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少女的下克上:評《文學少女》系列

作者:熊騰浩

文學少女的下克上:評《文學少女》系列

序、

《文學少女》系列(日版書名:「文學少女」シリーズ,下稱文少),是由野村美月所著,竹岡美穗擔任插畫的輕小說作品,連載於Fami通文庫。系列全16冊(本篇8冊、短篇集4冊(愛戀插話集)、外傳4冊(見習生系列以及《青澀作家和文學少女編輯》),另有包括漫畫和動畫在內的多種跨媒體改編,還有各種各樣混跡於各種文庫連著短篇企劃的餐後甜點(遠子語)。

如果把時間放在十年前,你隨便拉一位輕小說吧的吧友問他,要給沒看過輕小說的人推薦一部輕小說作品,他會讓你推薦什麼,十個人里有九個會告訴你去看《文少》,還有一個人是賣片哥,不會回你。

拋去筆者的主觀感受來看,文少也確實是「輕小說入坑作品」的最佳選擇之一。作為《這本輕小說真厲害!》(日版書名:このライトノベルがすごい!,下稱輕厲)2009年的榜首,文少的質量自不用說,相較於其他「二次元風味」更加濃厚的插畫來說,竹岡美穗的插畫賦予了文少更加偏向一般向文青作品的氣息。同時,文少作品本身的死宅氣息不算濃厚,也就更加容易被大眾所接受。

可惜的是野村大媽在《文少》和《光在地球之時……》(日版書名:ヒカルが地球にいたころ……,下稱《光在》)之後就一蹶不振,精神續作《成為吸血鬼的你開始一段永恆的愛》(日版書名:吸血鬼になったキミは永遠の愛をはじめる)已經初顯頹勢,到後面的作品就更翻不起什麼浪花了。說句不太好聽的,當野村大媽需要思考劇情的時候,就是她開始拉跨的時候。

不過這些都已經是後話了,#查詢野村美月狀態#的玩梗我們暫且放在一邊,還是把眼光拉回到2006年,來探尋一下文少的魅力所在。

一、

首先要指出的一點是,別看野村大媽一股子文青的氣息,和一眾輕小說作家格格不入,實際上她也是寫出過《Bad!Daddy親親壞老爹》(日版書名:Bad! Daddy)、《S與S的無賴同盟》(日版書名:SとSの不埒な同盟)還有《女裝家教》(日版書名:ドレスな僕がやんごとなき方々の家庭教師様な件,台譯:女裝皇家教師)這種看名字就已經非常本格的輕小說作品的人。所以,雖然《文少》在輕小說作品里面算是不怎麼輕小說的作品,但單憑文少光在,距離把野村美月開除輕小說作家籍還差的挺遠的。

而且,看《文少》還是要把眼光放回到十幾年前。2006年還是輕小說在探尋發展道路的階段,彼時「輕厲」才剛剛辦了兩年,別說喪失權威性了,權威性還沒打出來。所謂「輕小說的風格」在這個年代還遠遠沒有成型,各種現在大家耳熟能詳的套路都還沒有開始引領屬於自己的時代,輕小說業界一片百花齊放百家爭鳴。而《文少》在這一堆作品之中,風格甚至還算得上是主流。《文少》顯得不這麼輕小說,野村美月的選材固然有一定的原因,但關鍵還是它處在一個大家都不這麼輕小說的時代。

《文少》是帶有非常明顯的時代特徵的,就是用著喜劇的手法,講著成長和一點點悲劇的故事。當初大量的作品都帶有這樣的特色,比如《說謊的男孩與壞掉的女孩》(日版書名:噓つきみーくんと壊れたまーちゃん),比如《罪人與龍共舞》(日版書名:されど罪人は竜と踴る)。這是一個黑暗系輕小說還在主流活躍的時代,輕小說的「輕松愉快」和黑暗系的「黑」糅合在一起,兩種看起來格格不入的東西攪在一塊,意外的產生了奇妙的化學反應。但相比於上述兩部更加突出這二者雜糅之間的戲謔感的作品,《文少》還是把重點放在了心葉等人的成長之上,這才是野村美月更加擅長的東西。

文學少女的下克上:評《文學少女》系列

二、

野村美月到底擅不擅長自己思考劇情?

筆者個人的觀點是不擅長。讓大媽列個大綱還算合適,但是具體到單卷的起承轉合故事發展,野村美月的把控水準還不太能排得上號,所以《文少》也好,《光在》也好,都是非常成功的揚長避短。野村美月不需要思考太多的單卷劇情,寫不出著名的作品,難道照著故事發展寫一遍梗概還不會麼?

《文少》是野村美月把揚長避短發揮到了極致的作品。不擅長安排故事的起承轉合就不安排,直接套用經典作品就好。野村美月明擺著告訴了你我就是要用名著的故事線,但是她又非常巧妙地通過「文學少女」這個設定把這個取巧的小操作變得合理化,甚至還在其中塞了一點推理要素。這樣一來,沒有讀過原著的讀者自然不會對文少的故事劇情感到乏味和熟悉,讀過原著的作者還能通過自身的對作品的記憶參加進野村美月所埋下謎題的解密過程中。

能做到這一點,依靠的就單純是野村美月個人的長處所在了:她自己就是一個加大號的文學少女。比起她的寫作天賦,野村美月對作品的感受的天賦要出眾的多,她很好地意識到了這一點,然後最大限度地將它作為自己的武器來展現作品的魅力。《文少》是輕小說,更是滿載著一位文學少女的私貨的閱讀日記。

文學少女的下克上:評《文學少女》系列

三、

讓我們把眼光拉回到《文少》的角色上。

雖然心葉、美羽等人的刻畫都很棒,但是《文少》描寫最成功的角色當然還是唯一指定學姐天野遠子。遠子學姐有著學姐角色所能帶來的所有美好:她是在關鍵時刻能安慰你的可靠學姐,是在私下相處的時候會捉弄你的小惡魔學姐,是在脆弱時候也會想要依靠你的反差萌學姐,是在被叫吃書妖怪的時候會小小地生氣的可愛學姐,最重要的一點是,在所有這些現在已經非常常見的姐系角色的萌點之外,她還是一個對文學有著巨大熱愛的文學少女學姐。除去吃書的能力,這份有些普通又閃閃發光的興趣把遠子學姐從一個學姐系角色拉到了你的身邊,成為了一個散發著無限魅力但又似乎觸手可及的女孩子。

能做到這樣原因也很簡單,熟悉野村美月的讀者們都知道,除開本身就是個文學少女,野村美月還常常在網絡上分享自己又吃了些什麼好吃的,羨煞旁人。所以遠子學姐的特點就很好解釋了,通過吃書維生的女孩子,能感受到書中所蘊含的情感,並且每次吃完書之後可以用美食來形容它的「味道」,我們可以合理推斷天野遠子的能力就是野村美月在被問到「你最想獲得什麼超能力」的時候的答案。換句話說,遠子學姐這個角色絕對是野村美月這輩子能寫出的最好的角色,因為就是照著自己來寫的,所以直接免去了思考「這個角色在這兒應該會怎麼行動」的部分,怎麼寫怎麼生動自然,怎麼寫怎麼觸手可及,因為她本來就是一個在現實中可以見到的女孩子,雖然這個女孩子現在的年齡有點大。

文學少女的下克上:評《文學少女》系列

結語、

《文學少女》是輕小說歷史上的一顆明珠,是野村美月個人的奮斗和輕小說業界歷史的進程二者共同促進的結晶。

對於業界來說,除去拿過的各種榮譽之外,《文少》還證明了一件事情:一位不是所有能力都算出眾的作家,通過揚長避短究竟能夠做到什麼樣的一個水平。野村美月能憑借著優秀的題材和對自身的燃燒來叫板谷川流、西尾維新、支倉凍砂、賀東招二這群怪物,燃燒了輕小說界的下克上之魂。野村美月是有才能的,一個作家能寫得最好的書總是自己,而野村美月的才能就在於她真的能把自己這本書寫出來,然後有了文學少女,而遠子學姐的靈性和文少的經驗構成了光在。

但是,為什麼同樣是依照著已經有的作品行文,《文少》和《光在》寫的就很好看,到了以戲劇為主題的《吸血鬼》就拉了跨了呢?拋開文抄公三連擊所帶來的審美疲勞不看,這兩部作品的成功和野村美月本人的特點離不開關系。文少能取得成功的原因就不再贅述,在寫光在的時候,野村美月還帶著遠子學姐那股靈性,又有了文少多年的積淀,才能把這部作品演繹的如此完美。到了吸血鬼的時候,一個是從文學作品到戲劇終究有著不小的跨度,二是比起雖然同為經典作品,戲劇和小說在表現形式上還是有著很大的差異。即使有著劇本的幫助,體裁上也和小說差了許多,沒了多種加成的野村美月只能以正常水平發揮,那展現出來的東西也就這樣了。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文少是各種機緣巧合之下的產物,更是一名並非天才型作者所能綻放出的最絢麗的煙火。所以其實不是野村美月水平下降了,實際上她的水平一直保持著,而《文少》是和《光在》兩部作品對於她來說是超水平的發揮,是在眾多的靈感之中抓到了最為閃亮的那一份。

所以,即便現在野村美月和Fami通文庫同進退共存亡——都拉的離譜,在吐槽她的新作品的同時,我們還是在懷念著文少曾經給一代輕小說讀者帶來的感動,畢竟再也不會有第二本文少,也許也不會有第二個野村美月了。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