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把《Among Us》做成了格鬥遊戲,質量還很高


叛徒會武術,誰也擋不住。

太空狼人殺《Among Us》是從疫情中大為受益的遊戲代表之一,這款一度名不見經傳的遊戲,自2020年9月起突然成為爆款。

遊戲中的船員形象,至今依然深入人心。官方用了最少的筆劃描摹出船員的形象,甚至略去了他們雙手,只在用得上時才把雙手展現出來——比如混入其中的外星叛徒想拿某個倒霉蛋開刀的時候。

玩家把《Among Us》做成了格鬥遊戲,質量還很高

叛徒擁有多種擊殺船員的方式,被殺死的船員能夠以一段小動畫的形式看到自己的死法:刀劈,槍擊,擰脖子,或者被強力的觸手擊穿面罩。

無數的二次創作者中意於這些太空人的形象,為他們改編故事、製作精彩的擊殺動畫,一些作品甚至要讓叛徒與船員之間打得有來有回。這樣的「太空人」文化其實有些像「火柴人」文化,二者都在用相對簡潔的畫風,承載更為復雜的內容。

玩家把《Among Us》做成了格鬥遊戲,質量還很高[email protected]

玩家把《Among Us》做成了格鬥遊戲,質量還很高[email protected]

「火柴人」文化流行時正是Flash小遊戲的鼎盛期,當時的二創作者製作了不少火柴人主題的動作或格鬥遊戲。

雖然Flash不復輝煌,但今天的二創作者擁有更加優越的開發條件。在同人遊戲開發者Starcutter的努力下,《Among Us》也有以太空人作為主題的格鬥遊戲了。

這部遊戲被定名為《Among Us Arena》,是給船員們准備的格鬥競技場,使用Unity引擎製作,在itch.io網站上提供免費下載。

玩家把《Among Us》做成了格鬥遊戲,質量還很高

《Among Us Arena》不僅提供本地的訓練、雙人對戰、單人挑戰電腦等模式,還支持網絡聯機。不過聯機的條件比較苛刻,需要對戰雙方根據自己所在的地區下載特定客戶端。

目前《Among Us Arena》的內容算不上豐富。遊戲只有一張地圖,船員們始終圍繞著召集船員開會的紅色按鈕扭打在一起。

玩家把《Among Us》做成了格鬥遊戲,質量還很高

在單人挑戰電腦的「街機模式」中,玩家每次獲勝後都能看到「你沒有被彈射」的提示字樣,猜測是船員們無法僅憑語言證明自己並非叛徒,乾脆訴諸暴力。

玩家把《Among Us》做成了格鬥遊戲,質量還很高然而真正的叛徒一直活在背景里

此外還有一個象徵性的選擇船員界面,界面中15位不同顏色的船員戰鬥屬性完全相同,更沒什麼拿得出手的特色必殺技。

玩家把《Among Us》做成了格鬥遊戲,質量還很高

但Starcutter是一位核心格鬥玩家,他在遊戲的格鬥系統上下了很多功夫。《Among Us Arena》採用了傳統格鬥作品的血條、計時、三局兩勝等設定,同時引入了沖刺、防禦、船員被地面或牆壁彈回的物理碰撞,以及使用攻擊打斷敵人動作時會產生更大硬直的Counter機制。

玩家把《Among Us》做成了格鬥遊戲,質量還很高

遊戲為玩家設計了多種攻擊方式,除了拳與腳的輕重攻擊,還有刀子和手槍可用。原作中叛徒使用手指戳人和擰脖子殺人的動作,也被收錄進來作為攻擊動作。所有的攻擊動作都可以在站立、蹲伏或跳躍這三種狀態中施放,再結合方向鍵衍生出多種招式。

玩家把《Among Us》做成了格鬥遊戲,質量還很高

自發布遊戲以來,Starcutter放棄了許多預定的更新內容,來調整遊戲玩法和修復Bug,在三天內發布了整整8次更新。如今的《Among Us
Arena》在社交媒體上以流暢的操作手感與拳拳到肉的打擊感著稱,玩家們沉迷於鑽研與分享自己發現的華麗連招。

玩家把《Among Us》做成了格鬥遊戲,質量還很高[email protected]

玩家把《Among Us》做成了格鬥遊戲,質量還很高推特@Javamorris

因為對戰雙方使用的角色戰鬥力完全相同,玩家們也懶得考慮角色平衡性之類的問題。這兩天在美國俄亥俄州舉辦的Riptide 2021電競比賽,便毫無障礙地把《Among
Us Arena》設為一項比賽項目。

玩家把《Among Us》做成了格鬥遊戲,質量還很高

Starcutter在itch.io網站的遊戲介紹中表示,《Among Us Arena》只是試水,他不會為這部遊戲添加太多的附加功能。相比之下,他更希望玩家們以打賞的形式,支持其團隊正在製作的一款「真正」的格鬥遊戲。

結果在《Among Us Arena》發布後,Starcutter的Discord頻道擠滿了討論如何豐富遊戲內容的熱心玩家,官方推特也發言公開表示支持。遊戲預計還要迎來幾次更新,他本人也在推特上公開征詢過玩家們對「嘲諷」動作的意見。

玩家把《Among Us》做成了格鬥遊戲,質量還很高

就像去年《Among Us》的爆火,讓官方放棄二代作品的研發一樣,《Among Us Arena》的高漲人氣,亦迫使Starcutter轉移研發的權重,讓這部同人格鬥遊戲的成就不囿於曇花一現。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