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帝國》另類解讀:可曾記得愛!

在《黑客帝國4》的結局,崔妮蒂在一片金色陽光的照耀下開悟,縱身一躍,成為The One。80後老粉的情感得到了極大的圓滿,《You Jump,I Jump》,感動壞了,灑家值了。

但與很多前輩高人的分析不同的是,我認為崔妮蒂並不是在《黑客帝國4》里才成為the One的。她從某個時刻開始就具有了the One的能力,但直到《黑客帝國4》的結尾才覺醒。金台夕照登天闕,今日方知我是我。

《黑客帝國》另類解讀:可曾記得愛!

我斗膽把我的思路和大家分享一下,也許可以幫大家更容易地理解《黑客帝國》系列的一些原來不明白的劇情。不談哲學,就用更「開門見山」的方式去看一條很少被人提及的脈絡。如果不對,那是極有可能的,超主觀視角,圖一樂。一不小心寫了這麼多字,機博發不出來,我一咬牙,厚著臉皮才投的稿。

我們從一些基本設定開始說起。以下會涉及到Matrix,the One機制,Neo,崔妮蒂,我們順便還要提一下史密斯特工。

Matrix

Matrix 是一個巨大的網絡,連結億萬人的意識,該系統分配給人類不同的角色,就像RPG遊戲一樣,但人類沒有選擇的權利和意識。1%的人由於自主潛意識過高,和分配的角色程序並不兼容,如果不進行控制,整個系統會有不穩定和崩潰的風險。於是Matrix的AI機器人(建築師和先知)創造了The One這種機制,讓一個人擁有自我意識(和部分系統使用權限,允許他開掛),並成為領袖組建錫安這樣的人類城市。

The One機制

根據VC theorem,機器不是什麼東西都能學習的。人的思維很有可能是一個VC dimension 無限的函數/函數集。因此,從數學上說,計算機要完全仿真人類思維是做不到的:無論運算能力多強,也無法在全部函數定義域一致收斂。這就是為什麼錫安和IO必須存在。機器必須和人進行交互,讓一部分人有自我獨立的思維,通過這些思維升級程序的邏輯,並且利用the One 帶會代碼置入源程序,實現Matrix升級。因為這種方法一直都在有效地幫助Matrix實現升級,我在這里稱其為「機制」。

Neo是the One 6.0版本,他有偽裝的代碼,開始他沒能意識到自己核心的代碼,只有死後重生(類似重要程序安裝後需要重啟),才能使得表層代碼消失,釋放出核心代碼,成為系統內的超人。

在《黑2》里,Neo依然是被控制的,他具有目的性,就是建築師賦予他的最初使命,將錫安的代碼帶回(重新置入)Matrix源程序。之後機器會摧毀錫安,Matrix升級,the One會帶23個男女離開Matrix並組建新的錫安。

先知,作為一個控製程序,對the One機制的運行提供保障。與建築師的純數學思維不同,先知帶有一些生物學思維和類似女性的直覺,她明白成長(升級)和變化是具有一定不可控性的,並願意為這種風險付出代價。她會挑選墨菲斯來尋找Neo,也會安排合適的崔妮蒂來誘導the One的成長,並在時機成熟時指引the One 返回源頭。但在《黑4》中,傳統的the One機制被廢除,先知消失。

The One的核心代碼是讓他與眾不同的地方。墨菲斯可以飛檐走壁但依然受系統里物理定律限制,但Neo的代碼讓他有權限使用子彈時間、飛行、復活術、阻擋子彈。啟動核心代碼的過程需要一些拉康休謨柏拉圖白兔黑貓紅藍藥什麼的,但,最終讓Neo飛起來的,不是這些東西。

《黑客帝國》另類解讀:可曾記得愛!

這個計劃成功運行了五個版本,但在Neo這里出了一些岔子。這些意外情況直接導致了崔妮蒂的進化和史密斯特工的異化,我們下面展開說。

Neo和崔妮蒂

首先出現的問題是Neo本人。這大哥是個超級戀愛腦,他沒有放棄愛情,哪怕代價是人類和機器的系統雙雙全滅。

我們可以推論,崔妮蒂其實一個the One的啟動機制。The One需要某種重啟(死而復生是其中一種方式)後才能釋放出核心代碼,而崔妮蒂對他的愛才是重啟的密鑰。但是,Neo重生為救世主之後,崔妮蒂作為「工具人」的價值就沒有了,把崔妮蒂銷毀很可能是整個the One機制里的必備程序。在《黑2》里,Neo對先知說,我夢到了崔妮蒂有危險,先知卻不正面回答,反而暗示他一定要救錫安。

《黑客帝國》另類解讀:可曾記得愛!

之前的救世主都是這麼做的。看似有選擇,但其實正如法國佬墨洛溫說的「選擇是幻覺」,面對全人類的生死存亡,你有選擇嗎?你,還能這麼不懂事?但Neo偏不!就不!就要救老婆!「做救世主就像談戀愛,你不明白什麼道理,但你知道就是這麼回事!」

這是之前所有the One都沒干過的事。

面對人類生死存亡的選擇,Neo二話沒說就去救崔妮蒂了,並成功救下中彈、即將死去的崔妮蒂,直接啟用全部權限,讓她起死回生。而且,在這個過程中,崔妮蒂的身體直接地接觸到了Neo作為the One的核心代碼。從這個時候開始,崔妮蒂身上已經有了the One的部分能力。在《黑4》里,她不是因為哲學上的原因才飛起來的,她在這時候就已被重新編譯過,早就是the One了。

《黑客帝國》另類解讀:可曾記得愛!

貝瑟芬妮的佐證

有一個很少被人認真關注過的角色可以佐證我的這個推測——《黑2》里的貝瑟芬妮,法國佬墨洛溫的老婆。墨洛溫是早期的the One版本,任務完成後,受招安留在了Matrix里作威作福。而貝瑟芬妮當初就是扮演崔妮蒂的角色,the One的啟動密鑰。因為經歷過一周目的劇情,她知道「愛」在整個the One機制中扮演的特殊催化作用。

《黑客帝國》另類解讀:可曾記得愛!

在《黑2》中她答應帶主角團隊去完成任務,但代價是要求Neo吻她:「你要像吻她(崔妮蒂)那樣吻我。」二十年來我一直以為這只是一個為莫妮卡·貝魯奇設計的香艷場面,但最近我才意識到,這是貝瑟芬妮在想方設法獲取the One的核心代碼,她知道這個遊戲的隱藏規則。和the One進行接觸,還要有「愛」,所以她才要求那深情的一吻。

貝瑟芬妮本質上和墨洛溫是一樣的人:權欲薰心。就像先知說的「所有有權力的人想要的是什麼?更多的權力。」所以貝瑟芬妮做這件事,完全處於獲取更多優勢的權欲。她不是一個心中有「愛」的人,所以就算她知道遊戲的規則,最終也並沒有從Neo身上得到有效的資源。

但在《黑3》中,當貝瑟芬妮再次見到崔妮蒂的時候,她意識到了崔妮蒂身上發生了什麼。崔妮蒂身上攜帶了大量屬於the One的核心代碼,她是可以「開掛」的,因此崔妮蒂沖入墨洛溫的老巢讓他釋放Neo時,本算大劣勢,但貝瑟芬妮馬上勸墨洛溫放人,「她能把我們都殺了。她在戀愛。」這是字面意義,這時崔妮蒂的戰鬥力已經是the One級別,但她自己不知道。

《黑客帝國》另類解讀:可曾記得愛!

Neo和史密斯特工

接下來我們來說6.0版本升級過程中遇到的第二個問題。到《黑2》結尾,人類的局面被Neo下成了一盤死棋,但在Matrix的世界里,機器們也遇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大麻煩,史密斯特工。

在《黑1》結尾,也許是想測試自己的能力,Neo鑽進了史密斯特工的身體,史密斯特工在金光中爆炸了。但奇怪的是,接觸了Neo核心代碼的史密斯重生了,並獲得了無限復制的新能力。

《黑客帝國》另類解讀:可曾記得愛!

史密斯是系統的保衛程序,被Neo打敗後,任務失敗,目的缺失,本來應該回到源頭落得被刪除的結局。但他拒絕了。他給了自己一個新的目的:向Neo復仇。對Neo的仇恨讓他誕生了自我意識。

史密斯在系統內瘋狂吞噬其他程序,甚至先知這樣的高級程序也難逃魔掌,如果任由他發展下去,整個系統會被他拖垮。人類無法擊敗的系統卻要被系統自身產生的暴走程序所毀滅。這個時候,Neo來到機械城談判,「我搞定史密斯,你給我和平」。

在和史密斯戰鬥的時候,Neo意識到其實史密斯已經變成了自己的負極,於是用犧牲自己的方式與史密斯同歸於盡。

在這個故事線里,更明確地指出了the One的核心代碼是可以通過接觸粘貼復制到其他實體身上的。如果史密斯特工可以通過接觸核心代碼變成有自我意識的負極,那崔妮蒂通過Neo進化成another One也是同理可證的。

《黑客帝國》另類解讀:可曾記得愛!

創造了一個黑暗負極也是前任the One從來沒干過的懸乎事。Neo消滅過史密斯特工兩次,第二次直接被同化,核心代碼啪啪啪亂拍的,已經形成了一體兩面的情況。

所以,在《黑4》Matrix復活Neo時,史密斯特工作為Neo的負極也自動出現在了Matrix里。這不是Matrix的本意,是系統無法控制的買一送一。對於系統來說,史密斯特工的危險程度絲毫不亞於Neo,所以他們對史密斯使用了同樣的控制手段,剝奪了他的記憶和自由,讓他生活在Neo身邊。他的覺醒,並不是系統的安排,而更像是系統在運算極限下出現的失控狀態。他可是太恨安德森先生了。

雖然他對安德森先生的恨可謂刻骨銘心,但他很快就意識到了自己的處境,後期甚至在有選擇地幫助Neo對抗反派BOSS。史密斯這個角色大有可為,如果真有《黑5》的話(拜託,不要),完全可以以他為主角。

關於《黑客帝國4》的碎碎念

《黑4》的故事並不復雜,甚至就像很多批評者說的有點單薄,就是把《黑1》又拍了一遍,但這次,Neo是喚醒者,而崔妮蒂才是the One。 比較難理解的部分可能是史密斯特工的立場,但如我以上解釋的,他是Neo的量子糾纏和雙生火焰。

對於《黑4》所有的批評都是公正的,這很難說是一部優秀的作品,甚至都很難說一部具有完成度的作品。但,請容我為它辯護一句,這部電影也許,嗯只是也許,是一部「真誠」的作品。

也許沃卓斯基姐妹比任何人都明白這部續集不應該拍,片中關於創作觀的一些吐槽和插科打諢並不全是戲言。但他們也明白這部續集早晚會被拍出來,與其在其他人手里變得面目全非,不如借這個最後的機會再和大家說幾句真心話。

最終卻不知從何說起,盡管話都在嘴邊。想嬉皮笑臉說說人生的難,卻發現時代已變,竟已無人寒暄,緊張地搓著手手,抬頭看天,敲敲鏡子里的自己,啊,原來這就是中年。

大家離開影院,明天只是天堂里的另一天。我對銀屏默默地說,歡迎回來,安德森先生,我們想念你。晚安。

《黑客帝國》另類解讀:可曾記得愛!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