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個NPC的嘴可能比嘲諷威爾·史密斯的主持人更欠

本以為今年又是一屆無聊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但沒想到威爾·史密斯在直播中整了個「大活兒」。對克里斯·洛克揮出的大巴掌解氣之餘,還瞬間砸出了 780 萬觀看人數,事後又憑借《國王理察》中的出色演技勇奪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杯。這波啊,這波是主辦方賺了收視率,全球觀眾賺了樂子,史皇自己賺了獎杯,徹底贏麻了……要說輸家,或許只有挨完打還沒地兒說理的克里斯·洛克。當然動手打人的行為不值得鼓吹,但當眾拿威爾·史密斯生病的妻子開玩笑在先,最後他也只能自己悻悻吞下苦果。

這幾個NPC的嘴可能比嘲諷威爾·史密斯的主持人更欠

在電子遊戲中同樣不乏類似角色,他們開著不合時宜的玩笑極盡嘲諷之能事,更有甚者還會設計惡毒的陷阱坑害玩家,讓無數朋友恨不得化身「威爾·史密斯」朝他們臉上來一記重拳。藉此機會,今天我們就來盤點一下電子遊戲中那些「賤」到爆炸的 NPC。

>>>帕奇——出自「FromSoftware 宇宙」

如果熟悉 FS 社(FromSoftware) 的作品,那麼你一定聽過「傳家寶」月光大劍和「真·主角」帕奇這兩個梗。社長宮崎英高為什麼對此頗具執念我們不得而知,但帕奇作為唯一幾乎貫穿 FS 社所有遊戲的 NPC,每次出場都讓玩家受盡了苦頭。他往往會用各種道具做誘餌將玩家引到陷阱或懸崖邊,當我們注意力集中在獎勵上時飛踹一腳,隨即自由落體的失重感和帕奇猥瑣的嘲笑聲一齊襲來,體驗過這個場景的玩家無不在心中暗自罵娘。

這幾個NPC的嘴可能比嘲諷威爾·史密斯的主持人更欠

帕奇的第一次出場可以追溯到 2008 年的《裝甲核心:答案》(Armored Core:For Awer),AC 系列是 3D 第三人稱射擊遊戲,以支持高度自定義的機體和高難度挑戰任務而聞名,遊戲中玩家將駕駛名為裝甲核心的大型機器人與敵人正面戰鬥。在「答案」的一次任務中,我們將遇見名為幸運帕奇(Patches The Good Luck)的敵人,當他隊友被率先擊敗後,帕奇會開始經典的求饒環節。遊戲系統會將他的生死交由玩家選擇,如果你選擇放過帕奇,那麼這位老兄就會施展嫻熟的「崩撤賣溜」技能。通過遊戲資料,我們已經可以看到後世那顆標志性的大光頭形象。

這幾個NPC的嘴可能比嘲諷威爾·史密斯的主持人更欠

如果說最初的幸運帕奇只是在生死時刻懂得審時度勢,那麼《惡魔之魂》與《黑暗之魂》三部曲里的帕奇則是把陰險狡詐體現的淋漓盡致。2009 年發售的《惡魔之魂》中,我們將在坑道之城(2-2)遇到名為鬣狗帕奇(Patches the Hyena)的 NPC,與帕奇對話後,他說為了這次相遇的友誼,前方的寶藏就送給我們了。可實際上前方通路上方蹲伏著怪物,當你繞過陷阱回去質問帕奇時,老哥又會一臉無辜的說他可沒看見怪物,是你運氣不好罷了。

如果看到這兒你的拳頭已經硬了,那我勸各位先忍忍,更離譜的還在後面。當我們將遊戲流程推進到風暴祭祀場(4-2)時會再次遇見帕奇,這時他正趴在一個洞口之上並且口中念念有詞,他說在洞下發現了寶藏並讓我們也來看看。可是當我們彎腰查看時,帕奇會在身後一記飛踹給我們踢進洞底,隨後發出猥瑣至極的笑聲,並揚言等我們在洞下被困死後,他會拿走我們的裝備賣錢。

這幾個NPC的嘴可能比嘲諷威爾·史密斯的主持人更欠

這真是叔可忍,嬸嬸不可忍。不過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當我們回過神來,卻發現這個洞下儼然關著我們此行需要解救的 NPC,陰差陽錯之間帕奇竟然幫助我們找到了正確的道路。類似的設計幾乎貫穿了整個《魂》系列,每當我們氣得牙根癢癢立誓再見帕奇必須取其狗命的時候,他的陷阱與陰謀總會意想不到得通向目的地。真的再次相遇時那股氣往往也消解了大半,殺嘛,確實是不至於,但給這傢伙臉上重重來一拳,我想怎麼都不算過分。

這幾個NPC的嘴可能比嘲諷威爾·史密斯的主持人更欠

在宮崎英高的最新作《艾爾登法環》中,我們來到了名為峽間之地的開放世界大地圖,本作中的類「防火女」角色梅琳娜並沒有太多對話,我們坐下的靈馬也無法口吐人言,所以整體流程中有種說不出的孤獨感。不過當我在探索的過程中遇見「老朋友」帕奇時,心中卻泛起了一絲難以言說的感情,表述為喜歡和興奮那肯定不貼切,但在這個陌生的大陸能有一個如此眼熟的傢伙存在,確實讓這段旅程平添了許多樂趣。不過,這傢伙還是一如既往的奸詐,初次在山洞中相遇戰鬥到一半會詐降,隨後用寶箱形狀的陷阱把我們傳送到別處並且暫時無法使用賜福快速移動。更有甚者他居然經典復刻了一次「踹屁股」,不過奇怪的是後來在火山官邸再次與帕奇相遇,我竟然沒有一絲憤慨,或許我已經被老賊「PUA」了吧,畢竟一起經歷了那麼多部作品,帕奇或許早已成為我們的「最佳損友」……

這幾個NPC的嘴可能比嘲諷威爾·史密斯的主持人更欠

>>>德加因——出自《上古卷軸V:天際》

「老滾5」《上古卷軸V:天際》稱得上最知名的開放世界作品之一,得益於廣袤大地圖中藏著無數故事,分享自己探索到的劇情也就成了玩家們的歡樂來源。這片泰姆瑞爾大陸中不乏溫暖人心的純良故事,但同樣也有著大量讓人為之厭惡的 NPC。例如,馬卡斯城的人肉販子霍尼·紅臂、傲慢無禮的晨星領主斯卡德等等。下面咱們聊到的這位雖然不至於除之而後快,但其趾高氣昂的做派著實讓人忍不住想給他一巴掌。

這幾個NPC的嘴可能比嘲諷威爾·史密斯的主持人更欠

來自惡人輩出馬卡斯城的德加因,這位老哥原本是一位礦工,無奈失業後開始從事一份非常有前途的工作——乞丐。說起來他倒並非大奸大惡之輩,不過與我們交談時態度極其囂張,施捨給他金幣後一句「滾吧,下次記得多帶點金幣過來」,簡直咱們倒成了乞討的一方。此外圍繞德加因還有一條任務線,這位乞丐兄對於迪貝拉神廟不願意救濟像自己這樣「可憐人」耿耿於懷,於是希望玩家能夠潛入其中把迪貝拉神像偷出來。期間種種暫且不表,如果我們真的偷到神像後,這位仁兄又是好一頓嘲諷之詞。可以看出德加因絲毫沒有反省過自身究竟為何淪落為乞丐,而且這種沒來由的毒舌也著實令人火大,橫行天際省的「抓根寶」哪里受得了這個氣,隨即大開殺戒也不是什麼新鮮事。

這幾個NPC的嘴可能比嘲諷威爾·史密斯的主持人更欠

不過如果你真的將其幹掉,則會收到一封遺囑,德加因作為乞丐竟然還有 100 金幣的遺產,受益人那欄儼然寫著我們的名字。雖然「老滾5」中此類設定並不罕見,本作中有著類似好感度的系統,當我們與NPC產生交集並完成他派發的任務後會提升其對我們的觀感,從而會觸發不同的對話和劇情,最後收到德加因的遺產也是該系統下的產物。雖然並非原本劇情驅動,但通過玩家們的腦補,這位人生失意的毒舌乞丐,儼然有了一幅傲嬌的性格,或許那一次次的惡語相向不過是尊嚴驅使下的人之常情。如果還有下一次哪怕會敵對,或許還是放下屠刀朝他臉上結結實實來一拳就好。

這幾個NPC的嘴可能比嘲諷威爾·史密斯的主持人更欠

>>>左特——出自《空洞騎士》

《空洞騎士》作為近年的類銀河戰士惡魔城佳作,看看有多少朋友翹首以盼續作《絲之歌》就知道遊戲的火熱程度。雖然是以地圖設計和戰鬥玩法為主要賣點的作品,但本作同樣設置了大量劇情。隨著流程推進我們將與諸多NPC相遇,而「吹牛大王」偉大的左特無疑讓人印象深刻,他宣稱自己來到聖巢是為了兌現一個承諾,那是一個有關榮耀的承諾。

遊戲初期我們會在蒼綠之徑地圖與左特相遇,這時他被怪物困住動彈不得。當我們擊敗敵人將其救出,這位仁兄居然大言不慚的說:「你在想什麼啊?!居然敢擋在我和獵物之間?你就喜歡跑出來擋別的蟲子的道找麻煩嗎?」隨後再次看見他是在安全區德特茅斯,與其對話左特仍舊會狂妄的說:「所有的榮耀都歸於我。但我沒時間接受你的敬仰!我必須休息,准備好下一次旅行」,好像全然忘記了剛才差點命喪怪物之口。

這幾個NPC的嘴可能比嘲諷威爾·史密斯的主持人更欠

隨著流程的推進我們還會數次與左特相遇,盡管他稱不上強大但似乎確實在試圖用自己的力量完成那些豪言壯志。在後期地圖愚人斗獸場中我們再見左特時,老哥又又又被困在了籠子里,不過嘴硬肯定還是要嘴硬的:「蠢貨!難道你們就沒想過也許我就是想被關在籠子里嗎?」隨後,他會成為斗獸場第一場試煉的BOSS,而與其對戰的過程中我們能發現,偉大的左特,某種程度上確實非常「偉大」。手無縛雞之力的他無法對玩家造成有效傷害不說,走不了三步就腳下拌蒜頻頻摔倒也迎來了無數觀眾的嘲笑。哪怕這樣,他依然咬緊牙關硬是不說一句軟話,至於結果當然是我們輕而易舉戰勝了左特。

這幾個NPC的嘴可能比嘲諷威爾·史密斯的主持人更欠

故事的尾聲中,左特被擊敗後回到了德特茅斯,但他自稱是斗獸場的新科冠軍,「這是我最後一次大獲全勝時的戰利品,觀眾爆發出狂喜的歡呼。那發自真心的巨大歡呼啊。」顯然,左特仍舊沒有直面現實,雖然我一直將其稱為「吹牛大王」,但某種程度上確實能從左特身上嗅到一絲堂吉訶德的味道。堅信自己的能力沉醉於幻想之中,哪怕面對再多次失敗也沒有停下追逐榮耀的腳步,這種心氣兒確實令人贊嘆,但如果能夠選擇,我還是想要朝他臉上結結實實來上一記重拳。不僅僅是因為老哥令人生厭的話術,更多的或許是想用拳頭讓左特明白幻想與現實的差距,如果藉此能讓「偉大」的左特體會追夢的同時要量力而行,平凡生活亦是一種偉大,或許這一拳也就不算太過分吧。

這幾個NPC的嘴可能比嘲諷威爾·史密斯的主持人更欠

>>>小吵鬧——出自《無主之地》系列

提到《無主之地》系列你的第一印象是什麼?刷刷刷?NoNoNo,當然是我們令人又愛又恨的吉祥物小吵鬧啦。小吵鬧是亥伯龍公司生產的CL4P-TP型通用機器人,因為編程中設定了過於熱情的個性,所以這位倒三角型結構的小不點常常自吹自擂滿腹牢騷,但也同時在一些作品中也表現出嚴重的孤獨和懦弱。因為這張喋喋不休的「嘴」,小吵鬧無疑是《無主之地》中台詞最多的角色,這也導致它是該系列最出圈的標志,當然並不妨礙劇情中它幾乎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般的存在。

這幾個NPC的嘴可能比嘲諷威爾·史密斯的主持人更欠

在初次登場的《無主之地1》中,小吵鬧雖然扮演了引導玩家進入火石鎮的導師類角色,但往往它並不能勝任小幫手的職責。首先無窮無盡的嘴炮攻勢只會擾亂你的心神進而招致瞄準失常,同時不受控制的它保不齊就在你即將絲血反殺時,觸發某個陷阱導致這次冒險悻悻而歸。在初代的最後一個劇情DLC「小吵鬧大革命」中,亥伯龍公司試圖激活小吵鬧的刺客程序,從而解決前來找麻煩的主角們,誰承想程序出現錯誤小吵鬧把所有人類都設定為討伐對象。無奈之下主角團只能一路殲滅無數小吵鬧,再將刺客形態的小吵鬧恢復出廠設置,甚至炸毀了小吵鬧批量生產線。危機雖然解除,但陪伴主角團的那隻小吵鬧也因為痛失這麼多「兄弟姐妹」不再理會他們。

這幾個NPC的嘴可能比嘲諷威爾·史密斯的主持人更欠

時間線推進到《無主之地2》,這時小吵鬧數量已經相對稀少,亥伯龍公司的CEO帥傑克啟動了一台在潘多拉星的小吵鬧,並且重寫了小吵鬧的任務程序,讓它成為二代主角團秘藏獵人們的導游,帶著我們在潘多拉星球上尋找秘藏。如同最初一樣,小吵鬧依然引導著玩家熟悉這個世界,並親切得稱呼我們二代主角們為「小弟」。

流程中的「小吵鬧的生日聚會」任務,則進一步表現了小吵鬧的內心世界,它邀請了很多「朋友」但這些人都以沒時間為由推脫了,最終只有在二代主角們的陪同下渡過這個孤單的生日。而且不時的那句「I’m so lonely」,著實喊的我心頭一緊,回想曾經那些喋喋不休似乎都成了偽裝。小吵鬧的惡毒話術並非天生,只不過當天真,單純,善良一次次被踐踏後,足夠讓嘴巴進化成維護尊嚴的武器,這種保護色也就成了它唯一的依仗。

這幾個NPC的嘴可能比嘲諷威爾·史密斯的主持人更欠

在故事的最後,小吵鬧終於在玩家的幫助下走開啟了通往英雄之路的大門,就在屬於他的復仇時刻終於要來臨時,那段長長的樓梯卻成了難以逾越的天埑,機能受損的它已經無法上台階,隨後的一句台詞更是猛戳淚點,隱形後的小吵鬧大哭一場,但掩耳盜鈴的它卻忘記關閉哭泣的聲音。當然,最後小吵鬧也並非是什麼悲劇角色,它認清了帥傑克的陰謀和嘴臉與主角團一起將其誅滅。

不管到了什麼時候,小吵鬧或許永遠都會是那個無窮無盡的「嘴炮」,諸如:「僕人」等稱為,讓無數玩家恨不得將其丟進粉碎機挫骨揚灰。不過毒舌的背後是一顆敏感的機械心髒,小吵鬧深知他不受待見,並且數次嘗試改善自身形象可惜總是弄巧成拙,每次都險些釀成大禍,這也導致一絲一毫的善意都足夠讓它感動和珍惜。或許當你再被小吵鬧煩到翻白眼時,給它一句暖心的鼓勵再配合一記重拳是個不錯的選擇,當然這傢伙畢竟是個鐵疙瘩,使用近戰攻擊切記帶上手套!

這幾個NPC的嘴可能比嘲諷威爾·史密斯的主持人更欠

>>>結語

雖然今天聊了這麼多遊戲中讓人憤慨的NPC,但顯然我們並非是為了鼓吹暴力,所謂的化身「威爾·史密斯」也僅僅是趁著熱度和大家一起玩玩梗。按照套路,結尾還是得強行升華一下,現實中相信各位也曾遇見過開玩笑不合時宜不分場合的傢伙們,甚至有很多話語能否定義為玩笑也尚需討論。辜鴻銘先生用溫良兩個字概括中國人的精神,這是極為准確的。我想不管是威爾·史密斯的那記巴掌,還是這些遊戲中的角色都向我們闡述了一個道理,有時候確實需要大聲說出:「你剛才的話語冒犯到我了,這一點都不好笑。」或許,當我們能夠認真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分量遠比給對方一記老拳更重。

這幾個NPC的嘴可能比嘲諷威爾·史密斯的主持人更欠

當然,我的看法終究是個例,歡迎各位聊聊自己對這種所謂「玩笑」的看法,或者分享一下最讓你討厭的遊戲NPC是誰呢?好啦,今天就聊到這兒。期待在評論區看到各位的留言哦~啵啵~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