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視頻會議期間關掉攝像頭可減少Zoom疲勞

據媒體報導,一項新研究首次提供了一些經驗證據,其證明在虛擬會議中使用攝像頭會產生疲勞效應。這項研究是越來越多有關遠程工作所帶來的心理影響的研究的一部分,這種現象被稱為「Zoom疲勞」。雖然在大流行之前,視頻會議是許多人日常工作中存在的一部分但占比卻非常小。

研究:視頻會議期間關掉攝像頭可減少Zoom疲勞

資料圖

Skype、FaceTime和Zoom在2020年之前都是已經存在的。然而在疫情爆發之後,數億人突然開始把大部分時間花在網上交流上,從預約醫生、工作會議到跟家人和朋友的聚會。

來自史丹福大學的虛擬人類互動實驗室創辦主任Jeremy Bailenson曾於今年早些時候發表了一篇綜合文章,該文章就有探討了Zoom疲勞現象日益嚴重的問題。在研究了虛擬交流的心理影響20多年後,Bailenson簡明地指出了四個關鍵因素,他認為這可以解釋視頻會議讓人如此疲憊的原因。

這些因素中有幾個與總是跟出現在鏡頭前的負面影響有關。這項新研究首次提供了一些證實攝像頭在放大長時間視頻會議後的疲憊感作用的實驗證據。

來自亞利桑那大學的研究員Alison Gabriel則指出:「人們總是認為,如果你在開會時開著攝像頭就會更投入。但在鏡頭前還有很多自我表現的壓力。擁有專業背景並看起來准備好了或不讓孩子待在房間外面,這些都是壓力。」

為了探究攝像頭對虛擬會議疲勞的影響,研究人員招募了103名受試者進行了為期四周的研究。一半的人被要求在頭兩周的所有會議中關掉他們的攝像頭,然後在接下來的兩周會議中讓他們開啟攝像頭。另一半人則用另一種方式完成干預,一開始開著攝像頭,然後在接下來的兩周內關閉。

所有受試者每天都要完成一項簡短的調查以測量疲勞程度、會議參與度和持續時間。研究人員發現,不管參加了多少次會議,受試者在開著攝像頭的日子里都表現出更高程度的疲勞。有趣的是,研究人員還發現,在開著攝像頭的日子里,參與者的參與程度會降低。

「當人們開著攝像頭或被告知要開著攝像頭時,他們報告稱,這比不開攝像頭更讓人感到疲勞。這種疲勞跟會議期間的聲音和參與度較低有關。所以,實際上,那些有在使用攝像頭的人可能比那些沒有使用的人參與得更少。這跟傳統觀點不同,傳統觀點認為虛擬會議需要攝像頭,」Gabriel說道。

開啟攝像頭會降低參與程度,這是這項研究中的一個新發現,且跟之前的研究相矛盾,之前的研究表明,攝像頭會提高虛擬會議的參與度。研究人員假設這一發現是大流行後的獨特結果。

研究人員在新發表的研究中寫道:「……在疫情前寫的一篇文章中指出,打開視頻『使房間變得人性化』,並認為面部表情很重要。盡管這種情緒可能跟疫情前虛擬會議不太流行有關,但我們的結果表明,在虛擬會議中使用視頻帶來了額外的負擔。我們的研究結果表明,當職工可以選擇關掉攝像頭時,他們可能會感覺更好。」

該實驗的另一個發現是,女性和新員工的跟攝像頭相關的疲勞程度更高。史丹福大學於今年早些時候發表的一項大型調查也印證了這一發現。

Gabriel指出:「女性通常會感到壓力,要求自己毫不費力地做到完美,或在照顧孩子時被打斷的可能性更大。新員工則覺得,為了展示自己的工作效率,她們必須在鏡頭前參與進來。」

雖然這項研究的結果是可靠的,但它們並非沒有限制。研究人員注意到,疲勞測量只是每天自我報告,它並沒有考慮到在幾天或幾周內開著攝像頭進行視頻會議的累積效應。該公司還指出,實驗中沒有考慮會議的規模和類型,因此尚不清楚是小型虛擬會議還是跟更熟悉的同事開會會影響攝像頭給Zoom用來帶來的疲勞影響。

最後,Gabriel建議讓職工們在虛擬會議中有權選擇是否打開攝像頭。「最終,我們希望員工在工作中感到自主並得到支持以達到最佳狀態。自主使用攝像頭是朝這個方向邁出的另一步。」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