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媽的網名叫「燃雪」

燃雪是我媽,50歲,網絡電台主播。

上一次吐槽她這個網名應該是在十年前了,那時候她玩《誅仙》和《天龍八部》,網名來來回回永遠是「燃雪」和「小雨如斯」,充滿了年代氣息的中二感。

我媽的網名叫「燃雪」

父母都是遊戲玩家,按理說我應該十分高興。確實,大部分情況下,我父母對於遊戲是意想不到的包容。但是與之而來的問題就是,小時候家里只有一台電腦,我爸要《使命召喚》,我媽要《天龍八部》,我要《孢子進化》。得,誰都別玩。

我媽的網名叫「燃雪」

母親絕對談不上硬核玩家,她玩遊戲的最勤時間段應該在十年前,玩的遊戲類型基本僅限於古裝MMORPG和俯視角Q版社交遊戲。

但她仍是玩家,一名網絡玩家,一個玩網絡的人。

開端

我媽挺怪的,突然讓我給她推薦幾本能夠拿來朗讀、講述的小說,我也沒上心,心里只想著讀讀書挺好,開發智力,活躍思維,順手就把身邊的村上春樹的《刺殺騎士團長》遞過去了。看唄,挺好的,應該能對她胃口。雖然她上一次讀日本作者寫的文章還是《一碗清湯蕎麥面》。

她喜歡朗誦,這我知道,因為我也喜歡,我從小被我母親訓練朗誦,小學三年級開始台前《老人與海》,那時候聖地亞哥就成了我鐵哥們兒。和他一起用「堅定的力量和狠毒無比的心腸」對付鯊魚群。而背後默默給斗鯊英雄做飯和朗誦指導的人,就是我媽。

我媽的網名叫「燃雪」

遞完書,算了算時間,我就回學校了。

她開直播了?

燃雪,在網絡中她是燃雪,一名故事電台主播,讀的第一本書,叫做《刺殺騎士團長》。「真有人聽啊?」我滿臉不可置信,然後升起了一絲嫉妒,我自己的遊戲電台還沒人聽呢!

我開始嘗試旁聽,第一感受就是尷尬,自己熟悉的聲音在講故事,太奇怪了,她不是純粹的念,而是把故事用自己的話再重新講述一邊,加上自己的看法。與之而來的問題就是,我經常認為她在篡改作者意圖,「你這不對啊,人家作者是這個意思嗎?」,而燃雪總是秉持著「一千個人有一千個哈姆雷特」的觀點。

「更年期的愛好罷了,播著播著就累了。」我是這麼想的。

兒子,我今天賺了500塊!

燃雪播了一年了,更年期真長啊,而且為何她的更年期那麼高興呢?我在思考這件事情。而更讓人火大的是,為何她越來越專業了?無論是話術還是講述故事的能力,而且她的口頭語中,多了「有個大病」、「小哥哥小姐姐」、「吐槽」這類略顯過時的流行語。

年輕了,確實年輕了,雖然說笑容會讓人起褶子,但是她的笑容確實讓她年輕了。

「兒子,我今天賺了500塊!」

「啊!?」

燃雪直播純粹是愛好,每天五六十上下,多了一兩百塊,這是?

「我現在是XXX軟體直播榜第四」,她說。

她在網絡上主持了一場婚禮

很久沒見她這麼嚴肅了。她的家族(她是這麼稱呼的)中有一對情侶,結婚了,而她作為家族CEO,靈魂大幫主,要主持這場婚禮。她的家族當中很多都是18歲上下的小姑娘,也都在聊天室准備著稿子,練習著口語。啊對,18歲小姑娘比我還小兩歲,管我媽叫姐。

在婚禮開始前的一個小時,燃雪在主持典禮前的准備環節,直播間內有說有笑。時間馬上就要到了,燃雪去了一個沒有人的房間。

一個多小時後,她回來了,滿臉輕松。

「怎麼樣?」我問她

「完美。」

我想她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快樂。

我媽的網名叫「燃雪」

我采訪了我媽

我:您如何看待網絡?

雪:網絡也是一個小社會。

我:聊聊直播吧?

雪:現在做直播的人很多,里面的人也魚龍混雜,其實還是要傳遞一些開心快樂正能量的東西,這樣才會有更多人喜歡。

我:玩遊戲給您帶來些什麼?

雪:我曾經特別怕蛇,從小就怕(笑),後來玩了《誅仙》以後,有一個階段打怪,打各種蛇。那時候我就給自己一個強烈的心理暗示,一定要克服掉自己的恐懼心理。再說了,萬一現實當中遇到了這些凶險情況,你害怕也沒有用。尤其是我有了兒子以後(還有我事呢?),為母則剛,要是我跟我兒子在外邊真的遇到了蛇,那我再怕也會很勇敢地站出來保護我的兒子(感動)。我就強迫自己面對遊戲中的畫面,去打怪。自從打了之後,我發現我的心里真的不再對這種動物有太多的恐懼了。

我:遊戲在您眼中是?

雪:遊戲就是人生,在遊戲的過程中,你會遇到各種玩家,遇到各種環境,方方面面從中能夠得到提升,在遊戲的過程中你也會開闊眼界,也能夠提高自己的格局和為人處世的能力。

我:直播讓您實現自我價值了嗎?

雪:我從來沒想過在直播當中「找」什麼,因為我現實當中過的也很精彩,之所以做直播,是因為有一定的閒暇時間,不影響你的現實生活,該關愛的人,該陪伴的人,該去處理的事情都進行著,仍有閒暇時間,那麼就去做些你喜歡的事情,在這個過程中我感到了快樂。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