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帝國》中的多層次嵌套:一篇關於《黑客帝國》的個人向雜談

一、前言

雖然很早就著迷於《黑客帝國》系列電影,也和很多愛好者一樣,以此為契機接觸了進入哲學等領域的大門。但是多年以來,筆者都不敢對這個系列的電影做評論,因為害怕露怯。越是閱覽了眾多愛好者從中發現出的種種文化符號和背後隱喻,越是感到自身認識的狹隘,和其他人比,自己難以望其項背。於是越發不敢表達自己對於這系列電影的感受,多年來都將它們埋在心底。

寫作這篇投稿的契機,緣於筆者和老白關於《黑客帝國》系列的暢聊。正好最近《黑客帝國4》上映,加上機核做了相關電台。在老白的鼓勵下,決定把自己對於這個系列的看法成文投出來,也算是圓了一個多年來的夢想。

當然,筆者很清楚,這麼多年來,眾多愛好者對於這個電影系列的發掘已經到了很透徹的地步,所以這篇投稿的內容,基本也就是拾人牙慧。不指望能有什麼獨特的見解,或者能夠自圓其說,僅僅能夠表達出來就已經很好了。

另一個是,之前粗讀了侯世達教授的GEB。這也算在某種程度上給了筆者信心,可以嘗試著把自己的很多想法組織起來,而不是像之前那樣都是零散的碎片。但是筆者必須強調,這篇投稿不會包含什麼真正的知識內容,也觸及不到真正的專業領域,僅僅是一個愛好者純粹的表達罷了,如果能讓各位看了一樂,那就是最大的成就了。

那麼廢話不多說,這里就正式開始了……

二、尼奧的覺醒:哲學史中認識論的演變

首先,必須要強調的一點是,我們需要一個主軸。這個主軸就像是燈塔,或者軌道。以防止我們會迷失於浩如煙海的文化符號,哲學理論之中。這里筆者要提出的這根主軸,自然就是《黑客帝國》三部曲的敘事本身——現在要加上第四部了。下面要提出的任何延伸內容,都以電影本身為主幹,作為對照。而我們會發現,這個系列的電影的劇情線走向是十分明了的。不論是單部電影的劇情線,還是整個系列的大主線,都是融洽的。它們統一的一個框架就是時間走向——從過去到現在都是清清楚楚的,不論是電影中的劇情,還是電影背景里的設定都是如此。

於是這里我們就有了一個基礎,這個基礎會是非常重要的,它將會是之後各種領域的零散知識或信息的依附。這樣的結構也是這個系列電影能夠讓人們感受到其「深度」的原因所在——它雖然是一根單一的劇情線,卻同時具有多個維度的立體信息,它不是平面的故事,而是一個嵌套的立體結構。同時其每一層嵌套都是不同的內容,於是我們從徹頭徹尾的「虛擬」中感受到了現實。

《黑客帝國》中的多層次嵌套:一篇關於《黑客帝國》的個人向雜談

2·1、認識論的演變

黑客帝國的文化符號中:後腦插口、虛擬世界……「缸中之腦」的假想命題幾乎是不可能繞過去的內容。而這個假想實驗同時囊括了認識論的兩個最基本問題:「認識什麼?」和「怎麼認識?」然後我們開始追溯歷史,從最早的源頭開始。

柏拉圖的「洞穴寓言」幾乎是之後所有認識論演變的核心,他的命題提出了認識論的一個「公理」——即:認識必然要面對世界二元論的障礙。在柏拉圖的描繪中,我們所能感受觸及到的「現象界」,是一個更高層的「實在界」的投影和側面。這里我們就可以展開一個史詩級的分類大工程:一切真、假、是、非、因、果……由於遵循古典邏輯,這個理論有一種簡潔之美,它是簡單明了的。放到電影中,「矩陣」與「錫安」、人類與機器、虛擬與現實的對立可以清晰地看見。

接下來就輪到我們的主人公「尼奧」登場了,他覺得不對勁,他開始懷疑,隨後開始找尋。於是他開始離開自己原本作為程式設計師的普通生活,逐漸觸及到了一些背後的東西。尼奧的懷疑,背後是笛卡爾為自我認識所找到的公理——「我思故我在」。

回看主人公尼奧,在他開始自己在電影中的冒險之前,他和矩陣中的其他人沒有任何分別,他自己也是一段代碼,他自己和他周圍的一切都是可以被懷疑的。那麼……為什麼一定是他?為什麼他就會與眾不同?尼奧存在嗎?他是救世主嗎?這些問題在開始的時候還沒有答案,但是尼奧已經可以開始尋找答案,因為他首先找到了自己能夠這麼做的基礎——他在思考和懷疑,所以他能做些什麼。墨菲斯告訴他他有選擇的權利,而他選擇了「紅藥丸」。

然而很快,「真實的荒漠」是一個過於巨大的沖擊,尼奧一開始顯然還沒有準備好面對這一切。而在虛擬程序的演練中,雖然他在和墨菲斯的功夫對打中無意間展現出了一些與眾不同的「苗頭」,但是在之後的跳躍訓練中,尼奧還是掉了下去。

這里我們就從笛卡爾來到了休謨,因為懷疑是可以無限進行下去的。笛卡爾依靠著自身的宗教信仰,為「懷疑」這個無限永動機找到了一個剎車點,但顯然這個說法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於是休謨就更加向前走了一步,既然自我本身就值得懷疑,那自我提出的一切都值得懷疑。因果關系既然由一個值得懷疑的自我所提出,那麼其本身自然也就值得懷疑(法國人永遠會和救世主不對付……)。

代入回電影中,即使墨菲斯展現了那麼多不可思議的證據,既是其他人也確實注意到了一些「異象」。尼奧自己依然還在懷疑自己,他在第一部電影的前半部分都處於這個懷疑的狀態。自己憑什麼就是救世主?就因為墨菲斯相信嗎?崔尼蒂都在懷疑著,但是此刻尼奧雖然懷疑著,但是依然有些東西在推動著他往前走,至少在這段時間里:本體不重要,關系更重要。那不如隨波逐流……去見見先知吧,老太太什麼都知道……

於是他們就去見了先知,這里已經來到了《黑客帝國1》劇情的中間階段,而這里我們也要離開休謨,來到康德這里。尼奧從開始到現在,都沒有什麼是真正瞭然於胸的,而先知的提示似乎也有些摸不著頭腦。尼奧在先知那里只是了解到了墨菲斯的「相信」——感性,以及先知提醒的「了解你自己」(門框上寫著這句話),他確實知道了點什麼,但似懂非懂。隨後第一個轉折來到了,墨菲斯為了救他,被電腦特工史密斯抓獲,隨後他們又遭遇叛徒出賣九死一生。

隨後尼奧的除了自己的初步結論,他依然不清楚自己是不是「救世主」,他也不知道該相信什麼。但是他知道了自己該做什麼,他要去救「墨菲斯」。在整場救援行動中,尼奧逐漸開始展現出一些能力,他可以和特工一樣躲子彈。這里我們看到的是尼奧心態的變化,他從一開始的懷疑懵懂,開始初步的建立了自信。然而這一部分的自信依然遠遠不夠,所以在地鐵站,尼奧雖然具有了挑戰特工的勇氣,但並沒有打敗特工的能力。

《黑客帝國》中的多層次嵌套:一篇關於《黑客帝國》的個人向雜談

這里可以引用康德對於認識的理論:從感性開始,經過知性,最後以理性告終。由於知性以感性為基礎,它就不可避免地受感性限制,它獲得的知識,一方面只涉及現象,不是事物自身的知識:另一方面又是不完整的,沒有達到最高最後的統一。

在《黑客帝國1》的最後,促成尼奧覺醒的契機,是他死於了特工史密斯的槍下。而這里是整個系列電影的一個關鍵節點,是第一部與第二部《黑客帝國》劇情關系的一個重要提示。

這里要首先來說說第一部的重頭反派:特工史密斯。從前面的劇情里,已經給出了很明顯的提示,這位特工史密斯顯然有些與眾不同。相比起那些只會執行任務,沉默寡言的同行,這位特工史密斯似乎表現出了更多的主見,他甚至在審問墨菲斯的時候坦白了自己的心聲——他想離開這個腐朽的「母體」,他要自由。

有意思的一個地方在於,在最後尼奧逃跑進旅館的時候,三位特工都在身後進行追捕。而偏偏是史密斯在進樓之前想到了可能的傳輸通道,搶先一步來到了房間里,對尼奧來了一個守株待兔,然後成功打死了尼奧。而從後面的劇情來看,這並不是一個巧合,而是一個必然發生的事件。

於是我們又要從康德來到拉康這里,拉康的「鏡像階段」認識論是之後尼奧在第二部劇情中表現的一個關鍵表述,也包括史密斯——如何自我認識:從鏡像開始,不能區分,能夠區分,通過鏡像認識自我。

到了第二部的時候,顯然我們都已經知道了。首先尼奧在第一部的覺醒並不算完全的覺醒,其次他與特工史密斯之間互為鏡像關系。史密斯的槍殺促成了尼奧的覺醒,而尼奧的覺醒又導致了史密斯被刪除產生邏輯漏洞,使他擁有了超越特工的能力。而在第二部里,史密斯和尼奧的對抗中,一直有提及自己雖然解脫了特工的職責,卻還沒有獲得真正的自由。這里史密斯似乎比其覺醒的尼奧知道的更多,而他也多次強調了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關系。

《黑客帝國》中的多層次嵌套:一篇關於《黑客帝國》的個人向雜談

第二部的結尾部分,尼奧見到了架構師(肯德基爺爺),架構師向尼奧講述了歷代矩陣的版本疊代,錫安多次被重啟的歷史。尼奧這才了解到,人們一直堅信的「救世預言」,一直都僅僅是機器們升級矩陣的必要程序而已。尼奧得知了真相,面臨著選擇。最終尼奧由於發現自己並沒有了解到真正完全的真相——他還處於康德所說的認知階段,所以他以感性作為了判斷基礎,選擇了回到矩陣去救崔尼蒂,而這一次的升級就此結束,錫安即將被毀滅。

然而當現實中墨菲斯得知真相,他們的任務失敗並且不得不逃離飛船的時候,尼奧更進一步地覺醒了。他居然能在現實中使用出矩陣里的超能力,隨後由於受到沖擊失去了意識。這里我們終於來到了讓·鮑德里亞的認知理論當中:

模型和符號構造著經驗結構,並消滅了模型與真實之間的差別,人們以前對真實的體驗以及真實的基礎均已消失。

此時此刻的錫安,就正面臨著鮑德里亞所說的「歷史的終結論」:

人們正面對著一個灰暗的沒有未來的未來,一切都已完成了,只有同樣的事件無限地重復,這就是後現代的命運。

架構師所說的錫安的多次輪回,而同時矩陣的升級也在面臨著失敗。雖然讓·鮑德里亞早在第一部就出現了,但其實他也貫穿了全部系列。

而在第三部的終結篇,故事還在繼續推進。錫安面臨這滅頂之災,僅僅依靠錫安本身的力量已經不可能逆轉。這個時候,尼奧已經徹底明白了自己的命運,他向奈奧比借了飛船,和崔尼蒂兩人單獨前往了機器城,前去阻止人類的毀滅。

《黑客帝國》中的多層次嵌套:一篇關於《黑客帝國》的個人向雜談

也正如先知所說,兩個世界的命運,都掌握在尼奧和史密斯的手中,而最終的一切,又必須回到虛擬的矩陣當中來解決。在結尾打鬥當中,史密斯不停的質問尼奧,他為了什麼?一切不都是虛無的嗎?尼奧回答的是:「因為我選擇了。」

這里我們已經跨入了齊澤克的范疇了,齊澤克所言的「資本神話」:虛擬的價值已經蓋過了實際的價值,一切都被符號化,甚至於消費本身都已經是符號而不是實物了。

於是最後尼奧選擇了被史密斯同化,他們互為鏡像,最終正反湮滅,一切舊有歸於虛無……戰爭結束了,一切重新開始。在這第三部的結尾,筆者相信,這是當時的導演兩人所做出的希望。他們的答案並不是理性的解答,而是充滿了感性的希望。

撒拉弗問先知:「你一開始就知道嗎?」

先知回答說:「不,我不知道,但是我相信。」

薩蒂又問先知:「我們以後還能見到尼奧嗎?」

先知回答說:「我想會的,有一天……」

老三部曲系列,至此結束。

《黑客帝國》中的多層次嵌套:一篇關於《黑客帝國》的個人向雜談

2·2、Matrix的版本歷史:邏輯體系的演變

上面我們已經跟著老三部曲的劇情脈絡,先走了一遍尼奧的覺醒之路。但正如上面所說,這只是其中一個維度。因為電影中,尼奧既是主角,也只是其中的一環。現在我們再來看看另一個維度,一個更加宏大的架構——Matrix本身的歷史。

當然一切的展開其實是等到了第二部的後面,架構師和尼奧展開對話的時候,我們才逐漸窺見到了Matrix本身的歷史,正如架構師所說:「遠比你知道的久遠得多。」這一層面的很多內容,其實在第二部展開的劇情中其實一直都在被提起。

這里就不得不提到一個非常關鍵的人物——法國人「梅羅文嘉」,我們知道這個名字隱喻的歷史梗,已經有很多愛好者深挖過了。但是在筆者看來,這一歷史隱喻只是表面的一層,它其實背後還有更深一層的暗示。法國人的名字除了暗喻Matrix有著古老歷史之外,他本身的言行和所在的地方無不透露出一種獨特的氛圍——「古典」。

是的,法國人是古典主義的代表,還記得法國人在餐桌和墨菲斯對話嗎?已經有人注意到了法國人所秉持的因果論,法國人是如此斬釘截鐵地表達著世界運作的真理。至少在法國人來說,因果就是絕對的真理,為什麼?因為它的美,它的簡潔之美,它的邏輯簡單,所以是最完美的邏輯,無懈可擊。

《黑客帝國》中的多層次嵌套:一篇關於《黑客帝國》的個人向雜談

這里要提到的就是「一階邏輯」的概念:

「一階邏輯是數學基礎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因為它是公理系統的標准形式邏輯。許多常見的公理系統,如一階皮亞諾公理和包含策梅洛-弗蘭克爾集合論的公理化集合論等,都可以形式化成一階理論。然而,一階定理並沒有能力去完整描述及范疇性地建構如自然數或實數之類無限的概念。這些結構的公理系統可以由如二階邏輯之類更強的邏輯來取得。」

這里要結合劇情比較好理解,其實這在第一和第二部中都有過表述。第一部當中,是特工史密斯向墨菲斯介紹了Matrix的最初版本——那里是個完美的天堂,然而很快人們就都受不了,最終毀滅了。第二部當中,架構師也對尼奧講了一樣的話,他說自己設計的初代Matrix就是一個完美的藝術品,其完美已到了無懈可擊的地步,然而最終卻徹底失敗了。

請注意,關於早期版本Matrix的描述,都是從純粹程序的角度出發來訴說的,其中可以感受到它們充滿了對人類不確定性的不理解。然而如果我們套用上面關於」一階邏輯「的概念來看待的話,似乎解答清楚了一些事情。

可以肯定,如果把Matrix看作一個邏輯系統的話,毫無疑問,最早版本的Matrix就是一個」一階邏輯系統「,法國人很有可能是這個系統曾經的管理員——類似於先知的情況。一階定理雖然完備,但是卻不足以涵蓋人類的無限概念,需要在此基礎之上的更強系統才能維持運行。

於是架構師說,也許人類想要一個不那麼完美的世界,換言之他設計出了一個更強大的系統來進行運作,然而為什麼更強大的系統反而被程序們認為是不完美的呢?

因為高於一階邏輯的系統,一般都會面對一個來自自身的問題,沒錯,相信看過筆者GEB讀書筆記系列的朋友應該能猜出來,它們遇到什麼情況了——哥德爾不完備性定理。

第二部在系統核心處,架構師說出了尼奧的本質,把他稱為方程式配平的余數之和。但其實這個表述是一個簡單畫的表達(畢竟要考慮到這是電影)。如果細究尼奧在Matrix中的作用,他顯然不只是余數之和這麼簡單。

首先尼奧本身不受系統的控制,他所展現出的飛天遁地等等神力,都是他不受系統約束的證明。其次,尼奧作為系統升級的一個必須要素,他和系統的關系顯然是密不可分的。於是筆者聯想到了哥德爾不完備性定理在邏輯系統中的表現,恰恰就和尼奧一模一樣。

任何強於一階邏輯的強力邏輯系統,都不可避免的導致不完備的問題。這問題的核心在於——系統無法描述自身,而一旦系統嘗試去這麼做了,就會產生一個脫出系統之外的產物。而這帶入到電影中,如果把矩陣視作一個巨大的邏輯系統,那麼哥德爾不完備性定理的體現正是尼奧。

在數學發展的歷史上,多次遇到過不完備性定理所導致的系統邏輯悖論,而最終的解決方式是,把這個跳出系統的悖論重新納入系統的公理(前置條件)里,以此作為基礎重新構建出一個比之前更加強大的系統。然而在經過實際操作之後,人們驚訝地發現,新的更強力的系統,依然可以誕生出一個新的邏輯悖論,最終陷入了一個無限的輪回當中。

那麼帶入到電影里,人類與機器也恰恰陷入了這樣一個輪回當中。每一代救世主,最終都選擇了拯救錫安放棄自己的愛人。這樣的大愛讓他們從被毀滅的錫安里找出倖存的男女,重新開始輪回。而這些救世主,自己也就被融入到了錫安的歷史傳說當中去,成為了系統的一部分。他們成了一個預言,繼續啟發著像墨菲斯這樣的人,然後再在系統中找出新的」救世主「(不完備命題),系統再次重建……無限輪回……

然而最終解決這個問題的方式,其實帶有著某種佛教的寓意。打破輪回的真正方式就是跳出去,怎麼跳出去?意識到一個問題的根本,即:問題其實是自己造成的。

回想一下上面所說的系統疊代,人們為什麼不停的升級系統試圖摁掉不完備性定理導致的意外結果?因為人們相信,這種脫離出的結果有著顛覆系統本身的力量,如果它一直存在,系統就會不可避免地走向崩潰——因為這是個悖論。

然而人們最終發現,悖論並沒有真的毀掉之前的邏輯大廈,在確定的范圍呢,邏輯系統依然是可行的。事實上系統的漏洞可以和系統本身保持共存關系,而真正出現問題的,反而是不斷的試圖修補漏洞,使得系統真的一次一次的崩潰。但實際上,這個崩潰卻是那些自以為在」修補「系統的人自己造成的,正如神話中常見的自我預言的實現一樣,其實恰恰是他們自己把系統給毀了。

帶入到電影劇情里,架構師就是這樣的人,他是如此崇尚邏輯的完美,想要一切都是絕對確定的。結果當不完備性定理發生時,他要強行去修平它。於是尼奧的誕生導致了史密斯的誕生,而史密斯的無限復制差點毀掉了整個矩陣。

電影中,史密斯在復活之後,他的數量和尼奧的力量是互相對應的,尼奧的力量覺醒得越多,史密斯復製得也越多,力量也越強。其實這恰恰是類似於,人們強行把不完備性定理塞進邏輯系統里去進行對照一樣,結果就導致邏輯系統內的語句全都出現了問題,人們對照的越多,有問題的命題就越多……

《黑客帝國》中的多層次嵌套:一篇關於《黑客帝國》的個人向雜談

這里其實可以去對照看看現實中數學歷史上發生的三次悖論危機,無不是如此。最終結果卻是人們依靠這些被發現的邏輯漏洞,擴展的邏輯系統,反而進一步擴展了視野,看到了全新的世界。而這個擴展的過程,也恰恰可以和上一部分提到的」認識論演變「互相結合起來看。

但其實這樣的事情會發生也是順理成章的,人們恐懼於理性大廈的崩塌,就和恐懼世界末日是一樣的。如果以電影里的背景來對照,其實在那個世界中,人類和機器都面對著同樣的問題。人類已經被自己創造的機器逼入了地底,然而機器本身也發現,自己走到了頭——因為邏輯系統始終是有限的。機器寄希望於Matrix系統的運作,從中找出一條未來的道路,人類也在苦苦地尋求著,最終雙方達成了共識……

三、Matrix的疊代:計算機發展史

這里要從上面提到的法國人這里開始延伸,但是是從另一個維度來看的。當然我們這里要再次提及,電影中提到過的矩陣歷代版本疊代的歷史,最重要的仍然是法國人「梅羅文嘉」。

梅羅文嘉在第二部當中收集了大量的所謂「流放者」,根據先知的描述,它們都是已經被淘汰的古舊程序,被梅羅文嘉收容了,同時這些古舊程序在Matrix當中的表現如同妖魔鬼怪,它們似乎也具有著某種程度的「超能力」——和尼奧打鬥的時候也能飛,雙子星病毒的靈體化。

《黑客帝國》中的多層次嵌套:一篇關於《黑客帝國》的個人向雜談

要想看明白這里的設定,需要帶入另一個領域的內容了,也就是計算機語言的發展史。當然了,「黑客帝國」的設定里怎麼可能沒有計算機?而現實中計算機程式語言的發展,恰恰是電影中,這些程序們身份的定義。同時,計算機程式語言的發展,也和計算基本上的硬體發展有著必然的關系。

那我們就從最早的部分開始,早在巴比奇設計「差分機」的時候,他就已經開始進行最初級的計算機語言設計了——主要都是算式。而萊布尼茨通過研究《周易》創立的二進位概念,也成了日後電子計算機的一個重要理論基礎。之後眾多的傑出人物,比如:馮·諾依曼、圖靈等人進行的工作,都是計算機發展歷史上(乃至未來)的重要推動力。

1946年2月14日,由美國軍方定製的世界上第一台電子計算機「電子數字積分計算機」(ENIAC Electronic Numerical And Calculator)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問世。之後從1946到1958年的第1代電子管數字計算機,在硬體方面:邏輯元件採用真空電子管,主存儲器採用汞延遲線、陰極射線示波管靜電存儲器、磁鼓、磁芯;外存儲器採用磁帶。軟體方面採用的是機器語言、彙編語言。其運算速度一般為每秒數千次至數萬次。

1958到1964年的第二代電晶體數字計算機,在軟體方面開始使用作業系統和高級程序語言以及編譯語言來進行編程和運算,運算能力已經達到了每秒數十萬次,極限可以達到每秒三百萬次運算。

到了1964年,開始疊代集成電路計算機,在軟體方面已經開始出現分時作業系統以及結構化、規模化程序設計方法。運算能力已經達到了每秒數百萬次至數千萬次。

而從1970年至今,已經達到了大規模集成或超大規模集成電路計算機。軟體方面出現了資料庫管理系統、網絡管理系統和面向對象語言等。由於集成技術的發展,半導體晶片的集成度更高,每塊晶片可容納數萬乃至數百萬個電晶體,並且可以把運算器和控制器都集中在一個晶片上、從而出現了微處理器,並且可以用微處理器和大規模、超大規模集成電路組裝成微型計算機,就是我們常說的微電腦或PC機。

今天的計算機的軟體,可分為系統軟體和應用軟體兩大類。其中系統軟體包括了:作業系統、語言處理系統、服務程序、資料庫管理系統。應用軟體一般要依據具體要求而設計,根據其服務對象一般可分為專用軟體和通用軟體兩大類。

當然電影中沒有要交代那麼復雜的計算機預言的具體內容,但是在設定上確實有參照。還是要從計算機語言的角度來看,一共分為三個層次,最底層是機器語言:電路控制開關狀態的具體指令,早期電子管可以使用這種方式進行編程。然而由於規模巨大,專家們需要更有效率的指令編寫,所有就有了中間層次:彙編語言。彙編語言就是機器語言指令的大規模集成,不再是點對點,的對電路進行控制,而是進行面對面的成規模指令控制。但是之後硬體還在升級,電路規模呈現指數級增長,彙編語言的工作量急劇增加,在此基礎之上,人們開始使用程式語言。程式語言是最高層級,典型的就是C++這類的。它們已經開始涉及到一些具體的,自然語言的指令內容,而不再是具體管控下面的硬體運作,因為現在的計算機,底層語言已經被直接做進了硬體和作業系統當中。

《黑客帝國》中的多層次嵌套:一篇關於《黑客帝國》的個人向雜談

《黑客帝國》當中,程序都以擬人化的方式表現出來,但是它們身上也有著上面所說的計算機語言的種種特性。首先第一個例子就是由鄒兆龍扮演的守護天使「撒拉弗」,尼奧可以看見程式語言的時候,他發現撒拉弗的代碼與眾不同,是金色的。於是就有影迷猜測,撒拉弗作為保護先知這個系統核心的防火牆,他應該是用更底層的機器語言編程而成的,所以他的代碼與眾不同。正因為如此,撒拉弗在系統中有著極其強大的力量,因為他是更底層的邏輯指令構成的,所以他甚至可以短時間內和救世主不相上下。

而在現實中,計算機防火牆的構築也是要同時依靠軟硬體配合,包括外部設備連接口,系統數據、伺服器、網絡等等,這些綜合構成了防火牆的保護能力——具體技術很復雜,研究這方面的專業人員比較能說明白。電影里就用比較直白的方式來表現了。

另一個例子,是法國人的那些妖魔鬼怪的手下,他們的表現在前面尼奧和先知的對話中有提到過了:

先知:「當你聽到有人說見到了天使與魔鬼,每當你聽說了吸血鬼、狼人,幽靈和外星人的時候,說明系統正在吸納它們的程序,做他們本來不應該做的事。」

尼奧:「程序入侵程序?為什麼?」

先知:「他們都有自己的原因,但當一個程序面臨被刪除的時候,他們往往選擇被流放。」

尼奧:「為什麼要將一個程序刪除?」

先知:「也許是遭到了破壞,也許是被更好的新程序取代,這是常有的事。而每當這個時候,一個程序可以選擇到這里隱藏起來,或是返回其源碼。」

尼奧:「也就是機器主機?」

先知:「是的。」

這里不得不涉及到計算機系統疊代的問題,不論是作業系統疊代,還是應用程式升級,或者是硬體設備更新。疊代必然導致了老舊程序被淘汰,但有些時候由於一些特殊功能,老舊程序必須被留下來。而由於更新產生的差別,新系統被要求對於老程序具有向下兼容的能力……這些都是計算機科學還有IT領域常見的事,甚至是電子遊戲行業都有類似情況所以比較好理解。

但千萬不要因為老舊程序而小看他們,恰恰是由於年代久遠,老舊程序往往更接近計算機結構的更底層,所以每當在系統中運行的時候,他們比起一般的程序能夠在有限的范圍內有較為優先的權限。具體在電影里的表現就是,法國人的那群手下可以在一定程度內違反系統的物理規則,他們不怕受傷,可以飛檐走壁——因為他們本身的老舊代碼讓他們在某種層面具有了較高的優先權,但是依然需要法國人的庇護。

所以正如前面所說,越是底層的代碼,年代越久遠——程式設計師們估計都知道……所以法國人作為第一代系統,他和守護天使撒拉弗可以說是老相識了,他們互相認識的時間甚至早於先知的誕生——因為先知比起他們算是新系統核心。第三部電影當中的火車人和他的火車站也適用於類似的情況,他的火車站更像是一個伺服器和客戶端的中間地帶,所以他可以把尼奧困在其中,因為那里的數據有限,不足以支撐尼奧的超能力……而且除了火車人本身的特殊連接代碼之外,任何人進出不得。當然這個角度的解讀是牽強附會的,因為火車站有limbo的寓意,所以純以計算機技術的角度來看是有謬誤的,這就當是筆者自己的腦洞吧。

但不得不承認,《黑客帝國》確實是以一種生動的方式表現了「數據處理」、「存儲」、「傳輸」等等計算機軟硬體和網絡的概念,實在是引人入勝。一個可以舉出的例子是第二部電影當中的兩處場景:法國人城堡和後門走廊。兩者有些共同之處,門可以通向不同的地方。區別在於在後台走廊里,是具體的後門對應不同的路徑。而法國人的城堡則是一道門反復開關通向不同的地方。

結合上面關於計算機軟硬體的發展來看,筆者有理由認為,這兩處場景分別對應了Matrix的軟硬體底層位置——後門走廊是軟體作業系統的後台區域,而法國人的城堡則是硬體底層的基礎電路區域,可能是某個核心電路板——這里可能用詞不是太准確,如果專業的大佬還請在評論區指點一下。

但這里要涉及到《黑客帝國》第四部了。

相信很多人在看過這部電影之後感官上就覺得不對勁,沒有了老三部曲的質感,但是筆者覺得,以計算機發展史的角度來看,第四部的設計風格恰恰很合適——因為計算機的軟硬體都已經疊代了,並且從UI層面乃至外觀都已經和過去截然不同了。這樣來看,第四部的很多看似不合理之處,恰恰變得合理了——想想法國人,他還在那里,只是他變得落魄了,但他依然有著權限。(有些滑稽,又有些唏噓)

《黑客帝國》中的多層次嵌套:一篇關於《黑客帝國》的個人向雜談

四、人類與機器:熱力學角度下的Matrix

讓我們再來換一個角度,看看這個世界。如果以「地圖」的概念來劃分《黑客帝國》的整個世界,我們可以得到三個地方,分別是:地表的機器世界、地心的人類世界和虛擬的Matrix世界。這三者之間的關系緊密相連,但是它們的關聯性又是隨著電影劇情的推進而逐步展開的。

又要回到第一部的劇情里了,起先我們是從二元劃分開始的:虛擬世界和現實世界。虛擬世界Matrix控制著被機器奴役的人類為機器提供能源,現實世界則繼續著人類和機器的戰爭。這就是第一部的模糊背景,因為我們都知道實際上在第一部里,現實世界的場景僅限於「尼布甲尼撒」號飛船內,雖然提到了錫安,但是並沒有真的出現。

到了第二部,整個世界才完全被展開了,我們終於明白了,Matrix這個虛擬系統並不僅僅只是機器的控制系統那麼簡單。不論是提供能源,或是不斷的升級疊代,某種意義上,從第二部所展現的信息來看,Matrix其實控制權甚至可能還要高於機器世界本身,而不完全是表面上看到的,機器世界控制著Matrix。而同時,在第二部的結尾部分,架構師的爆料其實告訴了我們,現實中人類世界的錫安,其實與Matrix關系遠比我們想像的還要更加緊密——錫安的每一次重啟都要從Matrix里找人,而系統升級疊代本身就控制著錫安的命運——機器世界遵循系統控制派兵攻打錫安。

而且有一個小細節值得注意,錫安中人類的元老議會人數和架構師提到的救世主帶領被挑選的人類重建錫安的人數正好一樣……這可能也從某種角度上解釋了,議會成員們對於墨菲斯還有尼奧近乎偏執的信仰——導致人類將軍沒法安排合理戰術……所以可以說Matrix其實才是真正的核心,它從根源上同時控制著人類世界和機器世界。

《黑客帝國》中的多層次嵌套:一篇關於《黑客帝國》的個人向雜談

而整個第三部之後,我們會注意到一個貫穿了前三部曲的共同主題。我們會注意到,在《黑客帝國》的世界中,「末世」、「後啟示錄」的標簽也是適用的。從劇情里來看,這兩個標簽是對於人類來說的嗎?毫無疑問是的,人類文明已經被機器毀滅了,倖存的人苟延殘喘。然而第三部之後,我們會明白,其實這兩個標簽並不僅僅針對人類,它們也同樣針對機器。

實際上,在《黑客帝國》的世界中,人類和機器都在面臨著相同的困境——已經走到了極限了……機器寄希望於系統的升級,而系統的升級又依賴於人類的覺醒。結果到最後,兩個種族之間成為了互相依存的情況,但同時兩者又在互相進行著對抗,這種內部矛盾的悖論如果不被及時解決,最終將會導致世界的毀滅。

那這里就可以引入熱力學的一些概念,來對整個《黑客帝國》的世界進行一下闡述了。首先就從最直接的部分開始,根據上面的「地圖」劃分,我們可以在熱力學的基礎概念當中找到對應:

在熱力學中可以劃分出三個系統類型,分別是開放系統、封閉系統和孤立系統。

  • 開放系統:系統與環境之間存在能量和物質傳遞。
  • 封閉系統:系統與環境之間只有能量傳遞,沒有物質傳遞。
  • 孤立系統:系統與環境之既無能量傳遞,又無物質傳遞。(任何能量或質量都不能進入或者離開一個孤立系統,只能在系統內移動。)
  • 在電影第一部的時候,展現給我們的Matrix毫無疑問是一個封閉系統。虛擬世界與外部世界之間僅僅只有能量傳遞而沒有物質傳遞,Matrix系統以聯網的形式傳遞數位訊號(能量)。而與之相對的,機器世界毫無疑問是一個開放系統,因為它盤踞了整個世界的表面。而人類的錫安地下城,則變成了一個孤立系統,僅僅依靠自身苦苦支撐。(當然,除了把整個宇宙視為一個孤立系統之外,嚴格意義上來說不存在絕對的孤立系統,只有接近的情況。)

    但這樣的系統關系在第二部就被打破了,第二部展開的世界觀當中,我們發現三個區域都變成了互相連接和影響的開放系統。因為它們要想存在的更久,就必須這麼選擇。而且驚過第二部和第三部的劇情演繹,我們發現了三個世界之間的聯動關系,這可以用熱力學第零定律來闡述:

    「若兩個熱力學系統均與第三個系統處於熱平衡狀態,此兩個系統也必互相處於熱平衡。換句話說,第零定律是指:在一個數學二元關系之中,熱平衡是遞移的。」

    人類的錫安和機器城如果被視作兩個孤立系統,那麼Matrix就是那個中間的連接系統,而前兩個世界都和Matrix產生了所謂的「熱接觸」,這導致了人類與機器的兩個系統都受到了熱平衡傳遞的影響。直觀的例子就是史密斯的無限復制滲透到了機器城和錫安里去,而Matrix系統的崩潰狀態也能導致另外兩個系統產生崩潰。第三部中,錫安基本被徹底毀滅的同時,機器城也快不行了,因為史密斯徹底占據Matrix導致機器城也快崩潰了。

    熱力學第零定律定義了溫度這一物理量,指出了相互接觸的兩個系統,熱流的方向。有了溫度的概念之後,才能接下去定義熱力學的另外兩個基礎概念「內能」和「熵」,所以該定理被稱為「第零」定理,以示其重要性。在熱力學中,溫度、內能、熵是三個基本的狀態函數,內能是由熱力學第一定律確定的;熵是由熱力學第二定律確定的。

    再來看看熱力學第一定律,熱力學第一定律指出「內能」這一物理量的存在,並且與系統整體運動的動能和系統與與環境相互作用的勢能是不同的,區分出熱與功的轉換。用一個詳細一點的說法:

    「物體內能的增加等於物體吸收的熱量和對物體所作的功的總和 。即熱量可以從一個物體傳遞到另一個物體,也可以與機械能或其他能量互相轉換,但是在轉換過程中,能量的總值保持不變。當系統是開放的,它和介質之間不僅有熱的和機械的相互作用,還有物質交換,則熱力學第一定律的表述中還應增加一項因物質交換引起的能量的增量或減量。熱力學第一定律的本質,以及將其推廣所獲得的結果就是著名的能量守恆定律。」

    可以說正是熱力學第一定律,也是能量守恆定理,限定了人類與機器共依存的關系。機器人造不出永動機,它們必須依賴人類產生能源,反之亦然,人類的生存也必須依賴機器。二者可以在虛擬數據和現實能量之間進行來回的轉換,但是總量是永遠恆定的。恰恰是因為不可能無中生有,所以才會在有限的條件下產生沖突。這個設定可以看作是一個最底層的設定,是人類與機器之間沖突的一個根本矛盾的必然前提,也是故事中最終解決人類與機器之間矛盾的最終答案。

    熱力學第二定律是目前人們比較熟知的「熵定律」,這條定律的簡單表達是:

    「熱量不能自發地從低溫物體轉移到高溫物體。」或者「不可能從單一熱源取熱使之完全轉換為有用的功而不產生其他影響。」由此引申出了熵增原理:「不可逆熱力過程中熵的微增量總是大於零。所以在自然過程中,一個孤立系統的總混亂度(即「熵」)不會減小。」

    這一原理的推廣就是現在廣為人知的「宇宙熱寂說」,但是這個假說現在已經在一定程度上被否決了。

    第二定律在電影中的表現也很抽象,主要表現是電影中很多的「不可逆」。尼奧一旦開始覺醒,就不會倒退回去。系統升級的過程和積累的問題也不會減少,史密斯一旦開始失控,不占據全部系統就不算完……很多表現都可以視為《黑客帝國》世界中「熵增」的一種體現。其實用熱力學第二定律來看待《黑客帝國》電影設定的說法早在十幾年前就已經有影迷提出來了,筆者不過拾人牙慧。

    這里還要提到一個「自由能」的概念:

    自由能是指在某一個熱力學過程中,系統減少的內能中可以轉化為對外做功的部分,它衡量的是:在一個特定的熱力學過程中,系統可對外輸出的「有用能量」。可分為亥姆霍茲自由能和吉布斯自由能。要明確一點,自由能是自發過程的判據:一個過程的自由能降低就能自發進行;能自發進行的過程,其自由能必然降低。這就是熱力學第二定律。

    如果帶入電影中,我們差不多可以通過自由能的判斷概念,來猜測架構師到底在干什麼。電影中架構師一直在嘗試做出方程式平衡,換言之他一直在計算自由能降低和熵增之間的平衡(自由能的變化=內能的變化+熵能的變化)——因為他要維持系統的運作,一旦自由能過低或者熵增到了極限,則系統奔潰。而在電影中我們看到,Matrix系統的自由能流失幾乎是一個必然的不可逆過程——因為只要尼奧覺醒開始帶領人類覺醒,結果就是越來越多人會要離開Matrix,而我們都知道,Matrix相當於人類種植場和機器城總電源的控制系統,而這個系統做功產能的能力必然會降低。(所以不得不屢次重啟,包括毀滅錫安)

    熱力學第三定律在這里其實能套用的內容沒什麼,如果牽強附會來說的話,只能套用給史密斯探員的情況了。熱力學第三定律認為:不可能透過有限過程使系統冷卻到絕對零度。換言之,史密斯探員想要做的事永遠不可能做到,他毀滅不了世界,只會成為一個必然的有限過程,最後會在達到他自己的目的之前就自動結束——簡單來說就是,史密斯探員的失敗是註定了的……(所以他在第四部里也算想開了233333)

    以上都算是筆者個人的胡扯和腦洞,牽強附會僅僅為了博得大家一樂,還請不要較真。

    五、關於《黑客帝國4》:相信希望

    這里想來談一談關於第四部的一些隨想,還有關於老三部曲人物的一些看法。當然這里會盡量不涉及劇透。而且現在也已經有相當一部分的影評流了出來。我知道很多人感到了失望,而且大家也都知道,這部電影受到了很多來自電影之外的很多因素的影響。可以說內外加起來所產生的這個結果,確實也是一個必然結果。

    筆者來回看了第四部好幾遍。第一遍的時候,筆者確實能理解到那些差評是怎麼產生的。它是《黑客帝國1》的復刻、它是對現在流行和資本的妥協、它是一個未完成品,敷衍的產物……相信我,這個感受是正常的反應,尤其是人們帶有著對黑客帝國過去的那種期待的時候。但是筆者必須強調,這是一個巨大的錯覺,想要理解清楚,多看兩遍,隨著看的遍數多了,會有變化的。

    首先要強調的是,4確實是一個徹底的續寫,它既不是復刻,也不是狗尾續貂。筆者並沒有抱著太高的期待去看,卻意外的發現它居然和前三部有著相當程度的融洽,而且在觀看第二遍的時候,其完成度才展現出來,這一點令筆者感到驚訝。

    《黑客帝國4》不論是電影內對於現實的映射,還是電影外現實因素的影響都非常的密切。然而這其實並沒有影響這部電影本身的象徵和內涵深度。很多人的差評其實也來自於此,他們覺得第四部過於流於表面,沒有過去三部曲的那種深度。筆者在這里必須指出,這是電影中的「嵌套」結構造成的。人們自然而然的相信表面的現象就是膚淺,而於表面現象不同的表達才是深刻——所以科幻很深刻、文藝很深刻、藝術很深刻……這就是二元對立給人們的認識造成的錯覺。人們無意間將其劃分對立,而忽視了表象和本質之間的關聯性。

    這里依然要提到法國人,筆者在前面提到他代表著「古典主義」,而看看他在第四部電影中的情況……聯想一下今天網際網路上,所謂「古典主義」所遭遇的那種待遇……

    另一個是尼奧和史密斯這對鏡像,他們的關聯是一以貫之的,這些信息在電影預告片里就已經表現出來了。在第四部電影中,他們之間的對照關系依然存在,而且有了更進一步的聯系。筆者個人的看法是,尼奧和史密斯在這里的對照,是哲學概念中主體與客體的對照。尼奧自然是「主體」的代表,而史密斯則成了「客體」的代表。帶著這樣的前提再去看電影,相信能夠感受到很多不一樣的地方——千萬要注意台詞。

    同時前面認識論提到的內容在第四部依然延續,這一點機核電台里已經有了詳細講述,這里就略過了。其它還有一些零碎的具體角色設定,比如薩蒂她們一家三口的特殊地位。薩蒂的父親是電廠循環系統的管理程序,母親是交互系統的開發程序。薩蒂自己就是新一代的人工智慧程序(先知的接班人),這里也可以把當代的計算機軟硬體疊代的概念帶入進來,這樣就合理解釋了第四部電影為什麼會是這樣的風格。但是很多人又批判這個,想要回歸古早味,想要文藝復興……注意第四部里法國人他說了什麼2333333。

    由於不能劇透,筆者能說的就很有限,但是這里筆者要說的是,既是已經看了很多沉重的內容,即使在整個系列里似乎到處都是有待解決的問題。但是筆者能夠感受到導演自己想要表達的,她們仍然選擇相信希望,多年前三部曲完結的時候她們這麼相信,今年的第四部依然如此,這令筆者感動。

    六、後記

    本文其實所提及的內容很有限,因為其他還有很多內容早就被很多評論和分析文章(包括機核電台)都已經說的很詳細了:從宗教到神話、歷史符號、社會科學……這麼多年的時間大家都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本文僅僅只能算是一點碎片的描繪。

    筆者在此想要感謝老白給予的啟迪,沒有和老白的交流就不會有這篇文章。在交流完的兩天內筆者就寫完了這篇文章——這輩子都沒有寫得這麼快過……所以筆者也想在這里表示對老白的感謝,謹以此文獻給機核的,受人敬愛的「老白斯基」。在這里,他是筆者的「墨菲斯」。(當然我們知道機核還有一個,但是正如電影里所說:「任何人都可以是你,我也可以是任何人。」)

    感謝有耐心看著筆者扯閒篇到現在的各位讀者,謝謝各位!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