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逸聞兩則:起義的黑奴和消失的酒

起義的黑奴

對於市面上幾乎所有的MMORPG來說,RMT(Real Money Trade,現實貨幣交易)幾乎都是條款中明確禁止的。但是很顯然,這種情況總是不能避免的——MMO是一種用大量時間換取角色成長的遊戲類型,而許多有錢沒時間的成年人想要在遊戲中保持一定的培養進度,自然會把其中的某些過程交給工作室來解決——對於《最終幻想14》來說,至少明面上還是有所克制的;而對於《魔獸世界》(特別是國服)來說,RMT幾乎已經滲透到了遊戲的每一個角落。

魔獸逸聞兩則:起義的黑奴和消失的酒

大量的用戶需求滋生了巨大的市場。在如今,有許多人以代練《魔獸世界》的各種內容為生;而在世界首殺爭奪戰中名列前茅的國服公會中,有一大半都是工作室。沒有單子,就沒有收入;沒有收入,就無法支撐進度;而沒有進度,就拿不到一手的單子——在天涯和茶隊開始脫離這種運作模式之前,這就是國服開荒團的鐵律。

當然,除了首殺爭奪團隊之外,還有大量的打手在裝等提高、難度降低以後可以以極高的效率打通最高難度的副本,為老闆拾取最好的裝備——在最開始的時候,副本難度很高、能夠接單的團隊較少,打手的收入非常夸張;但隨著版本時間的推移,團隊副本消費價格也在逐漸降低,水平越差的團隊分到的「肉」就越來越少。在版本末期,水平較低的打手從這一項代練內容中得到的收入已經幾乎無法滿足自身生存,但他們還是不得不每天進行重復的工作換取微薄的薪水——通常,人們稱這種打手為「黑奴」。

而最近,「黑奴」和「奴隸主」之間的矛盾引發了一場令人啼笑皆非的「起義」。

就在前幾天,一名《魔獸世界》代練工作室的打手在各個「馬甲群」(工作室之間用於溝通信息的群)公開譴責老闆。雖然他情緒激動、表達也不甚清晰,但我們依然能夠得知,從他的視角來看,這個名為「1KG」的工作室不僅維持著相當低的薪資水平,還有著多條不合理的規章制度——更重要的是,他們已經拖欠工資長達三周了。

魔獸逸聞兩則:起義的黑奴和消失的酒

「馬甲群」

在群里,充滿「正義感」的同行們有的侃侃而談,揭露1KG過往的黑歷史;有的義憤填膺,@當事人要求給個說法;還有的出謀劃策,建議他們「把老闆號洗了」。

他們確實考慮了這個建議。

當晚,這些被拖欠工資得不到回復,甚至被拉黑了的打手們聚集在一個名為「吃瓜」的YY頻道,講述著自己被欺騙「打白工」的故事。短短半小時,YY頻道里就擠滿了吃瓜群眾,而許多代練工作室的負責人也紛紛到場;其中就有「拋單」(接到單子以後交換、外拋,工作室的常規操作)給1KG的上家。起義者當即威脅他們如果不補全工資,就洗了手頭的全部老闆號——在過去的兩周中,他們經手的帳號可能多達數百個。

很難說他們真正上手洗了多少號,但是確實有人被盜取了金幣或是刪除了裝備;各個工作室和「皮條客」的朋友圈都緊急提醒顧客更改密碼,可以說是聲勢浩大,人心惶惶。

魔獸逸聞兩則:起義的黑奴和消失的酒

靜思曝光的自己與「起義者」的對話

到了今天,事件似乎正在慢慢平息,但我並不知道他們最後到底有沒有拿到工資。可能是1KG上家的「靜思網游」公眾號發布了一則申明,稱自己與1KG完全無關,不希望對此承擔責任;而幾乎「自給自足」,在「拋單」產業鏈之外的「清水金團」則發布了長文《今天,我想扒一扒這條行業》,分析了代練產業鏈的兩種形式和此次風波的本質,矛頭直指在代練流水線中無成本賺差價的皮條客,痛斥他們是「空手套白狼的寄生蟲」。

魔獸逸聞兩則:起義的黑奴和消失的酒

「並不認識」

然後呢?然後風波過去了,就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今天是周四,是《魔獸世界》CD更新的日子。在這一天里,玩家們從宏偉寶庫拿到了一周中最好的獎勵;皮條客和工作室則紛紛發出了新一周的報價,並且在未來的一周里不斷降價;人們永遠不可能抵擋住RMT的誘惑,急著問公會好友「看看我出了什麼」;而這些「黑奴」,這些曾經熱愛過、如今大概已經麻木了的「網絡民工」,在被剝削壓榨甚至拖欠工資之後,不得不再一次撥打螢幕上發過來的電話,用疲憊的嗓音說道:「你好老闆,過一下安全令。」

他們中的很多人除了做《魔獸世界》代練,好像已經幹不了別的了——這個年邁的遊戲雖然天天被盼著死去,但距離真正的死亡好像還很遠很遠;而他們暫時還能躲在她最陰暗的角落里,吮吸她最粘稠的、黑色的血液。
在她死去之前,或是在太陽升起之前——我不知道哪一個會先到來。

魔獸逸聞兩則:起義的黑奴和消失的酒

消失的酒

暴雪最近遇到了很多麻煩,而他們正在試圖亡羊補牢,而最重要的一件事當然是把遊戲中那些以涉及性丑聞員工命名的角色、地點和物品改名或刪除。前段時間,工作的重點在中心人物弗洛爾上;最近,清算的名單輪到了前《魔獸世界》首席練級設計師Jesse McCree。

除了人們耳熟能詳的、《守望先鋒中》的麥克雷,魔獸世界中也有大量以他名字命名的東西,比如:

  NPC:
治安官麥克格雷 (艾爾文森林)、珍妮·麥克格雷 <雜貨商>(達拉然)、傑薩普·麥格雷(丹莫羅:新工匠鎮)、血色十字軍領主耶希拉·米克雷(東瘟疫之地:血色領地)
裝備:
米克雷的拳擊手套
地圖:
阿古斯-瑪凱雷

魔獸逸聞兩則:起義的黑奴和消失的酒

馬凱雷

前《魔獸世界》任務設計師,現New World任務設計師Jennifer Klasing發推表示,她的遠見很可能為公司省去了很多麻煩——遊戲中關於馬凱雷的發音和McCree的發音有很大的不同,而新的名稱可能更貼近發音。

魔獸逸聞兩則:起義的黑奴和消失的酒

暴雪在9.1.5的開發者日誌中強調:「補丁還包含了旨在改善遊戲環境的更新,包括對某些內容進行額外改動以更好地反映大家認可的價值觀,更直觀地看見遊戲內舉報騷擾行為產生的效果,參與不當行為也會受到更嚴重的懲處。」

這某種程度上體現了暴雪「改過自新」的決心。且不談這一系列舉措是否來得太晚,但對於留下來的員工和玩家來說,這些動作總歸是必要的——但一些熱愛收集遊戲內物品的收藏玩家卻因此蒙受了損失。

前兩天,一名熱衷於收藏《魔獸世界》中各種酒的玩家在NGA發布帖子,稱倉庫中的酒少了一瓶。這名製作了將近500種酒的獲取攻略的玩家通過一段時間的對照找到了消失的酒——弗拉斯·席比的稀世增高酒,而弗拉斯·席比就是弗洛爾的本名。

魔獸逸聞兩則:起義的黑奴和消失的酒

旋渦中心的弗洛爾

他在帖子中描述說:「這個酒來自冰冠堡壘副本內,當擊敗小薩魯法爾之後,等所有NPC說完又臭又長的話(再等到營地也建起來之後)跑來站在帳篷前的兩個商人NPC之一——布雷澤·蓋茨。只有聯盟可以看到這些對話和NPC,也只有聯盟可以購買他賣的物品。最早這個酒可以讓玩家體型變大,是個有趣的玩具。但後來改掉了,然後就變得無人問津。直到今天我發現它連同NPC出售的,帶玩家已經擁有的部分全都被移除了。」

諷刺的是,布雷澤·蓋茨出售的物品中除了酒還有一個價格很高的藍色物品;而藍色物品打開後是五本書,寫的是布雷澤對各個種族女性的「泡妞指南」。

在帖子的最後,他感嘆地說:「我好心疼酒啊……我一口都沒捨得喝,就被直接刪了……可惡,誰想得到這設計師的名字用在這麼多地方,連瓶酒都不放過。」

魔獸逸聞兩則:起義的黑奴和消失的酒

關於如何收集500種酒的攻略

在《魔獸世界》漫長的生命中,這些元老設計師的名字被銘刻在世界的每個角落。沒有人會想到他們有一天會墮落、會被綁在恥辱柱上受到萬眾唾罵,就像幾年前沒有人會想到暴雪會落得如此田地一樣。這些名字製作的彩蛋早已融入了文化和血液,如今將他們連根拔起就好像阿曼蘇爾從艾澤拉斯身上拔出亞煞極。

魔獸逸聞兩則:起義的黑奴和消失的酒

刮骨療毒是疼痛的,但終究是有效的。希望在這份也許會持續很久的疼痛之後,從血脈中消失的不僅僅是名字而已。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