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

對於不少西藏旅行者而言,這是他們不願說的秘密。

去了西藏的人,大多都有不少旅途趣事可以給朋友們講述。每當他們被旁人問起「這次旅途有什麼收獲時」,這些聖地歸來者都會侃侃談起一路上的艱辛,以及「洗滌靈魂」、「淨化心靈」……

可一旦你在四下無人時再次詢問,這些人又會漲紅了臉,支支吾吾道:「好像,放屁變多了……」。

本意是想給人生進行一次升華,沒成想最後提升的只有「放屁」的威力,對於不少西藏旅行者而言,這是他們不願說的秘密。

「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

「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

西藏固然好,但「去西藏旅行」這件事,可能沒大多數人想像中那麼夢幻。

你不僅需要面對長途旅行中的雞毛蒜皮,還要時刻警惕讓你渾身不適的高原反應。

並且旅行博主更不會告訴你:在風景美照和大段旅行感悟背後,藏著的是幾天幾夜的連環屁。

「去了西藏,為什麼放屁變多了?」,近幾年的網絡上,一些旅行經驗比較少的人,開始時常發出這種提問。

「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西 氣 東 輸

他們大多是初次前往西藏,心里懷揣著美好嚮往。可到了地方,就又被屁崩的睡不著。

「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

在旅行攻略中,人人都說要小心高反,為此大傢伙都准備不少藥和氧氣瓶,試圖做好最萬全的准備。

但突如其來的腸道反應卻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

如同高原反應因人而異一樣,聖地的放屁反應也有大有小。

有的人可能屁事沒有,有的人則大屁小屁連環竄。

「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

大夥本來抱著虔誠的心態前來,試圖收獲一段治癒心靈的完美旅行。

但最後印象最深的記憶,卻還是於夜里三點被自己的屁崩醒。

「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

由於「放屁」這事多少有些隱私,所以人們大多不會在旅行游記上多提。只有在能匿名提問的平台上,我們才能窺見這華服下的虱子。

「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

而大多數身體發生這些奇妙變化的旅行者,最開始並沒多想,只將其當作偶然的身體不適。

「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

直到他們在噼啪聲響中,不得不和同行者互相告解時,才發現這並不是個體現象。

「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

在響屁紛飛的情境中,旅行者們這才明白一個道理:西藏最能淨化的,不是心靈,而是腸道。

不過這並不是這塊風水寶地的特殊功效,而是因為一種名為 高海拔腸胃排氣症( High-altitude flatus expulsion )的胃腸道綜合症。

它通常被簡稱為 HAFE ,核心症狀是「在高海拔地區,人會自發排出更多直腸氣體」。

簡單來說,就是站得越高,放屁越響。

「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

「高海拔腸胃排氣症」可能是不少旅行家的天敵,它會毫不留情地毀滅你對於登高的全部體驗。

而它背後的原理卻十分簡單,主要是因為大氣壓力的差異。

人們走向高原,外界氣壓的逐漸降低。根據波以耳定律,人體腸道內的氣體會則隨著外界氣壓的降低而膨脹。便會開始忍不住「排氣」。

「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高海拔vs低海拔

這個神奇病症被發現於1981年,而它的發現及命名者,則是兩位醫學博士,保羅·阿爾巴赫和約克·米勒。

在1980年的一個夏天,這兩位博士前往科羅拉多州西南部的聖胡安山脈徒步旅行。當他們上行到一定高度時,突然感覺周圍的空氣聞起來「不太對勁」。

在路上和帳篷里,這兩位博士的腸道一路高歌,以至於沒有蟲子敢靠近。回到家後,他們把這個「不正常現象」寫成報告,發給了《西方醫學雜誌》。

「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

 1981 年 2 月,《西方醫學雜誌》發表這篇報告。隨後該編輯部收到了大量的讀者來信,紛紛表示自己也感同身受——大夥在此前一直對此羞而不談,直到明白自己不是唯一一個才放下了心。

也是從這個症狀被正式發現後開始,人們才發現旅行中的那些屁味都得到了解釋。

根據《赫芬頓郵報》的一篇文章估計,僅僅是吉力馬札羅山,每年的登山者都會給這里帶來75立方米的屁。

「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

知道之後看山體周圍的雲霧都不覺得美了。

不止是登山者會遭遇屁味難題。一些跳傘俱樂部也會提前給體驗者們打好預防針。

「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

對於不少極限運動的愛好者而言,「高海拔腸胃排氣症」可能比高海拔更讓他們感到刺激。

「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

不過對於不愛旅遊或運動的普通人而言,倒也不能太過放心。

因為這種屁病可能離你也不遠。

「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

幾年前曾有這樣一條新聞:一位乘客因為太能放屁導致飛機迫降。

事情發生在2018年2 月 11 日。在 Transavia航空的 HV6902 航班上,一位男性乘客一直「毫無歉意」地進行腸道排氣。

「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

在周邊乘客因為難以忍受而提醒他之後,這位男子仍然大放特放,且沒有抱歉的意思。也是因此,他和其他乘客起了沖突,引發了機艙內的胡亂。

最終,這位飛機屁王導致該航班不得不在維也納提前降落。

「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

放屁放到飛機迫降,雖然這個例子多少有些夸張,但「在飛機上愛放屁」的現象卻是實打實的。

是的,即使人們乘坐飛機,也會因為氣壓的變化而略微受到「高海拔腸胃排氣症」的影響。

「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

在飛機上容易放屁,不少人恐怕都已經發現了這個神秘現象。

不過或許是由於人們對此略有羞澀以及症狀不夠明顯,「飛機上屁多」的現象,人們可能很少在生活中談起。

「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

但實際上各位旅客早已深受其害。最好的例子,就是網絡上已經開始流傳一些實用小教程:「如何在飛機上偷摸放屁」。

「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

對於「飛機屁」,網友們甚至還搞起了分級。

「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用咳嗽掩飾屁聲,越隱秘越成功

雖然有了科學依據在背後撐腰,但沒有人想在機艙里因為響屁而被人側目,因為你沒有地縫可鑽。

「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

一名叫Lilian Achieng Gogo肯亞議員或許被這些悶屁大師傷害過,甚至還要求制定一項法律來打擊在「飛機上放屁」的行為。

當然,她只是提議機組給乘客發點防脹氣的藥物。

「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

而為了徹底杜絕這種現象,一位英國設計師還特意設計了一種屁墊,能有效吸收臭味。

「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

且便於拆卸。

「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

很顯然,沒人想在機艙這種密閉空間里臭屁連連。不過,由於大多數飛行旅途不會過長等緣故,「高海拔腸胃排氣症」造成的飛機屁現象其實不會對普通人有太多的影響。

頂多就是考驗一下諸位的括約肌,或是旅途中偶爾會聞到毒氣。

但它有時也會造成意想不到的危機:一架貨機曾裝載2186隻山羊飛往吉隆坡,中途因為貨倉響起火警警報而迫降。

奇怪的是,在這期間,機組人員檢查貨倉時卻並未發現火情。後來他們才得知真相:

山羊們因為緊張加上「高海拔腸胃排氣症」的影響,開始氣體放屁。最終形成了巨大的屁體煙霧,引發了火警警報。

「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

當然,這只是小機率現象。如果你在飛機、高原上也遇到了這種緊急屁情,其實大可不必慌張,這只不過是正常無比的生理反應。

如果你實在忍受不了尷尬,可以試著在前往高海拔地區或坐飛機前少吃一些容易釀出臭屁的食物。

如果這些對你還是不太有效。一家紐西蘭醫療機構的建議或許可以幫到你……

Let it go。

「去了一趟西藏,最大的收獲是發現自己放屁更響了」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