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杜洛夫斯基版《沙丘》重建計劃:第七幕

1:第七幕

鏡頭切回厄崔迪家族這一邊,卡拉丹的天空已經變得灰暗了(這可能預示著厄崔迪家族接下來要面對的命運),暴風雨席捲了廣場,但厄崔迪家族的人們依然在有條不紊的繼續著他們的搬運工作,風雨無阻。當最後一批貨物被送上宇航公會的飛船,士兵們紛紛和自己的家人做著最後的告別。所有這一切都在傾盆大雨中進行著,人們任由雨水從自己的臉上滑落。(這里的場景可以和後面的沙丘場景做對應)

佐杜洛夫斯基版《沙丘》重建計劃:第七幕

厄崔迪家族城堡的大門外,萊托公爵、傑西卡夫人、公爵之子保羅、哈勒克、哈瓦特、愛達荷、岳醫生站成一排,目視著城堡的大門緩緩的關上。在低沉一陣響動後,大門合上了。萊托公爵走上前去,用一把鐵制的鑰匙鎖上了城堡的大門。上完鎖之後,萊托公爵走到傑西卡夫人身前,把鑰匙放進了傑西卡夫人頭頸處掛著的一個小布袋里。

隨後切換到遠景,這里給到一個全景:巨大的宇航飛船和卡拉丹的城堡以及前方的廣場形成對比。然後公會的飛船緩緩起飛,隨後升入太空。這里鏡頭隨著宇航公會的飛船逐漸拉近,放大飛船上的細節,然後鏡頭再次拉遠的時候,飛船已經來到了太空,卡拉丹星球已經被遠遠的拋在了飛船後方,並且變得越來越小,很快消失在了浩瀚的太空當中。

佐杜洛夫斯基版《沙丘》重建計劃:第七幕

這個時候鏡頭再次拉近,宇航公會飛船的表面被不斷地放大,飛船外部就有著極為龐大的結構。可以看得出有很多空間,這里鏡頭給到一個飛船表面巨大的空間不停的放大和渺小的人影之間的對比。那個在走動的人是保羅,他走進一個飛船表面一個「廣場」,那個地方看起來像是一個巨大的體育館(有個蓋子罩住整個「體育館」)。在那里,愛達荷、哈勒克、哈瓦特和岳醫生都在那里等著他。保羅走近之後,四個人躬身行禮。

在場除了他們幾個人之外,還有一個陌生人站在那里。愛達荷他們四個人圍著那個陌生人坐著,保羅走到他們中間,看向那個陌生人。那個人的打扮非常奇怪,他的頭隱藏在一頂大斗笠下面,他的臉被一把巨大的扇子遮擋著。保羅看不清這個人,由於陌生人在場,保羅走到哈瓦特的面前,但是他表現出了猶豫,欲言又止。

哈瓦特向保羅解釋說:「這是一個朋友……」

保羅卻說:「當我們今天離開卡拉丹時,我寧願不來上訓練課。」

聽到保羅說喪氣話,愛達荷很不客氣地上前教訓了保羅,他一下子撂倒保羅然後說道:「別把你的情緒和我們要面對的戰鬥混為一談!」

哈瓦特走上前去,把那個陌生人的斗笠一掀開。原來那是一個機器人!(明顯的機器人的臉部,這里給一個特寫)緊接著,哈瓦特一把拿掉了罩在機器人身上的斗篷,機器人的身軀完全的顯露了出來。

佐杜洛夫斯基版《沙丘》重建計劃:第七幕

哈瓦特走上前去開始給機器人的頭部進行操作,他一邊操作一邊給保羅解釋:「這個機器人會根據你的心跳、速度和力量做出判斷。你無法打敗它。如果你嘗試的話,你可能會死。」(這麼早就想到在電影里表現「人機訓練」的概念……想想今天的棋類遊戲還有《星際爭霸》……)

哈瓦特:「告訴它你的名字。」

保羅:「保羅!」

哈瓦特:「現在,只有你能夠靠戰鬥阻止它了。」說著,哈瓦特按下了機器人頭部的按鈕,啟動了機器人。機器人站了起來,它觀察著保羅的動作、呼吸和心髒的聲音。隨後保羅拔出劍擺開了架勢,機器人緊跟著保羅的動作也擺開了架勢。保羅把劍尖瞄準機器人,找尋攻擊的機會。同時畫面上切換成了機器人的控制界面,它正在通過檢測器測算保羅的狀態和各種數據。(機器人視角的畫面可以參考卡梅隆的《終結者》)

佐杜洛夫斯基版《沙丘》重建計劃:第七幕

保羅上前發起了攻擊,他一劍正面劈下,機器人這時候做出了反應,它橫劍擋架。雙方的刀刃剛接觸到,保羅反應很快,立刻順勢變招,他劍鋒一轉向右斜劈下去。機器人沒有反應過來保羅的變招,立刻失去了平衡摔倒在地。雙方第一回合的交手,保羅輕松地打倒了機器人。保羅收回了劍,臉上的表情看起來稍稍的有些不屑,雖然剛才哈瓦特那麼說過,但是很顯然,他還是輕松地擊倒了對方。

然而機器人很快的就站了起來,重新擺開了架勢。保羅知道自己並沒有完全擊倒對方,也跟著擺開架勢准備繼續下去。然而第二回合交手的時候,保羅吃了一驚,他和第一回合一樣,用同樣的招數攻擊機器人。機器人也用同樣的姿勢橫劍接招,但隨後就變化了動作,劍刃一轉,直取中路。保羅反應也很快,立刻左腳屈膝降低身體躲避,同時雙手持劍奮力架開這一擊。機器人的斬擊力量已經比剛才大了很多,保羅甚至感受到有些吃力。然而保羅依然反應很快,他看出機器人的下盤是空隙,於是掃腿一擊踢中機器人,機器人果然失去了重心。跟著保羅飛身而起,一腳踢在了機器人的軀幹上,再一次擊倒了機器人。

結果這一次,機器人以更快的速度起身,並且立刻發起了攻擊直刺保羅。保羅挺劍招架,但是機器人的攻擊已經截然不同了,它的攻擊速度越來越快,劈砍的力量越來越大,同時它變招的速度也越來越快。保羅很快就趨於下風了,他沒有了剛才得遊刃有餘,甚至汗水都已經流了下來。

佐杜洛夫斯基版《沙丘》重建計劃:第七幕

又過了幾個回合,保羅幾乎只能自保了,機器人的攻擊變得越來越強。雖然保羅很清楚自己快不行了,但是依然不肯放棄,面對機器人的進攻依然奮劍招架,死戰不退。當機器人終於打倒了保羅,並打算對保羅使出致命一擊的時候,哈瓦特突然掏槍,從背後一槍打爆了機器人。

訓練場的爆炸聲引來了萊托公爵和傑西卡夫人,他詢問出了什麼事。哈瓦特向他解釋了剛才的訓練,並且說出了保羅的沮喪。而保羅站在一旁,低著頭一言不發。萊托公爵聽後,上前一把摟住保羅,兩個人一邊走一邊聊天,傑西卡夫人緊隨身後。

保羅:「我有些事情想告訴你,可我不能說……」(有可能是姐妹會測試的事和沙丘的事雙重打擊令保羅感到沮喪和不安)

萊托公爵:「我知道,沙丘就是個死亡陷阱」

保羅:「那為什麼我們還要去?」

萊托公爵:「因為我們不得不去,皇帝懼怕厄崔迪家族,害怕我們會聯合其他小家族,動搖皇帝還有其他大家族的權力。所以我們註定會失敗,一旦剝奪了我的聲望,小家族們就是一盤散沙不足為懼。但是我們還有一個機會,如果我們能夠招募到沙丘上的弗里曼人加入麾下,厄崔迪家族將擁有一支比帝國更強大的部隊,我們就有了獲勝的希望。」

傑西卡夫人隨後教授了保羅她們姐妹會的特殊能力——語言控制的力量,然後傑西卡堅定地告訴保羅,他們會活下來的。

……畫面一黑,轉場……

鏡頭來到了一座宮殿內,這里是沙丘。這座宮殿是哈克南家族在沙丘建造的住處。建築風格自然是哈克南家族的風格(但又不完全一樣),處處彰顯著哈克南家族在這里的特權。這里和厄崔迪家族在卡拉丹的城堡一樣,也有很多人在來回的搬運東西。而其中有一個人搖搖晃晃的走在大廳里,他是拉班,人們稱他為「野獸拉班」。

拉班不停的往嘴里灌酒,他在接到要求哈克南家族離開沙丘的命令後,氣得發狂。他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而從他身邊的窗口望出去,外面正在發生著可怕的事情。拉班下令讓哈克南的軍隊在阿拉肯城里(Arrakeen 「沙丘」上的一座城市)屠殺男女老幼,城里硝煙四起,慘叫連連。

這個時候,拉班抬頭看到了載著厄崔迪家族的宇航公會飛船已經駛來了(飛船非常巨大,籠罩了大半個城市)。拉班朝著飛船的方向吐了口口水,大聲咒罵著。

在宮殿外,聚集著大量的乞丐一樣的人,他們死死地貼在宮牆的柵欄上,渴望地透過柵欄望著噴泉和棕櫚林(有人伸著手試圖去夠到)。拉班和他的士兵突然出現,他們炸毀了噴泉,爆炸殺死了幾個圍在附近的難民。

拉班走向四散的人群,一把抓住一個老人,問他:「說!這20棵棕櫚樹需要多少水?!」

老人顫顫巍巍的回答:「足……足夠100個人每天喝。」

「好極了!」拉班隨後一把把老人丟給了士兵,隨後他一揮手士兵們開始抓人。他們將老人和其他倖存者綁到了棕櫚樹上,然後將他們和樹一起點燃。火焰竄了上去,伴隨著人們的慘叫聲。

隨後拉班帶著部隊進入宮殿,拉班下令讓士兵殺死每一個宮殿里的僕人,拉班自己親自動手屠殺宮殿里的孌童侍從(他表現得興高采烈的)。宮殿里到處是一片地獄的景象……

第七幕完……

2:第七幕解析

根據紀錄片《佐杜洛夫斯基的沙丘》里所敘述的內容來看,這一幕場景的內容在影史的地位非比尋常——即使它沒有被拍出來。莫比斯繪制的故事板分鏡至少影響了兩部科幻電影里程碑:《星球大戰》和《終結者》。

在這一幕當中,保羅與機器人的劍術訓練,在日後《星球大戰》里盧克天行者進行絕地訓練以及達斯維達對戰歐比旺里都能看到影子。另外機器人掃描保羅的界面設計可能也被終結者借鑒了過去——T800的掃描界面。

佐杜洛夫斯基版《沙丘》重建計劃:第七幕

這一幕的故事板資料流出的相當有限,莫比斯的故事板內容直接在保羅與機器人的戰鬥中結束了。但是這一段流出了完整的劇本內容,所以大概能知道整段劇情的走向。但是這里得提一句,莫比斯的故事板和佐杜洛夫斯基的劇本,還有早期概念設計這三者之間還是存在差異的。故事板是最精簡的版本,應該是最接近電影製作的最終設計,但是佐杜洛夫斯基的劇本里還是保留了不少故事板里沒有的內容,很可能他如果開始製作電影,會把這些細節加進去。還有一個就是每一幕之間的場景,三份資料之間是有點不同的,有的在前有的在後。

比如離開卡拉丹,萊托公爵鎖門的那一幕,在故事板里並沒有出現,但是在劇本里被提到了。那這一幕也很有可能不是在這里出來,而是緊跟在第五幕姐妹會測試之後。然後關門離開的場景切換到哈克南家族那一幕,再接入宇航公會的飛船這一幕。(筆者在這里把順序稍微換了一下,根據電影表現效果來看,可能前者更合理一點,因為劇情上更加連貫,也許之後的總集篇可以做做調整。)

這里得提一下保羅的扮演者,佐杜洛夫斯基讓自己的親兒子:布朗提思·佐杜洛夫斯基來飾演保羅這一角色。在紀錄片里提到過,佐爺直接讓自己兒子去進行各種高強度的武術訓練,真的把他兒子當保羅去訓練了。

佐杜洛夫斯基版《沙丘》重建計劃:第七幕

為了達到想要的效果,也為了整個電影的製作,佐杜洛夫斯基請來了法國武術宗師讓·皮埃爾·維吉奧來擔任自己兒子的私人教練以及電影的動作指導。

佐杜洛夫斯基版《沙丘》重建計劃:第七幕

這里要介紹一下這位法國武術大佬:

讓·皮埃爾·維吉奧出生於1945年4月3日。他從13歲時候就開始學習空手道、柔道和合氣道。讓·皮埃爾所學習的空手道流派是「松濤館流」。該流派是空手道四大流派之一,傳承自第一位將「沖繩唐手」傳進日本的船越義珍。(此處艾特一下愚地獨步和涉川剛氣……)

佐杜洛夫斯基版《沙丘》重建計劃:第七幕

讓·皮埃爾·維吉奧於1975年在墨西哥城獲得空手道世界冠軍,在那之後他進一步拓展自己的武術學習,除了上述三種日本武術流派,他還學習了泰拳、英國拳擊、摔跤、跆拳道、法式拳擊和中國武術。

讓·皮埃爾的一生經歷豐富,他當過雇傭兵,保鏢,特技演員等等。他還在金氏世界紀錄中保持著十幾項記錄。他取得的武術成績包括:松濤館流空手道9段、自衛柔術6段、古武道3段、柔道2段和合氣道2段。

現在讓·皮埃爾·維吉奧在位於巴黎的「Fair-Play-Sport」俱樂部擔任教練。

這一幕另一個重要內容是關於「野獸」拉班的,這一角色佐杜洛夫斯基沒有敲定演員人選。但是在劇本里還有些有趣的事情。《佐杜洛夫斯基的沙丘》紀錄片導演,弗蘭克·帕維奇在接受采訪的時候提到過這麼一件事:

佐杜洛夫斯基版《沙丘》重建計劃:第七幕

在後來佐杜洛夫斯基的官方《沙丘》劇本中,這一場景被刪除了,顯然,這一場景並沒有出現在莫比斯的故事板中。由於這一部分的內容沒有公開的圖像,所以很遺憾,不知道莫比斯的故事板里是怎麼繪制「拉班的暴怒」或者有沒有留下這個場景。

下一幕……厄崔迪家族將會到達沙丘,他們要面對的將是拉班或者說哈克南家族留給他們的一個大爛攤子……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