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學】人性、葛溫的陰謀、太陽長子被流放的秘密

《黑暗之魂》里面有著眾多的概念,這些概念互相交錯,有些隱藏在最底層例如靈魂,原素瓶與黑暗之環。這三個道具貫穿了整個黑魂,每一部都不會缺少這些概念。

但是有一些概念雖然在表層,但是卻有許許多多的人忽略掉了他們,而且他們在黑魂的三部曲里不停地變更著,他們是魂1的人性,魂2的人像和魂3的余火。

這三個元素的變更是否跟整個黑魂的世界的整體變更有著極大的關聯呢,還是說僅僅是遊戲監督們的沒事瞎改呢?

作為一個研究黑魂三部曲的狗哥我而言,我只能說這他喵的要是瞎改,我還他喵的研究什麼的。

雖然自我吐槽了下,但是我還是不得不正視這個問題,黑魂里的人性,人像與余火究竟在不同的時代里有什麼不同的含義!

這些不同的含義的背後又隱藏了什麼故事呢?

葛溫又與這些概念有著什麼關聯,是否能夠揭示出來一些傳火的內幕呢?

太陽長子又為何會被流放呢?

接下里依然由我狗哥,帶領大家進入魂學研究第四期——《人性與葛溫的陰謀以及太陽長子被流放的秘密》

人性是什麼?

人性是什麼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

魂1的《人性》有著遊戲內的文本定義:「偶爾可從屍體找到的小黑精。雖然這種黑精也被稱為人性,但實際上是什麼並不清楚。」

【魂學】人性、葛溫的陰謀、太陽長子被流放的秘密

也就是說遊戲的文本並沒有回答我們人性是什麼,但是我們可以從另外的許多的角度來對人性進行一定程度的定義。

在魂1內使用人性這個道具時會發生一件事情,就是回血,而在魂1里的另一個可以幫助我們回血的重要道具叫做原素瓶。

而在《原素瓶》的描述里有極其重要的兩句話:「不死人可籍著營火累積元素,喝下去就能恢復HP。那綠色瓶子源自於防火女的靈魂。」

【魂學】人性、葛溫的陰謀、太陽長子被流放的秘密

而在《防火女的靈魂》里又寫道:「所謂防火女,乃是營火的化身。」

【魂學】人性、葛溫的陰謀、太陽長子被流放的秘密

從這三條文本交叉得到的信息幾乎是可以斷定人性與防火女的靈魂性質相同,而且是可以恢復HP的,他們都是靈魂。

而靈魂在黑魂的世界里是最最最重要的概念,因為在人類的靈魂的文本里寫著:「靈魂是一切生命的根源。」

【魂學】人性、葛溫的陰謀、太陽長子被流放的秘密

是的,靈魂就是黑魂世界里最重要的物質,也是貫穿遊戲里最重要的概念。

不論是我們身上帶著的靈魂,還是我們的HP,甚至是我們的人性,都是由靈魂構成了。靈魂在黑魂的世界里有著不同的形式存在,但是無論何種的形式,最後的轉化成的都是靈魂,並非他物。

而關於靈魂的專題,我打算在我黑魂研究最後一期的作為收尾再來講解它。

  那麼人性完全等於防火女的靈魂嗎?

答案是否定的,因為《防火女的靈魂》里記錄了另一個重要的話:「可以當道具使用,但使用後不會強化原素瓶,而是會獲得人性、恢復HP、並喪失防火女的靈魂。」

【魂學】人性、葛溫的陰謀、太陽長子被流放的秘密

是的,防火女的靈魂未必完全等於人性,防火女的靈魂里包裹著人性。

分析到這里我們發現了一個靈魂上的嵌套。

防火女的靈魂包含多個人性與可以回復HP的靈魂。

被叫做「人性的黑精」也包含一個人性並且也有著可以回復HP的靈魂。

他們都是被稱為人性物質的外層的包裹物,只有使用了這些道具,才可以得到魂1左上角的真的人性。

我不清楚遊戲是有意混淆這兩個概念,還是無意,但是他們確實不是同一個物品。

以下為了區別概念,我暫且把物品的人性都叫做「黑精人性」。

通過上面的分析,我們第一次得到了防火女的靈魂約等於黑精人性的信息,那麼在遊戲里還有沒有更加明確的信息呢。

答案是有的,我們在魂1的DLC里,殺死深淵之主——馬努斯後,得到了他的靈魂,而他的靈魂里也記載了明確的信息:「深淵之主馬努斯的靈魂。這並非普通的靈魂,而是性質濃稠,既溫暖又溫和的塊狀人性。」

【魂學】人性、葛溫的陰謀、太陽長子被流放的秘密

而馬努斯的靈魂是失去控制的人性。

我們捏碎了馬努斯的靈魂後,發現我們既沒有增加身上的人性,也沒有回血,只是單單純純增加了身上靈魂數量罷了。

通過上面的信息綜合出來就得到,所謂的被稱為「黑精人性」物品,里麵包含著可以回HP的靈魂,以及可以固化的靈魂,這些被固化的靈魂被稱作人性。

是的這些人性的實質依然是靈魂,所以當我們把固化的靈魂也就是人性丟入到營火里進行升級的時候,其實燒的依舊是靈魂。

那麼被稱為人性的《黑精》還有什麼特點?

我們在黃銅女的《防火女的靈魂》里又得到另一個有趣的信息:「人性可以附身在防火女的靈魂上,她們們每一寸肌膚下,都有無數人性蠢動。」

【魂學】人性、葛溫的陰謀、太陽長子被流放的秘密

再跟我們普通的《防火女的靈魂》信息:「據說防火女的靈魂受到無數人性的分食。」,進行對比後,得到了「黑精人性」是一個可以啃食他人靈魂的存在。

而在深淵洞窟里,我們可以見到因為深淵領主馬努斯的人性暴走,產生出來了大量的類似於黑精的人性怪,而這些怪物被擊殺後掉出來的也確確實實是可以當做道具使用的「黑精人性」。

於是一個有趣的猜想出來了,這些黑精會不會就是人類的雛形呢?尤其是早已喪失了理智,只是不停貪求著靈魂的遊魂的人類呢?

到了此時我們能知道的是,「黑精的人性」是靈魂的軀殼,他在不停地貪婪地啃食著靈魂。

那麼人類呢?成為了遊魂的人類呢?

我們先不下定論,答案會在下一期的視頻再進行解答。

在《黑精》的描述上寫道:「如果說靈魂是一切的根源,那唯有人才擁有的人性又代表著什麼?」

【魂學】人性、葛溫的陰謀、太陽長子被流放的秘密

我仍然是不清楚這是文本上的有意為之,還是無意為之。

從魂1的攻略的BOSS里,我們能看到的是,混沌的女兒,無論白蜘蛛還是紅蜘蛛,都可以得到「黑精人性」。

墓王尼特被殺死後也能得到黑精人性。

白龍希斯有黑精人性。

殺死小隆德四王自然也有黑精人性。

魂1的BOSS戰里只有相似的一類物種的沒有看到黑精人性的,他們是被稱為神的種族,葛溫一族,成為薪王的葛溫沒有人性,葛溫的兒子葛溫德林沒有人性,葛溫的四騎士之一深淵漫步者——亞爾特留斯沒有人性。

那麼稱為黑精的人性,在文本上說是應該人類有的黑精人性,怎麼每個物種都有呢?

這到底是葛溫的另一個詛咒,還是遊戲設計錯誤的導致呢?我自然不會相信這是遊戲設計錯誤了,它自然是另一個陰謀。

從上一個文章《我跟你們老婆防護女不得不說的故事》里已經證明了黑暗之環是葛溫的陰謀。

無論是黑暗之中燃起的一圈火環形成火的烙印,還是使用「黑暗之環」後四周的出現的火環,並直接把我們送回到營火處,都表示了黑暗之環是跟火息息相關,而不是跟深淵跟黑暗相關,具體的論證,請去看上一篇文章。

【魂學】人性、葛溫的陰謀、太陽長子被流放的秘密

那麼如果說葛溫做的防止火被熄滅的第一個措施——黑暗之環。

它存在的目的是:「防止人類隨意地死去,並利用他們的不死來幫助葛溫傳火。」

那麼第二個措施會不會就是「黑精」的人性呢?

人性存在的目的究竟是為了幫助人來保存記憶還是僅僅是在積累靈魂,而遊戲內不停地強調所謂的人性喪失後,便會化身沒有意志的遊魂,是否可以理解為遊魂的體內里依舊有著「黑精人性」在不停地驅動著遊魂去吞噬其他的靈魂。體內的靈魂不足以供黑精吞噬了,他便需要體外的靈魂。

因此遊魂就此誕生了。

而在魂1的遊戲機制里,無論是通過人性來注火 ,讓不死人可以獲得更多的靈魂,還是通過人性來從遊魂的模樣變為我們最常見的人的模樣,以能召喚其他人來幫助我們,或者去進攻他人。

都表明了人性是靈魂的更高載體,而營火又是葛溫為傳火而做的准備,無論是白教聖女的教義是來羅德蘭通過人性注火,還是祭祀場白教的防火女,這些人都是為了不讓營火熄滅,並讓其越燒越旺的存在。

而作為營火的直接燃料——「黑精人性」,為何不能是葛溫在許久以前就埋下的詛咒呢?

是否還有其他證據,有的,但是需要一定程度的鋪墊,在視頻後面,我會繼續完善這個推論。我們先往下去說。

人性與人像

在魂2的世界里,「黑精人性」似乎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人像的存在。

而人像則從一出場就在遊戲內給了我們一個很好的定義,就是——我們可以通過人像重新確定自己的外貌。

這時明確地透露出來一個信息,成為幽魂的不死人的形態是一樣的,只有通過使用了人像以後才能進行區別。

而在魂2的世界里,HP的恢復除了元素瓶外,還有另一個重要的道具,輝滴石。

而輝滴石的文本也明確說了:「輝滴石是靈魂晶體化產生的石頭。」

【魂學】人性、葛溫的陰謀、太陽長子被流放的秘密

於是此條信息再次明確了魂1的,靈魂是可以恢復HP的論點。

但是魂2的世界里提供了另一個有趣的道具,就是《靈魂容器》

靈魂容器無論是道具的說明:「能托放本身靈魂的容器,不過若只是托放,就成了沒有靈魂的軀體。」,還是我們使用靈魂容器這個道具,讓我們重新定義自己的屬性,都表明了,靈魂是可以操作與修改的,而人也不過是靈魂的載體罷了。

【魂學】人性、葛溫的陰謀、太陽長子被流放的秘密

這話是不是很熟悉,是的,魂3的防火女也在不停地跟我們重復的話就是:「灰燼大人,無火者是靈魂的器皿。」

魂1的不停啃食靈魂的「黑精人性」是器皿,魂2的《靈魂容器》告知我們人是靈魂的器皿,魂3的防火女則更加明確的告知了我們灰燼就是靈魂的器皿。

人性與余火

魂3的世界,沒有了「黑精人性」,沒有了「人像」,只有著余火。

而余火我們從圖像上都看的出來是著火的「黑精人性」。

《余火》如此記載著:「英雄們體內留有的余火,是無火的余灰們無法得到的物品,因此才會被吸引。能得到火的力量,提升血量上限。」

【魂學】人性、葛溫的陰謀、太陽長子被流放的秘密

我們可以看到當使用余火的時候左上角的圖標會有火的標識,那麼這個標識是什麼含義呢?

在魂3的設定集里有明確的文字描述,當我們使用余火的時候,准確的名字就是薪王。而薪王我們都知道,被投入初始火爐的人,才能被稱為薪王。

【魂學】人性、葛溫的陰謀、太陽長子被流放的秘密

也就是說在此刻起,在魂3的時間線上,所有的帶有人性的生物,都在被迫燃燒人性,增加火之世界的繼續,即便你的人性在燃燒,你還是不去傳火,你也會被稱為余灰的生物,因為貪戀你體內的余火,而奪取你的性命。

作為魂3的主角的我們也確實是這麼做的,一路上殺了許許多多帶有餘火的其他生物。

余灰是已經被火燒剩下的灰燼,而余火則是終會熄滅前還燃燒著的火焰。

葛溫的陰謀

那麼我們回到開始的問題「黑精人性」究竟是不是葛溫的陰謀,如果是葛溫的陰謀的話,又是什麼樣的陰謀,真的是在玩全民燃燒人性的篝火Party嗎?

我們在前面已經確定了,「黑精人性」並非是單單人類所有,有許許多多的種族都有,甚至是塞恩古城的鋼鐵巨偶這種非生命的物種以及王城雙基佬的翁斯坦、斯摩這種葛溫王的騎士與手下。他們身上也帶著「黑精人性」。

但是卻有一些BOSS戰里,未曾看到「黑精人性」的存在,那麼這是為什麼呢?

我們單獨從種族的角度來區別「黑精人性」的存在是無法找到規律的,但是我們換一個角度,卻發現有一個規律與「黑精人性」的存在完全吻合。

就是在魂1里所有帶有黑精人性的BOSS,除了深淵領主馬努斯外,都是我們不死人傳火路線上必須要遇到的考驗。不論是非人類的,魔女,尼特,甚至是神族的王城雙基佬。他們都帶有人性,但是非傳火路線上的阿爾特留斯身上卻沒有「黑精人性」。

因此我斷定,人性是葛溫傳火里特意設下的詛咒,這個詛咒跟種族無關。如果說黑暗之環是葛溫特意給人類下的詛咒的話,那麼「黑精人性」則是葛溫給所有種族下的詛咒,除了他的指定的神族的幾個繼承人外,例如葛溫德林,其他的所有物種,會在火即將熄滅的最後的時刻里進行人性的燃燒,而前面我們已經得出人性是固化的靈魂了,這也就是說其實每個人都在燃燒著靈魂。

是的,每個人在最後都會被迫為了葛溫的創造的火的世界延續下去,而不停地燃燒著自己。

不論是與他一同面對的不朽古龍的魔女,尼特,還是他的四騎士之首的翁斯坦,甚至是他的長子——無名王者。

我們在古龍頂端擊敗無名王者後,除了得到了他的靈魂外,還讓無火的余灰變成薪王狀態,而在魂3的機制里,這代表了得到了無名王者的余火,葛溫的長子也在為了葛溫的火之世界而不停地燃燒著自己的靈魂。

從我魂學上一期的信息以及這一期的信息進行總結,我們便可以得出來了葛溫傳火的三步行為。

第一步自己進行傳火,保證火之世界依舊可以持續下去。

第二步當自己的靈魂快要燃燒殆盡後,被刻在人類身上的火之烙印也就是黑暗之環開始浮現,配合著白教對不死人的抓捕以及在亞諾爾隆德的幻影女神的指引與大蛇夫拉姆特的言語,不死人開始為葛溫進行第二次傳火,而把葛溫選中的靈魂一一獲得後,不死人才可以進入初始火爐,進行第二次的傳火,並如此循環,直到第三步。

第三步當世界上所有強大的靈魂都被初始火爐一一耗盡時,葛溫便是把藏在所有物種靈魂深處的「黑精人性」進行燃燒,以讓這個火之世界的所有物種進行最後的火之狂歡。

無論結果如何,火的世界若是不在了,那些從初始之火里得到靈魂的物種,也要一同消失掉。

對的,看似第一個投入到初始火爐的葛溫很偉大,但是他只不過是一個瘋王罷了,如果他的火之世界需要毀滅的話,那麼他也要把火之世界的所有物種也一同毀滅掉。

  無名王者的離家出走

這時我們再回去看無名王者,太陽長子的離開,並非僅僅十分簡單地想與古龍為伍,而是他不同意父親葛溫的傳火方式,所以對葛溫而言,太陽長子的流放是必然的,因為他得知了火之世界最大的陰謀後,並不贊成這個計劃。

我們再看一遍《陽光之劍》的描述:「放在大王空棺中的這個奇跡,或許是遭神放逐的他所留下的訣別話語吧。」

【魂學】人性、葛溫的陰謀、太陽長子被流放的秘密

當我第一次讀到這一段話時,我便直覺的感受到,太陽長子的離開不會那麼簡單,若是太陽長子真認為自己是錯誤的,便不會連象徵自己的身份的奇跡都還回去,他這是對葛溫所作所為完全的不認同,並且以此為恥。

而太陽長子為何會選擇古龍之頂作為自己的流放地呢?究竟是太陽長子流放之前就與古龍為伍了?還是流放之後才打算與古龍為伍呢?這里面還有其他的含義嗎?

我們在魂1,魂2,魂3里都有一個同樣的道具,龍頭石,龍身石。而在他們的描述里則基本上都是寫道:「宿有不朽古龍力量的石塊,龍信仰的秘密儀式。」

【魂學】人性、葛溫的陰謀、太陽長子被流放的秘密

而古龍的《龍鱗》都記載著:「龍鱗乃是古龍身體的一部分,據說追尋古龍之永恆不滅的超人,不惜跨越世界的藩籬來尋找它。」

【魂學】人性、葛溫的陰謀、太陽長子被流放的秘密

是的,太陽長子為了破除父親葛溫的詛咒,則一直引導其他的不死人進化成古龍的形態,以逃離最後火之時代結束後,大家一同死亡的命運。

太陽長子認同火起火滅的自然常理,但是他的父親——葛溫卻不認同,而葛溫的此種不斷傳火的命運,我們也都看到了,不論是魂3剛開始前,已經死亡的余灰再次被喚醒,全民一同的人性燃燒,還是連血緣之末的王子的在他《薪王柴薪》里的描述:「傳火是條被詛咒的道路。」

【魂學】人性、葛溫的陰謀、太陽長子被流放的秘密

從上面種種行為我們都能看出末世前的最後的瘋狂,但是所有人又都無能為力,只能苟延殘喘。

而畫中世界的鴉人也是明白的這個真相,因此才會說:「我很怕啊,如果我一起慢慢敗壞下去,不就變得和外面的傢伙沒兩樣了嗎?」

【魂學】人性、葛溫的陰謀、太陽長子被流放的秘密

這也是為何,從魂1到魂3,明明這個古龍的戲份如此少,但是仍舊會有一個單獨的地圖,單獨的信仰,甚至是貫穿三部作品的龍頭石等道具會一直保留的原因。

而這個因果直到魂3里才完全揭示出來,魂3的妖王也似乎得到了這個啟示,所以才想化身為龍。

無論妖王對自己龍化的行為,還是對自己的小兒子的龍化行為,都表明了,他認為只有變成龍才可以挽救這個黑魂的世界。

而妖王身後的庭院里,我們看到了這個魂3的遊戲里極其少見的蛇人,而蛇,是龍退化後的生物。

同時也是在妖王身後的庭院里,得到了我們前往無名王者的古龍之巔的唯一的一個關鍵物品——踏上古龍道路的姿勢。

【魂學】人性、葛溫的陰謀、太陽長子被流放的秘密

妖王不論是打算化身為白龍,還是打算跟無名王者一樣引導不死人信仰古龍,這兩個人都得到了一致的認識——火之末世之中,只有化身為龍才能逃脫成為全民薪王的可能性。

  最後

魂3的傳火的套路與魂1相同,魂1時,我們不死人要麼是從芙拉姆特嘴里得知,去奪取那些背叛者的靈魂,才是我們不死人的使命。要麼從卡斯嘴里我們得知,讓火熄滅才是不死人的使命。

在魂3里作為余灰的我們依舊是要麼被防火女,被魯道斯告之,去奪取那些逃離王位的柴薪才是余灰的使命。

要麼從尤利婭的嘴里得知,我們應該成為遊魂之王,把火盜取出來重新轉移才是我們余灰的使命。

是的,這些人都在騙我們,又都沒有在騙我們,他們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立場,都有著自己的使命,而他們的使命就是在告知我們,作為不死人的我們的使命的道路有哪些,而究竟要去走哪條路,這條路的最後究竟又會是什麼。

我相信,你我都無法知曉,只有走到了路途的最後,我們才能明白這條道路究竟通向了何方。

這或許也是《黑魂》這個遊戲里一直在告訴我們的,所有的道路都沒有絕對的正義,也沒有絕對的邪惡,他們都是光明與黑暗夾雜著的。

即便是葛溫瘋狂了,想要整個世界跟他一起燃燒殆盡,但是作為深淵的說客白面蟲又如何,還不是依舊沉溺在暴飲暴食之中無法自拔。

火燃燒著的世界是吃人的世界,火熄滅了的黑暗的世界也同樣是吃人的世界。

選擇哪條路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把接下來的這個世界引向正常的道路才是最重要的,這或許才是我們作為不死人自己給自己下的使命。

我相信這同樣也適用於我們所有人,在人生的道路上進行的選擇。

我是狗哥

這一期解開了,人性的秘密的一部分內容,葛溫的陰謀以及無名王者離開的原因。

在解密人性這個概念的時候,我也發現了宮崎英高對一個核心概念的重復利用的精妙之處,是的,人性,HP,原素瓶與不死人身上作為貨幣單位,都是同源自同一個概念,就是靈魂。

這也是我玩了這麼多遊戲里,唯一一個看到有人可以把一個概念多重包裝變形後,完好的融入到一個遊戲機制里去的遊戲。

越來越佩服宮崎英高的精妙之處,或許在之後再講解幾期可以出,第二彈——《從黑魂看宮崎英高的遊戲敘事方法》

這一期的內容究竟有多少大家認同,又有多少大家不認同,我其實並不是很在意,黑魂的世界我認為本就應該眾說紛紜,我在解讀的時候得到了自己的答案,同時也給黑魂的解讀提供了一種說法,這本就是一個很重要的意義所在。

雖然這一期里解釋了很多概念,但是黑魂里仍舊有許多的概念沒有解釋完,這也是沒辦法的,我也不可能一下子全部解讀出來。

「黑精人性」這個東西我並不認為是葛溫創造的,我依然認為是小人本身所有的,並且他存在於所有的人類之內。

但是當葛溫得到了這個東西後,他對人類的「黑精人性」做了手腳,同時也把「黑精人性」裝入了其他的物種以及他們的後代身上。

這或許也就是為什麼葛溫在沒有後顧之憂的情況下先投入到了初始火爐里,因為他知道即便下一步的不死人沒有傳火成功,其他的物種在最後火熄滅前,仍舊會成為燃料罷了。

我是狗哥我們就下期再見了,拜了個拜!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