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前的驚艷:1990年保羅·范霍文版《全面回憶》特效幕後

1990年,保羅范霍文執導的《全面回憶》問世。該片叫好叫座,在次年土星獎、雨果獎、第63屆奧斯卡獎上大包大攬。其中,該片因其特效製作思路和技術運用的獨特新穎——奧斯卡最佳視覺效果獎的評獎標準是特效製作思路和手法的獨特新穎,而非「震撼」——獲得第63屆奧斯卡最佳視覺效果特別成就獎。2012年的重拍版《全面回憶》雖然採用了全套數位技術,但特效製作思路、手法多是「大路貨」,未能再現1990版的驚艷。今天,筆者就依據FXGUIDE、歐映嘉納等渠道的資料,將這版《全面回憶》的特效秘辛細說端詳。

與大衛·林奇版《沙丘》不同,保羅·范霍文版《全面回憶》雖然實拍戲份是在墨西哥完成,但所有視覺特效都是在美國本土做的。《全面回憶》的版權一開始也抓住林奇版《沙丘》的製片人勞倫蒂斯父女手里。《沙丘》慘賠之後,施瓦辛格低價收購了《全面回憶》的製片版權。施瓦辛格作為「不署名的製片人」,請來了保羅·范霍文執導本片。

三十年前的驚艷:1990年保羅·范霍文版《全面回憶》特效幕後

主特效公司「探夢圖像」自己的微縮模型特效車間不夠大(空間和人力都是),做不了這麼多微縮模型。另找「史特森視覺服務公司」來製作微縮模型。史特森公司在自家附近租了一個大倉庫用來製作和預裝模型,微縮模型作業面積一千八百平米。安裝完畢之後,再運到四十三英里之外的「探夢圖像 」做特效拍攝與合成。 所有火星地表的模型都被噴上紅色塗料,微縮模型特效製作拍攝期間,整個特效拍攝組所有人身上都是髒的。影片殺青後,史特森公司辦了個慶功PARTY,PARTY上的最大節目是他們請了台叉車,把模型高高抬起,然後狠狠砸下——總算遭完罪了。

為保證實拍部分與模型特效的完美協調,特效組根據分鏡頭圖稿,用粗略的簡單模型拍成電視預演錄像,把錄像送到墨西哥片場。演員在藍幕前彩排,利用電視演播室常用的實時摳像系統與預演錄像進行現場拼合,以便導演、攝影、燈光和演員確認真人部分與特效部分的匹配。在數字製片廣泛開展的現在,這套系統已經被利用三維粗模的預演系統所取代,據說UNITY引擎也被應用到了這方面。

在光學合成技術的時代,每合成一次,成像品質就會下降一點。為保證最終合成鏡頭的畫質,所有特效鏡頭均採用VISTAVISION格式的35毫米底片拍攝完成。採用為「夢想探索圖像」公司為自家開發的攝影機動作控制系統拍攝,動作控制系統上架著膠片時代好萊塢人人愛用的米切爾品牌高速攝影機。

為了讓微縮模型特效鏡頭的景深看上去可信,每個鏡頭都採用長時間曝光的方法進行拍攝。有些長度只有五秒鍾的鏡頭,現場足足拍了幾小時。為了抑制燈光和藍幕帶來的藍色漫反射,微縮模型特效拍攝組先利用對藍色敏感的黑白高反差膠片對原底進行翻拍,製作出一條密度較低的色差遮罩膠片,再通過光學印片處理,用遮罩把畫面的散射藍光處理掉。

三十年前的驚艷:1990年保羅·范霍文版《全面回憶》特效幕後

三十年前的驚艷:1990年保羅·范霍文版《全面回憶》特效幕後

過去在拍攝微縮模型場景時,為了表現出逼真的遠近感,常見的做法是在攝影棚里施放煙霧(《銀翼殺手》可謂典型)。然而《全面回憶》的故事發生在火星,火星上沒有大氣,直接用施放煙霧的模型特效鏡頭,會破壞故事情境。模型特效組略施妙計,同一個鏡頭拍兩遍,第一遍不放煙霧,第二遍放煙霧。通過光學合成,把施放煙霧那遍的最遠景部分和放煙霧那遍的主體部分合成在一起。既有遠近感,又符合故事情境。

三十年前的驚艷:1990年保羅·范霍文版《全面回憶》特效幕後

三十年前的驚艷:1990年保羅·范霍文版《全面回憶》特效幕後

三十年前的驚艷:1990年保羅·范霍文版《全面回憶》特效幕後

三十年前的驚艷:1990年保羅·范霍文版《全面回憶》特效幕後

三十年前的驚艷:1990年保羅·范霍文版《全面回憶》特效幕後

阿諾德·施瓦辛格撞破安檢顯示屏那一幕,原本打算用動作捕捉加CG。當年動作捕捉非常昂貴,一般中等製作電影根本用不起,大多數用於高爾夫職業選手備賽訓練。他們在墨西哥對施瓦辛格做動捕, 通知服裝師准備黑衣服。服裝師給施瓦辛格的卻是一身白衣。施瓦辛格拒絕更衣,用白衣白褲做完了全套動捕。這身白衣服造成施瓦辛格身上反射點太多,捕捉到的數據一團亂麻,沒法直接用。最後還是CG工作人員靠類似轉描的方法,以手工調節關鍵幀完成了這段動畫。動捕數據只起到了參考作用。做完的動畫靠光學印片機合成上去。由於過程中需要多次光學印片,特效公司需要添置光學印片機,預算5000美元。但此時特效預算已經見底,他們向負責特效的製片人請求預算,並表示自己願意攤掉一半費用。劇組最終包了全部費用。

阿諾德到達火星坐火車那場戲,窗外的場景是分幾層拍攝後光學合成的,運動速度不同,山運動得很慢,離車窗近的景物運動得很快。貼在車窗最近的景物,比如電線桿等,乾脆就像拉鏈一樣可以循環,以使得很短一段模型景。弄出較長的畫面。最後鏡頭從火車拉遠的時候,火車車窗上的阿諾德等人,是先在墨西哥攝影棚拍好,再利用微型放映機直接投到模型火車的車窗上並拍攝成功的。 接下來火車鑽進山洞,山的位置經過精心推敲,便於攝影機推過山後,拍到較遠處的小比例尺遠景模型和後方的接景畫, 既營造出「廣闊」的視角,又節省空間。

全片製作的難點,莫過於火星叛軍領袖向男主角預示火星地下反應爐的鏡頭。鏡頭在整個反應爐內部上下縱橫。主要靠推動著裝有潛望鏡頭的電影攝影機在各個微縮模型之間運動,以達成類似效果。其中需要穿插反派參觀反應爐的真人表演戲份。但當時的攝影機動作控制系統還沒有和大型吊臂結合,也沒有CG跟蹤可以使用。特效人員是靠著特效跟組部分的第三人稱攝影機的幫助,在電影攝影機上放置反光標志物,為鏡頭向下的第三人稱攝影機標出一個網格,為鏡頭向牆側面的第三人稱攝影機標出另一個網格。當這三台攝影機同時開機,特效人員即可掌握主攝影機的運動軌跡,從而使得微縮模型部分和實拍攝影部分的機位運動完美匹配。

影片高潮——反應堆柱子撞擊冰層,產生氧氣,火山爆發,所謂的柱子其實是打了很多孔的金屬管,里面有很多燈。迸發出來的「蒸汽」其實是液氮。由於採用微縮模型拍攝(因鏡頭需要,切換了三個比例尺),為了獲取足夠的亮度,在柱子外面其實還貼上了邊緣不規整的「視覺麗」反光片的碎片。投影儀投出的彩色光線,通過半鍍銀鏡反射到柱子上。每塊被撞擊的冰面地下,都有半打燈光在打光。加上蒸汽和液氮,營造出激發氧氣的效果。 火山爆發,則是炸了一個三十英尺高的火山模型。導爆索、炮筒狀炸點、發煙劑撐起了整個爆炸場面。炮筒狀炸點噴出的塊狀物被導爆索切碎。所有爆炸物的方向和目標都受到良好的控制。由於用了大量化學發煙劑,在場工作人員被迫穿上了防護服。

三十年前的驚艷:1990年保羅·范霍文版《全面回憶》特效幕後

三十年前的驚艷:1990年保羅·范霍文版《全面回憶》特效幕後

人們紛紛走出窗外,感受火星的空氣。其實這一幕是先在攝影棚內拍好,然後由微型放映機投射到嵌在微縮模型上的迷你銀幕(只有巴掌大小)。主攝影機一次拍下。男女主人公走上山巔極目遠眺,天上的雲朵在移動,那雲朵的「移動」,其實是特技攝影人員把雲片吊到倉庫天棚頂上,拉動雲朵在動。

除了微縮模型,劇組還請到《怪形》、《鐵甲威龍》的特效化妝和怪物大師羅布博丁助陣,羅布博丁操刀的各種怪物栩栩如生,完全不需要後期製作添磚加瓦。施瓦辛格飾演的男主角與火星叛軍的領袖見面那場戲,火星叛軍領袖寄生在一個叛軍的肚子上,事實上火星叛軍領袖是一個精心設計的機械遙控人偶,各個部位都由精心設計的機構所驅動。人偶做得太過逼真,以至於頗有些人認為劇組真搞了個畸形人過來。在火星機場,施瓦辛格摘掉女顧客頭套「露臉」、在火星表面,男女主角的五官因氣壓而變形,這些鏡頭都是人偶和特技化妝大師羅布博丁的傑作。

三十年前的驚艷:1990年保羅·范霍文版《全面回憶》特效幕後

三十年前的驚艷:1990年保羅·范霍文版《全面回憶》特效幕後

三十年前的驚艷:1990年保羅·范霍文版《全面回憶》特效幕後

2021年9月,好萊塢著名喜劇演員、電影製片人、電影導演塞斯羅根做客兩位美國電影特效師主持的視頻播客,暢談電影特效,其中就涉及1990年版《全面回憶》。由《全面回憶》,塞斯羅根談起這樣一個問題:如今好萊塢製片商推崇數字特效,並不是因為數字特效更好,而是因為微縮模型特效太貴。按照塞斯羅根的說法,導演如果跟好萊塢大製片商的製片人談起精緻的微縮模型特效,他們的反應是:「微縮模型特效太貴了,我們要節省開支。能用CG應付就行了。」現在,只有諾蘭這類大導演,因為拿到的投資額很高,才敢在影片拍攝中大量使用微縮模型。

(全文完)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