們來說,真正重要的可能就是誰能更快調整和適應了。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