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轉裁判ds 第五章攻略

入夜時分 電閃雷鳴 罪犯們蠢蠢欲動
 
 
 

  自從真霄離開事務所 已經過去兩個月了 我一個案子都沒有接 直到那個女孩的出現.2月22日 上午10:02 成步堂律師事務所,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一個女孩沖了進來,把我錯認成了綾里千尋

  她求我為她明天就要出庭的姐姐辯護 本來我是不想接的 或許是被她哀傷時酷似真霄的表情打動了 我決定先聽聽看

  寶月茜(Ema skye) 16歲 女性 高中生 自詡為科學探索者

  寶月巴(Lana skye) 29歲 女性 地方首席檢控官 是千尋的學長

  2月22日 拘留所接待室

  Lana對Ema的態度出乎意料的冷淡 她表示並不需要律師為自己辯護並一口咬定兇手就是她本人 隨劇情的

  進行她接受了我為她辯護的要求 但表示我根本毫無勝算 因為她已經准備承認所有罪行

  2月22日 檢控機關辦公室地下停車場

  從拘留所出來 我開始着手調查 先去犯罪現場瞧瞧,就在我們東張西望的時候 一個西部牛仔裝扮的人出現在我們面前 他的BGM很好聽的說,說完一些奇怪的話後他走了 這時我注意到前面地上有個錢包 奇怪 這里已經被取證過了 怎麼會遺漏這麼明顯的物品

  Ema阻止了我企圖把它交給警察叔叔的愚蠢行為 做為證物打開看了看 DS版新增的3D證物識別系統第一次登場了,在這里面發現了一張ID卡:偵探Bruce Goodman ID# 5842189 他。。。不就是被害人麼!再向右手邊看去 是被黃色警戒線圍起來的犯罪現場 就在我剛打算伸手的時候 那個牛仔又回來了,他表示在我的地盤兒你就得聽我的兒 想檢查犯罪現場的話請去1202室徵得長官的同意我們向入口走去 一名賣便當的女人出現了 她自稱看到了兇手行兇時的一幕.

  Angel Starr 31歲 女性 案件目擊者 前「逼供皇后」(也就是說她曾經是偵探)

  交談中得知她的男朋友是這里的保安 當天她是來給他送便當 恰巧目睹到這一幕的似乎沒有什麼可調查的了 去1202室吧

  2月22日 高級檢控官辦公室 1202房間

  一進去看到牆上掛着的華服 我就有種奇怪的感覺 那個熟悉的男人出現在我身後 好久不見了 御劍憐侍交談中得知屍體是在御劍的車的後備箱中發現的 而兇器 一把匕首也是在車的工具箱中找到的,調查後面沙發上的獎杯 被告知那是每年頒發一次的最佳檢控官的獎杯 今年的得主是御劍,調查窗台上的物品 發現有逆轉大將軍中片場大嬸送的花籃-_-# 出示獎杯 引出新對話.

  對話得知昨天是cleaning day 是文件歸檔和已處理完畢的案件證物封存的日子 同時也是御劍得獎的日子 他直到下午5:12才回到辦公室 而案件的發生時間是5:15分,突然有個愣頭愣腦的小警察闖了進來 說是警察局讓他送一份報告給御劍 但不知道是什麼內容 御劍因為要把精力集中在這個案件上所以拒絕接受那份報告 讓他帶回去了這時御劍說他要為明天的庭審做准備 所以讓我們先去別的地方看看 去哪兒呢 警察局好了.

  2月22日 警察局入口

  看到系鋸在門口閒得發慌 先從他那里打聽點消息吧,出示Goodman的ID卡 得知昨天他在警察局對一件兩年前他經手的案子做證物封存,出示停車場收條 出現新對話(估計出示兇器也可以) 法律界有很多流言 似乎對御劍不利,調查門前的藍獾 這是警察局的吉祥物

  系鋸給我們一封介紹信 說是可以在犯罪現場暢行無阻 真的麼

  2月22日 檢控機關辦公室地下停車場

  Jake Marshall 33歲 男性 檢控機關辦公室的巡查警官 以前似乎曾是偵探,將介紹信交給他以後態度有所轉變 允許我們查看現場在地上撿到Lana的手機 重撥最後一個呼出號碼聽到熟悉的大將軍BGM 發現電話是打給Ema的 呼出時間是5:18 案件發生3分鍾後調查屍體 發現一張小紙片 上面寫着6-7S 12/2 頁眉處寫着Goodman.

  OK 證據收集的差不多了 讓我們靜待明天的開庭吧

  ——————–存盤點——————–

  (在游戲過程中按下start也可以存盤)

  2月23日 上午9:34 聯邦地方法院2號休息室

  這是第一場沒有千尋老師在身邊的審判 我孤單一人站在辯護席上 我唯一可以依靠的只有真相!

  2月23日 上午10:00 聯邦地方法院9號審判庭

  證人:Angel Starr

  首先 法官大叔嘗了不少美味的便當-______- 然後他認出了兩年前曾是偵探的證人

  地下車庫平面圖作為證據被提供 左面是A區 供工作人員停放車輛 右面是B區 供客人停放車輛 中間由鐵絲網隔離

  —Witness’s Account—

  1.Somehow,I always knew a day like this would come.

  2.I was on my way to deliver a lunchbox to my boyfriend

  3.When I sensed something。。。 perhaps it was my finely-honed detective instincts working.

  4.Then,through a wire fence,I saw the chief prosecutor standing next to a garish car.

  5.The chief prosecutor was holding a knife in her right hand

  6.Then,she thrust the pointy tip of the knife into Detective Goodman’s chest!

  對第1句威懾 知道她是被開除的

  對第4句威懾 追加證物現場照片

  對第5句指證現場照片 按住Y鍵大叫一聲”Objection!”

  對證人的證詞選擇異議 第5、6句合並並更正

  5.The murder was planned!The rubber gloves prove it!

  對第5句指證兇器 證明兇手連兇器都是臨時找的 並非早有預謀

  御劍讓證人指出她所看到的而不是她所想到的 第2場證言開始

  —Angel’s Deduction—

  1.Lana Skye intended to murder Detective Goodman!

  2.That’s why she called the victim all the way to the Prosecutor’s Office.

  3.I’m sure the Chief Prosecutor had a grudge against the victim.

  4.Nothing else could drive that human machine to plunge the knife in again and again

  對第4句指證屍檢報告 指出被害人只被刺了一次 第4句被更正

  4.Her red muffler looked like blood to me。。。that’s how ghastly the whole scene was.

  對第4句指證現場照片 兇手脖子上並沒有紅色圍巾 第3場證言開始

  —Apprehending the Suspect—

  1.After the murder, the suspect attempted to run behind a partition off to her side.

  2.I quickly caught her,explained her rights to her,and arrested her on the spot.

  3.When I arrested her,she mentioned the muffler.

  4.That’s what had me confused in my earlier testimony!

  5.The chied prosecutor made to escape,but against Angel Starr,resistance is futile!

  對第2句威懾 選Press her 得知證人當時所處的位置

  對第3句威懾 選Ask further 第4句被更正

  4.She gave up trying to use the phone on the wall and just used her cell phone.

  對第4句舉證平面圖 說明證人如果在她所說的位置是不可能看到如第4句她所講的

  選擇Where she saw it 指出當時證人所在的位置應該是Security room

  下面重大的不同 選擇Distance to the crime

  Angel說警衛室下面的門被鎖住了 她不得不繞了一個大彎路過去 這中間花費了5分鍾

  我被沒有證據表明她說的是謊言 於是選看看再說 提出這5分鍾成為了空白時間 兇手沒有逃跑很奇怪

  奇怪的是證人驚慌過後馬上平靜下來 拿出了殺手鐧 巨無霸便當?不 是決定性的證據

  —Decisive Evidence—

  增加證物:被害人的鞋 上面的血跡經化驗是被害人和兇手的

  1.I should have mentioned those five minutes when I wasn’t looking at the crime scene.

  2.And now,to the matter of the victim’s shoe。。。 Did I not bring this up?

  3.Two types of blood were found on this shoe!One was of course the victim’s.

  4.And the other was!The defendant,Ms.Lana Skye’s blood!

  5.This shoe proves it!It’s flawless,decisive evidence!

  對第5句威懾 選擇There’s a problem 指證鞋底的血跡 然後指證現場照片 現場並沒有看到血跡

  御劍提示證人被Lana踢翻的油桶里面是什麼 答案是水 御劍的結論是兇手把血跡沖掉了

  Ema情急之下喊道證人是站在檢控方立場的 被證人喊了異議

  證人出示了一張新的照片 被害人屍體的全景 指證汽車的排氣管 然後指證手機 又出現了新的疑點

  ——————–存盤點——————–

  2月23日 上午11:56 聯邦地方法院2號休息室

  Marshall過來看看 並告訴我們事發當天Lana確實戴了條紅色圍巾

  2月23日 下午12:32 聯邦地方法院9號審判庭

  一開庭就看到御劍那可怕的樣子 像是見到了外星人 神秘的白發男子亂入 帶來了新證據 紅色圍巾和一把斷掉頭部的匕首

  Damon Gant 65歲 男性 警察局長

  —Department in Disorder—

  Gant帶來了驚人的消息 就是案件發生的同時 5:15 在警察局也發生了一起殺人事件

  1.This knife is special。。。but I can’t say how here.

  2.Unless there’s evidence to prove a connection between this knife and Goodman

  3.That was a bad day for the Department.We weren’t in any shape to do an investigaion.

  4.A detective was killed at the police Department,see。。。what a mess!

  5.The time of the crime? 5:15. Scary coincidence,eh?

  6.It’s not officially linked to this here case,so I can’t talk much about it.

  對第2句指證從屍體身上撿到的紙片 發現有和刀柄上的紙片一樣的詞 SL-9

  第1、2句合並並發生變化

  1.This knife was evidence in a case.It was stolen from the Department’s evidence room.

  對第4句威懾 選擇在哪里被殺

  對第6句威懾 發生變化

  6.I’ll cooperate,but I can’t reveal the name of the victim at the Department,okay?

  對第6句威懾 選擇被害人的ID號 得知是5842189

  法官的詢問回答這告訴了我一些事情 出示Goodman的ID卡

  御劍對他對此事並不知情表示異議 Gant說昨天已經把報告給他送去了 結果他沒有收 原來就是那個毛手

  毛腳的傢伙送來的東西 因為御劍的失誤致使對此事措手不及 法庭只得休庭

  ——————–存盤點——————–

  2月23日 下午2:15 成步堂律師事務所

  我和Ema都對這件事感到不可思議 決定再去現場看看

  Ema拿出了Luminol testing fluid(發光氨測試劑) 噴上這個再透過她的眼鏡就可以找出被擦掉的血跡在後備箱前面找到了一些血跡 選擇血的數量,這時Angel出現了 和她交談 出示字條或第二把匕首 然後出示Lana被拍下的照片 引出SL9號事件 原來她、goodman、marshall兄弟都是那個事件的參與者 隨後她給了我一份Marshall喜歡的牛排便當,到處轉轉 去拘留所接待室發現Lana不在 在保安室用LTF測試發現仙掌尖部有血跡 不過以後用不到 出門的時候碰到了系鋸 講了一些話後離開了 去御劍辦公室用LTF測試發現桌子前地上有幾滴血跡 以後也,用不到 再回到拘留所接待室 意外發現冒失鬼被當做嫌疑犯拘留了

  Mike Meekins 22歲 男性 巡警 被懷疑在證物室殺害了Goodman

  出示Goodman的ID卡 出現新對話 當天他巡邏時發現了一個可疑男子 他跟隨他進入證物室 讓他出示ID卡,那名男子卻突然拔出匕首向他刺來 打鬥中他暈了過去 醒來時發現對方已經不見了 只留下地上的血跡

  再去警察局 看到Gant在指導工作 和他對話後調查後面中間的人可以拿到Goodman在案發當天的遺失物品

  報告單 然後找Gant拿到了臨時ID卡 可以進證物室了 happy!

  到保安室調查證物室的門 好聽的BGM響起 Marshall出現 趕快拿牛排便當賄賂他 態度立馬轉變 再對話中得知有一份21日進入證物室的ID號名單 不過他不肯給我們 出示Goodman的ID卡 發現也在其中 這才從他手里要過來進入氣氛有點陰森的證物室 碰到了鬼魂一般游盪的系鋸 他今天負責巡查 得到了房間平面圖 還是找他,多瞭解一些情況吧 出示ID號列表 驚訝的發現其中有一個是御劍的 還瞭解到證物室採用的是指紋鎖 每個人只能打開自己的櫃子 .

  使用LTF發現了三處血跡 其中一個血手印在系鋸的櫃子上 調查警戒線上的東西發現一隻橡膠手套 調查地上的碎片發現是SL-9號事件的證物 選擇近距離觀察 這時候出現一個拼花瓶碎片的小游戲 順序是5-4-6-1-8-3-2-7 當然碎片是需要旋轉的 拼好之後發現少了最後一塊 而且瓶口有像血跡的紅色斑點 出示SL-9事件的匕首會引出新對話 系鋸在一張餐館廣告後寫了些東西托我轉給御劍 然後就走掉了去御劍的辦公室 一進去發現第2章里那個服務生來送茶 出示SL-9號事件的匕首會引出新對話 出示ID號列表御劍會說出他進入證物室的原因 Gant讓他去拿一把以前案件中的證物螺絲刀回辦公室 原因不明 對話完後 御劍會給出一套指紋檢查裝置 指紋檢查裝置不像血跡檢查裝置可以隨時拿出來 是跟隨劇情需要出現的.

  接下來回到證物室 首先檢查系鋸櫃子上的血手印 結果發現是手套的痕跡 再檢查旁邊不太起眼的指紋,發現是櫃子的所有者係鋸的 一進門的櫃子上也有指紋 在中指左邊看不到的區域 結果是。。。Marshall

  ——————–存盤點——————–

  2月24日 上午9:41 聯邦地方法院1號休息室

  和Lana交談了幾句

  2月24日 上午10:00 聯邦地方法院9號審判庭

  證人:Mike Meekins(同時也是殺害Goodman的嫌疑犯)

  —Crime Report,Sir!—

  1.Although it’s not my normal duty,I was assigned to guard the evidence room that day!

  2.I spotted a suspicious man on the security screen,and rushed into the room!

  3.I was only doing what I was trained to do,sir!I was suddenly attacked!

  4.I fought for my life!Then I。。。 I did it!

  5.After that I passed out。。。 until another officer smacked me awake!

  全部威懾一遍後證人會拿出監視錄像帶(發現這一章里證人手里藏着證物都不和御劍打招呼的-_-!)

  —Mystery Man—

  1.His face can’t be clearly seen in the video.

  2.but there’s no question that the other person was Detective Goodman,sir!

  3.I mean,he opened the locker,which required Detective Goodman’s fingerprint to do!

  4.The locker he opened is unquestionably Detective Goodman’s locker,sir!

  5.So it must be him!No one else could have unlocked it!

  全部威懾完後選擇有一個問題 那個人可能不是Goodman本人

  下面看錄像帶並指出疑點 第一次掃到最右邊時Goodman櫃子上指示燈是亮着的 御劍指出櫃子都有電子傳

  感器 會自動鎖閉 我提出可能什麼東西把傳感器擋住了 再看一遍錄像帶 「Goodman」打開櫃子時慢放

  有個白色物體掉了下來 這東西應該是絕緣體 提出證物橡膠手套

  針對ID卡仍有疑點 因此繼續證言

  —Mystery Man (2)—

  1.There’s one other thing that proves the man was Detective Goodman,sir!

  2.To enter the evidence room,one must use their ID card!

  3.When an ID card is used,there’s a record of it!

  4.At the time of the crime,the detective has used his card!

  對第4句指證Goodman的ID卡 我們是在另一個犯罪現場撿到這張卡的 而且還有他的遺失物品報告單 說明

  他自己認為是丟了 也就是說是別人在使用

  御劍指出證物室的Goodman是假的 就說明真正的被害人同時就在真正的案發地點-檢控機關辦公室地下停

  車場 而真正的兇手就是被目擊的Lana Skye 對這個論斷當然是Objection 辨方請求下一名證人出庭-

  Marshall

  2月24日 上午11:32 聯邦地方法院2號休息室

  系鋸送來了跟案情有關的SL-9號案件的材料 Ema發現她的名字竟然也在里面 這才意識到是和她有關的那

  件Joe Darke殺人案 掉頭跑掉了 看來受了很大打擊

  ——————–存盤點——————–

  2月24日 下午12:14 聯邦地方法院9號審判庭

  證人:Jake Marshall

  —Day of the Crime—

  1.My job was to keep a wary eye on that bone orchard.

  2.They said I was supposed to make rounds three times a day,but that ain’t my style.

  3.Besides,the room’s protected by two security systems,anyway.

  4.If I remember right,I was at a street-side saloon at the time it went down.

  5.I’m just an innocent travelling man,so if you’re out of ammo it’s time I hit the trail.

  對第4句話指證Marshall的指紋

  —Bloodstained Fingerprints—

  1.Like I said,it’s only natural for my fingerprints to be in that evidence room.

  2.One of them just happened to be at the same place as the bloodstained handprint.

  3.The murderer touched the locker where my fingerprint was by chance.

  4.The bloodstain and the fingerprint are completely unrelated.

  5.Or didn’t you know the murderer was wearing gloves?

  對第1句威懾後Marshall的指紋資料更正 全部威懾完後追加第6句

  6.Too bad it wasn’t me in that video,right,pardner?

  威懾第6句 選擇展示證據 最後一個鏡頭中Marshall的櫃子上夾的白色物體

  下面證明Marshall打開了他的櫃子 指證指紋識別鎖 Marshall竟然不知道一個人的指紋只能打開自己的

  那把鎖。。。

  法官提問當時Marshall在哪里 在平面圖中指出V 所謂的Goodman就是他假扮的

  御劍提出他為什麼要打開自己的櫃子 指證錄像帶中他與Meekins搏鬥後右肩上的血跡

  到這里他終於無法抵賴了 開始說明自己究竟做了什麼

  —Marshall’s Confession—

  1.I had to do it that day.I couldn’t just stand by and let it die.

  2.I stole the detective’s ID and dressed like him.I planned to take out the evidence.

  3.I wasn’t expecting Officer Meekins.I knocked him out。。。

  4.and managed to escape.I knew which areas wouldn’t be caught on the camera.

  5.There wasn’t any murder in the evidence room at 5:15.

  他進去的時候Goodman的櫃子已經空了 還有一個疑點是在這之前為什麼Goodman的櫃子已經打開了

  全部威懾完後追加第6句

  6.I can’t just forget the SL-9 incident。。。 You know why?

  對第6威懾後指證SL-9號事件檔案 里面有個叫Neil Marshall的是他的弟弟 Marshall之所以在物證封存

  前再去看個究竟 是因為他始終對兩年前SL-9號事件中他弟弟的死心存疑慮,這件事情看上去要告一段落了 可是這也更加加重了Lana的嫌疑 現在沒有任何證據來證明她的無罪了 御劍正在得意洋洋而我彈盡糧絕之時 Ema Skye華麗的亂入並提出了一個證據 就是系鋸櫃門上的血手印,Marshall與Meekins搏鬥前後 這個櫃門前一直有吉祥物藍獾擋着 那麼這個血手印究竟是誰的呢.突然我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證物室里的爭鬥不是發生了一次 而是二次 就在那一天之內!法官和御劍都感到難以置信 舉證ID卡記錄 在Meekins下午4:50把吉祥物拿進證物室之前 有兩個人進來過 御劍是奉Gant的命令來拿證物螺絲刀 就算發生爭斗 在短短10分鍾之內也不可能把血跡清理干淨 那

  下午4:20那個ID卡號7777777的究竟是誰呢 御劍說這個號碼是屬於高層的 他們無權追查Marshall一再追問Lana 兩年前的案件中使用的證據真的都是合法的嗎 Lana平靜的說 重痾當用猛藥醫 為了讓罪犯得到應有的懲罰 即使使用偽證也在所不惜 現場一片嘩然

  ——————–存盤點——————–

  2月24日 下午3:24 成步堂律師事務所

  與Ema的交談讓我瞭解到了當時的許多情況 其中不乏令人驚訝的,來到警察局門口 碰到了Marshall 警察找他來問話 他把所知道的告訴我們之後就告別了 ,來到拘留所接待室 與Lana談起了她兩年前的SL-9號事件 然後下一步是去現在的局長辦公室 兩年前的犯罪現場

  局長正好也在 說明來意之後。。。被趕走了 他認為已經沒有必要再糾纏兩年前的案件,可是我不死心 我覺得那里一定有沉睡着的證據 於是再進去碰碰運氣,一進警察局的門迎面碰上了系鋸 又知道了不少關於SL-9號事件的新情況 不過當我們想借他的ID卡進入.局長室時 他因為擔心被解僱而拒絕了 而我們手里的Goodman的ID卡也已經失效了 怎麼辦呢

  一進御劍的辦公室 他慌忙把手里的紙揉成團丟到地上 撿起來一看發現是他的辭職信 留着以後用 出示,局長辦公室的照片 引出新對話 關於中國古代矛和盾的傳說。。。在地下停車場遇到了Angel 繼續瞭解兩年前的那個事件,回到警察局 把御劍的辭職信給系鋸看 順利得到他的ID卡.進入局長辦公室 剛一開燈 系鋸又出現了 把我們嚇了一大跳 ,在左邊的地面上噴灑LTF 出現了大片的血跡 調查右邊的辦公桌 找到了半張SL-9號事件的證物表 調查保險櫃 要求輸入密碼 這時大家心里應該已經有數了吧 密碼是7個7 在里面發現了一塊碎片和一塊印有手印的布料 碎片和罐子正好組合完整 出示指紋檢查裝置 那塊布料上的指紋竟然是Ema的 震驚的發現 局在這時局長回來了 把我趕走了 把Ema留下了說是要和她談一談 把系鋸解僱了 可憐的人

  鏡頭轉到拘留所接待室 我直接了當的向Lana指出她在保護的人是警察局長Gant 並出示證物-半張證物清單 經過一番長談 我的心里有了底 「明天的最終審判,我將徹底揭開案件的真相!」

  ——————–存盤點——————–

  2月25日 上午9:47 聯邦地方法院2號休息室

  御劍對我宣佈將在5分鍾內解決戰斗 宣佈Lana有罪 我對他說如果這樣將無法瞭解兩年前事件的真相 以此來誘惑他協助我對付Gant

  2月25日 上午10:00 聯邦地方法院9號審判庭

  一開始Gant站了出來 說Lana想向法庭提一項要求 她的要求是:直接宣佈她有罪 她承認所有對她的指控 今年2月21日 她在檢控機關辦公室地下停車場謀殺了Goodman 她竟然拒絕了我的辯護 就在法官即將宣佈結果的時候 御劍華麗的喊出了「我反對!」從這時開始 他開始和我站到了一起 在他的要求下 第一證人更換成了Ema skye

  —Two Years Ago—

  1.I was waiting in my sister’s office that day.

  2.A man came running in,and took me hostage.

  3.Neil Marshall rescued me,

  4.but I’ll never forget what I saw that instant!

  5.That man raised up his knife,and。。。and stabbed Mr.Marshall in the chest!

  對第4句威懾 選擇談談Goodman和關於那副畫 第4句發生變化

  4.I drew a picture of that scene once。。。 but it seems to have been lost.

  對第4句舉證半張證物清單 在背面發現了Ema的畫 在御劍手里的半張背後也發現了畫

  —Ema’s Picture—

  1.This is the picture I drew two years ago.

  2.The flash of lighting was so bright all I could see were shadows.

  3.After that I must have fainted.

  4.This picture shows exactly what I saw that instant!

  對第4局舉證Neil的屍檢報告 指出罪犯手里的匕首頭部 接下來兩個人對噴了一會兒口水

  對御劍提出的是否還有另一把斷掉頭部的匕首選還有另一把 指證局長辦公室里的照片

  兩張畫合並在一起之後 Ema再次作證

  —Ema’s Recollection—

  1.When I saw that man raise his knife

  2.I panicked,and rushed toward both of them.

  3.I think I。。。I knocked away the man with the knife.

  4.Just then there was another flash of lightning,and that’s when I saw。。。the Blue Badger!

  5.He wasn’t in the room,but I’m sure I saw his shadow!

  對第4句指證罐子 把罐子旋轉180度 再上下調整一下 會發現和藍獾的頭部一模一樣

  針對證人看到罐子形狀的不同 選位置不同 真實的兇案現場 應該發生在Gant辦公室那邊

  接下來的陳詞引出了其實Ema是兇手的假設 御劍提出被害人可能在證物中留下了線索 選擇有的

  指證罐子 把表面的血點連起來 顯示出來的是Ema

  這時Gant跳了出來 指責兩年前御劍錯判一個清白的人死刑 引起了旁聽席的長時間喧嘩

  ——————–存盤點——————–

  2月25日 下午12:06 聯邦地方法院2號休息室

  Lana讓系鋸給我送來一本證物法 讓我好好看看

  2月25日 下午12:52 聯邦地方法院9號審判庭

  法官一開始支支吾吾 御劍自己提出擔心他和證人串供的話 由我來提名證人 是提名真正的兇手的時候了

  證人amon Gant

  —SL-9 Incident—

  1.As I recall,Neil and I were questioning him that day.

  2.To make a long story short,we slipped up.That power outage didn’t help either.

  3.When I went to my office,I found Lana there.

  4.Apparently she had already “arranged” the crime scene.

  5.As you can see,I had nothing to do with the “forgery”.

  對第5句舉證證物清單 把Gant和偽造證據聯系在了一起 就這個問題繼續

  —Evidence&Forgery—

  1.For all I know,you could have planted them in my office.

  2.Anyway,you can’t prove “when” those pieces of evidence were discovered.

  3.If they were found after Darke was convicted,then they’re worthless.

  4.There’s no reason I’d participate in a forgery.

  5.Rearranging the crime scene wouldn’t help me out in any way.

  全部威懾完後被御劍指出出於自己的目的幫助別人做偽證 被Gant否認 第5句發生變化

  5.I wouldn’t be anyone’s “accomplice” if there was nothing in it for me.

  對第5句威懾 選擇指出同謀是Lana 然後依次指證ID號列表、遺失物品報告單、螺絲刀

  下面選擇我沒有鐵證證明Gant殺害了Goodman Gant竟然和別人吃午餐去了

  就在我別無選擇 讓Lana出來作證的時候 Gant又回來了 當眾以判Ema有罪相威脅(這都行?)

  2月25日 下午2:04 聯邦地方法院2號休息室

  Ema從休息室回到了我的身邊

  ——————–存盤點——————–

  證人:Lana Skye

  —Gant&The Fabrication—

  1.I worked alongside Gant for years

  2.There’s no truth to this “blackmail” theory.

  3.I fabricated the evidence two years ago all by myself.

  4.When I found Prosecutor Marshall’s body,I rearranged the crime scene.

  5.My only motivation was to get Darke convicted.It had nothing to do with Ema.

  對第4句威懾後發生變化

  4.I broke off the tip of Darke’s knife,planted it inside the wound,then moved the body.

  對第4句威懾 選擇你為什麼移動屍體 增加第5句

  5.The pieces of the jar that shattered during the events threatened my plan.

  對第5句指證罐子 御劍請Lana講出事件的真相

  —Jar&Message in Blood—

  1.I immediately noticed the blood traces on the jar,

  2.but it was dark in the room and I didn’t have time to check it out.

  3.To be safe,I wiped away the blood.

  4.The fragments were large,so I’m sure I got them all.

  5.All I could think about was wiping them clean before they were discovered.

  對第4句指證罐子 我得出結論 Gant是第一個進入犯罪現場的人 我認為如果Gant做了這個手腳 他就有可

  能做了更大的手腳 因此我請Lana就真實的情況做證

  —Actual Crime Scene—

  Lana說有一張可以做為證據的照片給了我 就夾在證物書里 出示它證言開始 Lana口還沒張 Gant就聞風而至 他請我出示他保險櫃里的布片 我選的是”我沒有證據可以出示 ^-^” 一段Gant口里的真相過後 我選擇出示證據 那塊保險櫃里的布片 雖然上面有Ema的指紋 但是和另一件證物之間有着決定性的矛盾 Lana提供的那張照片

  一番辯論之後 選擇I didn’t 然後出示證物法 後面的情節就全是自動了 大家欣賞Gant對御劍講的富有深意的話吧

  對了 最後出示的表示兩個人有默契的證物是合而為一的那樣東西.

來源:遊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