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道即巔峰?丨《英雄聯盟》RNG隊史 · 零

封面來自:Flickr

2021 年 10 月 23 日,RNG(Royal Never Give Up)在四分之一決賽上 2-3 輸給 EDG(Edward Gaming)提前告別 S11 世界賽。這是 RNG 建隊以來第 7 次劍指冠軍,也是第 7 次鎩羽而歸。

出道即巔峰?丨《英雄聯盟》RNG隊史 · 零

借賀煒老師的話「他們已經到過很多人永遠無法企及的高度。作為他們的粉絲當然是得到滿足還會想要更多的滿足,這無可厚非」,嘴上說著「今年的成績已經足夠讓人滿足了」,回過神來卻還是意難平。從 13 年、 14 年輸掉比賽的憤怒,到 17 年、 18 年輸掉比賽的錯愕,再到如今輸掉比賽的唏噓,是 RNG 告訴了我「青春不只是詩和遠方,還有操蛋和狗屎」。

如今 RNG 已走過九載光陰,從以前的「小作坊」再到現在的「大house」,里面的趣事整活不可謂不多。

故事要從這里說起

2012 年 5 月,皇族電子競技俱樂部《英雄聯盟》分部正式成立,旗下共有兩支戰隊:一隊 RYL(Royal Club)與二隊 LMQ(皇族天賜)。而 RYL 正是 RNG 的前前世。

同年 7 月,RYL 參加了首個線上職業比賽 Go4LoL Pro Asia Season 2。雖說成績不能讓房東太太滿意(倒數第二名),但或多或少算是擺脫了「一群臭打遊戲的」標簽。

之後在騰訊舉辦 TGA 大獎賽中,RYL 在半決賽戰勝 IG(Invictus Gaming)打入決賽,但最終以 1-2 的成績輸給了「無敵」的 WE.GiGABYTE 獲得亞軍。同月,戰術目鏡販子 GUNNAR 舉辦了《英雄聯盟》邀請賽。RYL 在決賽以 2-1 的成績戰勝 OMG(Oh My God)獲得了隊史上第一個線下職業比賽冠軍。

遺憾的是,因為時間沖突 WE.GiGABYTE 放棄了比賽,RYL 沒能完成復仇。

出道即巔峰?丨《英雄聯盟》RNG隊史 · 零

可以說 RYL 在建隊後的半年時間里東征西伐,嶄露鋒芒。腳下的賽場網吧已不足以滿足溢出的欲望,他需要更大的舞台。

WE.GiGABYTE 後面的 GiGABYTE 意味著技嘉是隊伍的贊助商。這是 WE 的一隊,二隊叫 WE.i-Rocks。後文提及到的 PE 是由二隊脫離 WE 後組建的。

只要我們不停下腳步,道路就會不斷延伸

2013 年春,《英雄聯盟》職業聯賽(League of Legends Pro League, LPL,是中國最高級別的《英雄聯盟》職業比賽,同時也是中國賽區通往每年《英雄聯盟》季中冠軍賽和《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的唯一渠道 )開賽。同時也是《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的第三個舉辦年,即 S3。

這一年 S 賽的選拔機制仍在建設階段,季後賽排名並不作為選拔標准,打完夏季常規賽之後,S3 中國區預選賽直接開啟,季後賽則需要等到 S3 結束後再開打。這「造就」了目前 LPL 唯一一支獲得了夏季季後賽冠軍卻無緣 S 賽的隊伍 PE(Positive Energy)。

出道即巔峰?丨《英雄聯盟》RNG隊史 · 零

將視角回移,RYL 在首屆 LPL 中獲得了春季常規賽第五、夏季常規賽第二的成績。並在隨後的 S3 中國區預選賽中擊敗 IG 與 OMG 直接晉級淘汰賽,而獲得第二名的 OMG 則需要從小組賽打起。至此,代表 LPL 參加 S3 的兩支隊伍確定。

「He is still alive!」

如果說 OMG 是打破舊秩序的「黑暗勢力」,那麼 RYL 則是「手握聖劍的勇者」。Uzi 這個 ID 太過耀眼以至於讓多數人忽略了 RYL 這位勇者的存在。不過勇者倒也不在意,反而是研究起使用聖劍的招式,這一來二去還真給 RYL 摸索出了一招名叫「四保一」的絕學。

此招式配合聖劍效果拔群,初學皮毛的 RYL 內心狂喜,「倘若我能將此招融匯貫通,不求集大成,八九層足以,到時豈不是天上天下,唯我獨尊」,於是趕緊往 DNA 里刻。

絕活哥 RYL,加上 7-1 小組賽出線、在 LPL 夏季常規賽上「一枝獨秀」的 OMG,這仗勢不說八強內無敵手,但橫著走大概是沒什麼大問題。就在大夥兒想著「決賽會師,一冠一亞,豈不美哉」的時候,分組結果卻讓人直呼「繃不住了」。OMG 與 RYL 在四分之一決賽相遇。

出道即巔峰?丨《英雄聯盟》RNG隊史 · 零

這場比賽 RYL 以 2-0 戰勝了 OMG,但又與 OMG 一起淪為了背景板。如同觀眾不關心 Faker 與 Ryu 「的雙劫大戰」是哪場比賽般,大家記住的只有一場薇恩,一次繞後,一句「He is still alive」。

「五五開吧,我也經常單殺他的」

四分之一決賽淘汰 OMG 後,RYL 又在半決賽中將 FNC(Fnatic)斬於馬下,如果能奪冠的話,定能留下一段佳話,可惜奪不得,這時的 RYL 只是熱血漫畫中主角用來打怪升級的墊腳石。

來到決賽,RYL 迎來了隊史上從未在 BO5 中戰勝過的宿敵 SKT。最終 RYL 以 0-3 的比分不敵 SKT 獲得亞軍,「反正三比零,我上我也行」的輿論猛然爆發。對於一支初入世界賽的隊伍,亞軍不是一個壞成績,但觀眾不能接受你在決賽上「不想玩了」的擺爛,不能接受「人為刀俎,我為魚肉」被 SKT 二十分鍾推平基地。

出道即巔峰?丨《英雄聯盟》RNG隊史 · 零

在這場比賽中拿了三盤蜘蛛打野的 Lucky 被網友戲稱「蜘蛛俠」,成功當上了背鍋吧的二代目,而 RYL 自以為豪的四保一變成了大家飯後茶餘的笑柄,原以為四保一是 RYL 最拿手的招式,卻萬萬沒想到他們只會這招。

S3 結束後,Wh1t3zZ、Tabe 等成員選擇退役,由於 LPL 規定所有參加季後賽的隊伍成員必須要參與過常規賽,因此 RYL 只能放棄本次夏季季後賽資格。

優勢在我!

時間來到 2014 年,RYL 在春季常規賽中僅獲第六名,無緣季後賽。春季賽結束後,俱樂部解散了二隊「皇族天賜」,並將原天賜的隊員轉移至其在 NA LCS(North America League of Legends Championship Series,LCS 前身)賽區建立的新隊伍 LMQ(LMQ.iBUYPOWER)中。同時皇族引進資本,戰隊冠名 Star Horn 並更名為 SHR(Star Horn Royal Club),看起來步入正軌的 SHR 卻做了一個「違背老祖宗的決定」——引入韓援。

這番操作引起了 LPL 觀眾的口誅筆伐,勢頭不亞於「魚死網破,今晚就走」。可不得不承認,引入 KeSPA(Korea eSports Association)體系下的韓國選手對戰隊乃至整個 LPL 的實力都有巨大的補全。在引入打野 inSec 以及輔助 Zero 後,SHR 以夏季常規賽第三名晉級季後賽。雖然在季後賽上兩度不敵 OMG 獲得季軍,但在隨後的 S4 中國區預選賽上 2-0 復仇 OMG 以二號種子的身份成功晉級。與 SHR 一起代表 LPL 出征 S4 的隊伍還有一號種子 EDG 和三號種子 OMG。

出道即巔峰?丨《英雄聯盟》RNG隊史 · 零

號稱「皇族北美分部」、由五位中國選手組成的隊伍 LMQ 以 NA LCS 賽區三號種子的身份來到了 S4。

「友軍之圍」

LPL 三支隊伍成功從小組賽出線晉級八強,但抽簽結果卻有些耐人尋味,三支隊伍被分到了同一半區。SHR 需要與 EDG 進行一場內戰,而 OMG 則對上了 OGN 賽區的 NJWS(NaJin White Shield)。這個分組對於 LPL 來說算個好簽,因為當時最具有統治級表現的隊伍 SSW(Samsung White)與 SSB(Samsung Blue)被分在了另一個半區,這意味著只要有一支 LPL 隊伍能夠戰勝 NJSW 就能確保至少能拿一個亞軍(一股子熟悉的味道)。

可在 SHR 看來,這簽就不那麼友好了。如果說 SHR 能以 3-2 戰勝統治 LPL 且雙冠加冕的 EDG 是「緊急避險」,那麼再以 3-2 戰勝「 LPL 首次在世界賽 BO5 戰勝了韓國隊並且零封」的 OMG 晉級決賽則屬於「違背民意」了。

出道即巔峰?丨《英雄聯盟》RNG隊史 · 零

在 2015 前其實是沒有 LCK (League of Legends Champions Korea)這個說法的,早期韓國英雄聯盟職業聯賽叫做 OGN(OGN Champions League),因為 OnGameNet 是賽事的主辦方。

「情境再現」

同樣是決賽,同樣是韓國隊,同樣是獲得了亞軍,不同的是這次不是 0-3,SHR 從 SSW 手中拿到了一分。這次失利讓 LPL 真正認識到了與 LCK 的差距,同時也徹底激發了 LPL 觀眾對 SHR 引入韓援、雙殺中國隊的不滿。

出道即巔峰?丨《英雄聯盟》RNG隊史 · 零

客觀說,這鍋不該由 SHR 來背,要知道他的對手 SSW 在整個世界賽中隊伍 KDA(擊殺+助攻與死亡數的比例)高達 8.87,而第二名僅為 4.52。這是賽區之間的差距,如同中國《星際》對上韓國《星際》,他們做到了最好 ,卻還是被韓國選手以摧枯拉朽的方式結束了比賽。在這樣的大環境下,無論是讓 EDG 還是 OMG 來,結果都不會有太大出入。

全部木大!

拋開輿論因素,皇族兩年世界賽雙亞是完全可以接受的。新陣容在慢慢磨合,戰隊資金也不成問題,SHR 就差大手一揮「劍指 S5,我們世界賽見」。可懸在腦門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終究還是落了下來。

2014 年底,Uzi 轉會 OMG。皇族不能失去 Uzi,,離開了聖劍的勇者會以何種姿態面對 2015 年這個各大戰隊瘋狂擴充軍備的賽季呢?

那就是下一期的故事了。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