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系列真的能被改編成「恐怖電影」嗎?

不是我們信不過你光榮,根本問題在於,大家現在最想看到的就不是「恐怖電影」。

《零》系列真的能被改編成「恐怖電影」嗎?

咳…你們別想太歪了,我的意思是,玩家們現在最想看到的是《零》的正統續作。

可能大家都忘了,今年是光榮旗下日式美少女恐怖遊戲《零》系列的20周年,這不怪你們,畢竟這個系列已經7年沒有推出過新作了,而這兩年忙著聯動塞爾達、女神異聞錄等大牌ip的光榮,心里哪還裝得下這個每一作平均銷量10萬的小眾系列啊。

2021都過了一半,望眼欲穿的玩家才從日本遊戲機設備製造商Yamaza Group的嘴里,撬出了《零》系列的最新「續作」——《零》柏青哥。

《零》系列真的能被改編成「恐怖電影」嗎?

宣傳語中「柏青哥史上從未有過的恐怖體驗」「濃縮在2分鍾里的系列精髓」,看得人實在是又想笑又想哭。

不過也有一個好消息,盡管《零》粉們沒等到真正的續作,光榮至少將2014年登陸WIIU的《零:濡鴉的巫女》重製版拿出來了,而且登陸全平台,對於那些不願意為了一款遊戲買一台主機錯過了的玩家而言,這個20周年總算是有點誠意。

《零》系列真的能被改編成「恐怖電影」嗎?

而就在前幾天,光榮旗下GUST工作室的製作人菊地啓介也承認,《零》的20周年企劃中還有一部改編電影,這個消息足以點燃玩家的熱情,原來之前都錯怪你了,光榮並沒有忘記《零》,今年重製版賣得好,明年續作就登錄PS5!

不過,先別急著拔高期待,其實在去年,曾經執導電影版《寂靜嶺》的法國導演克里斯多夫·甘斯,便暗示自己在參與《零》系列的電影改編工作,而今年菊地啓介的說辭依然是正在製作中,我更傾向於這麼理解,《零》的改編電影還在「新建文件夾」的階段。

《零》系列真的能被改編成「恐怖電影」嗎?

因為《零》想要電影化,首先需要面對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這個系列的受眾實在太少了。

2001年,系列首作《零~ZERO》登錄於PS2平台,據占卜網推算銷量大概在12萬左右,之後每一作的銷量曲線都很平穩,基本都是在10萬上下,直到今天,我們也沒能看到光榮發布過「恭賀系列銷量超過1XX萬」的喜訊。

我們知道,作為一種資歷尚淺的年輕類型片,遊戲改編電影從1994年《街頭霸王》上映到現在也就過了27年,期間出了不少可堪一看的良作,細數能夠被搬上銀幕的題材,《古墓麗影》《惡靈古堡》《吃豆人》《索尼克》…它們已經不只是一款遊戲的代名詞,而都代表了各自獨特的文化符號。這些遊戲已經將自己的知名度破圈到了非玩家群體中,是普通電影觀眾能為改編電影買單的關鍵。

《零》系列真的能被改編成「恐怖電影」嗎?

有利才能讓人可圖,才有成本去製作改編電影,以《零》系列的商業成就和ip知名度,則無限拉高了它能成功走下工業流水線的難度。

所以我先想像了一下,自己該如何向一個非玩家安利《零》的改編電影——這部電影的主角是一個或幾個美少女,她們來到一座荒山里尋找一個被掩藏多年的真相,電影的主要場景是一處不知道被廢棄了多久的老宅,電影中還會出現民俗神話中常見的妖魔鬼怪,對了,美少女「賣肉」也是這部電影的主要看點之一。

《零》系列真的能被改編成「恐怖電影」嗎?

▲但這怎麼…聽著就和山寨電影一樣

事實上,2014年時借著系列正統續作《零:濡鴉的巫女》登錄WIIU平台,光榮也找到了導演安里麻里,拍攝了以遊戲《零》系列為題材的衍生小說《零 ~ゼロ~ 女の子だけがかかる呪い》改編的電影《零》。

《零》系列真的能被改編成「恐怖電影」嗎?

翻翻這位女導演之前的作品集,你會找到《真實魔鬼遊戲》這樣充斥著血漿、暴力、獵奇的B級恐怖片,還有《咒怨:黑少女》這樣蹭名作熱度的山寨作品,2014版《零》看上去也很「網大」,美少女貼貼、古老修道院、神秘的詛咒等元素一應俱全。

它的成績並不算理想,豆瓣5.2分,IMDb5.8分,全球票房88萬美元,只能說既不叫好也不叫座,網上資源都不太好找的那種。

《零》系列真的能被改編成「恐怖電影」嗎?

而除了受眾問題和前一作改編的失敗,《零》系列本身的遊戲素質也並不太適合改編。

我的意思不是說《零》系列的素質不行,恰恰相反,它在我心中是可以說是日式恐怖遊戲的巔峰,系列每一作都有著大量可探索的信件、紙條、筆記等過去發生的文字要素,以填充世界觀、彌補稍顯薄弱的主線,除了jumpscare等實用技巧嚇你一跳,運鏡和遊戲整體節奏把控得都相當不錯,玩起來就和看日式恐怖片差不多,代入感很強。

而站在遊戲玩家的角度上,我們自然希望能夠在電影的某一個鏡頭中就找到玩遊戲的熟悉感。

比如,用攝影機除靈是貫穿系列一個很經典的設定,攝影機就像是《惡靈古堡》里的熱武器一樣,玩家可以通過惡靈拍照「超度」它,不同的膠卷還會提升攝影機對怪物造成的攻擊力,更換鏡頭類型還可以為攝影機改裝出「連射」「束縛」「在怨靈攻擊瞬間拍照造成大量傷害」等特殊效果。

《零》系列真的能被改編成「恐怖電影」嗎?

這也為《零》的電影化帶來了一個挑戰,在《惡靈古堡》《寂靜嶺》中,我們也能用槍打敗怪物,但熱武器不是這些遊戲的專屬特色,在它們的改編電影中,槍械只是一個普通的道具,攝影機則是《零》的核心元素,而它的來歷和作用,已經足夠用一整部電影來解釋了,如果在電影中不提及,非玩家可能會看不懂甚至出戲。

當然也可以弱化攝影機在電影中的表現,在上面提到的2014版《零》中,導演就還原了這一經典元素,只不過電影中的攝影機更像是一個可有可無的道具,只能拍美少女貼貼,無法除靈,對系列玩家而言,這種彩蛋性質的致敬並不是一個「好活」。

《零》系列真的能被改編成「恐怖電影」嗎?

不只是攝影機難以在電影中展現,稍微回想一下《零》系列該如何展現自己獨特的魅力,你會發現自己的思路總會往比較「歪」的方向發展。

《零》系列真的能被改編成「恐怖電影」嗎?

這都怪光榮是一家「老牌黃油」廠,他太懂了,在《零濡鴉之巫女》中,真實的天氣系統是本作的賣點之一,也為遊戲引入了一個看上去沒什麼卵用的機制——濡濕。

你操作的女主角在雨天行動時,她身上的衣服會隨著淋雨時間變長而逐漸透明,從一開始欣賞美少女發梢滴落的水珠,到透過濡濕的襯衣可以看到黑色肩帶的朦朧美感,再到完全濕透衣物緊緊貼著肌膚,只差一層就能夠捅破「窗戶紙」的大飽眼福。光榮還很貼心地做了好幾個階段的濡濕效果,就算是在機能不佳的WIIU上,體驗異常真實的濡濕系統還是感動到了我。

《零》系列真的能被改編成「恐怖電影」嗎?

就算是在沒雨的室內場景,也遍布剛沒過腳踝的水坑,遊戲流程中還常常伴隨著女角色被怨靈嚇到/直接推進水坑的殺必死演出,不得不說,光榮是真的懂男人。

《零》系列真的能被改編成「恐怖電影」嗎?

▲開發引擎干點什麼不好,非要用在GHS上

在各位老司機看到這一作使用了《死或生》系列的柔軟引擎時,應該已經露出會心一笑了。要是不還原濡濕系統,我第一個帶頭不買帳,要是太還原了,那麼恐怕我們在正經院線上也看不到這部電影了。

不管是在遊戲還原度還是在尺度把控上,《零》系列還原起來都太難了,就算現在的《零》在成功端出《寂靜嶺》改編電影的導演手中,對於一個歐美佬能夠深入研究日本民俗傳說,好好詮釋一個日式恐怖故事,我依然不包任何期待,我現在只希望《零:濡鴉之巫女》的重製版能夠取得一個不錯的成績,這樣的話,至少我們還能在P站上欣賞到各種「同人作品」。

《零》系列真的能被改編成「恐怖電影」嗎?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