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爾伽美什是怎麼從人間普通國王「進化」成最知名的英雄王的

之前我們曾介紹過吉爾伽美什的故事(可見:Fate中的吉爾伽美什原型研究)有關吉爾伽美什的故事最早大約可追溯至公元前2100年,不過留存至今的文字記錄要晚得多。最早的故事是用蘇美爾文字寫的,可能是烏爾城的宮廷詩人根據此前口耳相傳了幾百年的傳說寫成的。

起先的版本比較簡單,與女神伊南娜的首席寵兒恩麥卡爾的功績 (可見美索不達米亞頭號任性女神和她的大面首恩麥卡爾)、吉爾伽美什之父盧迦爾班達的傳說一樣,都只是富有想像力和神佑奇跡的冒險故事。

吉爾伽美什是以一位公元前約2600年統治著烏魯克城的真實國王為原型的。根據蘇美爾王表的記載,他是烏魯克第一王朝的第五位統治者,據說他的父親盧迦爾班達是半神,母親則是女神寧松(Ninsun)。這種神的血脈是必不可少的,因為在蘇美爾,統治城鎮的恩是王政和神權一體的化身,恩的意思是「主」,除了國王還是兼有大祭司的作用,是城邦守護神伊南娜願的代理者。恩每年都需要與伊南娜舉行一次神婚儀式,這場婚禮除了確保他的神夫地位,更重要的是為了確保土地豐產。恩如果能使五穀豐登,居民富足,那就不僅能在活著的時候享有居民的忠心,死後也能擁有更高的聲望,會被視作半神受到崇拜,享受人們的祈禱和獻祭。

恩的職責不僅是宗教事務上,也是城邦的軍事首領,需要參與多個城邦之間的霸主地位斗爭。當時,兩河流域諸城邦的政治形勢有點像古典時期的希臘,有許多城邦對霸主地位躍躍欲試,但沒有哪個城邦擁有壓倒性的力量。要在這種形勢下繁榮發展,吉爾伽美什必須精通外交與戰爭,他在這兩方面也確實表現不錯。早在史詩成文之前,就已有一些口頭流傳的頌歌把他神化。有關吉爾伽美什的最早傳說是一首稱頌他如何戰勝臨近城邦基什國王阿伽(Akka)的武功歌,產生的時間要比以他命名的史詩早得多。

基什的國王阿伽派出一名使臣前往烏魯克,要求吉爾伽美什對他俯首稱臣,否則阿伽王便會發動戰爭。吉爾伽美什召集烏魯克長老們商議對策,他本人自然極力主張抵抗到底,但烏魯克的長老們擔心基什城實力強大,主張投降。於是吉爾伽美什又召集城里的軍事貴族們開會,他們都同意抵抗,並開始著手修築防禦工事。

見烏魯克不願投降,不久後阿伽王便率領大軍包圍了烏魯克,企圖在氣勢上壓倒烏魯克的守軍。但吉爾伽美什絲毫不懼,他命令恩啟杜搜集各種武器(在這個故事里恩啟杜是他忠心耿耿的左右手),向阿伽王展示自己強大的武力。阿伽王驚駭不已,「頭腦混亂,不知所措」。

吉爾伽美什還派出他的一名近衛出使敵人的營地,但使臣一出城門就被抓住,被基什的士兵送到阿伽王的營帳,這時恰巧吉爾伽美什的一名侍衛在烏魯克的城牆上往外張望了一下,阿伽王就問那位使臣:「那位就是你們的王?」使臣輕蔑地說:「那人怎麼配作我們的王。我們的王容貌如獅般雄壯,眼眸如野牛般威猛,長須如琉璃般閃亮。他一出現,便能將所有外國的軍隊打敗,把你的王在營帳中生擒。」

阿伽王的士兵當然不會因為他的一番話就鎮服,反而把他暴打了一頓。但恰逢此時吉爾伽美什「帶著威懾人心的閃光」走上了城牆,同時城門打開,恩啟杜率領全城的戰士全副武裝地出征。基什的士兵大驚失色,指著恩啟杜問:「那人就是你們的王嗎?」「那人正是我們的王。」恩啟杜答道。他話音剛落,基什士兵就軍心渙散,沒過多久就被烏魯克軍打敗了,國王阿伽也被活捉。不過吉爾伽美什並沒有為難他,只是說自己昔日曾受過阿伽之恩,今天在太陽神烏圖面前把往日之恩還報給了阿伽王,然後就慷慨大度地把他放了。阿伽也表示對吉爾伽美什心悅誠服,今天絕不會再冒犯烏魯克。根據這一傳說,在基什城取得獨立後的許多年,巴比倫王國的王們都還自稱冠有基什之王的稱號。

這個故事大約是以蘇美爾歷史上各城邦之間的戰爭為基礎的,不帶有任何神話的元素,不過隨著時間推移,吉爾加美什傳說的劇情和細節都在不斷豐富。除了《吉爾伽美什與阿伽王》外,蘇美爾人還留下幾個文本,包括《吉爾伽美什、恩啟杜與冥府》、《吉爾伽美什與永生者家園》、《吉爾伽美什與天界公牛》、《吉爾伽美什之死》等。

《吉爾伽美什與天界公牛》殘存至今的部分已相當零碎,難以分辨里面的內容;《吉爾伽美什之死》本來是一首長詩,現在只剩下了兩個片段,大致意思是說:恩利爾告訴這位英雄,他註定無法逃脫死亡,但作為補償,他將在有生之年享有人類所曾有過的最高榮譽和最強的軍事能力。吉爾伽美什就這樣度過了很多年,完成了許多豐功偉業,據說烏魯克堅固的城牆都是他發起修築的(其實城牆修築的時間要比他早至少一千年),但最後他終於「躺下了,沒有再站起來。」

接下去的一段詩文寫道:吉爾伽美什已經來到地下世界了,處於那些地下神靈和比他早死的前輩英雄之間。不過他不是一個人去的,有一大串妻妾、隨從、樂師、侍衛陪著他一起來到幽冥。詩文還描寫了吉爾伽美什如何向冥府神靈獻祭,希望他們能善待這群新來的傢伙。這個文本可能是為了銘記一次大規模的人牲殉葬,追隨吉爾伽美什走完他最後旅程的人很可能被依照指令殺死了,以便讓他們在死後能繼續侍奉他們的主人。

《吉爾伽美什與永生之國》始於公元前二千多年蘇美爾人的口頭創作,是《吉爾伽美什史詩》中「兩英雄遠征雪松林討伐護林怪獸胡瓦瓦」的原型。兩篇文本中的情節非常相似,不過後者有一些明顯的改編。在蘇美爾神話中,吉爾伽美什與恩啟杜討論,在決定命運的日子(即死亡)來臨之前,他想遠征永生之國來提高名聲。恩啟杜對他說:要進到這里是要和太陽神烏圖商量的,因為這一篇長滿雪松的神域屬於神祇——智慧水神恩啟讓太陽神烏圖從大地上取來新鮮泉水,造出了這個綠蔭繽紛、碩果纍纍的人間樂園迪勒蒙,因為迪勒蒙是個「太陽升起的地方」,代表純潔、干淨、光明,是受諸神喜愛的幸福島和喜樂地。

於是,吉爾伽美什向太陽神獻上各式各樣的祭品,向他請求入境許可。由於吉爾伽美什留著熱淚的懇求(加上豐厚的禮物),太陽神勉勉強強地同意了,但同時提出,他要派出七個妖魔試驗一下吉爾伽美什的能力。吉爾伽美什帶著恩啟杜和五十個年輕人踏上遠征,那七個妖魔果然給他們造成種種麻煩和惡劣天氣,但他們成功地打敗了妖魔,翻越了七座高山。

然而就在翻過第七座山的時候,吉爾伽美什因為疲勞還是瞌睡的緣故,在山谷中沉沉睡去,睡了足足六天七夜之久。恩啟杜感到害怕,搖晃吉爾伽美什了好多次,終於把他喚醒了,然後又問了他好幾次還要不要繼續前行,還說:「我的主人啊,你請繼續遠征吧。至於我,為了向您的母親傳達您的遠征和戰鬥的勝利,請允許我返回烏魯克吧。」

但吉爾伽美什沒有允許恩啟杜回去,他說:「我的目的是永生之國,不是烏魯克。」他還說,他的母親寧松女神和父親盧迦爾班達有命令,他不勇敢地戰鬥到底就不能回去。於是他們繼續前進,好容易才走到永生之國的入口,砍倒了七棵雪松當梯子,然後沖進了胡瓦瓦的老巢,猛烈地攻擊這個守林怪獸。面對吉爾伽美什和恩啟杜暴風驟雨般的聯手攻擊,怪獸胡瓦瓦感到難以堅持,一邊向太陽神求助,一邊向吉爾伽美什求饒。吉爾伽美什本想寬宏大量地放過他,但恩啟杜勸他斬草除根,於是兩人砍掉了胡瓦瓦的腦袋,然後帶著胡瓦瓦的屍體回到烏魯克,獻給了恩利爾和寧莉爾。

相比之下,《吉爾伽美什史詩》中沒有提過進入雪松林需要太陽神的許可,也沒有提過太陽神接受了入境申請,派出檢驗人員——龍、蠍人、蛇等七個妖魔考核一下吉爾伽美什的能力。史詩把永生之國拆分成了兩個地方,其一是胡瓦瓦居住的雪松林,沒有神祇居住,只是普通的森林。這里史詩砍掉了蘇美爾版中與吉爾伽美什一行人同行的50名青年,卻增加了一些長老們在吉爾伽美什出發前對他的勸告:「吉爾伽美什哦,你年輕性子急,你不知道……那胡瓦瓦的吼聲就是洪水,他的呼氣就是火焰,他的吐息能輕易致人於死地。」這樣一安排,殺死胡瓦瓦的吉爾伽美什和恩啟杜立刻就從爭奪雪松資源的軍事首領升級成了史詩級別的神話英雄。其二是吉爾伽美什的遠祖烏特納皮什提居住的太陽神域——烏特納皮什提就是蘇美爾大洪水神話主人翁祖蘇德拉的阿卡德變體,他在大洪水後來到了迪勒蒙獲得了永生——史詩中,吉爾伽美什在恩啟杜死後踏上了尋找先祖的漫漫長路,從烏魯克啟程乘坐一條瑪甘船逆流而上幼發拉底河,試圖到敘利亞的馬里這個古代地中海商路的大中轉站前往迪勒蒙——這里的商路橫穿沙漠後一分為二,一條向西南去大馬士革,一條西行至黎巴嫩北部入口霍姆斯。但他們運氣不好,船在幼發拉底河的風暴中傾覆了,只剩下吉爾伽美什一人逃出生天。他徒步向西行進,越過群山,走向瑪舒山下那扇每晚開啟以便接納太陽的地下世界大門,遭遇了看守大門的蠍人夫婦。不過蠍人夫婦沒有像在蘇美爾版本中那樣為難他,因為他們出這個行人有非同尋常之處,「三分之二是神,三分之一是人」。

我們還注意到,《吉爾伽美什與永生之國》的結尾祥和安寧,吉爾伽美什和恩啟杜帶著胡瓦瓦的屍體返回烏魯克,獻給了恩利爾和寧莉爾,沒有引來恩利爾的怒火,也沒有吸引女神伊南娜的注意,恩啟杜更不是因為這樁事件種下禍根,他的死亡另有他故。在前文《太陽神烏圖-沙瑪什》中,我們曾提到《吉爾伽美什、恩啟杜與冥府》的故事。這一詩篇主要介紹兩件事:其一是恩啟杜為何要進入冥府;其二是恩啟杜的魂魄向吉爾伽美什介紹冥府的各種見聞。恩啟杜入冥府的原因主要是這樣的:伊南娜女神養大了一棵生命樹,正待砍伐製作寶座和躺椅,卻發現樹根盤踞著大蛇,樹梢上有鷲鳥築巢,樹種間還住了個女妖。女神為此傷神,吉爾伽美什便請纓為她消滅了這三害,使她一嘗夙願。作為報答,伊南娜送給吉爾伽美什鼓和鼓槌,吉爾伽美什高興地使用了起來。不料一個不小心這兩件禮物從地縫掉進了冥府。為了幫吉爾伽美什排憂解難,恩啟杜自告奮勇,願意為他下地府取回這兩件東西。吉爾伽美什在恩啟杜出發前曾仔細叮囑在冥府的注意事項,但恩啟杜一項也沒有遵守,因此被冥神扣住,無法再返回人間。

如果把《吉爾伽美什、恩啟杜與冥府》的情節與《吉爾伽美什史詩》的內容加以比較,就會發現恩啟杜的死因,吉爾伽美什與女神的關系,吉爾伽美什與恩啟杜的關系都存在明顯差異。在《吉爾伽美什、恩啟杜》中,恩啟杜是因為沒有遵守吉爾伽美什的囑咐才被永遠留在冥府的,而在《吉爾伽美什史詩》中,恩啟杜是被恩利爾下令處死的,因為他殺死了恩利爾的護林員胡瓦瓦。

再者,吉爾伽美什與女神伊南娜或伊什塔爾的關系在兩個文本里也大不相同。在《吉爾伽美什、恩啟杜與冥府》中,伊南娜的個性和戰鬥力與她平素的強悍和武德充沛大為不同,竟然無法收拾三個妖魔,不過吉爾伽美什對女神較為恭敬,出手替她排憂解難。但在《吉爾伽美什》史詩中,伊什塔爾(伊南娜的對等神)在吉爾伽美什戰勝胡瓦瓦後向他求愛,卻遭到了無情拒絕,而且吉爾伽美什還對女神出言不遜,大肆詆毀,甚至歷數女神之前的情人,說他們都因為女神的愛才遭到毀滅。伊什塔爾自然大為震怒,派出了天界公牛襲擊烏魯克,公牛卻反被吉爾伽美什和恩啟杜殺死。天神安努由於痛失強大的公牛,堅持兩人中間必須死掉一個,而恩利爾決定讓恩啟杜去死。

《吉爾伽美什史詩》中,恩啟杜和吉爾伽美什是生死相依的朋友,絲毫沒有主奴之分和貴賤之別,而在《吉爾伽美什、恩啟杜和冥府》等詩文中,恩啟杜稱吉爾伽美什為主人,說明恩啟杜的地位是仆從家奴或護衛侍者,而非地位平等的朋友。這些差異都表明《吉爾伽美什史詩》是用之前的版本基礎上再加工,再創造才完成的。

到大約公元前1600年,我們現在所知的《吉爾伽美什史詩》已具雛形,以阿卡德文寫成。阿卡德人精選了蘇美爾人留下來的吉爾伽美什神話,編繪為一個完整的故事,並在原來的基礎上修補了一些細節,調整了一些人物設定,使情節更連貫。到了公元前11世紀,巴比倫書記員辛-勒格-溫尼尼(Sin-lege-unini)對吉爾伽美什史詩進行了最後一道潤色加工,從而創造出世界上最早的英雄史詩,它代表了舊巴比倫王國文學時期的最高成就,所使用的史詩模式至今仍為後來的英雄史詩創造者使用。

這些英雄史詩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總有一名英雄占據了故事的中心。史詩的目的不是為了闡述某個王國、某個城池或某個民族的命運,而是只關注某一個英雄的命運。史詩的目的往往也很單純,「要麼榮耀,要麼死亡」。雖然有時也會岔開話題講述一些別的話題,比如《吉爾伽美什史詩》里會提到人類誕生和大洪水的話題,但總是會回歸到英雄的命運本身。後來希臘、印度、阿拉伯、西歐等地的詩人在《奧德賽》、《薄伽梵歌》、《埃涅阿斯紀》、《貝奧武夫》等史詩中所使用的技巧都與此有驚人的相似之處。

確實,巴比倫文藝作品的遺產是非常驚人的。可以毫不夸張地說,吉爾伽美什神話群中的許多元素,都對西亞地區各民族的文學產生過巨大的影響,其後又通過西臺和腓尼基人對年代晚得多的希臘神話產生影響,比如俄耳甫斯下地府、奧德修斯的漂流記等神話中找到對應的情節和橋段。希臘人稱吉爾伽美什為吉爾伽毛斯(Gilgamosh),在一本公元前2世紀的《論動物的天性》一書中,他的身世被說成是命運之神安排下出生的一名私生子。他的外公是巴比倫的國王,在他出生之前曾得到一則預言,說自己的外孫註定會篡奪自己的王位,於是外公就把女兒關了起來。但由於命運之神的安排,公主還是懷孕了,生的嬰兒就是吉爾伽毛斯。看守因為害怕國王懲罰,就把嬰兒從囚禁公主的城牆塔樓中扔了下去。幸好正好有一隻雕飛過,用翅膀接住了孩子,把他運送到附近的庭院里。庭院看守見孩子如此可愛,便收養了他,將他撫養長大,並稱他為吉爾伽毛斯。後來他果然成了巴比倫的王。

希臘人非常喜愛吉爾伽美什,把史詩中的許多情節嫁接到(或者啟發了)希臘神話中的英雄事跡中。比如希臘大英雄赫拉克勒斯的十二項功績就與吉爾伽美什有許多相似之處。就像吉爾加美什一樣,赫拉克勒斯也殺死了一頭可怕的林中怪獸(第一項功績殺死涅墨亞的獅子);抓住天界公牛的牛角打敗了它(第七項功績奪取克里特島的公牛);找到了一種能令人不死的神秘藥草(赫拉克勒斯與巨人反叛事件);航行了和太陽每日路線相同的旅程(第十項功績取回革律翁的牛群),穿越死亡之海前往一個遙遠的島嶼厄律忒亞島奪取革律翁國王的牛群;他還造訪了女神赫斯帕里得斯姐妹的花園,殺死了花園中一條盤旋在聖樹上的大蛇拉冬,奪走了由聖樹產生的戰利品(第十一項功績摘取赫斯珀里得斯花園的金蘋果)。還有人說,推崇同性戀情的希臘尤為喜愛吉爾伽美什和同伴恩啟杜之間的生死情誼,雅典王忒修斯和同伴庇里托俄斯的關系與吉爾伽美什和恩啟杜的關系有些類似,兩人都去了冥界,但庇里托俄斯沒能回來。據說荷馬史詩《伊利亞特》中希臘聯軍英雄阿喀琉斯和他的堂兄帕特羅克洛斯的生死情誼與吉爾伽美什和恩啟杜的關系也有些類似。阿喀琉斯和帕特羅克洛斯的情誼又進一步激發了後世的情感,到了古典時代中後期,據說許多希臘同性戀人都會去兩人的墓前山盟海誓。

對今人而言,吉爾伽美什史詩遠不止是一件文物,更是有史以來最具有戲劇性和張力的故事之一。在追尋榮耀與永生的過程中,吉爾伽美什遭遇了許多有關性與暴力、愛與死亡、友誼與離別的奇聞,並且就像所有偉大的追求一樣,他看似也以失敗而告終,但在失敗中英雄增加了對自己的了解,從而日趨成熟。在史詩的最後,吉爾伽美什坦然接受了凡人註定一死的命運,但他決心要永遠活在人們的記憶中。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確實做到了。

吉爾伽美什是怎麼從人間普通國王「進化」成最知名的英雄王的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