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電影對白在變得越來越難懂?

日前,專業電影博主Ben Pearson刊文寫道:「我曾經能夠理解好萊塢電影中99%的對白。但在過去10年左右的時間里,我注意到這一比例出現了明顯下降–這並不是我的聽力出現了問題……」

為什麼電影對白在變得越來越難懂?

實際上,電影界的許多人都發現了這個問題。曾擔當《瘋狂的麥克斯:狂暴之路》和《銀翼殺手2049》音效設計師的奧斯卡得主表:「背後有很多原因。這就像是一鍋秋葵湯,問題在過去十年間不斷累積……在這段時間里,電影製作界所有人都注意到,對話變得越來越難以理解……」

而在說道這個問題時,克里斯多福·諾蘭應該是當中最具代表性的電影人之一。這位執導了《信條》、《星際穿越》、《盜夢空間》、《黑暗騎士崛起》等影片的導演是他那一代最成功的的電影人之一,他運用自己的力量確保其電影突破聲音設計的邊界,而這經常會導致觀眾無法理解電影角色在場景里所說的話。而且不僅僅是觀眾對一些諾蘭的電影感到困惑,:甚至這位導演本人透露,其他電影製作人也有向他抱怨過其電影中的這個問題。

Thomas Curley作為《爆裂鼓手》的製作混音師獲得了奧斯卡獎,此前他還曾參與過《好景當前》的製作,他也看到了這種類型的心態在起作用–「在現實生活中,並不是所有的東西都有非常清晰的、電影般的聲音,我認為這些人中的一些人正在試圖復制這一點。」另外,Curley還提到了其他一些因素:一般來說,今天的演員也有「一點時尚」,即會輕柔地或輕聲細語地說台詞。

還有一位聲音設計師抱怨稱,今天,更多的視覺電影對近距離的懸臂麥克風更加排斥–而另一位聲音編輯指出,壓縮拍攝時間則加劇了這一問題。一位希望保持匿名的好萊塢知名音響專業人士甚至還將矛頭指向了大量運用的新技術–「需要播放的更多音軌、更多選擇,這些導致了對聲音編輯的期望和要求變得更多……我們需要處理數百個音軌。」

在所有這些之後,電影院在音量設置過低的情況下放映電影也可能是一個影響因素。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