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海與藍海:Discord-like在中國

文:Naglfar

在今天,對於市面上的很大一部分較受歡迎的遊戲來說,「玩家之間的交流」成為了遊戲體驗中重要的一環——一方面,就在剛剛過去的2021年,注重玩家之間交互的《雙人成行》就拿下了TGA的年度最佳遊戲;另一方面,大量的競技遊戲(尤其是移動端競技遊戲)以及依賴在線伺服器運行的類客廳遊戲在疫情影響下的玩家群體中相比過去更加盛行。

紅海與藍海:Discord-like在中國

你看,即使在疫情之下,很多城市的線下劇本殺門店依然生意火爆。事實上,社交遊戲帶來的交往優勢讓許多並不熱衷於單機遊戲和單人遊戲內容的年輕人成為了「玩家」。同樣的情形自然也發生在線上:而復數人參與的、共同完成的遊戲內容在網絡世界中展開,很大程度上成為了一些人線下社交內容的替代品。

紅海與藍海:Discord-like在中國

除了承載遊戲本身的線上伺服器之外,玩家們通常需要第三方的語音軟體幫助組織隊伍、輔助交流,當然,許多遊戲擁有優秀的內置語音系統,其中有依然被廣泛使用的(比如《Dota 2》內置語音),也有使用人數較少的(比如暴雪戰網語音)——但顯然,第三方語音軟體依然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

基於市面上大部分語音軟體已經實現的功能,玩家可以在第三方平台進行方便的、語音環境下的預組隊而不用依賴遊戲內組隊系統;即使因為某些原因遊戲本體斷線或閃退,玩家在語音平台上依然可以進行順暢的溝通;另外,玩家可以在文字頻道發送一些相關的網頁連結,接收者可以直接方便地點擊跳轉。

Discord在海外

在牆外,Discord顯然是其中的佼佼者。去年三月底,微軟試圖以超過百億的報價收購這款在玩家之間風靡的語音軟體(雖然這次收購並未成功),而最近一次我們聽到Discord的估值已經提高到了150億——對於一款用戶規模不算特別大、也沒有較高營收數字的軟體來說,這是一種來自投資者的肯定;而我們已經能夠從這些數據中窺見Discord的巨大潛在價值。

紅海與藍海:Discord-like在中國

大多數中國玩家對於Discord是陌生的。事實上,Discord來自於一個長年製作移動端遊戲的公司Hammer & Chisel ——他們在2014~2015年間實現了一次轉型,把目光放在「一款專為玩家設計的聊天服務上」。在他們的眼中,Discord被定為為一個「永遠在線的電話會議」或是一個「用戶私人線上咖啡吧」——它是一個半開放式的線上空間,就像一個擺上了幾個沙發的、舒適的沙龍。

到如今,Discord的語音功能已經十分成熟——高音質、低延遲、少占用,在無限多時間內與盡可能多的朋友交談——Discord在基礎功能的專業性和穩定性上已經達到了很高的水平。比如,懸浮於遊戲界面之上、又幾乎不影響遊戲畫面的語音條能夠清晰地看見當前發言用戶的ID隨著語音強度被高亮顯示,這種設計對重交流遊戲的遊戲內容進行了補足,為此類遊戲的播主或是內容製作者提供了必要的新維度,是Discord設計中的經典。

紅海與藍海:Discord-like在中國

另外,在語音功能之外的社區構建讓他們與Team Speak或是Skype的通話功能區別開來。事實上,正如許多評論者所說,Discord 「成功地捕捉到了遊戲文化,並為傳播這種文化提供了巨大幫助。」

就像剛剛提到的,玩家可以在Discord里建立私人頻道,然後慢慢將其轉化為同好社區。通過追溯時間極長的文字聊天室工具,玩家可以在其中進行有意義的、被主動記錄的有益交流。對於較大的頻道來說,精細而復雜的頻道分工和權限設置,以及人工或通過官方支持的機器人程序進行的引導流程能夠讓新加入者迅速找到合適的討論區間,在低門檻的狀態下融入到被定製好的社群中。

紅海與藍海:Discord-like在中國

在此基礎上,方便快捷的螢幕分享進一步增加了社群的豐富性和內容多樣性。簡單來說,只需單擊兩次,即可將遊戲直播帶給伺服器中的任何人;觀眾也可以分屏觀看存在於頻道中的多個流媒體,為社群內小規模比賽的組織提供了優秀的工具。

「可能性」,這是Discord模式最閃耀的標簽——他們從遊戲語音、IM工具服務起家,進而形成大量類似線上沙龍的社區和群組——這些社群在玩家自發的建設和官方對於相關工具的支持和引導下茁壯成長,讓Discord成為了海外遊戲玩家遊戲中溝通協作的首選工具,也孕育了一個具有極大包容性(甚至有相當一部分內容與遊戲和玩家無關)的綜合網際網路社區。

紅海與藍海:Discord-like在中國

此外,即使最初目的是服務遊戲玩家(事實上目前互動數量前列的頻道大多數依然是遊戲和二次元頻道),但是其良好的社群特性和頻道構建方式也吸引了許多非玩家用戶。具體來說,學習小組、舞蹈班、讀書俱樂部和其他虛擬聚會團隊也將Discord作為線上聚會的工具;而疫情期間一些學校也通過Discord進行線上授課。

你可以在PC端、網頁端和移動端順暢地使用Discord——在2020年底,社群內螢幕分享功能也已經在移動端上線,為這款軟體帶來了更多的可能性。

值得一提的是,Discord也被廣泛應用於虛擬貨幣(尤其是加密貨幣)交易和討論。Discord事實上已經成為加密貨幣社區的最大聚集地,「學習使用Discord」也已經成為了圈內公認的、必須掌握的入門技能。隨著未來大量的NFT、DAO和DeFi項目的上線(你可以從過去幾個月遊戲大廠紛紛高調宣布上線NFT項目看到它們對未來的某些布局和規劃——即使這些嘗試目前遭遇了來自多數玩家的反對),Discord也將獲得更加直接的變現手段。

在一些描述中,Discord被評價為「元宇宙的基礎設施」——這些來自新時代和新熱點的關聯也許也是其估值不斷上升的原因。

紅海還是藍海?

當然這種來自「新模式」的便利目前並沒有傳遞到忽略忽略玩家手中。由於Discord被牆,忽略忽略目前也沒有成熟的、功能類似的軟體出現,自然會讓人考慮其中是否有未被開發的新市場。在過去的一年里,採用Discord模式的忽略忽略語音軟體企劃——我們在此稱之為「Discord-like」——突然全面啟動,從目前知名度較高的「開黑啦」,到騰訊開發的、基於QQ的「QQ頻道」,以及以DoDo為代表的一系列產品幾乎在同一時間入局,試圖尋找Discord-like在中國市場的藍海。

當然這種推廣面臨著許多阻礙。忽略忽略用戶在漫長的遊戲時光中已經對某些產品形成了習慣,能否扭轉這些習慣依然是一個未知數。在此,我們將Discord模式簡單地分為「語音」和「社區」兩部分,討論Discord-like面臨的機遇和挑戰。

語音

除了使用遊戲自帶的語音系統之外,忽略忽略玩家更願意使用YY語音或是QQ、微信電話實現第三方在線通話的功能;而Team Speak、TT語音等功能簡單的語音軟體則是被電子競技職業選手廣泛使用(後者甚至在本賽季取得了LPL席位戰隊的冠名,而其在KPL中的布局則更早)。

YY語音的功能更像是一個社區功能匱乏的Discord——人們可以建立自己的頻道、建立和重命名多個可以添加密碼的房間,同樣提供了一個好用的半開放空間。YY語音為中國玩家所熟知可能要追溯到早期離開Team Speak轉投YY的《魔獸世界》玩家——在忽略忽略玩家逐漸接觸多樣性遊戲內容的過程中,YY扮演了一個極其重要的角色。它至今依然被大量公會會長應用於以《魔獸世界》、《劍網3》為代表的MMORPG活動中(甚至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對於一部分年齡稍長的玩家來說,「掛上YY」早已成為了根深蒂固的用戶習慣。

紅海與藍海:Discord-like在中國

當然YY也存在大量不容忽視的問題。與較高的語音質量相對的是很高的記憶體占用和愈演愈烈的廣告問題。由於當下YY將產品方向向娛樂直播偏移(這是YY變現的主要手段,也是其在2020年11月被百度收購的重要原因),純粹的語音用戶不得不面對眼花繚亂的女主播宣傳畫面和任務欄閃動廣告信息;而軟體的移動端APP更是將普通頻道接口和直播頻道混為一談,用戶在普通語音使用中滑動誤觸就很容易進入到其他無關內容中,令人十分惱火。

紅海與藍海:Discord-like在中國

另外,目前YY語音屏蔽了海外用戶的聲音輸入,在留學生大量存在的、較為年輕的玩家語境中顯得十分尷尬。

而基於QQ和微信群組的語音通話同樣具有鮮明的優勢和短板。相對於Discord和YY來說,這些社交軟體提供的語音內容是更為封閉的——玩家首先要進入到一個預先組織好的群聊中,隨後才能夠加入到社群內語音交流環境。對於本就相熟的群友來說,使用社交軟體自帶的語音功能是方便的:你不需要下載額外的軟體、跳轉到其他的平台就可以實現第三方交流的目的;但是對於僅僅希望尋找臨時隊友的玩家來說,群聊本身就意味著一個較高的社交成本,「融入」這一行為所耗費的精力常常讓人望而卻步。

除此之外,騰訊系社交軟體自帶的通話功能(尤其是多人通話功能)在音質上有所欠缺,並且時常有通話不穩定、產生較大延遲的狀況出現。

社區

而從社區社群的角度來看,忽略忽略玩家常常使用以貼吧、NGA、虎撲、小黑盒、S1為代表的泛用論壇和以MAX+、掌上英雄聯盟、米游社為代表的遊戲專用論壇開展關於對應遊戲和電競賽事的相關討論。

紅海與藍海:Discord-like在中國

事實上,大多數玩家對於社群討論的需求幾乎已經被現存的論壇所滿足。玩家在這些論壇中分享了大量內容——你能在熱度較高的貼吧(比如抗壓背鍋吧)和論壇的熱門板塊(比如艾澤拉斯議事廳)中看到實時更新的討論內容;若要查看特定遊戲的更多資訊,專門論壇可能是更好的選擇。

當然,目前忽略忽略的、以論壇為載體的社群討論環境有兩點較為無奈之處。

其一是,論壇的形式本身對於精品和有價值內容的引導和索引是欠缺的——即使在版頭進行了充分的說明或是區分了所謂「精品區」,它依然是弱引導指向的。說到底,「把最新回復或是熱點帖子放在靠前位置」這種邏輯從本質上就是鼓勵用戶展開快速而具有時效性的討論,而這種導向在社群建設上是有局限性的。

紅海與藍海:Discord-like在中國

其二是,小眾遊戲和小眾內容的討論很難形成較為統一的社區。對於本就熱度有限的小眾內容來說,泛用論壇上的專區(包括貼吧)很可能不具備良好的討論氛圍,而專區中動輒跨度幾個月的討論很容易磨滅玩家的分享欲望。事實上,大量的小眾社區存在於不同論壇載體的不同角落(甚至僅僅存在於某個難以被搜索到的QQ群眾)——舉個例子,《開拓者:正義之怒》的大部分討論存在於前作「擁王者」貼吧中,若是不仔細搜索,你很難找到對應的討論社群。

紅海與藍海:Discord-like在中國

Discord-like在中國

在上述背景下,很顯然,Discord模式對於目前忽略忽略語音軟體和社區討論環境足以產生有效的補足——較為純淨的半開放式高質量語音,以及基於語音頻道建立的、強引導強分類的社群顯然能夠解決目前存在的一系列問題;同時,由於軟體被牆、只能通過一些廠商的模仿來復制這種模式,它在中國的發展和推廣也面臨著嚴峻的挑戰。在我看來,原版Discord足以沖破忽略忽略社群產品的包圍網,成為較為年輕的玩家(以及非玩家)群體的使用習慣;而由於Discord本身無法達成對中國市場的進軍,這個結論成為了永遠的偽命題。而對於目前市面上出現的Discord-like產品來說,他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紅海與藍海:Discord-like在中國

一個很矛盾的問題是,你當然需要學習Discord已有的各種功能和產品邏輯(這些邏輯與軟體UI自然是強相關的);但是作為一款獨立產品,你又不能真的完全復刻Discord,這必然會招致諸多不滿、甚至引發一些其他問題。

比如,開黑啦幾乎完全照搬了Discord的功能和界面UI(社群內直播分享也在日程之中)。在Discord-like的語音屬性上,開黑啦已經做得較為完整;但是它出現了很明顯的兩方面問題。

其一是,從功能倒推的代碼顯然需要更多的打磨——前段時間,《Apex》主播青野大魔王在B站比賽中由於開黑啦更新彈窗痛失好局,暴露了軟體在優化過程中面臨的諸多問題。

紅海與藍海:Discord-like在中國

其二是,過於相似的模仿造成了Discord用戶的不滿。一位油管播主上傳了開黑啦與Discord的對比視頻,導致在一段時間里大量帶有發表種族歧視言論目的的外國人湧入開黑啦,引發了一場規模不大不小的混亂。

考慮到中國市場的習慣和特性,Discord-like也需要一些中國特色的適配。目前這些適配和磨合的方向尚不明朗,都需要更多的時間和實踐去發現——而實踐的成立則是建立在大基數的目標用戶確實使用了產品的前提下。

紅海與藍海:Discord-like在中國

拿前段時間開啟測試的QQ頻道來說,其實在泛用的社交軟體中再內嵌一個Discord-like產品看上去就有些繁復。要進入QQ頻道,你首先要登陸QQ,在經歷聊天和群聊界面後,通過另一個接口再次進入頻道,這種引導對於用戶來說是迷惑的。基於社交軟體的較為封閉的社群和文字社交內容、基於語音軟體的半開放社群和語音交流功能雜糅在一起,事實上是背離了QQ用戶原本習慣的。

紅海與藍海:Discord-like在中國

可以說,技術適配與用戶習慣,就是推廣Discord-like模式的雙重壁壘。

長路漫漫

為了打破這些壁壘,目前,這些Discord-like軟體正在通過主動聯系遊戲公會和主播組織入駐,以開黑啦為例,他們已經與《Apex》主播卡莎、《彩虹六號》和《星際戰甲》官方以及知名《魔獸世界》首殺公會Aster等等官方或個人展開合作、建立了頻道;事實上,部分年輕玩家也確實從YY語音等傳統軟體向Discord-like遷移。最近幾天在《最終幻想14》社區的節奏中,關於「日本主播進國人隊伍順利通關」的截圖中就看到了中國玩家分享的開黑啦頻道——這也許能夠從一個細節說明這種趨勢。

紅海與藍海:Discord-like在中國

更大的問題可能體現在軟體之外。伴隨著這些遷移的是基於頻道負責人本身的考驗:按照Discord的規則,頻道主有資格對頻道內容按一定標准分類,甚至制定收費規則。

《星際戰甲》主播山之追追夢就在前些日子因為「在開黑啦頻道中建立萌新學院公開收費」且「搞小團體,沒有盡到管理者應有的責任」被玩家群起而攻之;而QQ頻道聯系的某COC跑團大群群主在得到來自騰訊的消息後儼然成為了自己想像中的「武林盟主」,引發了一系列啼笑皆非的事故。

紅海與藍海:Discord-like在中國

作為軟體開發者,是否要對頻道主進行一定程度的監管?怎樣的監管能夠在保持自由討論氛圍的同時最大限度地阻止此類事件的發生?這依然是懸而未解的難題。

另外,即使在初創階段大機率無須考慮變現手段,但是我們依然能夠從Discord的變現軌跡發現一些問題。在虛擬貨幣交易在忽略忽略受到嚴格政策監管的當下,在後期,這種模式在中國或許需要尋找一條新的出路——不過這也是很久以後的事情了。

紅海與藍海:Discord-like在中國

當然Discord-like是好的。在社交媒體上,我看到許多玩家迫切希望能夠在忽略忽略用到類Discord產品。目前,忽略忽略的一些軟體已經稱得上是「可用」,但距離「好用」還有很長一段距離。顯然,它們需要經歷從抄襲起步,到慢慢轉型優化、最終形成所謂「自己的靈魂」的漫漫長路。

在Discord風靡海外多年之後,中國市場終於後知後覺,在語音軟體、貼吧論壇的包圍之中,在那堵高牆之下,找到了一片並不寬廣的藍海——至於Discord-like在中國的未來會如何,只有時間能給出答案。

紅海與藍海:Discord-like在中國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