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哲學講義(三):行為主義

行為主義(Behaviourism)發跡於上世紀初,首先作為一種反對當時流行的內省主義(introspectionism)心理學的思潮,最早由J. B. 華生提出。作為一種哲學立場的行為主義認為,行為構成(constitutive of)心靈,是心靈的構成要素;心靈就是表現出某些行為模式的傾向(propensity)或能力(capacity)。

I. 笛卡爾劇場與盒中甲蟲

傳統的二元論者,如其代表人物笛卡爾,認為心靈是作為心靈活動發生的場所的內在的舞台,即「笛卡爾劇場」(Cartesian Theater)。在這個私密的劇場中,我們一切的感覺、情感和意志不斷出現又消失,並且這一切都只有作為主體的我們自己能夠經歷,電影《頭腦特工隊》很好地呈現了「笛卡爾劇場」這一概念(下圖)。

心靈哲學講義(三):行為主義

然而自二十世紀以來,諸如笛卡爾劇場的傳統二元論觀點遭遇了各種批評,其中最嚴重的指控莫過於:二元論讓我們無法獲知他人是否和我們一樣具有心靈。

維根斯坦在其後期代表著作《哲學研究》中針對「私人語言」問題提出了「盒中甲蟲」(Beetle-in-the-box)論證,這一論證同樣適用於對於他者心靈是否存在的問題。這個論證的內容是:假設每個人都有一個盒子,盒中有一個東西,所有人都管自己盒子里的東西叫「甲蟲」;每個人都只能看見自己盒子里的東西,而無法看到別人盒子里的東西;那麼即使每個人盒子里的東西都不一樣,我們也無法知道自己和別人的盒子里的東西是否同樣是甲蟲。如果把這里的甲蟲替換為笛卡爾劇場意義上的心靈,那麼就會出現同樣的問題:我們怎麼知道他人的內在是否具有和我們同樣的心靈呢?畢竟,我們每個人都只能知道自己擁有著怎樣的內在的心靈。

維根斯坦的盒中甲蟲論證還促使哲學家反思,如果笛卡爾劇場成立,那麼一些與心靈現象相關的詞匯的意義就無法確定,因為如「疼痛」一類與心靈狀態相關的詞匯很有可能對於你和我分別而言截然不同。

顯而易見,行為作為一種具有主體間性的、公開的、可觀察的事物,很好地彌補了「笛卡爾劇場」的不足。作為對傳統二元論者的一種回應,行為主義拒斥將心靈視為內在的影像,而是試圖將心靈和心理現象詞匯的意義建立在公開可見和可證實的事實,即人的外在行為上。

II. 行為是什麼?

行為主義面臨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對行為的定義與分類。行為可以被定義為人類或器官組織甚至是機械繫統所做出的任何可公開觀察(publicly observable)的事。行為還可以被分為以下四大類:

  • 生理反應(physiological reactions and responses):例如咳嗽。
  • 身體運動(bodily movements):例如走路。
  • 包含身體運動的行為(actions involving bodily motions):例如打招呼。
  • 不包含身體運動的行動(actions not involving overt bodily motions):例如做出判斷。
  • 對於行為主義者而言,第4類由於通常是不可被直接觀察到的內在心理活動,因此不被視作他們所說的行為。第3類活動也常有心理活動參與,因此只有第1類和第2類行為被行為主義者接受。

    III. 邏輯行為主義及其論證

    邏輯行為主義(logical behaviourism)的代表人物亨佩爾(Carl G. Hempel)認為,所有的心理學表述都只是人和動物的生理反應特徵的概括。這種觀點之所以被稱為「邏輯行為主義」是因為它表達了一種心理學表述和行為表述之間封閉的邏輯關系。邏輯行為主義又被稱為「分析的行為主義」(analytic behavouirsm)或者「哲學的行為主義」(philosophical behavourism),本質上表達了陳述心理現象的句子和陳述行為的句子之間的可翻譯性。

    亨佩爾為邏輯行為主義提供了重要論證,其內容如下:

  • 句子的意義由其證實條件(verification conditions)賦予,意即,一個句子表達的意義就是證實該句子為真的條件(「意義=證實條件」的觀點是「意義=真值條件/truth-condition」觀點進一步的發展)。
  • 如果同一句子的意義能夠被不同人理解,那麼該句子的證實條件就能為不同人所獲取,即必須是可公開觀察到的。
  • 只有行為和生理現象能夠被公開觀察到。
  • 因此,心理學陳述的意義必須由陳述可公開觀察到的行為和生理現象的句子確定。
  • 例如,「小明牙疼」可以被翻譯為「小明做出流淚等動作;小明被檢查出齲齒;小明的神經系統呈現某種狀態」等。

    IV. 定義「行為」時面臨的困難

    對於一些高級認知活動,例如信念(beliefs),我們必須通過語言活動(verbal behacviour)來將其與特定的外在行為對應起來。例如小明相信地球是平的,這一信念只有在被詢問時才能得知。這也是為什麼行為主義者將「行為」定義為在某種情況下做出某種行為的傾向(disposition/propensity),而不是真地實施某種行為。

    然而行為主義對於信念的這種定義面臨著許多困難。首先,當小明被問道「地球是什麼形狀」並答道「地球是平的」時,這已經預設了小明能夠理解語言,而理解語言本身屬於一種未被行為主義者定義的心理狀態。其次,這一對話過程也預設了小明希望告知真相,而這也是一種心理狀態。

    上述表明,心理狀態與行為之間的關系遠比行為主義者想像的要復雜許多,並且心靈與行為之間的關聯並非總是成立的(defeasible),而是能夠被未來更多的心理狀態廢止。例如,小紅相信開窗能夠給屋內通風,但是瑪麗不一定會因此開窗,而是有可能進一步想到開窗會讓屋外的噪音進來並選擇不開窗。

    由此看來,將所有陳述心理狀態的句子翻譯成陳述行為的句子是一項不可能實現的事業。

    V. 心靈與行為之間的蘊含關系

    某些心理狀態,例如疼痛,與生理行為之間的關系更為密切,因此部分哲學家認為,這些心理狀態蘊含了某些行為,好比「疼痛」蘊含了「皺眉、流淚」等行為。

    但是某些特別能忍痛的人不一定真地會做出這些行為,因此一些哲學家認為(上文已提及)這些心理狀態蘊含了在某些情況下做出某些行為的傾向。

    然而,對於一些動植物而言,它們在感到疼痛時不會做出和人類一樣的表現,難道它們就不會感到疼痛嗎?對此許多生物學家都不認同。一些哲學家為此提出了弱行為蘊含論(weak behaviour entailment thesis)。根據這種觀點,任何能夠感受到疼痛的物種,它們疼痛的心理狀態都對應於各自的某些行為傾向,不存在普遍的疼痛行為。但是這種理論也使疼痛的行為主義定義變得愈發模糊。

    VI. 本體論的行為主義

    上文已經介紹過邏輯行為主義,它是關於陳述心理狀態的語言與陳述行為的語言之間的關系的觀點,因此總體上是一種和語言相關的觀點。這一節將介紹另一種觀點,這種觀點與心理狀態本身相關,稱為本體論的行為主義(ontological behaviourism)。

    本體論的行為主義者認為,不存在心理狀態或內在的心靈事件,只存在行為和行為的傾向;即使心靈狀態存在,它們也不具備任何後果。這種觀點也可以看成是一種心理消除主義(psychological eliminativism)。

    邏輯行為主義與本體論的行為主義之間並不相互等同,並且前者不蘊含後者,後者也不蘊含前者。

    VII. 心靈與行為之間的關系再探

    金在權在本節試圖提出一種對於疼痛與疼痛行為之間關系的新觀點。他認為,藉助克里普克的指稱理論,可以將疼痛與疼痛行為之間的關系看成一種先驗偶然的關系。克里普克在他的《命名與必然性》一書中曾論證道,將一米的標准長度定義為巴黎某金庫中一塊鉑銥合金的長度,那麼一米的標准長度(即這塊合金的實際長度)與一米的長度之間就存在偶然的關系,因為很有可能在某個鄰近的平行宇宙中,我們選擇了另一塊合金來定義一米的長度。但是,這塊合金的長度與一米也存在一種先驗的關系,因為我們對於這塊合金長一米的知識不是通過後天經驗學習得出的,而是通過定義和命名。

    同樣,疼痛與疼痛行為之間也可以看作存在這樣一種先驗偶然關系。我們的疼痛在另一個可能世界里不一定表現出和我們在這個世界里相同的行為,因而二者之間的關系是偶然的。但是,我們通過對疼痛做出定義,將其指稱確立為某些行為,這就讓疼痛與其對應行為之間具備了一種先驗的關系。

    VIII. 行為主義心理學

    行為主義不僅是一種哲學觀點,同樣也是一種心理學思潮,曾在指導心理學的研究方法、研究領域、理論目標和標准上起了重要作用。例如,方法論上的行為主義(methodological behaviourism)認為,心理學中唯一可接受的證據只有可觀察的行為數據。

    對於科學家而言,心理學數據的可觀察性是為了確保理論的客觀性與主體間可測試性(intersubjective testability,或者可理解為實驗的可重復性)。

    從方法論上的行為主義還衍生出了幾種更激進的行為主義(如斯金納)。根據這些觀點,心理學理論不能涉及任何與內在心靈狀態相關的事物,而只需訴諸於外在的刺激和行為。

    IX. 行為之於心靈的重要性

    在討論時心靈哲學的問題時,不可否認,最重要的東西有三個:心靈,大腦,行為。並且,心靈-身體難題只有在完美澄清了這三者之間的關系之後才能得到解決。本書作者金在權在這一節提出了他所認為的三者之間的關系:

  • 大腦是心靈的本體論基礎。
  • 大腦和心靈導致行為(是行為的原因)。
  • 行為是陳述心靈狀態的句子的語義基礎,它確定了心理學陳述的意義。
  • 行為是他者的心靈存在的首要和唯一的證據。
  • 由此看來,盡管行為與心靈之間的關系不能被高估,但也不能被低估。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歡迎關注我的公眾號:冷帯雨林(ID:coldzonerainforest)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