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旋律讓我DNA動了!日本動畫歌曲發展史

這旋律讓我DNA動了!日本動畫歌曲發展史

作者 / 菠蘿的檸檬

編輯 / 若風

排版 / 屠龍俠

近期,日本老牌電影雜誌《電影旬報》公布了2022年年度電影獎項評選結果,細田守導演的《龍與雀斑公主》獲得了最佳長篇動畫和最佳音樂獎。這也是繼《鬼滅之刃 無限列車篇》之後動畫電影連續兩年拿到最佳音樂獎。 作為一部以音樂為主題的動畫,日本當紅搖滾樂隊 King Gnu 的成員常田大希主持的音樂企劃 millennium parade 與聲優歌手 Belle(中村佳穗)合作的動畫歌曲《U》在電影里給觀眾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這可以說是近年動畫歌曲取得成功的又一個案例。

這旋律讓我DNA動了!日本動畫歌曲發展史

一般定義的動畫歌曲,是指 TV 動畫、動畫電影的主題曲、插曲、角色歌曲等。例如最近大火的動畫《國王排名》的主題曲《BOY》,《進擊的巨人 最終季Part 2》的片尾曲《惡魔之子》(《悪魔の子》)等。

以及曾經那些耳熟能詳的:《only my railgun》(《某科學的超電磁炮》)、《butter-fly》(《數碼寶貝》)、《好想大聲告訴你》《直到世界的盡頭》(《灌籃高手》)等等。

這旋律讓我DNA動了!日本動畫歌曲發展史

但是,近年來由聲優演唱的或者動畫唱片公司發行的與動畫無關的樂曲也被集中起來進行發售。一如有聲動畫誕生時便開始進行了各種音畫實驗一樣,日本的動畫歌曲(アニソン,anisong)伴隨著媒介環境的變化和科學技術的更替,不斷地演進發展至今,有著悠久的歷史。 今天,我們便來好好聊一下アニソン的歷史。

動畫歌曲的前史

在上世紀30年代初期,有聲電影技術被引入到日本電影的製作中。而日本動畫片也第一次出現了歌曲,那就是1931年上映的《黑貓》(《黒ニャゴ》)。

這部作品不僅角色會說台詞,還有根據女性的獨唱展開角色舞蹈的場景。可以說這種音畫結合的表達成為了在現代很受歡迎的動畫歌曲的雛形。但是,當時唱片本身很少發行,因此存在眾多未發行的歌曲,且絕大多數是童謠。這是因為1940年後,日本全國開始徵收消費稅,如果一首歌曲被判定為童謠,就可以免於征稅,所以一些唱片公司把動畫歌曲當作童謠來發行。因此,這些歌曲究竟是動畫歌曲還是童謠,界限是很模糊的。

這旋律讓我DNA動了!日本動畫歌曲發展史

二戰爆發後,動畫的存在方式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戰時的動畫,大部分是為了提高戰意而製作的作品,目的是宣揚戰爭精神。例如1944年的中篇動畫《阿福的潛水艇》(《フクチャンの潛水艦》)的主題曲《阿福部隊出擊歌》(《フクちゃん部隊出撃の歌》)。這部電影是由日本海軍部以非官方的形式進行贊助的,因此主題曲也充滿了軍歌的調子。

在60年代和70年代,《宇宙戰艦大和號》等許多動畫的主題曲具有鮮明的軍事風格,可以說,這種風格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戰爭時期。

這旋律讓我DNA動了!日本動畫歌曲發展史

動畫歌曲的出現

20世紀50年代到60年代,日本逐漸過渡到被稱為「戰後」的時代,新的文化萌芽層出不窮。

1966年,披頭士來到日本,在武道館舉行公演,成為日本60年代音樂產業迅速崛起的象徵。

在文化產業發展迅速的情況下,1963年開始放映的《鐵臂阿童木》第一次誕生了現在我們所認為的動畫歌曲。這段歌曲旋律至今也被用在與手冢治蟲(「冢」同「塚」)息息相關的高田馬場車站,因此即使那些從未看過動畫的人也對阿童木的主題曲感到熟悉。主題曲的歌詞是由日本著名詩人谷川順太郎所寫。在當時,很難想像一個詩人為動畫的歌曲寫歌詞,但從結果來看這無疑是一個偉大的組合。

這旋律讓我DNA動了!日本動畫歌曲發展史

到了60年代末,《巨人之星》《老虎面具》等「スポン根」動畫(強調根性的運動動畫 *日語中的根性指有骨氣、毅力)開始流行。這些作品所用的歌曲,多為短調進行曲,比之前動畫所用的歌曲曲調更暗淡。可以說這反映了強調「努力、毅力」這類「スポン根」動畫的另一面。可以看出,這一時期動畫歌曲僅僅是作為動畫的補充而存在的形式。

動畫歌曲的發展期

70年代是如今我們所通識的「動畫歌曲」的骨架被塑造的時代。

根據日本音樂評論家冨田明宏的解說,70年代動畫歌曲,把「讓孩子們容易記住」作為最重要的課題,盡量用簡單易懂的方式來表達作品的主題。歌名和歌詞中不僅包含與動畫相關的語句,在面向男孩的作品中使用擬聲詞和擬態詞,在面向女孩的作品中使用魔法咒語等作為歌詞,例如,高畑勛導演的《阿爾卑斯山的少女》主題曲《告訴我》(《おしえて》)。這樣做起到了作品形象營造的一部分作用。

這旋律讓我DNA動了!日本動畫歌曲發展史

而到了70年代末,動畫與歌曲在商業上的搭配(タイアップ,tie-up)開始了。在1978年上映的電影《再見了,宇宙戰艦大和號 愛的戰士們》中,澤田研二演唱了ED主題曲《來自大和號的愛》(《ヤマトより愛をこめて》),被認為是動畫歌曲第一次意識到與商業性動畫進行搭配。但這個時代的商業搭配也僅限於大熱作品,還不是動畫歌曲的主流使用方式。

這旋律讓我DNA動了!日本動畫歌曲發展史

從1969年堀江美都子的初次亮相開始,水木一郎、子門真人等很多今天被稱為「動畫歌手」的人都在這一時期閃亮登場。而製作並發行了許多動畫歌曲的日本哥倫比亞公司,充分利用老牌唱片公司的專有技術和製作環境,同時非常注重編曲和錄音的效果和品質,製作了一系列高質量的歌曲。

動畫歌曲歌手和專業的發行公司的出現,使「動畫歌曲人物」這一概念更加明確。同時,動畫歌曲開始擺脫了低幼年齡段的受眾限制,逐漸走向了成人大眾的領域。

這旋律讓我DNA動了!日本動畫歌曲發展史

隨著日本的電視產業進入黃金期,大多數用於動畫開場的所謂 「電視尺寸」的主題曲長度為89秒,「一首動畫歌曲的長度是89秒的法則」也正式確立了。這是因為電視台播放的動畫採用的是30分鍾模式,如果減去廣告和主要故事,開場和結尾的部分分別只剩下90秒。而主題曲之所以是89秒而不是90秒,是因為在歌曲的開頭和結尾分別留有被稱作「ノンモン」的0.5秒沉默,用以給觀眾留下一些余韻。

在緊湊的時間內如何能夠吸引和打動觀眾成為了重要的課題,這也激發和吸引了大量音樂人不斷去挖掘動畫歌曲的可能性,動畫歌曲逐漸走向了成熟的產業化發展模式。

通過不斷進行各種各樣的試錯,多樣化的歌曲形式被創造出來,動畫歌曲開始以獨特的方式發展。

動畫歌曲的拓展和普及

進入80年代,伴隨著CD等新音樂媒介的興起,製作者看到了擺脫70年代動畫歌曲主題和形式僵化的可能。由於「商業搭配」這一手法越來越普遍,商業主義也被帶到動畫歌曲的製作中。在1981年開始播放的《福星小子》中,以小林泉美的歌曲為中心,在業界第一次採用了主題曲變更的搭配形式。可以說,《福星小子》是改變此前1部作品搭配1首主題曲的模式,是一個重大的產業轉折點。

這旋律讓我DNA動了!日本動畫歌曲發展史

80年代初期,角川會社開始推出偶像為中心的電影製作方針,日本娛樂界掀起了一股偶像熱潮。而具體到動畫領域,出現了偶像與動畫的結合,這種模式被稱作「偶像型商業搭配」。例如,《我是小甜甜》的太田貴子和《超時空要塞》的飯島真理等歌手,一邊飾演動畫作品本身的女主角,一邊演唱主題曲。雙方的合作不僅局限於動畫歌曲的製作,也就動畫的內容進行了密切的合作。

這旋律讓我DNA動了!日本動畫歌曲發展史

在與非動畫領域歌手的商業搭配中,杏里在1983年發表的《貓眼三姐妹》OP 曲《CAT’S EYE》具有重要的意義。

杏里是以精緻的音樂為特色的歌手。雖然本人一開始對演唱動畫歌曲有抵觸,但最後仍然決定演唱這部動畫的主題曲。結果這首歌曲大受歡迎。在電視排名節目中,《CAT’S EYE》成為當年最受歡迎的歌曲之一,它在該節目30周年的 「最佳十佳」中排名第一,並連續五周在「十佳」中排名第一。從此,動畫歌曲成為與大眾歌謠歌曲同等級別甚至以上的流行歌曲的時代,終於拉開了帷幕。

這旋律讓我DNA動了!日本動畫歌曲發展史

從這時起,作為商業搭配的手段之一,人們開始深入認識到動畫歌曲這一媒體製作的可能性。1983年,可以說是不拘泥於以往的動畫歌曲形式,更加自由的創作開始的一年。

例如,第一次歌詞中完全不出現與作品相關語句的歌曲《炎之宿命》(《炎のさだめ》,《裝甲騎兵》OP 曲),在動畫里使用第一首全英文歌詞的主題曲《HELLO!VIFAM》(《銀河漂流》OP 曲)等。這個時期的歌手大部分都是日本電視台所屬,隨著《貓眼三姐妹》《以柔克剛》《城市獵人》等類型豐富的動畫出現,動畫歌曲所搭配的動畫畫面色彩上顯得比較灰暗,剪輯的節奏和形式有了很大的變化。

這旋律讓我DNA動了!日本動畫歌曲發展史

商業主義時代

進入90年代,紮根於商業主義的「動畫+音樂」搭配成為了主流。在經歷了一段經濟高速增長後,90年代經濟泡沫的崩潰給日本帶來了一系列的變化。

這一時期,WANDS、DEEN、ZARD 和大黑摩季等新人歌手如雨後春筍般出現,這些歌手所屬的製作公司是成立於1978年的日本著名音樂公司 Being(ビーイング)。隨著人氣上升,以該公司名字直接命名的音樂潮流「Being熱潮」,對動畫歌曲的發展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在這個時候播放的動畫中,受到這一潮流影響最大的應該是《名偵探柯南》。在早期的《名偵探柯南》TV 系列中,不斷地使用 Being 唱片所屬的歌手的樂曲作為主題曲,動畫歌曲更換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從最早的半年縮短到了3個月。

這旋律讓我DNA動了!日本動畫歌曲發展史

這旋律讓我DNA動了!日本動畫歌曲發展史

這旋律讓我DNA動了!日本動畫歌曲發展史

到了90年代後期,為了阻擋 CD 銷量減少的勢頭,許多唱片公司成立了動畫製作公司。例如,997年的 SPE Visual Works(SME 系列)和1999年的 avex mode(Avex 系列)等。此後,唱片公司在子公司製作的動畫的主題曲使用自己所屬的歌手這樣的模式被確立了。

但是,90年代的動畫歌曲並不是清一色的商業搭配模式。1995年播放,掀起業界熱潮的傳奇作品《新世紀福音戰士》的主題曲《殘酷的天使行動綱領》(《殘酷な天使のテーゼ》)不僅在當時的動畫迷群體,也在對動畫不甚了解的人群中廣為流傳。

這旋律讓我DNA動了!日本動畫歌曲發展史

以此為契機,動畫界出現了眾多向70年代機器人動畫致敬的歌曲,例如1996年《機動戰艦撫子號》的劇中歌《激鋼人-3》(《ゲキガンガー3》)等。此外,演唱了《少女革命》的主題曲《輪舞-revolution》(《輪舞-revolution》)等歌曲的動畫歌手奧井雅美,與音樂製作人矢吹俊郎搭檔,陸續發表了引入 J-Pop 元素的動畫歌曲,動畫歌曲取得了進一步發展。

這旋律讓我DNA動了!日本動畫歌曲發展史

動畫歌曲的多樣化

90年代末出現的很多以青少年以上為視聽對象、在深夜播出的作品,使得動畫界一下子變得活躍起來。1990~1997年間,以每年90部左右推移的電視動畫的製作數,1998年急劇增加到132部,到2006年達到了頂峰的279部。

隨著製作作品的增加,動畫歌曲的曲風也變得越發廣泛,逐漸細化發展出不同的類型。例如,影山浩宣和水木一郎等搖滾歌手演唱的帶有軍歌遺風的超級英雄系硬核搖滾歌曲;被用於萌系動畫和 galgame 的動畫改編的電波系歌曲;與動畫內容並不相關的歌詞,但為動畫進行使用的動畫歌曲,等等。

這旋律讓我DNA動了!日本動畫歌曲發展史

21世紀初期,伴隨著「Being熱潮」的終結,動畫和娛樂方式短時間內再次發生了變化。從2000年代中期開始,出演動畫的聲優登上大舞台的機會增加,「聲優熱潮」開始興起。2005年,聲優水樹奈奈發售的《ETERNAL BLAZE》大受歡迎,首次登場時獲得了日本公信榜(オリコン,Oricon)單曲周榜的第2名,本人作為歌手開始嶄露頭角。

同時,在講述2000年代的動畫作品時,不可缺少的便是《涼宮春日的憂郁》。2006年播出的動畫《涼宮春日的憂郁》,作品本身超高的人氣以及適逢彈幕視頻網站ニコニコ(niconico)的建立,其片尾曲《晴天好心情》(《ハレ晴レユカイ》)的「春日舞」成為了社會性話題。即使不知道這部動畫作品本身的人,也會模仿片中的舞蹈和歌曲。

「涼宮熱」的出現是對動畫歌曲影響深遠的事件。直到現在,動畫歌曲中既有 J-Pop 歌手,也有聲優,根據角色定位而設計動畫歌曲的模式漸漸固定下來了。

這旋律讓我DNA動了!日本動畫歌曲發展史

在平成時代,CD 和磁帶是欣賞動畫歌曲的主要形式,隨著媒介環境的變化,在2003年,一種「著うた」的新的媒介誕生了。

「著うた」最初是一種音樂傳播服務,放送歌曲的一部分(大約30秒的副歌等),作為手機的鈴聲使用(等同於國內的手機彩鈴)。隨後,「著うた」也可以共享整首歌。這為在日本通過流媒體享受音樂奠定了基礎。在2008年iPhone和iTunes進入日本以及2010年左右智慧型手機開始普及之前,「著うた」占據著音樂分銷服務的主導地位。

而進入2010年代左右,以歌曲和音樂作為動畫主題或中心的作品開始增加,誕生了大量的「音樂動畫」。例如,《輕音少女》《歌之王子殿下 真愛1000%》(2011)、《吹響!上低音號》(2015)和 《克拉斯卡勞埃德》(2016)等。《LoveLive!》(2014)的主題曲演唱團隊 μ’s 甚至參加了第66屆 NHK 紅白歌會(2015)。2010年代動畫歌曲登上紅白歌會的次數也遠遠超過了過去的總和。

正如同當下眾多日本學者所下的結論:日本動畫已經走出了亞文化領域進入到大眾主流文化領域。動畫歌曲也呈現出這類趨勢,逐漸成為日本音樂產業的支柱。

這旋律讓我DNA動了!日本動畫歌曲發展史

這旋律讓我DNA動了!日本動畫歌曲發展史

此外,雖然會出現些許誤差,但「89秒法則」依然是目前動畫歌曲製作的主流。而動畫歌曲的成功與否則在於「如何在一定的約束條件下將藝術家的激情投入到其中」。

在音樂媒介和類型迅猛發展的背景下,現實中的音樂迷開始聚集進行一年一度的狂歡。Animelo Summer Live(簡稱アニサマ)便是最為成功的例子。這是由開設動畫歌曲分享服務「著うた」的公司 DWANGO 和文化放送主辦的日本國內最大的動畫歌曲音樂節,自2005年起每年舉辦一次。出席音樂節的歌手多為耳熟能詳的動畫歌手,同時官方會邀請一些特別嘉賓參與演出。即使受到疫情影響,2021年舉辦的アニサマ仍然有超過1萬5千名音樂迷捧場,動畫歌曲在日本的火爆程度可見一斑。

這旋律讓我DNA動了!日本動畫歌曲發展史

可以說正是專業的創作者和音樂家所展現的藝術天賦與熱情吸引了一批又一批路人。從卡拉 OK 唱高難度動畫歌曲而感到成就感的年輕人,到作為愛好在視頻網站上傳「試著模仿演奏」動畫歌曲的各類歌手和網紅,這些都是動畫歌曲在當下仍經久不衰的重要原因。

這旋律讓我DNA動了!日本動畫歌曲發展史

結語

在談論日本戰後文化發展時,動畫歌曲是不可缺少的存在。動畫歌曲不僅僅是作為旨在「陪伴動畫世界」的音樂而存在,同時也是作為一個有著近60年歷史、所積累的知識、鐵律與前沿創意相結合的領域。

同時,現在的動畫歌曲已經走出了國別范圍,在世界各地都受到了喜愛。存在於動畫歌曲中的商業模式,不僅在唱片市場和電影市場起著重要作用,也極大地擴充了作品的世界觀,具有著「1+1>2」的效果。

這旋律讓我DNA動了!日本動畫歌曲發展史

限於篇幅,這篇小文僅粗略勾勒了部分動畫歌曲的發展史,動畫歌曲涉及的研究和探討早已深入到各個領域研究(社會學和文化學的意義、全球化的功能、哲學和美學的作用、產業論的分析等等),可謂別有洞天。

參考資料:

1. 『関ジャム』で解明されたアニソンの今。アニソンらしく聴こえる理由、「ようこそジャパリパークへ」の秘密も、2019.02.21、https://rockinon.com/news/detail/184124

2. アニメソング(タイアップ)、https://w.atwiki.jp/aniwotawiki/pages/7961.html

3. アニメソングの歴史、https://nkakka.hatenablog.jp/entry/00000606/1130236084

4.  https://ja.wikipedia.org/wiki/HELLO,_VIFAM

這旋律讓我DNA動了!日本動畫歌曲發展史

這旋律讓我DNA動了!日本動畫歌曲發展史

本文來自「動畫學術趴」,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來源:機核