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日本重度氪金玩家:存款全部充值停服後感到空虛

小夥伴們平時玩手遊都氪金嗎?近日,日本網絡媒體調查了許多重度沉迷手遊的玩家,在玩家群體中他們被稱為「手遊廢人」。

調查日本重度氪金玩家:存款全部充值停服後感到空虛

其中有很多玩家在玩完一款手遊後就感到十分空虛,十分後悔,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氪金。這些手遊氪金玩家把每個月的工資、存款都會花費到手遊中。不少理性的玩家會及時止損,但一些重度玩家,甚至會一直氪金到手遊停服,才會驚覺自己已經一無所有了。

「手遊廢人們的後悔:『薪水全部花光了,氪金APP不玩之後感覺好空虛。』」

調查日本重度氪金玩家:存款全部充值停服後感到空虛

日本網絡媒體「キャリコネニュース」最近公開募集手遊廢人發表對於沉迷手遊的心得感想,並且將這些玩家的後悔聲音整理成一篇文章,以勸誡人們有節制的氪金。

首先是一位20多歲,年薪200萬日元(約人民幣11萬元),居住在埼玉縣的男性上班族。「我在《怪物彈珠》每個月會氪金5~10萬日元,失去了很多金錢和假日的時間。」

調查日本重度氪金玩家:存款全部充值停服後感到空虛

調查日本重度氪金玩家:存款全部充值停服後感到空虛

接著也是一位20多歲,在零售物流公司上班,年薪400萬日元(約人民幣22萬元),居住在愛知縣的男性上班族。他對於自己為了氪金辦信貸感到後悔「在《原神》氪了100萬日元,還為此辦了信用貸款。」

調查日本重度氪金玩家:存款全部充值停服後感到空虛

調查日本重度氪金玩家:存款全部充值停服後感到空虛

一位30多歲,在電機公司上班,年薪500萬日元(約人民幣27.6萬元),居住在大坂府的男性上班族。他在《賽馬娘PrettyDerby》每個月氪金10萬日元左右。

「失去了除了錢以外,還有時間。我的作息幾乎都變成以遊戲為基準,全力配合遊戲里的體力恢復去安排了。」

調查日本重度氪金玩家:存款全部充值停服後感到空虛

調查日本重度氪金玩家:存款全部充值停服後感到空虛

一位30多歲,在電機公司上班,年薪400萬日元(約人民幣22萬),居住在神奈川縣的男性上班族。他一一列出了自己氪金過的遊戲與金額。

「《Grimms Echoes》70萬日元(約人民幣3.8萬元),《ONE PIECE TREASURECRUISE》30萬日元(約人民幣1.6萬元),《實況力量足球》20萬日元(約人民幣1.1萬元),其他零零總總50萬日元(約人民幣2.7萬元)。我沒有什麼特別的興趣,成為上班族以後突然固定有錢領,所以每個月就把薪水全都拿去氪金了。」

調查日本重度氪金玩家:存款全部充值停服後感到空虛

調查日本重度氪金玩家:存款全部充值停服後感到空虛

「我會為把錢花光的行為感到充實,因此完全沒辦法存款。也沒辦法跟朋友出去玩了。而且當氪金過的遊戲結束營運的時候,會感到很空虛。」

調查日本重度氪金玩家:存款全部充值停服後感到空虛

最後還有一位30多歲男性,在通訊科技公司上班,年薪500萬日元(約人民幣27.6萬元),居住在東京都的男性上班族。「我在《Fate/GrandOrder》課了250萬日元(約人民幣13.5萬元),每個月的薪水拿去完付信用卡就沒了。」

調查日本重度氪金玩家:存款全部充值停服後感到空虛

調查日本重度氪金玩家:存款全部充值停服後感到空虛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