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談】貓與賽博朋克

雖然貓本就是一種不喜歡管束的動物,但我一直想嘗試訓練我家貓,讓它能接受被剪指甲。

【白夜談】貓與賽博朋克

我也查了一些訓練貓的資料,發現訓練貓和訓其他動物的思路差不多。一般套路是用零食作為反饋的獎勵,比如給貓剪了一個指甲後立刻給獎勵,再剪再獎勵,慢慢就會形成習慣,不需要零食它也會接受剪指甲這件事。

或者更專業一些,准備一個能夠發出響聲的響片,每次在貓坐下的時候按下響片並給零食,在其他情況下則不給零食。之後不斷重復並逐漸去掉零食和響片,即使只用口令和手勢,貓也會乖乖坐下。

【白夜談】貓與賽博朋克

總之訓練動物的關鍵就是要掌握好正負反饋,在它做出正確行為時給出獎勵,做出錯誤行為時則是懲罰。時間一長,它就會把你想讓它做的動作與獎勵聯系在一起,我們就能讓寵物做出特定動作,至少表面上是這樣。

其實這種訓練方法不但在貓身上有用,在人身上也一樣。

現代遊戲就會用各種正負反饋來刺激玩家,讓我們有不斷玩下去的動力。

馬力歐頂箱子會碰出硬幣,並伴隨著悅耳的叮鈴聲。雖然硬幣沒太大用處,你還是不由自主想去把每個箱子都頂一頂。

【白夜談】貓與賽博朋克

在手遊里,如果你堅持完成了所有當日任務,就可以獲得額外的獎勵——即使這些獎勵實際上微不足道。

反饋循環在遊戲中無處不在,最近我發現,自己的生活中也在被這樣的系統訓練著。

比如我想做個抖音的帳號。

抖音會把一大堆帳號的數據擺在首頁最明顯的位置。

漲粉、漲播放量用喜人的紅色標出來,反之則是帽子廠最忌諱的綠色。

這些數據並不是絕對數值,而是與上一天對比的差值。像是賽車里的圈速一樣,慫恿你不斷的突破上一圈的自己。

播放量高就代表視頻質量高,至少表面上是這樣。

【白夜談】貓與賽博朋克

但哪怕你剛做了一個百萬播放的視頻,只要峰值一過,你就會在首頁看到一片綠色,仍然無法擺脫不安和焦慮。

實際上,之前熱度越高,這綠色的數字就越大,你的焦慮也就越大。因為你每天都要反省,為什麼做不出像之前那樣的視頻,並開始想辦法盡快做出更火的視頻,把那討厭的綠色抹掉。

那麼怎麼做出火的視頻呢?

通常只能參考自己或者其他人上一次獲得流量時的經驗,也許是封面夠刺激,也許是主題沖突夠大,也許是發布的時間恰當。總之視頻作者們會嘗試一切似乎能再現那個神跡的方法,一旦它再次出現,人們就會堅信自己找到了財富密碼,就像聽到響板就會坐下的貓一樣。

這種情況並不是抖音獨有,之前我看過一些油管上的大主播也在感嘆:油管的推薦算法更注重數據而不是內容真實質量,導致越來越多的頻道為了迎合算法,開始做標題黨,內容也越來越多偏向整活。

「如果某一天油管突然想讓網站上出現更多與蝸牛有關的視頻,他們只需要讓算法更多的推薦蝸牛有關的視頻,第二天就會出現很多爆紅的蝸牛視頻,然後製作組們就會覺得蝸牛是財富密碼,然後製作更多蝸牛的視頻。」

【白夜談】貓與賽博朋克

就連網約車司機們都有著類似的煩惱。

不少師傅和我抱怨跑了很久接不到單。一開始這讓我非常迷惑,因為我還排了十幾分鍾的隊才打到車,他居然說接不到單。

後來有師傅告訴我,這是系統沒有給他派單。有的司機有幾天沒有跑夠單數,就會被系統判定為不活躍,之後即使有訂單,系統也不會派給他。

為了不被降權,師傅們只能不停幹活,接單一旦開始就不能停下。有時我坐在車的後座上,還會聽到類似「今天再跑3單可以獲得200元獎金」的通知,本質上就是一種每日任務。

好像每個人都在各種大公司算法和AI的訓練下,一點點變成自己不想成為的樣子。想一想,這還挺賽博朋克的。

其實哪個時代的人都會經歷類似的訓練,從小時候爸媽打屁股,老師上課罰站,就已經開始了。好在過去的正負反饋來得沒有那麼頻繁,也沒有那麼迅速。課上被老師罰了站,不至於晚上躺著床上還在反省。

貓這種生物,雖然很難保持注意力,但在搗亂的時候,意志卻異常堅定。所以我至今仍沒能成功教會我家貓乖乖地接受被剪指甲。

有時我覺得這樣也挺好。

【白夜談】貓與賽博朋克「醒醒,人類,你還有一盆貓砂要鋪。」 —— CaesarZX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