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罐虛擬屁1000美元,網紅賣出了腸胃炎

她放出的每罐屁,都能在網際網路以1000美元的高價出售。但高強度的放屁頻率使她被送到了醫院。

史蒂芬妮·瑪托(Stephanie Matto),一位來自美國的網紅與YouTube視頻作者,前段時間靠著自己的「屁」,成了國外網際網路的熱議對象。

一罐虛擬屁1000美元,網紅賣出了腸胃炎

在被各路媒體爭相報導前,瑪托剛因為腸胃問題被緊急送往醫院,醫生給出的診斷是「放了太多的屁」。

醫生的診斷很準確,因為在送到醫院前,瑪托為了「催屁」曾食用過大量的豆子、蛋白飲品和雞蛋,高強度的放屁頻率引發了她的呼吸困難。

但和病因同樣迷惑的,是瑪托的放屁動機——她放出的每罐屁,都能在網際網路以1000美元的高價出售。

一罐虛擬屁1000美元,網紅賣出了腸胃炎

今年31歲的史蒂芬妮·瑪托曾是美國電視真人秀節目《90天未婚夫》中的一位明星演員,但除了在節目中的演出外,真正讓瑪托擁有知名度的原因,還要數她在個人頻道上的「擦邊球」內容。

在成為真人秀演員之前,瑪托就已經在YouTube網站上吸引了不少的粉絲,在她的個人頻道里,出現頻率最高的內容就是她穿著暴露、充滿暗示地在鏡頭前談論情感話題,而這些情感話題大部分也都與「性」、「有錢的男友」或者「約會」相關。

一罐虛擬屁1000美元,網紅賣出了腸胃炎

但除此之外,瑪托並沒有其他的越界內容,也不會私下向粉絲提供自己的「大尺度視頻」。總的來說,這位網紅的性質更像兩年前靠販賣自己洗澡水成名的英國少女Belle Delphine。

靠擦邊視頻博取眼球,但卻不提供真正的「情色內容」,Delphine靠這樣的手段獲得了關注,但也引發了不少爭議。

一罐虛擬屁1000美元,網紅賣出了腸胃炎雖然看上去不怎麼健康,但Delphine從沒有發布過任何越界圖片

而自從瑪托開始在個人主頁上販賣自己的「罐裝屁」,她和Delphine經歷就顯得愈發地相似。

去年11月,瑪托在自己的個人Vlog上提到「我最近在吃豆子、雞蛋、蛋白質松餅,因為這些東西有助於『放屁』。」

當時,瑪托剛剛宣布將在個人主頁上出售自己親身製作「罐裝屁」,每罐售價1000美元。

一罐虛擬屁1000美元,網紅賣出了腸胃炎

相比Delphine的洗澡水,將自己放的屁打包出售的做法很容易招來更多的非議,但瑪托不僅毫不在意,還很專業地用各種營銷手段包裝自己的「屁」。

根據瑪托本人的介紹,每一個購買產品的客戶,都將會收到一封她寫給粉絲的感謝信,以及一個封有屁和玫瑰花瓣的透明罐子,不僅如此,前一百名下單的粉絲還將享受5折優惠。

雖然聽上去難以置信,但「罐裝屁」的銷量意外地火爆。瑪托用了一個星期生產的100罐屁,僅過去三天就幾乎被掃空,導致瑪托必須靠飲食的手段提高自己的「放屁效率」。

一罐虛擬屁1000美元,網紅賣出了腸胃炎僅剩下三罐

之後的幾個星期,瑪托不得不加班生產更多的罐裝屁,一個月後,她的銷量最終定格在了175罐,算上前一百罐的折扣與運輸成本,瑪托已經靠放屁淨賺了約十萬美元。

甚至期間還有不少粉絲要求觀看屁的「生產過程」,但就像前面提到的,瑪托並不是真正的成人主播,所以她本人一直沒有正面回應這個問題。

一罐虛擬屁1000美元,網紅賣出了腸胃炎

當然除了真愛粉,也有不少看客質疑即使是打了折,但「一罐屁要價500美元是否合理?」

而這些瑪托也在視頻中給出了回應:「除了每罐屁的包裝和運輸外,還要算上自己為了催屁的飲食成本,以及手寫感謝信所消耗的時間。」

一罐虛擬屁1000美元,網紅賣出了腸胃炎瑪托稱自己經過了多次實驗,才找到了「催屁」的最佳食譜

靠販賣自己的屁獲利的營銷手段,和網絡主播們兜售洗澡水的行為類似,其實都是借擦邊球內容提升知名度的手段之一。

但沒想到因為一場意外,這樣的擦邊球營銷也會和最近流行的NFT數字貨幣扯上聯系。

一罐虛擬屁1000美元,網紅賣出了腸胃炎

去年12月,在瑪托經歷了長時間的「催屁生活」後,終於因為飲食不規律被送到醫院。

雖然經過診斷後並無大礙,但她被告知需要調整飲食,同時服用一種抑制放屁的藥物,也就是說,瑪托再也不能靠兜售自己的屁賺錢了。

「醫生的建議終結了我的『放屁生意』。」出院後,瑪托如此解釋道。

雖然現實中的屁生意宣告破產,但很快,她找到了能夠放屁的新世界——元宇宙。

一罐虛擬屁1000美元,網紅賣出了腸胃炎

上個星期,從醫院歸來的瑪托在推特上發布了自己的新業務:「數字屁」。

所謂「數字屁」,指的是瑪托在線上兜售自己罐裝屁的「JPEG格式」——粉絲能夠買到的,僅僅是瑪托提供的一張圖片,而網站的支付方式也從美元變為了數字貨幣。

一罐虛擬屁1000美元,網紅賣出了腸胃炎瑪托個人官網上公布的「數字屁」圖片

去年,隨著「元宇宙」概念的流行,不少收藏機構和藝術家都推出了相應的數字收藏品。無論是一句話、一張圖片,還是網際網路上一條特定的評論,任何有形或無形的物品都能以NFT(非同質化代幣)的形式售賣,你買到的也並非是物品本身,而是一份獨一無二的「所有權證明」。

比如去年一張著名的彩虹貓梗圖,就以300以太幣,約合56萬美元的高價售出,但買家購得的也只是證明這張圖片真實性的數字證書而已,任何人都可以在其他場合使用這張梗圖。

一罐虛擬屁1000美元,網紅賣出了腸胃炎

同理,你能在瑪托官網上買到的「數字屁」,其實和上面給出的圖片完全一樣,區別在於你會得到一張電子憑證,以證明你才是這個屁的唯一擁有者。

不過根據網站的介紹,瑪托也給出一個NFT與現實物品的兌換渠道。比如,每30個代幣可以兌換一件她本人穿過的內衣;70個代幣可以兌換一條「原味內褲」,而集齊100個代幣,則可以換取一個真正的「罐裝屁」。此外,每期代幣持有量前三的收藏者還將獲得與瑪托本人視頻通話的機會。

根據目前網站顯示的價格,每個「數字屁」的售價為0.05以太幣(約合186美元),首輪共推出了5000個NFT代幣,如果瑪托能把這5000個數字收藏品全部售出,那她將得到約100萬美元的利潤。

顯然,這可比親自放屁方便多了。

一罐虛擬屁1000美元,網紅賣出了腸胃炎

花錢買一罐屁,甚至是「虛擬屁」聽上去很離譜,但在國外,已經有不少的「成人藝術家」開始在虛擬市場上兜售自己的產品。

去年3月,一位名叫「Azealia Banks」的說唱歌手甚至兜售過一段她與男朋友啪啪啪時的錄音:

一罐虛擬屁1000美元,網紅賣出了腸胃炎這段時長24分鍾的錄音名字簡單直接,叫「I FUCKED RYDER RIPPS」

在這位「成人藝術家」將錄音上架9小時後,被一位數字收藏家以10以太幣,約合17000美元的價格買走。

這樣的「成人藝術」永遠伴隨著爭議,哪怕是在數字市場。

許多與時俱進,試圖打入數字市場的成人內容創作者,也不得不面對目前較為模糊的審核標准。在較為知名的幾個數字交易平台上,Rarible曾明令禁止用戶發布色情內容的數字交易品,但它又擁有一個專門的「成人板塊」。

而另一個平台OpenSea的標准則更寬松,經過標記的成人內容會與其他作品出現在同一個頁面上。

除此之外,還存在像xxxNifty這樣專門提供色情內容的NFT平台。

一罐虛擬屁1000美元,網紅賣出了腸胃炎

但究竟什麼樣的尺度會被標為成人內容,目前依舊沒有明確的標准。一位初入NFT市場的內容創作者Cryptonatrix,在接受采訪時就曾表示:「平台的服務條款從不把標准寫清楚,這使得他們能有選擇地進行審查。」 Cryptonatrix上架的第一批NFT中就有部分被平台下架,但官方並未給出下架原因。

除了平台的標准模糊外,大眾對這種新形式「擦邊球色情」的態度也各不相同。

雖然瑪托的罐裝屁供不應求,但在一段她陳述自己「放屁生涯」的短片里,點贊數最高的一條評論如此寫道:

「我們生活在一個羞恥感被人完全遺忘的時代里。」

一罐虛擬屁1000美元,網紅賣出了腸胃炎

二十多年前,當普通人第一次接觸藝術圈的規則時,往往會驚詫於一幅表意不明的藝術品動輒拍賣出上百萬的天價。現在隨著NFT的興起,這種感覺又被轉移到了電子圖片、表情包,乃至一罐屁上。

這確實是個屬於NFT的奇幻時代。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