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杜洛夫斯基版《沙丘》重建計劃:序幕

一:緣起

本篇投稿,更多的是帶有一種給自己下「軍令狀」的感覺,確保這個系列不會坑掉。所以這里打算先整理一下思緒。有時候一切的起頭,可能就是因為一個念頭。這樣的情況筆者體會過很多次了。但是還從來沒有哪一次像這次一樣帶著亢奮的情緒,帶著一種不顧一切想要做的情緒。一切開始於幾周前看了紀錄片《佐杜洛夫斯基的沙丘》。

很早就聽說過這個傳說中的電影項目,一直有心想要了解一下,卻沒有開始。直到看了紀錄片之後……但讓筆者感到如此激動的原因,卻不是因為這個電影本身的宏大計劃有多驚人。在紀錄片後面說到這個項目失敗的時候,佐杜洛夫斯基老爺子的一席話令我震撼:

佐杜洛夫斯基版《沙丘》重建計劃:序幕

「電影是有心跳的!是有思想的!是有力量的!有野心的!我就想做這些!為什麼不行!」

這段話加上老爺子的表情直接令筆者破防了,說實話從來沒想到看紀錄片能被這麼嚴重的破防。英雄為了「五斗米」折腰,還有什麼能比這更令人憤怒和無奈。結果看完紀錄片的當天晚上,筆者就失眠了,輾轉反側到了天亮。後來幾天,它就一直縈繞在腦海中,始終揮之不去。於是就常常打開紀錄片,一遍一遍地播放著。

直到「帝王毒刃」這個模型完成的那一天,就在筆者獲得成就感的時候,突然一個念頭緊隨其後跳了出來——「《沙丘》的那些概念設計也許也能做出來?」這個念頭冒出來的一瞬間,就在腦海中生根發芽了,隨後幾天,它就發展成了——「為什麼不試試在自己的能力范圍內,把佐版《沙丘》復原出來?」於是在找概念設計圖為之後做准備的過程中,筆者無意間找到了佐杜洛夫斯基版沙丘的全部故事版和概念設計的網絡資料。

在看了這些資料之後,筆者才徹底確定了這個計劃——「我沒本事拍電影,我還沒本事寫兩筆嗎?」於是就有了這個所謂的「重建計劃」,當然這個說法過分誇大了,筆者所能做的僅僅是以自己擅長的一點點筆墨,把這個版本的《沙丘》轉化成文字,以及以後把一些概念做出模型。其實真正的「重建」是在大家的腦海中,以每個人都擁有的奇跡力量——想像力,來讓這個電影「真正」誕生出來(說的比唱的都好聽……)筆者所能做的,僅僅是幫助提供一些「墊腳石」而已。但正如佐杜洛夫斯基所說,應該有點野心!

但是在正式開始之前,筆者覺得有一些信息還是應該提供一下,為了讓後面的計劃能夠達到效果。首先就是推薦一下這部紀錄片,在機核上也已經有文章推薦過了。(當然這里不太推薦B站的正版,主要是因為那個字幕翻譯的……一言難盡)其次,在這篇「序幕」里,筆者想分享一些關於電影幕後製作的零碎知識,來讓大家了解一下,從幕後到台前的這中間一段都有一些什麼,它為什麼是不可忽視的。

二:關於劇本、分鏡腳本、故事板

其實這次是一個有些特殊的形式,需要從文字「來看」一部電影。所以有必要來看一看這兩個形式之間的聯系,讓我們可以更輕松的跨過兩者之間的隔閡。電影中理所當然的包含了文字,不論是電影內容本身或者是電影製作的幕後無不是如此——哪怕默片也有字幕旁白……

所以先來看一下電影中文字所在的位置,它們起到什麼作用。那麼毫無疑問的,首先能夠想到的自然就是劇本。它作為文字,撐起了電影的骨架。可以說一部電影,劇本就是它正在被孕育的胚胎階段。人們往往會首先關注劇本的內容,但是,對於電影製作來說,劇本一個更重要的內容其實是規劃:場、幕、鏡、景以及時間。它首先需要劃定出一個框架,而讓我們關注到的內容,則是填充在這個框架之內的——主要是角色的台詞,以及最基本的環境描寫。

下面我們可以來看一些劇本的格式:

佐杜洛夫斯基版《沙丘》重建計劃:序幕

這是國內最常見的表格式的劇本,它可以用作電視劇劇本,一樣也可以用作電影劇本:

場標分為集數(幕數)-場次,比如第一集(第一幕)第一場就是1-1;接下來是「景」:物理場景;「時」標為日/夜,如果是一些特殊時間,比如清晨和黃昏,也可以標上去,比如一些特別重要的場次。最後一格是角色,主要角色一定要寫角色名字,次要角色、環境人物可以略寫。

場標用表格形式呈現,是為了醒目,方便其他部門工作。

場標下,空兩格,用△標明的是除台詞外的環境、人物行為動作描述。如果有什麼表情的描述,可在角色台詞前用括號()形式標注。

這些就是這一格式劇本所包含的最主要的信息。另外是鏡頭語言的描述,這個其實要看具體的情況和導演本人的風格。有的會標注得非常詳細,有的會一筆帶過甚至不寫。

佐杜洛夫斯基版《沙丘》重建計劃:序幕

第二種劇本,是外面比較常見的中譯劇本(很多電影,包括外國電影的劇本中譯會使用這樣的格式)。在分段落上,只標出了場景和時間,然後主要內容就是角色台詞,和一些角色表現的語言描述(可能也有語言鏡頭的描寫,和上面一樣,不同的劇本看具體情況)。

佐杜洛夫斯基版《沙丘》重建計劃:序幕

第三種是英語劇本,也就是好萊塢常用的一種劇本格式,這類格式的劇本在國內相對來說用的比較少。可以看得出來劇本的格式非常的標准,每一頁的內容看起來似乎非常少。

好萊塢劇本之所以使用這樣的格式,是為了工業流程化,每一頁規范格式的英文劇本都可以被8等分。這個叫「劇本頁數」(Page Count),平常的戲,每個拍攝日大概平均能拍5頁紙左右。如果涉及特技表演、動物、特效、大場面,每天一般只能拍2頁到2又5/8頁的數量。所以電影製作人員在看劇本里有多長時,他們就可以直接說數字。比如:這場大概是1又3/8長,下一場是2/8長,由此可以比較清晰地把控時長和拍攝進度。以及他們做「劇本分解」的時候方便直接用目測來分,當然也有非常嚴謹的製片甚至會用尺子細致地將每一頁劇本八等分的。所以這個格式的標准非常重要,編劇寫劇本的時候,字號字體和間距都有要遵循的要求。

上述三類都是劇本的格式,當然劇本更重要的依然還是內容。所以往往在拍攝製作一部影視作品的時候,劇本會有多個版本,劇本上面往往也會多出導演的修改批註。而且進入實際製作階段的時候,由於必須考慮到各方面的資源和要求,劇本的內容往往不可能百分之百的呈現到銀幕上。(即使是導演剪輯版這樣的也是一樣)

除了上述三種格式的劇本之外,其實還有一些別的格式的劇本,但這里就暫且略過不提了。因為重點在於我們已經了解到了劇本的功能是什麼,它除了提供內容之外,也需要文字來構建框架,不同的形式都只為了一個目的——為電影製作人員提供方便,所以萬變不離其宗。

到此我們剛剛了解了劇本,它是一切的開始。至於涉及到具體內容,相信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一點了解了,有原創劇本、有改編劇本等等。同時製作劇本的起步也有兩類,有的是劇本完成了才開始找投資和製作,有的則是投資和製作反過來找人要寫劇本。往往這幾種情況或多或少的,都可能出現在同一個項目里,如此反反復復,可以說是非常曲折了——當然最麻煩的部分依然集中在人與人之間,不論是誰說服誰……(所以即使一個項目能夠成功,也是很不容易的)

於是有了劇本,我們已經有了抽象的文字了。但是電影是具體的東西,它有明確的畫面、聲音、鏡頭……要想實現這一切,就需要一步一步來。這個時候就需要把劇本變得更加具體了,要能夠更加直觀的體現出導演的意圖。(這甚至也是導演做給自己看的,理清自己的思路……)

所以針對一個電影項目,導演會根據劇情做故事板,電影故事板(Storyboard),有時也譯為「故事圖」,原意是安排電影拍攝程序的記事板,指在影片的實際拍攝或繪制之前,以圖表、圖示的方式說明影像的構成,將連續畫面分解成以一次運鏡為單位,並且標注運鏡方式、時間長度、對白、特效等,也有人將故事板稱為「可視劇本」(visual script),讓導演、攝影師、布景師和演員在鏡頭開拍之前,對鏡頭建立起統一的視覺概念。在電影拍攝期間,為了讓一個龐大的劇組協調工作,那麼,解釋劇本、解釋導演意圖和工作要求的最好的辦法就是「看」,當一場戲的場景動作、拍攝、布景等因素比較復雜而難以解釋時,故事板可以很輕松地讓整個劇組建立起清晰的拍攝概念。

佐杜洛夫斯基版《沙丘》重建計劃:序幕

故事板可以說是分鏡頭腳本的粗略版,有的項目甚至會請專門的分鏡頭畫師來繪制分鏡頭。當然,這存在以下幾種情況:一個是導演本身畫的故事板就已經非常細致,跟分鏡頭一樣。這樣分鏡頭和故事板可能是同一個東西,完全由導演自己把控——比較典型的例子是英國導演雷德利·斯科特和香港導演徐克。

第二種是分鏡頭設計師可能帶有自己的固有思路來,會影響到導演和攝影工作。故事板和分鏡頭就是腳本了。佐杜洛夫斯基版的《沙丘》就邀請了漫畫大師莫比斯來負責設計,不過影響這個問題還得多提一句。從已知的資料來看,如果導演和分鏡圖設計師可以保持一定的默契的話,則也能達到上面一種情況的效果。

佐杜洛夫斯基版《沙丘》重建計劃:序幕

總之不論哪一種情況,最後如果能夠出成品,那一定是大家達成了共識的結果。

故事板之後,便是具體的分鏡。這是導演對由文學形象到視覺形象的轉變中的具體化的總體把握和設計,可以體現導演創作的風格特點。分鏡頭的核心就是:文字和影像之間的轉換關系。

分鏡頭劇本的內容一般包括:鏡號、景別、攝法、長度、內容(指一個鏡頭中的動作、台詞、場面調度、環境造型)、音響、音樂等,按統一表格列出。

佐杜洛夫斯基版《沙丘》重建計劃:序幕

三:項目規劃

其實,筆者給這個系列起名叫「重建計劃」,是有點誇大其詞了,本質上其實不過是把能收集的資料整理一下轉述出來而已。因為電影製作從來都是一個大工程,要談重建何其容易。想像一下,如果當初這個項目做起來了,那我們現在所看到的佐杜洛夫斯基製作的那本「沙丘電影概念冊」那麼巨大的一本,可能僅僅只占整個製作工程體量的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

因為這些概念圖,要想實現,中間還要經歷設計、修改、實際製作樣本、成品……甚至還需要成批量的製作。這些製作的過程,筆者在自己設計製作模型的經歷里,多少窺見到了一點。但是在量級上就完全不是一個概念的東西了——電影布景、服裝、道具……任意一項單獨拿出來都遠超過筆者一個人做一個模型的量。

但即使如此,「這一點」工作量,對於筆者個人來說也是非常巨大的——這里深深體會到了一個人是有極限的……所以在正式開始之前,必須要有一個明確的計劃來完成它。當然也因為筆者所能做的不多,計劃倒是也不復雜。筆者所能做的只有兩項計劃:

1·把收集到的分鏡稿和故事板,以文字的形式寫出來。當然這里並不會去按照劇本格式來寫,因為劇本是有其功能性的,照搬會破壞閱讀體驗。所以筆者打算以類似講述觀影體驗,陳述電影劇情的形式來把這個電影的內容都展現出來——搭配分鏡圖的資料。同時下面還會另外分出一部分,把資料相關的內容進行註解以及加一些個人的分析。

整個系列可能分割成二十多個章節。佐杜洛夫斯基版的《沙丘》劇情資料,主要分成了三個部分:流出的劇本、莫比斯畫過兩個版本的故事板(紀錄片里透露出來的只有其中一版)。雖然這三個部分互相之間都有點差異,但是佐杜洛夫斯基的註解腳本內容還是把這些內容都串聯起來了。所以筆者決定把這些內容全部融合起來,組成一個完整的劇情。(所以這當中其實會有一點類似創造性修復的情況,可能最終呈現的只接近當年佐爺設想的六七成)

2·這一部分的計劃可能才是真正比較接近「重建」這個意義,但是恐怕需要准備一段時間才能開始。筆者會以紙模的形式,嘗試復刻出沙丘當中一些場景的概念設計——主要是克里斯·福斯設計的飛船,和吉格爾設計的場景。但是不敢保證能做出多少,筆者只能說,盡力而為吧。這個計劃要遠比上面那個長久的多,可能會花去幾年的時間。

佐杜洛夫斯基版《沙丘》重建計劃:序幕

四:一些情緒——平庸之惡

在這里,筆者可能會說一些暴言。可能是為了挑起情緒,也可能是為了激勵自己……在看紀錄片的時候,當年那一群人的雄心壯志和熱情透過螢幕就沖了出來。有意思的是,不知為什麼,突然會覺得這一切看著那麼眼熟,當佐杜洛夫斯基說自己就要做自己的電影,就要做一個長長的電影的時候……啊!扎克·施耐德的《正義聯盟》!筆者突然就聯想到了這件事,那個流產的電影宇宙計劃,與佐杜洛夫斯基的沙丘計劃何其相似。都是雄心壯志的計劃,都慘遭投資方的干涉,甚至被一個濫竽充數的作品來了個鳩占鵲巢……

可能值得欣慰的是,至少前者還是留下了一部四個小時的電影,後者至少讓這個紙面上的計劃公之於眾了。該說,這世上的事永遠都有兩面吧……只是,筆者所見到的,更多的依然是……一些負面的東西,一些負面的情緒。這些計劃在失敗的時候,就遭到了落井下石、冷嘲熱諷。似乎人們的天性中,就不能容忍「失敗」這件事。也許是過分的敏感了,筆者卻看見了一些更不好的東西。

筆者將其稱之為:「平庸之惡」。平庸之惡是大惡,它大在總是以烏合之眾的形式顯現出來,卻伸出四仰八叉的觸手,以每一個人的各自立場,各自理解把大家攪和在一起。到最後反而分不清出誰是誰,只餘下了矛盾和爭吵。到頭來,站在每一個立場上來說,他們都沒有錯,可是聚合在一起,卻成了可怕的「惡意」。

紀錄片中佐杜洛夫斯基激動,無奈,憤怒,傷心,他想表達出來。評論卻說:

失敗就是失敗,一群搞藝術上腦的傢伙在那里自吹自擂罷了……

野心太大就是這個下場……

不切實際,沒錢就別胡鬧……

拍出來未必如他們所說,他們吹牛罷了,吹的自己都信了……

……

能怎麼說基本也都想像得出來,這里沒有必要再鸚鵡學舌了。這就是「平庸之惡」,它以理性包裝自己,以現實立起牌子,以平等、正義和道德作為力量,以錯位的邏輯作為手段。它其實站在所有存在的對立面——你不管怎麼表達,總能被反駁,但是那並不是你錯了,只是你的表達受制於形式,而那個「惡」就潛藏在那里,伺機攻擊你。

也許有人會以為筆者在抨擊所謂:槓精、噴子、小鬼……也許有人會分析,這是因為網際網路環境導致的……不不不,並非如此。這才是它為何是大惡的原因,因為它什麼都不是,卻可以套上所有的皮套,讓所有無辜之人遭受批評。而最可怕的一點在於,它可能是任何存在——甚至於筆者在這里帶著激動情緒發表評論的時候,就陷入了其中,成為了「平庸之惡」……

人們應該擁有自己的夢想,人們有資格追求高尚。一切值的抨擊的,只有過度。而平庸之惡,就是故意把一切都拉到「過度」,然後傷害所有人。如果想要分清它,倒也不難,當一陣「輿論」過去之後,如果只餘下傷害和虛無,那便是平庸之惡留下的痕跡。(不論那些輿論說得多麼冠冕堂皇)

……有些失態,為了開始這個計劃,筆者讓自己嘗試進入那種狂熱狀態里,也許現在多少體會到了當初那群主創們的心情,那麼不該讓情緒浪費掉。

廢話到此為止……下一篇開始,電影「正式開幕」!盡情期待!

佐杜洛夫斯基版《沙丘》重建計劃:序幕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