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銳教育垮台?7萬家長退款無門 其實敗局早已註定

「我是優勝教育的被害者,現在又遇上了精銳教育」。身在北京的李女士很苦惱:2020年10月優勝教育爆雷倒閉,自己的損失不少。時隔一年,又遇到精銳教育暫停營業,退費無門,也是一筆很大的損失。

精銳教育身陷破產危機 數百名家長圍聚上海總部要求退費

文 | 新浪科技 花子健

編輯 | 韓大鵬

林女士也是如此遭遇,「我被優勝坑了之後,就特別小心,沒想到被精銳又坑了,大意了。」林女士兩次損失加起來不少於十萬,但是具體的數額她已不願再提及。

「我在精銳教育剛交了差不多20萬,沒過幾天通知我要停課了。我才反應過來,上當了。」黃女士不無後悔地說。

…………

僅在北京,損失過10萬的家長就不在少數,還有絕大部分的家長剩餘的課時價值在5萬左右。「一個退費群500人,加起來的損失差不多2000萬。」以上受訪者均表示,主要是精銳教育主打的是高端一對一輔導,客單價非常高,很多家長每次續費至少都是交10萬。

在精銳教育的官方話術中,多次提及經營困難是受到「雙減」政策的影響,但正如此前已經爆雷的優勝教育一樣,精銳教育的倒下絕非能簡單歸咎於「雙減」。糟糕的財務管理、激進的資本擴張、持續的巨額虧損早已掏空了精銳教育,敗局也早已註定。

調查:平均每人帳戶剩餘4.2萬元

多位在8月就已經申請退費的家長告訴新浪科技,錢一直沒有到帳,隨著時間一點點消耗,他們心里的不安逐步增加。最終,在國慶假期後,他們的擔憂成為了現實。

精銳教育資金鏈危機的爆發,更像是一起羅生門。

10月7日晚,一張疑似精銳教育創始人張熙所發朋友圈的截圖引起了關注。截圖的文字現實,張熙在向親友、客戶和精銳的小夥伴以及所有關照愛護過精銳的朋友們表示最深刻的歉意,「一心做教育,但確實投資擴張太過激進和疏於投資及財務管理,特別是巨人的收購是我的滑鐵盧,導致今天的局面」。在朋友圈的結尾,他聲稱自己為做好教育而傾家盪產了,還罹患抑鬱症。

很快,精銳教育進行了辟謠,稱該截圖並非張熙的朋友圈內容。張熙本人也澄清:「我沒事,精銳好好的,我也好好的,我和精銳的一萬名夥伴在政府的幫助下要做率先轉型成功的教育企業,我會像以前一樣熱愛教育、熱愛精銳。行業的低潮時刻,但相信光明!」

實際情況卻不如張熙所說的那樣「好好的」。一位精銳教育的教師告訴新浪科技,本來10月8日發的工資沒有按時到帳,對方說會延遲到26日,不過,「有的教師三個月沒領到薪水了,也有的是一個月,我的9月薪水估計沒戲了。」他說。

或是受困於無錢賠償,精銳教育的人事部門並沒有大規模通知教師辦理離職手續,只是對於提出離職的教師,短時間就可以辦理完離職手續。新浪科技在北京金源世紀城校區看到,正常工作時間依然有教師進出,只是該校區已經不再上課,因為教師們都沒有拿到薪水。

國慶假期結束前,該校區還在正常上課,但自國慶假期結束後,這個校區只剩每天前來了解情況、申請退費的家長,而他們面對的則是一言不發,同樣迷茫和無助的教師,以及只會重復那幾句話,讓家長們登記信息的工作人員。

在精銳教育金源世紀城校區的門口,張貼著一張新的A4紙,是某位家長組建的微信群,用來籠絡其他退費無門的家長。精銳教育的工作人員也沒有對這張紙進行處理,任由起張貼在唯一的入口處。不到48小時,這個群就已經達到500人滿員的規模。

精銳教育垮台?7萬家長退款無門 其實敗局早已註定

新浪科技在群里進行了粗略統計,有37位家長提交了剩餘課時的金額,平均每人剩餘大約為4.2萬元,最多的一位家長帳戶內仍有10萬元的課時沒有消耗。

精銳教育垮台?7萬家長退款無門 其實敗局早已註定

新浪科技隨機統計(來源:相關家長)

「我們這些家長,有優勝教育和精銳教育都踩了的。很多人都不只是報了一家教培,掌門一對一、邁格森、好未來(學而思)都有報,不知道其他平台怎麼樣。」安女士說,她在邁格森申請退款,長達兩個月才到帳,期間也一度擔憂無法退款。

有不少類似於安女士的家長,還在等待邁格森退款。「看到她能拿到退款,多少安心一點了。邁格森是新東方的,可能是更有保障一點,但等得越長越心慌。」黃女士只能這樣自我安慰,此外她還申請了掌門一對一的退款,也處於等待過程。

一位已經離開教培行業的從業者告訴新浪科技,隨著越來越多的教培機構出現退費難的情況,帶來的恐慌會促使越來越多的家長申請退費,對於機構來說,這是更加困難的事情。「畢竟很多機構都有巨額虧損,打廣告、付工資等,明天的錢拿來今天花是很常見的。」言下之意,是有不少的機構將家長的預付費挪作他用。

探因:機構們其實早已被「掏空」

精銳教育的倒下絕非在一日之間,而是在很早的時候,精銳教育糟糕的財務管理、激進的資本擴張,早已為目前的局面埋了不少「雷」。

精銳教育招股書透露,公司創始人張熙通過股份轉讓套現了上億資金,並且長期免費借用公司資金用於個人生活,借款超過8000萬元。

截至2015年8月末、2016年8月末、2017年8月末以及2017年11月末,張熙欠精銳教育借款分別為3150萬元、3500萬元、8125萬元、2128萬元。精銳教育稱其借款目的為個人使用。且這些借款無利息、無擔保、無固定期限,直至2018年3月臨近上市時,張熙才將上述款項歸還。

這是精銳教育財務管理非常糟糕的縮影。同時,精銳教育一直處於虧損中,而燒錢並沒有為精銳教育積累核心優勢。

精銳教育的財報顯示,截至2020年8月31日的2020財年,精銳教育淨虧損達7.69億元。2021財年第一和第二季度,精銳教育的淨虧損分別為1.59億元、1.72億元,合計已達11億元。

虧損沒有阻礙精銳教育擴張的決心。根據公開資料,2018年9月,精銳教育2.4億元收購天津華英。2020年2月,再以3.11億元收購溢米輔導。2020年6月,以1.45億元收購上海優盛。其他投資標的還包括家學天地、小小地球、培飛思維數學等。

在多起收購中,巨人教育對於精銳教育的吸血最為嚴重。2018年10月,精銳教育以2.39億元收購了巨人教育30%股權,2019年3月賣出了12%的股權,但獲得了巨人教育運營的全權委託。

所以在2019財年,精銳教育向巨人教育提供了一筆7.2億余元的5年期可轉股貸款,年息10%。但精銳教育並未在此後選擇債轉股,而是從2019年12月起免除了貸款利息。2020財年,精銳教育又向巨人教育貸款1.7億余元。隨著巨人教育倒下,精銳教育在其中賠了超過10億元。

激進投資,不「節流」的精銳教育,在「開源」上也顯得力不從心。精銳VIP是精銳教育的核心業務,在營收中占比超過7成,但精銳VIP業務的學生人數已連續三個季度下降。到2021財年第二季度,精銳VIP的月均學生人數為75199人。

由此帶來的是資不抵債、被掏空的精銳教育。截至2021年2月28日的2021財年第二季度,精銳教育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受限現金和短期投資共10.17億元。但同期的短期和長期借款共15.1億元,實際已經處於資不抵債的局面。

10月12日晚上,精銳教育發布了致精銳學員及家長的一封信,在信中精銳教育承認,「公司面臨巨大的經營困難,為對得起家長的期待和重任,公司嘗試了各種辦法和努力,但已經無法維持正常運營」。

精銳教育表示,計劃全面轉型非學科業務,並自2021年10月12日起暫停營業。10月12日,精銳教育在美股市場暫停交易。

但精銳教育留下是一地雞毛。截至2月28日第二季度財報顯示,精銳教育的遞延收入為27.31億元,這些是尚未交付課程的預收學費,在這背後牽扯到的是數以萬計的家長人均數萬元的損失。

消費者投訴平台黑貓上一則在10月9日發布的投訴顯示,一位家長於今年5月為孩子在上海松江校區購買了3年的高中課時,總費用近53萬元,目前還剩近50萬元。今年8月提出了退費事項,但遲遲未收到退款,9月21日其收到通知到校區簽署了蓋章的學員退費確認書,但至今仍未到帳。

就在精銳教育倒下的幾乎同一時間,10月12日,黑貓新增大量關於輕輕教育的投訴,僅當天輕輕教育的累計投訴量就超過500件,集中問題為暫停上課、退費困難。

黑貓提供的四起典型案例顯示,有兩位家長的涉及金額超2萬元,一位家長在一萬元以上,另外一位為6790元,平均損失超過1.5萬元。

在精銳教育遭遇退費困難的李女士告訴新浪科技,「同事的孩子在輕輕教育補課,突然也退不出錢了,校區也空無一人,非常突然。前幾天聽說還在上課的。」

10月12日下午,輕輕教育發布公告稱,旗下原有的1對1課程,即日起將暫停服務。家長所有未消耗的1對1課程,可以在其他平台進行課時兌換。此外,輕輕教育決定轉型,將聚焦於為廣大家庭提供優質的錄播課程。

早年,輕輕教育從O2O相結合的教學模式轉型為K12在線1對模式。天眼查App顯示,輕輕教育先後共獲得6輪融資,投資方包括IDG資本、紅杉中國等。

在這兩起「爆雷」之前並不長的時間里,巨人教育倒閉、華爾街英語破產、東方優播關停,流利說和瑞思教育收到紐交所的退市警示函。再加上,網易有道、高途(前身為跟誰學)、好未來等連續出現巨額虧損。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校外教培的困難絕非因「雙減」而起,只是「雙減」揭開了行業看似繁華之下積累已久的問題——趁著風口,校外教培大打價格戰、搶奪師生資源、重金投入廣告營銷,無序擴張,才為今日的困難埋下禍根。

追責:根本不具備復課資格?

精銳教育的問題,絕不是一紙公告以及「轉型困難」就能解決。許多家長在談到精銳教育時,均表示希望能對精銳教育進行追責。

一位來自北京東城的家長告訴新浪科技,自己從區教委得知精銳並不在教委公布的白名單中,在監管帳戶上也是沒有資金,證明其是不具備復課資格的,但是精銳教育卻一直在東城區的校區上課,輔導老師也依然勸家長續費。

精銳教育垮台?7萬家長退款無門 其實敗局早已註定

「教委答復我說,已經聯合工商及其他執法部門在10月12日約談精銳教育,要求精銳提供解決方案。」這位家長說。

王女士則告訴新浪科技,精銳教育的確沒有具備復課的資格,自己的孩子只能跟著精銳採取「打游擊」的方式上課,在8月份的時候被投訴後,區教委聯合公安等執法部門上門執法,「我接到通知去現場,才把孩子接了回來。」王女士從那一次事件後決定退費,但一直沒有退成功。

不僅沒有為家長退費,精銳教育反而在8月、9月還持續讓家長續費。一位林姓家長告訴新浪科技,他是8月底為孩子續費的。「我九月底交錢,買了下一年的課,可一節課還沒上。加上之前的,超過10萬元。」一位劉姓家長說,也是從8月開始,精銳已經陸續出現欠薪的情況。

精銳教育垮台?7萬家長退款無門 其實敗局早已註定

在不具備復課資格的情況下,精銳教育不僅強行復課,還在缺少持續履約能力的情況下誘導家長續費,且收取超過3個月的預存學費,這些都需要精銳教育承擔相應的責任。

從優勝教育到精銳教育,過去一年時間,校外教培行業發生巨變。一個又一個「精銳教育」倒下的背後,實則是校外教培惡性競爭的亂象,也是被資本催熟之後無序發展,進而被掏空的真實寫照。

這樣的校外教培,不要也罷。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