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與白,黃與紅,《白日焰火》與色彩

刁亦男的《白日焰火》雖然在故事的講述上顯得不夠那麼成熟老練,但它通過視覺來講述故事的手法卻頗有其獨到之處,特別是對於色彩的運用 —— 不論是中文標題《白日焰火》還是英文標題「Black Coal, Thin Ice」,色彩都是本片著重強調的要素之一,而這也體現在了導演的訪談之中 :

如刁亦男自己所指出的,黑與白是構成本片的最基本的兩種色彩,它們不但構成了「謀殺案的事實」,也構成了故事所發生的場合與時間 —— 黑色不但是掩埋屍塊的煤炭,也揭示了當事人的職業與身份;白冰既是凶殺的舞台,也是冬天時被大雪覆蓋的整座城市。這兩種基本的色彩不但在視覺上成為主導,也具備著敘事上的功能,而這又將觀眾的注意力引向了其他的色彩 —— 特別是本片有大量的夜景,讓色彩各異又頗具存在感的燈光顯得十分突出。

黑與白,黃與紅,《白日焰火》與色彩

除了黑與白以外,其他值得留意的還有黃色與紅色,而這兩種顏色出現的場合一般都具有明確的指向性——黃色的燈光往往出現在與男女關系相關的場合,算是一種對於「情慾」的象徵,而紅色則主要被使用在與「真相」、「秘密」有關的地方。我們不妨看看下面這些例子:

首先,黃色的燈光反復出現在張自力(廖凡)和吳志貞(桂綸鎂)之間出現重大進展的場景中——從洗衣店的室內燈光(兩人初識),到室外溜冰場的昏暗燈光(兩人初次親密接觸),再到天橋上的霓虹燈(吳丈夫死後,兩人之間的感情進一步加深),都是非常具有標志性的黃色燈光,不但與日光非常鮮明地區別開來,而且隨著兩人情感的加深而越發強烈。

黑與白,黃與紅,《白日焰火》與色彩

而紅色,則常見與案件的關鍵人物,即吳的丈夫梁志軍(王學兵)有關的場合,譬如梁用冰刀殺人時,以及張尾隨梁進入舞廳,還有張與其他警察討論與梁相關的情報時,都是紅色為主的低調布光(low key lighting)。除了紅色本身很契合這種神秘、緊張的氛圍以外,能夠製造出較強的明暗對比的低調布光也進一步強化這些場景本身具有懸疑感。

黑與白,黃與紅,《白日焰火》與色彩

至此,我們不妨提出一種假設——如果「黑與白」構成了本片的「客觀事實」,那麼「紅與黃」則是相對更加抽象的「心理斗爭」。了解故事內容後,我們知道,張與吳之間並不是單純的感情糾葛,還有關於懸案本身的博弈與鬥智,於是在兩人之間構建起動態關系(power dynamics)的兩極,即是「情慾」與「真相/秘密」——是沉淪與情慾而舍棄真相,還是為了隱瞞秘密而克制情慾,這兩種欲望之間的互相矛盾成為了本片劇情張力的主要來源。而紅色與黃色,恰好在張與吳的對手戲中,有著非常醒目的作用。

譬如以下兩個例子:首先是在張初次向吳亮明警察身份,並向她講述自己的推理時,兩人共處於黑暗的警車之內。由於車內沒有開燈,所以此處的光源全部來自車外,分別是黃色的路燈燈光和紅色的霓虹燈燈光。

黑與白,黃與紅,《白日焰火》與色彩

雖然空間狹窄、燈光條件也一致,但由於兩人所處的位置不同,所以投射到二人身上的燈光效果也各不相同——顯而易見的是,張的面部大部分被陰影覆蓋,通過紅色的側光來刻畫其面部,而背景光則是黃色;而吳的大部分面部則被黃色的燈光清楚地照亮,因而使她的面部細節要更清晰地呈現出來,背景光則是與張相反的紅色。剛好,這個場景中,大部分時間是張在解說,而吳的感情則主要通過面部表情來表現,所以這種光照設計也便於引導觀眾的視覺重心。

黑與白,黃與紅,《白日焰火》與色彩

這樣的燈光設計無疑在兩人之間製造出一種反差和對比,而進一步強調這種對比的是兩人所述說的內容——張講述的是自己的關於案件的推理,是關於真相的探索和追尋,與他身上的紅色光照契合;吳講述的則是關於丈夫梁的過往,雖然此時的發言看似像是在揭發和控告丈夫,但隨後我們知道,吳對於丈夫並不是毫無留戀的,而她此時的流淚也並非虛情假意,所以此處的她可以看作是沉溺於舊情的表現,與她身上的黃色光照相呼應。因此,我們可以將此處看作是一次真相(紅)與情慾(黃)的交鋒,而此處紅黃兩色既可以說是互相映襯,又是彼此分明的,恰似此處二人的狀態——張處於一種理性的思考狀態,而吳則掙扎於內心的感情之中。

而在本片接近結尾部分,也是張吳兩人關系最終取得突破性的進展(在摩天輪上發生性關系)時,又出了以紅黃二色為主要色調的場景,只是這一次紅黃和黃光是互相轉化的——由於摩天輪上的燈光是不停在黃與紅之間變化的,所以此處的這兩種顏色並不像之前那樣涇渭分明。

黑與白,黃與紅,《白日焰火》與色彩

同樣,此處的張吳二人,在色彩上也並不是之前那樣互相對立,而是一同被籠罩在同樣的光照之中。

黑與白,黃與紅,《白日焰火》與色彩

與此處的燈光相似,兩人的立場並不像此前那樣清晰,而是曖昧地糾纏在了一起,而兩人也需要在「情慾」和「真相」之間做出抉擇,但正是這樣的糾纏和抉擇令雙方都無比痛苦,也因為為故事最後的翻轉做足了鋪墊。由此來看,其實本片在視覺敘事上做得算是非常出色的——雖然基調是冷峻的黑白二色,但並不意味著其他色彩就形同虛設。雖然《白日焰火》在劇情和敘事上存在一定的瑕疵和爭議,但是作為一部視聽作品,它在視覺上的表現力和敘事能力,絕對有著其獨特的藝術價值。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