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學生遭遇「文具盲盒」套路:三無、過期、隱藏款誘惑

今年的「盲盒熱」,燒到了開學季的學生文具。筆、橡皮等各類文具,因套上了一個盒子而充滿神秘感。這些盲盒以不確定性為賣點,印著「打開有驚喜」、「內含隱藏款」等字眼,受到了中小學生的青睞。不過,「扭曲的商機」隨之浮現——陳年舊貨、三無產品開始充斥著這個行業。在一波波營銷套路中,學生們為了所謂的「隱藏款」文具,掏出一月過千元的零花錢。更有家長為此擔憂,認為盲盒已經刺激孩子過度消費,攀比心理正在形成。

中小學生遭遇「文具盲盒」套路:三無、過期、隱藏款誘惑

文 | 新浪科技 劉亞丹

編輯 | 韓大鵬

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發布了兒童使用盲盒的消費提示,其中便提到了「文具盲盒」。提示建議在購買盲盒時,家長應引導孩子結合經濟能力、消費需求等量力而行,不要過分沉迷,避免成癮。

中小學生遭遇「文具盲盒」套路:三無、過期、隱藏款誘惑

「隱藏版「誘惑指向中小學生

「馬上就要開學了,我要給你們一些驚喜……我看了視頻,里面會拆出一些動物的(文具),我們看下有什麼?便簽本、螢光筆、中性筆芯。這個好可愛哦……」。

這是一位扎著雙辮的小學生在網上發布的文具盲盒拆箱視頻。她買的是一款名為「林深不知處」的盲盒文具,從視頻來看,她對盲盒中的多款產品都不熟悉,顯然不是日常所用的文具。這位小學生還發布了多個盲盒類開箱視頻,想要尋找到所謂的「隱藏款」。

今年的開學季,北京的多家文具店里,都出現了大量的文具盲盒。銷售員反映:「今年文具盲盒的銷量比較好,不少小朋友會整盒端走」。在晨光生活館、九木雜物社和名創優品等雜物文具店內,盲盒文具也擺在醒目的位置。

在某電商平台上以 「文具盲盒」為搜索關鍵詞,新浪科技發現,晨光、三年二班、得力等數十個主流文具品牌店內,都有文具盲盒產品,相關產品更是得到約4000個搜索結果。

中小學生遭遇「文具盲盒」套路:三無、過期、隱藏款誘惑

學生們常常為了買到隱藏款而購買大量重復的文具。今年6月,寧波海曙區一位小學三年級學生,更是為了抽取盲盒隱藏款送人,連續購買了20套「筆套裝」,價值2000餘元,幾乎成癮。無獨有偶,湖南劉女士上小學的兒子為湊齊一套「柯南」中性筆,用壓歲錢購買盲盒,一個月花了1000多元。而他買回來的每個盲盒中只有2-3支普通中性筆,除了自己想要的圖案,大部分產品都被扔掉了。

中小學生遭遇「文具盲盒」套路:三無、過期、隱藏款誘惑

和盲盒潮玩一樣,盲盒文具也常與知名漫畫、小說、動漫等IP結合,比如晨光與人氣盲盒手辦Nanci合作的「林深不知處」系列文具盲盒、齊心文具與吾皇萬睡IP聯名的文具盲袋。而隱藏款、限量款、CP款也同樣存在於盲盒文具市場。

伴隨著開箱視頻的傳播,網上也出現各種尋找隱藏款的攻略:比如在一盒中最中間的位置,容易抽到「虞姬」等。類似「看完這個視頻,讓你一拆一個准,全班同學都崇拜你「的文案充斥著直播平台。

視頻博主們多次開箱,留言常常達到上千條。「運氣太好了吧,試玩盲盒筆,竟然拆到隱藏款」,這是一則視頻博主的開箱文案,該博主前後發了多個同一品牌盲盒文具視頻,營銷炒作明顯。

實物多為三無產品且價格虛高

是否賺到?也是拆文具盲盒的的營銷套路之一。

在抖音或者小紅書上,盲盒文具開箱的邏輯經常是,計算文具盲盒的實際價值。「4支水性筆4元,一把尺子2元,一個小本子3元,一張貼紙1元……加起來20多元了」。15元的文具盲盒價值24元,這樣的開箱文案看起來是讓消費者撿到了便宜。

但是實際上,拆箱博主視頻中標價29元的盲盒,在線下超市只賣9.9元。以往只是開學文具包的套裝產品,在盲盒時代,以「盲盒」之名,不僅加價,還落得」劃算」的好名聲。

以晨光直液筆為例,普通的12支直液筆,大概22元左右。但是其「喵來運轉「盲盒系列直液筆,12支將近56元,價格直接翻倍。文具盲盒批發商鄧老闆稱:「如果文具盲盒批發價1塊多一支,在實體店可能會賣到4-5元一支。」

中小學生遭遇「文具盲盒」套路:三無、過期、隱藏款誘惑

更有甚者,在盲盒中摻雜三無產品、過期庫存產品和文具不相關的產品。消費者也容易拆出不需要產品、重復產品,產生文具浪費。一位學生直言道:「有次抽盲盒筆,買了十盒,十盒全都是重復的,我太難了。」

有消費者反映,在年中6月份下單產品,卻在文具盲盒中開出一本2021年的台歷,有清理庫存之嫌;且台歷附贈的標記貼紙中,關於特殊日期的部分還包括「姨媽日」、「約會」等圖標,完全不適合學生消費群體。

「盲盒到手時,首先我們發現,外包裝上沒有生產廠家、執行標准、生產批號、貨號標注、亦沒有合格品標簽。其次,外包裝上也沒有防吞食的安全提示,也沒有生產日期和保質期。」藍鯨教育在文具盲盒測評時直言不諱地說道。

線下雜物店靠「盲盒」難自救

除了傳統的文具店,文具盲盒大量出現在近幾年興起的雜物店中。比如晨光文具旗下的九木雜物店、名創優品、墨格等。

不過,即使擁有盲盒文具和盲盒潮玩等,線下雜物店的整體業績都顯頹勢。

中小學生遭遇「文具盲盒」套路:三無、過期、隱藏款誘惑

九木雜物社在2016年誕生,作為晨光生活館的升級版,用以提高晨光文具的知名度。九木雜物社以15-29歲的品質女生作為目標消費群體,銷售的產品主要為文具文創、益智文娛等品類。

但是九木雜物社自誕生以來,一直處於虧損狀況,近三年累積虧損超過7500萬元。截至2021年6月30日,九木雜物社全國在營門店403家,主要分布在一線及新一線城市,其中多數為直營店鋪,達276家。

中小學生遭遇「文具盲盒」套路:三無、過期、隱藏款誘惑

而全球門店已達到4749家的雜物店名創優品,日子更加不好過。在2019財年和2020財年分別虧損2.9億元、2.6億元後,2021財年名創優品的虧損額已經急速擴大到14.3億元,

疫情雖然嚴重影響線下雜物店的業績,但是雜物零售市場品牌定位、產品同質化嚴重,也加劇雜物零售店的競爭。

主流商場內,常常同時存在名創優品、無印良品、九木雜物社、The Green Paryty等多家門店。在不少商區,兩家雜物社甚至直接對門或相鄰。

值得注意的是,九木雜物社和名創優品都開放了對外加盟。其中九木雜物社加盟店已占總體店鋪的31%,而加盟服務費也是名創優品三大營收方式之一,2021名創優品全財年共新增527家店,全為加盟店。

顯而易見,在業績持續虧損的情況下,雜物店加盟存在很大風險。其中,名創優品的加盟模式中,加盟商需要向公司繳納75萬元的貨品保證金,三年後返還。這種「先交錢再返還」的模式,一直被業內質疑為「P2P」模式。

而此前早有媒體報導,2017年,名創優品創始人葉國富曾稱自己先後創建了30多個網貸平台,總投資超過50億美元;其中就包括P2P網貸平台「分利寶」、網際網路催收平台「人人收」、現金貸平台「缺錢麼」等等。彼時,葉國富的網貸平台也同時為加盟商提供網貸服務(現已清退)。

從文具盲盒市場來看,晨光文具都已經開始與IP做聯名,拉動線下九木雜物社銷量,增加文創獨家價值。市售銷量較大的幾款IP聯名文具盲盒,多是出自晨光旗下。但名創優品卻在開店、虧算的模式中,越走越遠。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