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爾登法環與現實有何關聯 瑪莉卡女王到底是誰

本文首發於公眾號「碎碎念工坊」,歡迎各位加個關注,解鎖更多隱藏內容~(不定期白嫖抽獎)也可以關注我們的B站頻道,說不定你就愛上了呢?戳→碎碎念工坊

文/艾渴echo

不知道各位在玩老頭環的時候,有沒有這樣一種既視感:

這個場景(劇情),好像似曾相識?

這不奇怪,畢竟宮崎英高一向喜歡將各種神話傳說故事一起砸碎糅合進自己的故事里,好的作品也必將對現有事物進行一定量的參考。

不過還是事先聲明下吧,雖然這篇東西乍一看似乎還挺像那麼回事的,但它絕不是什麼合格的「環學研究論文」,甚至稱不上是對《艾爾登法環》已知世界觀諸多信息的整理和推斷。它是我個人心血來潮的產物,是我「發現」《艾爾登法環》的某些設定好像能把神話傳說和幾段真實歷史連接在一起後,趁著這股子興奮勁草草腦補出來的一些故事。

艾爾登法環與現實有何關聯 瑪莉卡女王到底是誰

於是很快,就在那場著名的滅世洪水剛剛退去後不久,傳說中諾亞的孫子帕蘇隆便帶著二十四對男女投入了霧中少女的懷抱。沒錯,這個諾亞正是在《舊約·創世紀》尾聲建造了方舟的大聖人,而他的孫子帕蘇隆,據著名「大德魯伊」和基督教修士圖安的回憶,和自己的祖父一樣「舉止溫柔,待人和藹」,有著濃密的胡須和寬闊的肩膀。

艾爾登法環與現實有何關聯 瑪莉卡女王到底是誰

有人說這三十人悄聲無息地死於顛沛流離,沒能留下任何痕跡;也有人說他們到了隔壁的不列顛島,發展壯大成了新的主宰者,其中分化出的兩個氏族輾轉流浪又回到了傷心地愛爾蘭。他們便是後來的弗伯格人和達努人。前者的故事乏善可陳,就不展開細說了;而後者,傳說中他們從天國而來,乘著雲彩在西康納希特登陸,有著弗伯格人難以企及的科技水平和工藝技巧,卻「友好」地要求與後者均分愛爾蘭的土地共御外敵。

當然了,這提議被弗伯格人拒絕了,於是第一次莫伊圖拉戰爭正式打響,達努人很快大獲全勝,只留給了對方康納希特一省用以生活棲息;只是不久之後,先前被驅逐的布萊斯王帶著父親的魔弗大軍殺回了愛爾蘭,達努人雖然在第二次莫伊圖拉戰爭中取得了關鍵性勝利,但也不免在曠日持久的沖突中逐漸走向衰落,及至達努國王內特戰死沙場,達努王國一分為三,米萊德的子孫——也就是我們熟悉的凱爾特人最終踏上了愛爾蘭的土地,大敗達努人後逼其躲入地下世界,因此成為了毋庸置疑的愛爾蘭之王,直到神話時代的結束。

差不多就是這個樣子了。由於資料相對匱乏,我們很難確定前幾批愛爾蘭的「入侵先民」中,是否存在崇拜疾病和腐蝕的半蟲人(說不定前兩場瘟疫真和它們有點兒關系),只能說彼時的愛爾蘭和當年的狹間之地相當類似,都有著相當頻繁的文化融合和種族(信仰)交替,千百年來各大勢力你方唱罷我登場,必將導致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愛爾蘭與狹間之地這兩個名字應該更多隻是地域而非主權上的概念;而在類似這樣的地方,根據著名蠻族酋長兼「艾爾登之王」一代目葛佛雷的回憶,自然是最有力量的那位可以贏家通吃,完全無視什麼自古以來的宣稱或法理。

艾爾登法環與現實有何關聯 瑪莉卡女王到底是誰

最開始,所謂的主權女神有三位,分別是艾利烏,芙德拉和班瓦。在凱爾特入侵前,她們既是達努神話中的三位女神,也是前文提及的,分裂成三份的達努王國的三位王後。顯然,她們擁有近乎至高無上的世俗權力,卻依然勾結凱爾特人催其入侵,並承諾讓他們而非自己的族人永遠統治愛爾蘭,最終除艾利烏成功獲得了愛爾蘭島的冠名權外,三位女神連同其丈夫和子民中的大多數都只落得身死神滅的下場,簡直是教科書般的作個大死;

但……也許真的是我們格局小了呢?畢竟主權女神是整個愛爾蘭的精髓與象徵,她只在意愛爾蘭作為國家的完整,豐饒與繁榮;而顯然,彼時一分為三的達努王國即便不陷入內戰,也很難從容面對魔弗族不曾間斷的騷擾和劫掠了吧,也許讓武德充沛的外族入駐對整個愛爾蘭來說反而是件好事。

我明白,這種解釋確實有那麼點兒牽強,也頗有幾分想要美化侵略者的意味——當年的真實情況可能只是幾位王後勢力的貴族勾結外邦,之後被卸磨殺驢了而已,既不離奇也不浪漫更不是為了全愛爾蘭的福祉;但即便如此,相比於單純強調這是某種奇葩的先驗性設定,之後再回到《艾爾登法環》中按圖索驥,我還是更喜歡先捋清一個哪怕是比較牽強的行為邏輯,再回到遊戲驗證這種邏輯是否可以自圓其說;而既然我們已經(勉強)成功地勾勒出了一位主權女神應具備的行為邏輯,那接下來的問題就相當明顯了:遊戲中所謂的永恆女王瑪莉卡是否可能就是這樣一位能代表整個狹間之地的主權女神呢?

艾爾登法環與現實有何關聯 瑪莉卡女王到底是誰

而更有趣的是,若我們將主權女神的思維模式帶入到遊戲中,那此前瑪莉卡不少匪夷所思的行為就一下子合理起來:

在黃金王朝仍需南征北戰統一狹間之地的時代,艾爾登之王必須是葛佛雷這樣勇猛無畏的戰士之王,只需稍加控制保證蠻王的怒火始終指向敵人,其因野蠻而滋生的殺伐果斷反而能助其毫無顧忌地斬草除根,更容易促成狹間之地的大一統;但也正因如此,當最後一個能與黃金王朝掰掰手腕的強敵轟然倒下後,厭惡繁文縟節的戰士之王自然也就沒了用武之地,所以對女神而言,與其光速離婚,剝其賜福,逼其流浪保持自己戰士的最佳狀態,等戰端重起後再將其召喚回來才能在最大程度上保證狹間之地的繁榮與安定。

艾爾登法環與現實有何關聯 瑪莉卡女王到底是誰

我想,「黃金」戈德溫得以稱王的原因應該和拉達岡差不太多,畢竟是能和古龍相愛相殺,最終與其成為莫逆之交的傢伙,想必一定勇武過神,且有著常人難以想像的「神」格魅力吧;而就算戈德溫並沒有那麼能力出眾,就算狹間之地不存在達努人「身體不完整者沒資格稱王」的奇異風俗,至少和帶著各種明顯缺陷的兄弟姐妹們相比,他也已經是成為艾爾登之王的最佳(甚至是唯一)人選了吧?

面對此情此景,瑪莉卡恐怕難免會陷入伏爾泰式的思辨之中:

如果無上意志恩澤萬物,黃金律法完美無瑕,那為何黃金王室會如此迅速地開始衰落,以至於三代之後她就不得不屈從於法理,認可葛瑞克這種貨色登上艾爾登之王的寶座?他可完全沒有保證狹間之地繁榮安定的能力和勇氣,身居高位必將帶來動盪與衰落。

艾爾登法環與現實有何關聯 瑪莉卡女王到底是誰

至此瑪莉卡的故事應該告一段落了,相信在認定她為主權女神後,我們應該能看出其「喪子而瘋」前後的種種行為……至少可以自圓其說的邏輯性了吧——雖說依然沒什麼決定性的證據,也有著不少的疏漏和錯誤,總之還是那句話,大家看一樂呵就好,千萬別把這東西當作是正經百八的環學研究。

艾爾登法環與現實有何關聯 瑪莉卡女王到底是誰

我們不妨再從祛魅的角度將這場沖突帶到現實世界,那麼顯而易見,我們完全可以把主權女神與無上意志的矛盾,看成是千百年來人民之聲對統治階層的不間斷的期待、祈求、傾訴、反抗亦或是憤怒之吶喊,具體內容因人而異,五花八門,細碎無比又變化多端,不僅需要「黃金律法」能不偏不倚地始終與大眾共情,也需要其能與時俱進地不斷保持自我修正之狀態,有必要時甚至可以剝奪諸神的不死之身——也許這就是百智爵士所理解的「保持現狀,不斷掙扎」吧,確實顯然與「無上意志」追求的方便穩定背道而馳。

艾爾登法環與現實有何關聯 瑪莉卡女王到底是誰

而回到遊戲中,這也意味著曾經的無上意志很可能也是在強敵環伺中想盡了辦法,終於突出重圍並取得了無上權力的屠龍少年。關於屠龍少年的那些故事,它們發生在狹間之地群星閃爍的過往,也發生在愛爾蘭島褪去神話的未來;它們是』黃金大樹」得以在兩地茁長成長的必要條件,也為後來的熊熊燃燒埋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伏筆……

不過篇幅所限,這些故事只能在下期或者下下期節目里與大家見面了。

-END-

關注「碎碎念工坊」,傳播遊戲文化,讓遊戲不止是遊戲。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