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學】我跟你們的老婆防火女不得不說的故事

前言

在宮崎英高的遊戲里,不死的含義一向是多變的。

例如黑魂里的不朽古龍,只要不被殺,就會一直存活。

【魂學】我跟你們的老婆防火女不得不說的故事

但是同為有黑暗之環的不死人,被殺了仍舊可以存活下來,如此循環直到化為遊魂,最後僅僅成為無主的靈魂。

因此這一期便是以我們操作的遊戲的主角——不死人以及一直幫助不死人的防火女作為核心來分析一下,不死人的不死究竟是什麼樣子的不死?

不死人的使命究竟是為何?

不死人為何什麼會誕生?

以及被我們稱為老婆的防火女她的存在又會有什麼含義呢?

好的,那麼依舊由我狗哥帶領大家,進入到這一期的主題-《我跟你們的老婆防火女不得不說的故事》

【魂學】我跟你們的老婆防火女不得不說的故事

先聲明,這里的我指代的是遊戲里的不死人呀,不是真的我。

  不死人是誰?

不死人是一群身上出現黑暗之環無法死去的人。

他們被他人殺死後又會重新在營火處復活,

直到一次又一次的死亡後,人性逐漸喪失,成為只會被靈魂吸引的沒有意識的遊魂。

  那麼人又是誰呢?

在魂1的世界里,大蛇卡斯明確地告訴我們:「在當初有火之後,你們人類的祖先,繼古代諸王之後發現了第四個靈魂,也就是黑暗靈魂。你們人類祖先得到黑暗之魂後,便一直等著火熄滅。總有一天火會熄滅,世上所剩的將盡是黑暗,這麼一來便會進入你們人類的黑暗時代。」

【魂學】我跟你們的老婆防火女不得不說的故事

是的,如果注意黑魂的世界就會發現,只要你能抬頭看到天,這個世界是一個一直有陽光的世界。

即便是葛溫傳火了幾百年後,我們在魂1里踏入羅德蘭大陸,見到索哥前,這個世界也只是黃昏的世界,而並非黑夜的世界(但人世里已經黑暗了,這個會在後面的文章里再去解釋)。

只有當我們殺死了幻影女神後,才能看到亞諾爾隆德,這個被諸神所拋棄的世界里,第一次從光明轉向了暗影。

【魂學】我跟你們的老婆防火女不得不說的故事

於是卡斯繼續言語道:

「然而葛溫大王卻深深畏懼著黑暗,他害怕火熄滅,害怕那些身屬黑暗的人,並憂慮人類有可能會誕生黑暗之王,恐懼天理循環,所以便不斷傳火,命自己的孩子統帥,束縛人,讓你們人類忘記一切,渾噩過活,避免黑暗之王的誕生。」

【魂學】我跟你們的老婆防火女不得不說的故事

這是我們在黑魂的世界里第一次被人告知,人並非是產自於以神為代表的葛溫,而是來自於另一個物種——人類的祖先小人(採用日語的小人含義,而不是矮人含義)。

是的,我們人類的祖先並非是神,而是身份與力量同樣低微的小人。

請緊緊記住,人類與葛溫不是同一個物種。

同時我們人又是魂1傳火里最有力的物種,無論是以卡斯為代表的大蛇,還是以葛溫德林為代表的神,他們僅僅是為了推動傳火,或者推動滅火,並沒有一個人真的去傳火,真的去滅火。

只有不死人,我們被授予的使命似乎只是為了傳火而存在的。

無論所有人的言語究竟如何生動,如何美麗,如何讓我們感同身受,真正做出行動的只有不死人。

  不死人是如何產生的?

遊戲內的文本明確交代了出來:「現在,火即將熄滅,光明無法照耀人世,夜晚無止境地持續,而受詛咒的黑暗之環,開始出現於人群中。」

【魂學】我跟你們的老婆防火女不得不說的故事

首先我們確定了不死人是黑暗之環的產生造成的,無論是魂1里有火的不死人,還是魂3里無火的余灰,我們開始遊戲時身上都帶著一個相同的道具——「黑暗之環」。

而魂1與魂3的黑暗之環都如此描述道:「身上浮現此黑暗之環的人,就算死亡也會復活,並遲早會變成沒有意識的遊魂。」

【魂學】我跟你們的老婆防火女不得不說的故事

請注意,遊魂並非是不死人的結束,沒有意識的遊魂才是不死人的結束,准確來說,當你成為沒有意識的不死人後,再被其他的不死人殺死後,你殘余的靈魂被拿走了,才算真正意義上的不死人的「死亡」。

到了魂3時,我們又獲得了另一個消息,如果我們去跟隆道爾的尤艾爾對話時,他會告知我們:「我能夠將您真正的力量牽引出來,身上有黑暗之環烙印的人,都擁有暗藏的力量。」

【魂學】我跟你們的老婆防火女不得不說的故事

這是我們第一次在遊戲的文本里明確了,我們不死人身上有著火的烙印。

不死人多次的死亡後可以勾取出來真正的力量,而每一次的力量的獲得,就會積累一個叫做「黑暗印記」的詛咒。

而從「黑暗印記」里我們知曉了:「黑暗印記是一個無底洞,人性會漸漸從中流逝而出,詛咒會取而代之的積累下來。」

【魂學】我跟你們的老婆防火女不得不說的故事

於是有趣的地方產生了,魂1里的遊魂狀態,從魂3的設定里來看,並非是來自「黑暗之環」而是來自「黑暗印記」。

而造成人,造成不死人產生的原因卻是黑暗之環,也就是上面說的火的烙印。

如果說我們在遊戲內不停地接受到的信息,不死人是詛咒的,不死人的使命是傳火都是真的話。

那麼黑暗之環究竟是誰給人類設下的詛咒呢?

目前我們並不知曉,但是我們可以從遊戲內的文本告訴我們不死人的目的來稍微推測出來有兩種可能。

第一種 黑暗之環來自於葛溫。

黑暗之環確實是詛咒的象徵,如果火沒有衰落,不死人就不會產生。

我們從魂1的傳火祭祀場里的防火女告訴我們:「她希望以人類的身份死去。」

【魂學】我跟你們的老婆防火女不得不說的故事

由此可知傳火了,不死人的黑暗之環也會消失,不死人都會重新變為人類,變成人類後是立刻死去,還是過一段時間再死去我們未曾知曉。

而魂1里的夫拉姆特與防火女便是以此為目的而存在的。

黑暗之環的產生跟火滅火起有著完全的關聯性。

或許這種詛咒來自於葛溫對人類的詛咒,即印證了前面卡斯說的,束縛人,也印證了這個環是烙在人身上的詛咒。

那麼葛溫能不能對人類形成這種詛咒呢?

我們從魂3的環印城里的裝備可以知曉:「諸神會將物與主一同設下火的封印。」

【魂學】我跟你們的老婆防火女不得不說的故事

是的,葛溫是有能力做到封印的,而這種封印也如同黑暗之環一樣,都是火的封印。

另一種是黑暗之環來自於人類本身。

葛溫通過火焰來抑制人的黑暗之環的產生,但是當火衰落後,火焰的力量不足以封印黑暗之環。

於是黑暗之環再次產生,詛咒再次開始蔓延了,人類里的一部分人逐漸變成了不死人。

究竟是會是哪一種我們暫且不去下定論,接下來會繼續去分析其他因素,分析完畢後,我們再次來看這兩種猜測。

  不死人要做什麼?

不死人要做什麼我們從遊戲內可以明確的知道,最終的目的一定是到達初始火爐。

至於是傳火,滅火,還是盜火等,我們不去討論,因為無論選擇什麼,我們的選擇之前的那一步必須是要能進入到初始火爐里。

而無論魂1,還是魂3,想要進入初始火爐,遊戲內時時刻刻地提醒我們,要去與各種強大的靈魂戰鬥,並且獲得其靈魂,最後通過考驗,才能有資格進入到初始火爐里。

靈魂是這個世界的最基礎的能量。無論是古龍還是之後的火之時代的諸神,都離不開靈魂的存在

而最後的傳火所要燒的最主要的也是人所擁有的靈魂。

是的,不死人產生的最直接的目標是進入火爐,而進入火爐的方法是要有強大的靈魂,至於吸收誰的靈魂並不重要,只是需要吸收靈魂。但是在不死人前進的路上卻不停地有人告知我們應該去吸收誰的靈魂,不應該去吸收誰的靈魂。

我們人一直作為神所圈養著的物種,已經從主觀意識上不允許我們去吸收神的靈魂,而是會去吸收非神的靈魂。

葛溫德林從側面告訴我們,吸收神的靈魂會成為神的敵人,你會被殺死,並且無法完成使命。

大蛇夫拉姆特從正面告訴我們,我們應該吸收誰的,不應該吸收誰的。

當我們遇到夫拉姆特時,他會明確告訴我們:「擁有王器必要靈魂的人,全部都是若非已完成其職責,就是已誤入歧途,打倒那些人並奪取靈魂,是受到世界之蛇認可的正當行為。完全沒有任何讓你操心的問題,沒什麼好猶豫的。」

【魂學】我跟你們的老婆防火女不得不說的故事

而大蛇也明確地告訴我們要吸收的靈魂分別是:白龍希斯,魔女,尼特,跟小隆德四王。

沒錯,從這里已經明明白白的告訴了我們,不死人產生的目的之一就是弒殺指定的非神的人或者物種,並且獲得他們的靈魂,從而用他們的靈魂進行傳火。

而且在傳火大義的前提下,殺人奪魂是正當的行為。

是的,即便是在葛溫投入火爐的幾百年後,他依然是在用傳火的方式,鏟除異己同時想方設法的把火的時代延續下去。

那麼我們的老婆防火女是誰?

基本上可以斷定的是防火女都是女性,而大部分防火女是來自於白教的聖女,例如魂1的防火祭祀場下被關起來的防火女,例如魂3被伊果關起來的聖女。

也有非聖女的女性轉變而來的,例如魂1的黃銅女跟白蜘蛛。

防火女如何產生的?

單在魂1的世界里,我們幾乎是不知道防火女是如何產生的,似乎是任何物種,無論是聖女,還是原本是不死人的女性,甚至是混沌的女兒,這種不是人的物種都可以成為防火女。

而在防火女的靈魂里有著有趣的描述:「所謂防火女,乃是營火的化身,也是所有獻上人性的附身所在,據說防火女的靈魂受到無數人性的分食。」

【魂學】我跟你們的老婆防火女不得不說的故事

而在魂3里,准備要成為防火女的聖女也說了類似的話:「黑暗已經咬住我了,蟲子們一直不停地、咬我,折磨我。」

【魂學】我跟你們的老婆防火女不得不說的故事

而魂1里的白蜘蛛也在通過下蛋的方式來解決身上的痛苦,由此可知,成為防火女必然要肩負著自己的靈魂被人性分食的痛苦。

只有能夠承受住這種痛苦的人才有資格成為防火女。

防火女要干什麼?

防火女要做什麼在魂1的白教的胖子的言語里已經告訴我們了其中一條的信息了:「對聖職而言,不死人的使命主要便是探索『注火』,『注火』就是藉由人性來讓不死人營火燒得更旺的手段。」

【魂學】我跟你們的老婆防火女不得不說的故事

因此我們知曉,在成為防火女前的聖職是要尋找人性,不停地往營火里丟人性,以幫助營火旺盛的存在。

而成為了防火女後要做什麼可以從《防火女的靈魂》里看到:「防火女就是營火的化身,也是所有獻上人性的附身所在。」

【魂學】我跟你們的老婆防火女不得不說的故事

而在《原素瓶》的描述里則說明:「那綠色的瓶子源自防火女的靈魂,他們在活著的時候守護營火,即便在死後,也持續守護者其溫度。」

【魂學】我跟你們的老婆防火女不得不說的故事

而《返回骨片》則說明:「營火的薪材乃是不死人的骨頭。」

【魂學】我跟你們的老婆防火女不得不說的故事

黃銅女則告訴我們:「就算是座被舍棄的都市,也要有人來引導勇者吧。」

【魂學】我跟你們的老婆防火女不得不說的故事

通過這四條信息我們大概能夠的出來:

1.防火女的一生的使命在於維護營火的溫度,接受不死人在營火的人性。

2.同時製作出原素瓶,分發給不死人。

3.如果防火女死去了,也有很大的可能會直接成為營火的薪材,因此我們在營火下看的屍骨或許有其他不死人的,但一定有著防火女骨頭。是的,我們的老婆正在熊熊燃燒著。

4.當防火女存活的時候還要負責指引其他不死人去往何處。

而不論魂1的升級是直接在營火,還是魂3的升級直接在防火女身上,我們都知道,防火女還是負責吸收不死人從各處得到的靈魂的存在。

防火女產生原素瓶,原素瓶是不死人的寶貝,而原素瓶是增加不死人的存活幾率的保證。

這樣既保證了不死人需要回到營火處,即防火女處進行休息,升級,也保證每一個營火盡可能的吸收更多的靈魂。

營火是一個遊戲機制,同時也是一個劇情交代。

無論是單獨的一個營火,還是最後的初始火爐的營火。

我們都發現這是在一個大輪回下的小輪回。傳火是一個大輪回,在營火處休息升級是一個小輪回。

身為不死人的我們,在營火周圍獲得了靈魂,重新回到營火處,把靈魂交給防火女讓自己變強,把人性交給防火女以讓營火的溫度更強,讓火更旺。

與最後我們把自己投入到最初的火爐是如此的相似。

無論是螺旋劍,營火的溫度,甚至是營火最下層的人骨,最初火爐與普通的營火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防火女是葛溫的微小的重像,在營火處休息補足原素瓶也是暗示火給不死人帶來的好處,無論何種方式,都是讓不死人,即我們玩家在心里得到暗示,不能讓火焰熄滅。

在魂1的世界里,如果殺死了防火女,便早已暗示了營火的熄滅,會給不死人的旅途帶來極其不便的行為。

不死人的目的是最後傳火的話,防火女的目的也如同魂1里的被污染的防火女所言:「如此一來,不死詛咒會消失,而我也能以人的身份死去了。」

是的,在此刻我們發現了另一個悲劇。

成為了防火女的不死人,她們只要不特意殺死,幾乎不會死去,但是卻要永遠遭受人性的啃咬。

是百年,是千年,是一個無法等待的盡頭,無論傳火成功與否,等待著的她們是無止盡的痛楚與最後即便傳火成功了,給她帶來的也是死亡。

不死人的詛咒,在防火女身上有了更高層次的哀嘆。

  不死人與防火女

在魂1的世界里,我們還可以看到各種各樣的防火女,她們有著各自的故事,同時也會交代出來黑魂世界里不同地方背景,但是魂2開始,防火女只有了一位,同時魂3里則沿用了這個設定。

於是我們的許多老婆們,變成了我們的唯一的老婆,後宮開不起來了。

但魂1里的黃銅女也說了:「守護者的營火,彼此是連在一起的,火焰永遠不會熄滅,但是各個守護者彼此是不認識的。」

【魂學】我跟你們的老婆防火女不得不說的故事

我們只好假裝接受這種設定,一個防火女也是能夠照顧到所有營火的。

正如我前面所說的,防火女是葛溫的一個鏡像,每一次的休息升級,都是小范圍的傳火,增強火的溫度,同時在營火處休息時,防火女也會用自己的靈魂灌注到不死人的寶貝——原素瓶里,讓不死人在吞噬著防火女的靈魂下繼續前行,以達到自己的目標。

而不死人的目標在遊戲里是不停發生改變的。

我們獲得的信息越多,我們的目標也不斷地由模糊到精確,由精確到分岔。

從最開始只知道我們不死人是有使命的,到之後我們知道是要敲醒兩個蘇醒之鍾,再到之後我們需要進行傳火,直至卡斯的出現,讓我們知道了傳火依然是不死人的眾多的選擇之一。

不死人與防火女是一個相輔相成的行為,我們不死人幫助防火女保護營火,提升溫度,防火女讓我們在無盡的旅途處有一個可以溫暖不死人疲憊的心的休息的地點。

這與我們不死人最後傳火的理念保持了一致,我們不死人希望可以解除身上的詛咒,而要解除詛咒必須要傳火,必須要殺死許許多多的物種,必須要獲得許許多多的靈魂,這本來就是一條艱難至極的道路,即便是如此,到了最後,我們進入到初始火爐里,見到了在火爐旁已經遊魂化的葛溫,若是我們輸了,身上的靈魂就會被葛溫奪取,放入到最初的火爐里繼續燃燒。

只有我們擊敗葛溫,奪取了葛溫的靈魂,才能選擇是傳火還是滅火。

在魂1的世界里,傳火與滅火看似是兩條不同的道路,但是結果卻是一樣的,我們能夠選擇的道路只有一條,就是傳火。

即便是火滅了,不死人的詛咒也不會消除,即便是我們成了黑暗之王,亦然是無法去除掉身上的不死詛咒,我們的人性早晚有一天會流逝干淨,成為另一個無名的遊魂。

於是我們重新回到原來的問題。

黑暗之環究竟是人類本身的詛咒,還是葛溫給我們人類下的詛咒呢,還是這個詛咒由葛溫給我們人類立下的那一刻,就早已跟我們人類融為了一體呢?

黑魂的世界里的答案總是不足以明確的,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傾向與選擇,正如火的存在一般,究竟是因為它先存在了所以就是正確的存在嗎?

如果先存在即正確的話,那麼為什麼葛溫要消滅掉比他們更加早存在著的古龍呢?

如果先存在是未必是正確的存在的話,為什麼火的出現不可以是錯誤的呢?滅火才是正確的選項呢?

那麼這也同時引申出來另一個問題。

火滅了的世界,有了黑暗之王的不死人世界。會是一個更好的時代嗎?

在魂1的世界里,火的時代中,人類被深淵毀滅的國家有兩個,一個是烏拉席露,另一個是小隆德。

而這兩個國家深淵的產生,都指向了同一個物種的慫恿,就是世界大蛇——卡斯。

烏拉席露的深淵是如何產生的,跟我們同被困在幾百年前的另一個人——佩斯特對話,他會告訴了我們:「深淵那檔子事情,本來就是烏拉席露自作自受,被那匹暴牙大蛇騙取挖墳,還侮辱了先人遺骸,簡直就是不要臉的愚蠢行為。」

【魂學】我跟你們的老婆防火女不得不說的故事

雖然小隆德的深淵如何產生的我們無法知道細節,但是依舊不過是另一個烏拉席露而已,而且在小隆德產生了另一個影響魂世界深遠的產物——吸魂鬼。

而不論是烏拉席露被深淵吞噬後的其他人的變異與瘋癲還是小隆德被深淵吞噬後的屍骨累累。

我都無法從深淵的世界里看出一絲的美好。

而作為始作俑者的大蛇卡斯,在遇到我們時,給我們許諾的屬於人類的黑暗時代又會是真的嗎?即便是真的,那這個黑暗的時代又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時代呢?

直到遊戲結束後並沒有告訴我們,但是在遊戲的流程里早已有了先例。

依舊是個人類會瘋癲與不斷死亡的世界,依舊是另一個烏拉席露跟小隆德罷了。

於是我們再次陷入了一種無奈當中,似乎火傳與不傳,並不能改變這個世間什麼。

葛溫給我們的是一個已經存在的美好的現有世界的假象,人們可以在信仰著神的時代里繼續存活下去,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獻給神,並把神的目標作為自己存活的價值。

而大蛇給我們的卻是一個破壞原有世界的新世界,但是這個新的世界只不過是如同魂3一般,是一個舊神消失的世界,整個世界的秩序依舊未曾發生大的變化,依舊會有更多的人死去,依舊會有無限的白骨堆積,依舊會有不死的詛咒。

是的,黑暗之環是葛溫給人類的詛咒,人類無法在死亡里得到安息,被迫為了傳火而一次又一次地復活。

而人類本身所帶著的詛咒《黑暗印記》則讓成為不死人的我們,本應該早在人性喪失前,就死掉的我們,不停地去貪婪的追求著不屬於自己的靈魂。或許就是看中了人類的貪婪,葛溫才選擇了人類作為傳火的選擇,這或許也是為何明明小人群王被流放在了環印城,黑魂的世界里分布最廣的物種依舊是人類,而不是其他的物種。

黑暗之環給了人類不死,而黑暗印記讓人類不斷迷失意志成為只會追求靈魂而存在的機器。

葛溫打破了人類本應該只死一次就得到安息的禁忌。

但世界終究是變化的,無論是魂1的兩個結局還是魂3的四個結局,都告訴了我們,這個世界只要還延續下去,不論以何種方式延續下去,它終究是螺旋上升著的,他終究有更多的道路可以展現出來,只要我們懷有希望,即便希望如同魂3的最後的火焰一般渺小,若是懷有仍舊能尋找到新的道路。

是的,黑魂的世界是一個在無望中逐漸沉淪,在沉淪里懷有希望的世界。

而作為遊戲主角的我們,難道不是在一次又一次地 死亡與重生當中如此而為之嗎?

直到最後,我們做出了各自都認為是最好的選擇,無論是傳火還是滅火,都代表著我們心中懷有希望,正是懷有希望才會進行選擇。

而那些未曾懷有希望的人,未曾通關遊戲就把遊戲關閉的不再打開的人,何嘗不是把自己這個不死人,丟在黑魂的世界里,讓他慢慢地變成一個遊魂呢?

是的遊戲里的遊魂即是一個機制,也是對我們輕易放棄的反諷。

或許正如佩斯特最後的言語一般:「對我們來說這就是一個故事而已,你大可以袖手旁觀,不是嗎?」

【魂學】我跟你們的老婆防火女不得不說的故事

是的,正如魂3的白發小蘿莉作為收官人物一樣,魂1的佩斯特也是肩負著收官的使命。

而這一句,或許便是宮崎英高對我們玩家傳遞來的信息:「對我們這些玩家而言,黑魂的世界也只是一個故事而已,我們能做的也只是可以袖手旁觀。」

無論我們在里面花了多少時間,花了多少心力,結果對所有人便是一樣的。

  最後

嗯,這一期分析了我認為黑魂世界里比較重要的一個概念,就是不死人與防火女,傳火與滅火。當然黑魂里還有很多重要的概念,例如靈魂與人性。這些在以後也會慢慢揭示出來。

如果一直看我狼學與魂學文章的小夥伴應該也慢慢發現了,我寫的研究,並非是一定要解釋出來,這個人為什麼在這里,他究竟為什麼會死 這種細節的問題。

經常是在保證現有遊戲邏輯未有大問題的情況下揭示出來遊戲里的某些概念,甚至是宮崎英高的理念,在眾多的可以擴展的理念里,我選擇了我認為更合適的理念來表達出來。

正如黑魂的世界要遠比只狼的世界的線索更加模糊,甚至因為已經有了三部作品,反而更加繁雜了。而如果我們有經歷的小夥伴應該都知道,一個事情經歷的時間越久,矛盾的信息也就會越多。

我研究魂學未必是要把其中的真正的真相找出來,而是找到我所認同的那個真相。

就如同我們第一次聽到卡斯給我的言語一般,如果傳火是騙局的話,卡斯為什麼不能是另一個騙局呢?

更何況卡斯早已欺騙了兩個人類的國家,讓他們陷入了深淵的瘋狂當中。

是的,黑魂的世界未必有真相,你我接受的信息里或許沒有一個是真的。

我們的認可的真相不過是現有信息的不完全而導致的自以為罷了。

我是狗哥,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的話,點贊、留言,我們下期再見。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