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用遊戲制裁我?我可是黑客帝國

       自從俄羅斯對烏克蘭採取了一系列軍事行動之後,西方國家對烏克蘭的制裁就啼笑皆非地蔓延到了遊戲領域。3月3日,EA宣布,將把俄羅斯國家隊和俱樂部從公司旗下的遊戲《FIFA》系列中移除;3月4日,CDPR宣布,將停止在俄羅斯和白俄羅斯銷售遊戲;3月7日,Epic宣布暫停在俄羅斯銷售遊戲;  3月10日,索尼宣布所有的遊戲硬體和軟降將暫停向俄羅斯進行出售。

你用遊戲制裁我?我可是黑客帝國

       這真是讓人哭笑不得,各大廠商的操作簡直像過家家。人家微軟谷歌的實體制裁倒也罷了,就一做遊戲的還去制裁人家。如果類似11bit一樣整個活動,把賣遊戲的錢腳踏實地去支援烏克蘭的難民,沒有人不會為你叫好。但在遊戲上的這種制裁,除了雙輸的結局,又能換來什麼呢?像極了小孩子鬧脾氣時告訴大人,才不會把我的棒棒糖給你吃!

       俄羅斯的反應似乎也很快,早先被封禁的俄羅斯資源網站RuTracker被放「出籠」了。作為俄羅斯最大的盜版網站,這家網站在2015年被莫斯科法院宣布違法,列入了封禁名單。但並不是暴斃消失了,只是在俄羅斯境內無法直連而已,我們掛個梯子也是隨便上。(沒想到吧!)至於這次俄羅斯信息技術監管局有沒有將RuTracker從封禁名單里拿掉,答案是否定的。也就是說這次鬧得沸沸揚揚的「RuTracker解封」事件只是我們的一廂情願罷了。

你用遊戲制裁我?我可是黑客帝國

       隔岸觀火,坐地吃瓜,作為好鄰居的我們在謠言的基礎上發現真的可以直連RuTracker後,自然是要去幫幫場子。幾天前RuTracker因為注冊人數過多,現在已經不再支持注冊了,當然這並難不倒我們的拓展插件。你現在按照教程完全可以白嫖資源。這波風潮下,盜版又回到了大眾的視野,人們仿佛回到了那個野蠻、共產的古典網絡時代。

你用遊戲制裁我?我可是黑客帝國

知乎上現在就有教程

       很快,謠言便有愈演愈烈之勢:什麼俄黑客將 PS5 系統、Steam 遊戲庫等全部破解,俄羅斯支持盜版合法化什麼的,網民們似乎看見康米主義將以燎原之勢,再一次以莫斯科為中心,席捲全世界。

       這些未免太夸張了。但RuTracker上面的資源確實是童叟無欺,作為俄羅斯最大的盜版網站,你可以在上面下載到《埃爾登法環》《消逝的光芒2》這些最新的遊戲,各個主機平台的模擬器,色色,還有大量的學術文章。這倒是讓我想起來寫論文的必備盜版網站,也是由俄羅斯人創立的Sci-hub。

你用遊戲制裁我?我可是黑客帝國

你用遊戲制裁我?我可是黑客帝國

你用遊戲制裁我?我可是黑客帝國

這的確是一個有意思的現象——一個大型盜版網站關於學術的內容要多於娛樂內容,而一些知名的大型盜版網站,比如1337x和Torrent9就是以影視和遊戲為主

你用遊戲制裁我?我可是黑客帝國

在論文高昂的價格前,學生們無不對Sci-hub這位學術界的羅賓漢感恩戴德

       俄羅斯作為盜版行業的金字招牌,在破解方面一直都享有鼎鼎大名。在Windows XP的時代,來自毛熊的破解版系統占據了忽略忽略PC的半壁江山,第一個破解了XP系統的便是俄羅斯人。在遊戲領域,大名鼎鼎的skidrow和reloaded破解組中,你都能見到俄國人的身影。

你用遊戲制裁我?我可是黑客帝國

有些破解軟體往往會在注冊機里播放激昂魔性的音樂,不用懷疑,那些都是來自俄羅斯的手筆。

       俄羅斯人並不認為使用盜版有什麼問題。根據反盜版公司的一份調查問卷,俄羅斯人里有超過85%認為使用盜版並不違反法律,66%的人認為製作或使用盜版不會有任何問題。相比之下經濟狀況更差的拉美與東南亞地區,這個數字只有48%。

       我該說這是康米主義的余溫還埋在這片凍土中嗎?開玩笑的(ㄏ ̄▽ ̄)ㄏ

       造成俄羅斯黑客橫行、盜版遍地的主要原因還是政府的曖昧態度。相比在中國的嚴格管控,俄羅斯黑客幾乎處於無政府的放養狀態。破解個遊戲,下個學習版,灑灑水的事情。不然你以為steam俄區的價格為什麼那麼低?

你用遊戲制裁我?我可是黑客帝國

要掙錢的,家人們。定價高,我還做什麼生意?

       而相較於大名鼎鼎的黑客,俄羅斯的信息產業,基本上就涉及到普羅大眾的知識盲區了。與黑客這樣灰色的產業相對應的,俄羅斯的軟體技術水平其實很強,WinRar/7zip壓縮軟體、卡巴斯基:安全殺毒軟體、Jetbrains,這些聞名全球的軟體都是出自俄羅斯人之手。但萎靡的經濟使得在信息產業缺乏有競爭力的企業。(賣石油的日子過習慣了)

你用遊戲制裁我?我可是黑客帝國

Jetbrains就是在捷克注冊的公司,但總部卻設在俄羅斯,目的就是充分利用俄羅斯的技術人才

       你應該也已經看出來了,其實俄羅斯人的計算機能力並不差,甚至還很強。他們有世界上最好的大學,聖彼得堡大學的計算機專業,莫斯科大學的數學專業都是世界頂級。而從蘇聯時期就定下的教育方向,使得編程成為俄羅斯教育規定的中學生必修課,也是必考的課程。相對於大多數國家的人民,俄羅斯人對於計算機這一塊的了解無論是下限還是上限都要高出一截。(我們要是把編程設置成高考必考科目,編程能力不分分鍾秒殺俄羅斯?)

你用遊戲制裁我?我可是黑客帝國

這是莫斯科大學,老毛子的計算機教育還是很頂的,完全可以和美國掰手腕

       而令人遺憾的是俄羅斯本土企業並不能消化這些精英,很多計算機人才都只能進入國外IT大廠就業。大量人才無法消化,很多人迫於生機就成為了黑客。同時,黑客在俄羅斯是非常吃香的職業,在2008年時,俄羅斯平均月收入為860美元,而當時的黑客花兩天干擾對手的網站就能得到2000美元的潤手費。也不會受到任何懲罰,正如俄羅斯人自己所說:黑客在俄羅斯是為數不多的好工作。

       早些時候,很多惡意軟體的開發者都是俄羅斯人,而他們只是為了謀生。在俄羅斯,把惡意軟體賣到黑市能賺不少錢,但同樣的競爭也非常激烈。所以,俄羅斯的黑客們從小時候起就開始學習編程,因為很多人在小時候負擔不起上網的費用,所以他們很早就學會如何破解寬帶密碼。對他們來說,一套微軟 Office 軟體非常的昂貴,他們負擔不起直接購買軟體的經濟壓力,但卻有著破解軟體的電腦技巧。所以,故事的走向不用我多說了吧?

       就這樣,憑借著優秀的教育資源和豐富的就業市場,俄羅斯的黑客從做盜版軟體,發送垃圾郵件,開黃色網站,組織網上賭博的灰色產業,到需要一些技術含量的盜版軟體、木馬病毒。失業的俄羅斯技術專家們極大地拓寬了網際網路黑產的疆域。俄羅斯的黑客土壤逐漸形成,開始走向產業化。(我咋感覺這不是什麼好事?)

你用遊戲制裁我?我可是黑客帝國

       透過重重代碼,了解到這些人何以成為黑客之後,我們看到的不是江湖義氣,快意恩仇抑或劫富濟貧的游俠本色。對於形成了產業的俄羅斯黑客來說,拿錢辦事才是正道歸途,或者說,當黑客,就是為了搞錢。這點早在一些黑客的個體身上就已經有所體現。而老毛子要玩,就玩大的。

       早在1994年的花旗銀行大劫案中,沒有國恨家仇和愛國情懷,這場劫案的主人公弗蘭基米爾·列文攻破花旗銀行計算機,就是為了往自己的帳戶中打錢,一出手就是370萬美元。列文老兄也成為第一位攻擊銀行業的黑客。雖然最後被抓,引渡到了美國,不過那時的網絡安全的相關法律還未出現,在退還了大部分的贓款後,列文只蹲了3年就被保釋了。

       俄羅斯黑客就此拉開了對銀行攻擊的帷幕,後續的比如蘇格蘭皇家銀行,俄羅斯PIR銀行都曾遭到黑客們的光顧。(連自己人自然也不放過)

你用遊戲制裁我?我可是黑客帝國

弗蘭基米爾·列文,線上搶銀行第一人,老哥也算是開啟新紀元了

       單單是搞錢,勒索自然比搶劫來的更快,也更加安全和文明,但對自身的職業素養要求同樣更高。高效好用,一直延續到今天。就在2021年的5月6日,美國的最大輸油管道系統被一個名為「黑暗面」的組織入侵,使得美國近一半的燃油供應被迫切斷達一周之久,對應的,條件就是500萬美元比特幣。

       這樣關於民生的基礎設施被攻破實在是重大事故,在十幾個州陷入「油荒」的恐慌。CIA和FBI表示沒法子之後,拜登還是選擇了妥協。最後追回來230萬,被美國政府說成是重大勝利。

你用遊戲制裁我?我可是黑客帝國

       這家「黑暗面」組織可以算是當今俄羅斯黑客組織的代表,行動非常專業,也對行業非常了解。

       在他們組織的一份聲明中,他們表示,「黑暗面」表示不會對醫院、教育機構、非營利機構和政府機構進行攻擊,而只會針對「付得起贖金的大型公司」。同時,其會在發起攻擊前對目標公司的財務狀況進行排查,確保目標公司的流水足夠支付索要的贖金。除此之外,「黑暗面」還曾表示如果軟體檢測到目標系統的系統語言為俄語,其軟體將停止攻擊。(吃飽喝足後愛國之情猛增)

你用遊戲制裁我?我可是黑客帝國

黑暗面白皮書

       而現在的俄羅斯黑客在敲詐、洗錢的步驟過後,還會加上一個捐贈的步驟,來擴大自身的影響力。在這些操作我們不難發現俄羅斯的黑客較高的組織性和紀律性,現在已經成為了「網上雇傭兵」一般的存在。甚至連德國議會和烏克蘭軍方也曾遭到他們的攻擊,這樣的行為很難不讓人想到政府勾結黑客組織對他國信息安全進行攻擊,當然,這只是西方國家的指責,俄羅斯當局當然不會承認,俄羅斯的黑客產業也不會受到什麼影響。

你用遊戲制裁我?我可是黑客帝國

烏克蘭的火炮控制系統是基於民用app開發,這不被入侵就怪了

       2016年,世界上最悠久的黑客雜誌《phrack》做了一個全球最強黑客產生國的票選,俄羅斯以82%的得票獲勝。足見世界人民對俄羅斯作為「黑客帝國」的認可。但話說回來,這些豐富的人才資源最終只能以黑客的身份大放異彩,不免令人嗟嘆。

       前文所述的各大遊戲公司停止在俄羅斯地區的銷售,這一行為若從制裁的角度出發,那確實令人貽笑大方。在俄羅斯黑客面前,遊戲制裁實在如同笑話一般。

你用遊戲制裁我?我可是黑客帝國

       但從現如今俄羅斯經濟的角度出發,卻並不令人意外——盧布浮動太大,導致遊戲很難定價。並且盧布在歐美市場幾乎無法流通,很難換成各忽略忽略幣,作為商店無法給開發者分成。無法獲取利潤,那我進入市場豈不是自討苦吃?這才是很多商家停止在俄羅斯的銷售的原因。至於站隊,那不過是順水人情罷了。

       只可惜俄羅斯有這些技術人才,他們能夠破解遊戲,銀行的防火牆,甚至是美國的管道系統。但他們卻無法建造屬於自己的遊戲殿堂,擁有一份正兒八經的計算機行業工作來與對手正面交鋒。從這個角度來說,身為黑客帝國,也是一種悲哀。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