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源詛咒研究03】獵人的命運與上位者的陰謀

在《血源詛咒》這個遊戲里,獵人幾乎能夠承擔起大部分的劇情交代。

需要在狩獵之夜獵殺化為野獸的人類,需要尋找蒼白之血,需要打開被隱藏的儀式,需要探索古墓,甚至需要獵人去擊敗上位者。

血源詛咒里的獵人這個稱呼,早已超出了我本能里對獵人的定義與認知。

是的,宮崎英高對獵人這個稱呼通過遊戲內的任務與行為,進行了重新的定義。

這就是為何一開始明明說好,讓我們去狩獵幾個野獸的,但是到了最後,我們卻 越陷越深,連遠高於人類的上位者都會成為我們獵人狩獵的對象。

這種行為究竟是偶然的意外,還是早已註定好的悲劇。

是上位者的玩笑,還是月之魔物的詛咒。

為何獵人會成為了能夠打破狩獵之夜的關鍵中的關鍵呢?

仿若如惡夢主人饒有意味的言語一般:「即便在夢境里,獵人依然還是獵人。」

【血源詛咒研究03】獵人的命運與上位者的陰謀

那麼獵人究竟與其他的普通人有什麼不同呢?

為何會成為狩獵之夜里至關重要的人物的?

獵人與上位者到底是什麼樣的關系?

這一期依然由我狗哥大家帶領進入《血源詛咒》研究的第三期-《獵人的命運與上位者的陰謀》

【血源詛咒研究03】獵人的命運與上位者的陰謀

人類的道路

獵人在成為獵人前,首先他得是一個人類,這雖然很廢話,但是這很重要。

而人類在《血源詛咒》的這個世界里,究竟是什麼樣子的呢?

如果我們按照正常的遊戲流程來進行,擊敗大教堂區的白羊女後,重新回到獵人夢境,在這里,我們拿到《噬血獵人之眼》後才可以進入到老獵人的噩夢當中,而這個噩夢的構成區域就是大教堂區。

噩夢中的大教堂區與我們第一次從診所出來時見到的雅南的大教堂區完全不一樣。這時,我們才能算真的通過遊戲里的信息得出,夢境里的一切並非是所有現實的還原,而我們見到的非噩夢的雅南也未必是真正的雅南。

【血源詛咒研究03】獵人的命運與上位者的陰謀

也正是因為如此,我們可以在雅楠地區見到鋪天蓋地的棺材與墓碑,而這一切都暗示了,夢境中的雅南不過是另一個墳墓而已。

雅南地上的地區幾乎跟雅南的地下墓穴完全一致,隨處可見的墳墓與石碑,隨處可見地想要奪我們命的敵人。如果說探索墓穴的我們是個盜墓者,那麼作為外鄉人踏入雅南的我們,在雅南居民眼里,不過是另一個活在地面上的盜墓者而已。

我們在遊戲里可以進入的三個主要的墓穴分別是:伊茲、羅倫城與蘇美魯。

這三個墓穴分別代表了我們可以在雅南地區見到的三種主要的敵人,所屬於上位者的敵人、可怕的野獸以及是蘇美魯人後裔的廣義上的雅南地區的人,包含雅南本地、漢威克陰森小巷、該隱城。

伊茲的毀滅我們無法從文本里正面得到對應的答案。

而羅倫城的毀滅我們卻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在《羅倫城下層金杯》里有著對應的描述:「衰落的羅倫城中有醫療過程留下的痕跡。沒有人知道這些醫療程序是試圖控制怪獸帶來的災害,還是疾病大流行的原因。」

【血源詛咒研究03】獵人的命運與上位者的陰謀

這是一個極其有趣的信息,因為這條信息暗示了,羅倫城曾經做過與雅南地區的治癒教會相同的事情——血療。

而蘇美魯墓穴的結果我們則能知道得更加明顯,負責誕生上位者的女王並沒有完成對應的職責。

在《雅南石頭》里明確記載著:「蘇美魯女王雅南留下的神聖遺物。女王早已滅亡的如今,她那恐怖的意識一直沉睡著,但是,那也僅僅是沉睡著。」

【血源詛咒研究03】獵人的命運與上位者的陰謀

而這個雅南石頭從外形上看,便是隱約可以看出一個幼兒的形態,等之後講解小漁村時還有另一個證據證明,這其實就是包含著一個幼兒的血之石。

未曾誕生上位者的女王死去後,蘇美魯人分為了三個部分,一部分人依舊留在地下擴展古墓,如同我們在墓穴了看到的各種蘇美魯後裔,一部分到達了地上,例如雅南本地居民,還有一部分人到達了地面後,離開了雅南去了該隱城,例如原本的蘇美魯貴族,如今該隱城的血之女王。

而這三個古墓的結局,對應的正是人類在面對未來的三種出路:進化為上位者如伊茲,退化為獸人如羅倫城,以及維持現狀,人類依舊還是保持人類應該有的理智,如蘇美魯。

但事實真的能如此簡單清晰嗎?分析這個遊戲的理念時,讓我感受到了什麼叫做,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蘇美魯女王的犧牲看似給人類開辟出來一條新的道路,但是這個條道路真的是一條人類可以一直走下去的筆直大道嗎,還是依然在這條大道的不遠處,仍舊有另一個岔口呢?

而這個新的岔口又會把路指向何處呢?

當我們進入到夢境的雅南地區,見到舊雅南的獸化的嚴重後,才發現蘇美魯的女王的犧牲只不過是把進化還是退化的選擇延後了而已,人類所需要面對的仍舊只有兩條毫無選擇的路,你要麼是進化成上位者的眷族,要麼退化為嗜血的野獸。除此之外,人類未曾有過其他的道路。

我們從道具《解藥》的文本里可以得到明確的信息:「中和毒素的小藥丸,用來治療衰敗血疾(日語為:灰血病),許久以前這種難纏的疾病摧殘了舊雅南。衰敗血疾最後導致了怪獸災難的擴散。」

【血源詛咒研究03】獵人的命運與上位者的陰謀

是的,正如《衰弱羅倫城金杯》里所說的一樣:「有些人做出了恐怖的推論,認為接下里可能會輪到雅南城。」

【血源詛咒研究03】獵人的命運與上位者的陰謀

相關的信息都指向了,雖然這是人類的整體命運的走向,但是人類從來都沒有決定權,有的只有選擇權。

這跟《黑暗之魂》里的不死人的立場幾乎是一樣的。世界的走向早已確定了,我們唯一能做的僅僅是你究竟想走哪一條路而已。

但一個相關的問題產生了,如果說人類的命運早已被其他生物,也就是遊戲里的上位者,所左右了的話,又有什麼證據能夠證明呢?正如同我們無法證明上帝是存在的一樣,《血源詛咒》里難道有證據能證明,人類的道路是被其他生物所決定的嗎?

這種決定的影響真的能從古老的伊茲時代延續到如今的雅南嗎?

在這不知道多久的漫長的時光里,甚至是有可能超越了人類整體記憶的歷史長河里,究竟有什麼東西可以證明,人類成為人類的伊始就是一種迫不得已呢?

答案也是有的,而且這些證據近在眼前,或者說,我們操作的遊戲的人物本身就是活生生的證據。

沒有錯,我們遊戲里主角的身份——獵人,這個職業與稱呼本身就是人類悲慘的證明。

獵人的職責

宮崎英高的遊戲里,主角一直會是有多重身份的人,例如《黑魂》里,作為主角的不死人,即是人類也是成不了神的物種。《只狼》里的獨臂忍者,即是人類更是無法死去的不死人。

自然這個設定在《血源詛咒》里繼續沿用著,獵人即是人類,也是上位者放在人類群體里的無意識地監視者與執行者。

而獵人,也是唯一一個貫穿於遊戲所有的時代——伊茲時代,羅倫城時代,蘇美魯時代跟如今的雅南時代的見證者。

我們通過獵人夢境的墓碑進入到古老墓穴的時候,無論在哪個墓穴,我們都能見到一類人。

這類人在遊戲里被稱為骨灰的看守人。

如果我們換一個視角,不把他們看成看守人,而是看成獵人的話,許多事情都能通順起來了。

首先,在《骨灰面具》里寫到:「照顧沉睡上位者的看守者永生不死。火焰儀式焚化了他們肉身與靈魂,如今他們以灰白的形體永久存在。長而尖的帽子是老看守者的標志,被公認為是他們參與了某項罪惡的證據。」

【血源詛咒研究03】獵人的命運與上位者的陰謀

我其實蠻好奇的,都他喵的沒了肉身跟靈魂,你咋還能不死呢。當然我知道吐槽這種設定也解決不了什麼問題,畢竟《魂3》里,被燒成灰的灰燼也能做主角。

在《骨灰盔甲》里說到:「現在他們的脆弱盔甲已泛白且殘破不堪,似乎可以窺視其背後的失落秘法。」

這兩段信息能提取出來三個重點,一個是他們與上位者息息相關,第二是他們參與了某個罪惡,第三個是這些看守者同樣也會使用上位者的秘法,並且這種秘法比雅南地區的秘法更久遠。

而我們遊戲里的主角——獵人確實與月之魔物這位上位者息息相關.

遊戲里的獵人也確實參與了某個陰謀,無論是最初的獵人 傑爾曼還是我們的師姐瑪利亞,甚至是我們自身,都在促成某個陰謀的完成,而這個陰謀最直接體現就是,擊敗了梅高的奶媽,帶回了第三臍帶,並把臍帶奉獻給了屬於獵人的上位者——月之魔物。

我們第一次來到雅南,被血療後,從夢中蘇醒時。

我們身上留下來的唯一的一個物品就是——《獵人的印記》。

【血源詛咒研究03】獵人的命運與上位者的陰謀

而《獵人的印記》同時也是貫穿整個地下墓穴的印記。

我們可以在獵人夢境里清楚的看到獵人印記一步接著一步的演化,從最初的復雜,到中間的簡化,再到最後,我們成為獵人時的形態。

但是無論如何演化所有的圖形都表達了一個相同的含義,這是雙手雙腳被綁定的人被垂吊起來的圖形。

無論是在墓穴里我們能夠見到大量的屍體被垂吊起來,還是在小漁村入口處再明顯不過的屍體的垂吊,都表明了,古代的看守者與獵人其實是一體的,只不過他們在不同的時代里有了不同的稱呼而已。

【血源詛咒研究03】獵人的命運與上位者的陰謀

在結局處,我們擊敗了傑爾曼,但是未曾吃下三條第三臍帶的話,我們會被月之魔物迷惑,成為另一個傑爾曼。

在跳出來的獎杯上的描述為:「遺志的繼承者,您被月之魔物迷惑,繼續守衛獵人夢境。」

【血源詛咒研究03】獵人的命運與上位者的陰謀

分析到此時,獵人就是古老看守者的延續的所有證據終於關聯到了一起。

我們獵人就是在夢境里的月之魔物的看守者,正如看守者就是在墳墓里的獵人一樣。

這時我們再去看人物屬性上的兩個標識便是明白了,為何代表經驗的圖標,在《血源詛咒》里被稱為血之遺志,這個遊戲里的世界觀,對一個人或者物種的遺志的繼承便是通過血液,而並非其他。

我們也能明白為何代表等級的圖標用的會是月亮。因為我們獵人是歸屬於來自月亮之上的月之魔物,而且這是一種無意識的眷屬。

【血源詛咒研究03】獵人的命運與上位者的陰謀

正如《亞丹蠕動》里所說的:「無論是亞丹還是無意識的崇拜者,皆在暗地里尋覓珍貴的血液。」

【血源詛咒研究03】獵人的命運與上位者的陰謀

是的,這兩個高等級的上位者,在人類群體里都有一批無意識的眷屬。

月之魔物的目的

月之魔物究竟有什麼目的,這其實是一個很耐人尋味的問題。在遊戲里沒有任何文本證明來准確告知我們,月之魔物的目標究竟是什麼。

但是我們可以通過其他的佐證來進行印證。

第一個佐證是,從遊戲流程里來看,我們想要通關,最終的目的就是擊敗梅高的奶媽,得到梅高的第三臍帶。

我認為這里想要獲得第三條臍帶,應該殺的是梅高,而並非奶媽。正如同我們遇到亞莉安娜產子後,必須是殺掉了她生出來的上位者,才得到第三臍帶一樣。

畢竟任何一條《第三臍帶》都記載著的:「只有處於嬰兒期的上位者才擁有此物」。

【血源詛咒研究03】獵人的命運與上位者的陰謀

這些信息都表明了,第三臍帶必須是從嬰兒時期的上位者處獲得。

但是遊戲里不允許出現殺死嬰兒的鏡頭,正如同魂3里,妖王的手里明明有著自己的嬰孩,但是製作組卻特意把嬰孩隱藏起來一樣,因為里面也有殺死嬰孩的鏡頭。

那麼為什麼亞莉安娜的孩子可以殺,而梅高不能殺呢,從《雅南石頭》的外形可以看出來,梅高的模型很有可能是一個類似於人類的嬰孩,而亞莉安娜生下來的嬰孩是一個怪物的形體而不是類似於人類的嬰孩,所以亞莉安娜的孩子可以在遊戲里進行擊殺,而美梅高不行。

所以遊戲里獲得第三臍帶的步驟里省了殺死梅高的鏡頭。

這也是遊戲主線劇情里唯一一個強制獲得的第三臍帶,而這個臍帶的獲得,也正是遊戲即將結束的標志。

第二個佐證則是傑爾曼被刪減的對話。

等我們回到了獵人的夢境後,便發現夢境中的屋子著火了。

從挖掘出來的對話,我們可以聽到傑爾曼的言語。

「噢!勞倫斯,火是如何燒起來的?獵人被可怕的狩獵困住了,他們的靈魂被瘋狂與血液侵蝕著,我們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火焰將淨化這棟可怕的屋子。」

「看吶,這醜陋的怪物正在燃燒,獵人們讓它知道我們用這種方式自由了。勞倫斯,離結束不遠了。

每一個夢境都會燃燒殆盡的。FLORA(月之魔物另一個稱呼)也會從月亮上歸 來,至於我們是時候該兌現她的承諾了,獵人不再需要了。你我將戰鬥至死,而勝利的人會被她吞噬。這就是我們約好的結束,你還記得嗎?噢!勞倫斯,你肯定還記得!」

是的,這個火是傑爾曼放的,而放火造成的結果代表 了,傑爾曼被迷惑的理智的逐漸恢復,同時也代表了月之魔物即將到來。

所以我們才能聽到這樣的對話。

至於勞倫斯,從刪減的劇情來看,他會在夢境里出現,而且他跟傑爾曼也有過諾言,所以你才會聽到傑爾曼的對話里出現了勞倫斯。同時你也會明白為什麼我們會在獵人的噩夢里獲得勞倫斯的頭骨。同時這個頭骨上說道:「這個頭骨象徵勞倫斯的過去和他無法守護的事物。他註定要尋找自己的頭骨,但就算找到了,也無法 再尋回自己的記憶。」

【血源詛咒研究03】獵人的命運與上位者的陰謀

這遊戲原本有一大段勞倫斯的獨立劇情,很可惜都被刪減了,因此勞倫斯為何會化為野獸的直接證據我們無法獲得,之後我也只能來引用旁證了。

第三個佐證則是每個結局的不同都能從側面得到幾個真相的片段。

如果我們選擇結束夢境的話,我們獲得的第三臍帶就到了傑爾曼手上,而他終將會被月之魔物再次迷惑一次。

於是另一個狩獵之夜的輪回又將開始了。

如果我們不把第三臍帶給傑爾曼,並把他擊敗,但是未曾吃下三條第三臍帶的話。

我們會成為新的傑爾曼,新的獵人的指引者,同時我們仍舊會被月之魔物所迷惑,第三臍帶依舊無法留在手中。

狩獵之夜的輪回不會結束,此時不同的不過是,新獵人的指引者從傑爾曼變成了我們自身而已。

只有我們吃了三條以上的第三臍帶,才可以不被月之魔物所迷惑,才可以與月之魔物戰鬥,而勝利後,正如彈出來的獎杯所展示的:「您成為了一位處於嬰兒期的上位者。人類進化,進入下一個童年。」

我們再結合結局的動畫里,更加明確地告之了我們,吃了三條以上的第三臍帶,擊敗月之魔物後,我們確實成了另一位嬰兒期的上位者。

而人偶的出現表明了,我們這位嬰兒期的上位者依然是在夢境當中。而即便是在夢境當中,上位者依然是可以帶領人類進化的,只要人類還會做夢,只要上位者的血還在人世間里。

而這兩件事物,是人類只要活著都無法逃避的,甚至無法控制的。

此時我們再去看在遺棄工坊里找到的《第三臍帶》上面記載著:「所有的上位者都失去了孩子,又都尋求著孩子。這正是邂逅蒼白之月的原因。」

【血源詛咒研究03】獵人的命運與上位者的陰謀

沒有錯,月之魔物的目的仍舊是尋找孩子,無論用了我們多麼不可理解的行為,它的目的仍舊是繁衍。

只不過這種繁衍會犧牲自己而已,或許這就是為何上位者未曾有過子嗣,只會存在眷屬的原因吧。

對月之魔物而言每一個子嗣的誕生都意味著上位者的死亡,而上一個上位者的死亡,便是代表下一個上位者會變得更加強大。

對他這個階段的上位者而言,生與死便是如此的延續著。

這也是為何,遊戲里的絕大多數的上位者的交配對象不能是另一個上位者,必須比上位者更低等的——人類的存在。

或許對上位者而言,人類只是代孕的工具而已,上位者的進化,需要人類的同步,只有代孕工具也一同進化了,才能保證更高質量的嬰孩的誕生,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最簡單也是最根本的事情而做的准備,這就是我認為自然界里最奇特的事情——繁衍。

說到這里,我突然發現,對我而言,擁有理智在一定程度上是能夠壓抑繁衍的。

這時再去看威廉大師的話:「我們因血而成為人,因血而超越人,又因血而毀滅人。」

這三句話的意思便是有了另一層的含義。

我們成為人的原因是上位者進化的附帶產物。

但是我們可以藉助上位者的血盡可能的靠近上位者,逃離自己的代孕的命運。

上位者的再一次進化同時也是人類又一次的毀滅,人類將會進化成另一個不再是人類的物種。

那麼不再是人類的這種物種出現了嗎?

答案雖然未曾直接出現,但是也有了相應的暗示了,那便是我們在遊戲里,一直見到的另一個物種——人偶。

【血源詛咒研究03】獵人的命運與上位者的陰謀

而在遊戲里,人偶已經質疑了他的造物主——人類。

正如人類也質疑了自己的造物主——上位者一般。

不過人偶的話題我們之後的專題在單獨去聊。

這其實也引申出來現實里的一些話題,有意識的人偶或者說機器人可否看成是人類的進化?

大家感興趣的話可以去看一些相關的作品,例如《銀翼殺手》、《攻殼機動隊》之類的。

【血源詛咒研究03】獵人的命運與上位者的陰謀

最後

這一期原本要講瑪利亞的,整理思路的時候發現,不整理出來獵人,就不能說瑪利亞。

不整理出來獵人狩獵的最終目的就不能說獵人。

要說獵人的最終目的就不能不說上位者的繁衍。

要說上位者的繁衍就不能不說人類這個物種在《血源詛咒》 里的定位。

於是一整條故事的解析都要重新來一個遍,成了俄羅斯的套娃,缺了任何一個都解釋不清楚故事的來龍去脈。

於是大家就看到了這一期的分析。

也是這一頓分析才發現了古墓的看守者與夢境的獵人之間的關系。

正如同其他的墓穴里看守者,守護著不同的上位者的屍體一樣,

瑪利亞即是守護者教會的秘密同時也是變相著守護者科斯的屍體。

跟墳墓里那些看守者雖然出發點不同,但是結果卻是一致的。

詳細的解析,我們等說到瑪利亞的內容時再具體去說。

這一期,我真的要說一句了,血源詛咒從劇情的角度上來看,根本不是個完成品,缺失的內容太多了,分析的太累了。

分析的我腦仁都疼啊,每個晚上都輾轉反側,睡不好覺啊,所以我才會逃避到《空洞騎士》里去做攻略呀!!!

宮崎英高在他的訪談里說過一個很有趣的概念:在現實社會里,越發的的國家,出生率越低。越強壯的物種產生的後代的幾率也就越低。

他算是把這個概念在遊戲里極致化了。

最高階段的上位者,繁衍代表了死亡。同時繁衍也代表了進化。

仔細想想,繁衍這個含義確實包含了某種程度的進化,望子成龍這個成語就是這個含義的代表。

目前雖然我們只看到了月之魔物的繁衍同時也代表了自身的死亡,但是我們再去想一想墳墓,再去想一想科斯,雖然都沒有明說,這些已經有過繁衍經歷的上位者,他們似乎都已經死亡了。

當然我還沒具體去分析,目前只是有這麼一個想法,大家暫且聽個樂罷了。

這一期就廢話到這里了,我是狗哥了,感謝你觀看我的文章。

我們下期《血源詛咒》的分析再見啦,886!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