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審視”走出非洲”理論:來自遺傳分析和人工智慧的新敘述

來自愛沙尼亞和義大利的研究人員通過結合神經網絡和統計數據開發了一種創新方法。利用這種新開發的方法,他們完善了”走出非洲”的設想。研究人員聲稱,”走出非洲”擴張前後的非洲動態比以前想像的要復雜。

考古學家和遺傳學家一致認為,所有現代人都是在30萬年前左右起源於非洲的某個地方。殖民全球其他地區的人口流動發生在大約6-7萬年前。針對Y染色體數據(遵循父系血統)和線粒體基因組(遵循母系血統)的研究都認同這一點。然而,離開非洲的人與目前居住在非洲大陸的人類人口之間的確切關系並不完全了解。

一個簡單的模型可以看到非洲內部人口分化的第一階段,然後是現代歐亞人的祖先和現代東非或東北非洲人的祖先之間的分離。最近發表在《美國人類遺傳學雜誌》上的有關這一主題的新研究認為,在非洲以外的擴張之前,有一個從東非到西非的重大人口流動。這一事件可能使西非和東非人同質化。這一更替可能占當代西非基因庫的90%,增加了西非人和歐亞人之間的親和力。這一事件更好地解釋了從遺傳數據中推斷出的非洲人和非非洲人之間分離時間的下限(約6萬年前)。

“以前對Y染色體也提出過類似的假說。但這是我們第一次為常染色體DNA證明這一點,”來自巴里大學的這項研究的主要作者弗朗西斯科·蒙蒂納羅說。常染色體DNA來自父母雙方,而不是Y染色體或線粒體,後者只來自我們父母中的一方。

“看到我們對人類過去的理解變得越來越復雜和詳細,這很吸引人。”來自塔爾圖大學的主要合著者瓦西里-潘克拉托夫(Vasili Pankratov)說:”我們的新模型可以給我們一個線索,為什麼西非與非洲以外的人口顯示出如此年輕的分離時間。”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