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漢字革命」簡史(八):建國前的漢字簡化運動

漢字自從被創造出來,便一直不斷在繁化和簡化之間不斷演變。

篆、隸、楷作為古時王朝的官方文字被稱作正體,而在民間為了書寫便利又產生了異體字,包括書寫迅速的草體、減省了筆畫的俗體字(又稱破體、小寫、別體等)。俗體字便是我們現在所使用的簡化字的前身。

因為俗體字沒有得到官方的認定,所以通常應用在日常書信、記帳、通俗小說等場合。到了宋、元、明、清時期,隨著活字印刷術的發明,書籍出版印刷的成本大大降低,民間文學的開始盛行,俗體字也隨之流行開來。劉復和李家瑞在民國十九年出版的《宋元以來俗字譜》中便收錄有來源於話本、劇本、通俗小說等書籍的俗字1600餘個。

《宋元以來俗字譜》

1853年,太平軍攻破南京,建立太平天國,成為了歷史上第一個承認了俗體字合法地位的政權。據統計,太平天國沿用並新創的俗體字有一百餘個,以其官書《天父詩》為例,總計14578字,其中俗字占8%,共計92種。這一百餘個俗字多半為之後的簡化字運動所使用。

到了清朝末年,受到維新運動中改良主義的影響,部分學者主張改革漢字創制新文字,開啟了切音字運動。還有人則主張簡化漢字,給予俗體字合法地位。1909年《教育雜誌》創刊,陸費逵在創刊號上發表主張《普通教育應當採用俗體字》,「文字義主象形,字各一形,形各一音,繁難實甚,肄習頗苦……不可不求一捷徑。此近人簡字之法(指切音字)所由創也。……竊以為最便而最易行者莫如採用俗體字。此種字筆畫簡單……易習易記,其便利一也。此種字除公牘考試外無不用之……若採用於普通教育,事順而易行,其便利二也。……以為有利無害,不惟省學者之腦力,添識字之人數,即寫字刻字亦較便也。」

主張《普通教育應當採用俗體字》

1920年,國語運動如火如荼,注音字母剛公布數年,依舊在完善,制訂羅馬字母式拼音化中國字的呼聲也日趨高漲。身為漢字改革急先鋒的錢玄同在《新青年》上發表了題為《減省漢字筆畫底提議》的文章,他預估「拼音新文字的施行,總還在十年之後」,但在這十年間,漢字的繁難依舊會阻礙文化的進步,所以「對於漢字形體難寫的改良,非趕緊著手去做不可的了。」並決定做一部書「選取普通常用的字約三千左右,凡筆畫繁復的,都定他一個較簡單的寫法。」

《減省漢字筆畫底提議》

1922年,陸費逵在《國語月刊》創刊號發表文章《整理漢字的意見》,「我們中國的漢字,難學難寫,……有人主張根本解決,用注音字母或羅馬字母改成拼音字,我想一時是做不到的。……我們要減少難學難寫的困難,只有趕快整理漢字,整理的方法有兩個:一、限定通俗字的范圍;二,減少筆畫。」他提出將簡化後的漢字字數限定在2000個左右,採用民間廣為傳播的減筆字,並將其餘筆畫較多的漢字進行簡化。

《整理漢字的意見》

同年,國語統一籌備會第四次大會召開,會上錢玄同提出了《減省現行漢字的筆畫案》,他再次強調了簡化漢字是「目前最切要的辦法。」還將漢字簡化的方法歸納為八類:

  • 將多筆畫的字進行刪減,粗具匡廓,如壽作壽;
  • 採用草書,如爲作為;
  • 將多筆畫的字僅寫它的一部分,如雖作雖;
  • 將全字中多筆畫的一部分用很簡單的幾筆替代,如觀作觀;
  • 採用古體,如處作處;
  • 將音符改用少筆畫的字,如遷作遷;
  • 另造一個簡體,如響作響;
  • 假借他字,如乾借干。
  • 他的提案通過後,籌備會組建了漢字省體委員會,張一麟擔任主席,委員則由錢玄同、胡適、黎錦熙、周作人等十五人擔任。

    這之後,越來越多的人響應錢玄同的主張,積極參與進漢字簡化的相關工作。1930年劉復和李家瑞編纂的《宋元以來俗字譜》出版,1931年徐則敏的《常用簡字研究》出版,1932年國語統一籌備會出版了《國音常用字匯》,1934年杜定友發表《簡字標准字表》,徐則敏發表了《550俗字表》。1934年,國語統一籌備委員會第29次常委會上,錢玄同再次提出《搜采固有而較適用的簡體字案》。獲得通過後,經國民黨教育部批准,便由錢玄同負責搜集編選《簡體字表》,再組織委員會審定。

    《搜采固有而較適用的簡體字案》

    伴隨著1934年大眾語論戰,漢字也捲入其中,這時對漢字進行拼音化改革是大多數人的共識,但還有一部分人則對此持著謹慎態度。1935年,上海文化工作者組建了手頭字推行會,進行簡體字的整理推廣工作。2月,葉聖陶、夏丐尊、朱自清、豐子愷、蔡元培、郭沫若、巴金等200人,聯合了《太白》《世界知識》《文學》等15個雜誌社共同發表了《推行手頭字緣起》和第一批手頭字表。「我們往常有許多便當的字,手頭上大家都這麼寫,可是書本上並不麼印。識一個字須得認兩種以上的形體,何等不便,現在我們主張把手頭字用到印刷上去,省掉讀書人設憶幾種字體的麻煩,使得文字比較容易識、容易寫,更能夠普及到大眾。」

    《推行手頭字緣起》附第一批手頭字匯、發起人名單

    迫於壓力,1935年蔣介石的授意教育部長王世傑召開會議,布置漢字簡化的有關事宜,並委託黎錦熙主持這項工作。6月,教育部召開審查會議,對錢玄同選定的2400多個簡體字進行審查,選出了2340個字。但到了王世傑手里,便只是選出了其中324個字,於8月公布了《第一批簡體字表》。

    然而,《第一批簡體字表》一經公布便遭到了以國民黨元老戴季陶為首的一派守舊分子的極力反對。1936年2月5日,教育部奉行政院命令,訓令「簡體字應暫緩推行」,《第一批簡體字表》被收回廢止。

    行政院令簡體字應暫緩推行

    雖然官方的簡化字研究隨著一道訓令被叫停,但在民間相關研究卻如火如荼。1936年10月容庚的《簡體字典》(4445字)出版,11月陳光垚出版了《常用簡體字表》(3150字),1937年5月字體研究會發表《簡體字表》第一表(約1700字)。

    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期間,解放區曾使用過一種簡化字,並隨著全國的解放流傳開來,被命名為「解放字」。隨著新中國的成立,漢字簡化運動有了黨和政府的指導,逐漸走上了規范化的道路。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